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正文卷 第5章 干翻主管
    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中,白晓文见到了神药剂店的店长,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戴着一副老花镜。

    “以我对范建伟的了解,如果真的是我们制药部的药剂出了问题,他一定会亲自过来把这个人情卖给我,而不是派一个刚刚入门的新人。”

    高大老人,神药剂店的店长一开口就中气十足:“说吧,你来找我究竟是干什么。”

    白晓文镇定地说:“药剂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范主管。”

    “哦?”

    白晓文把手提箱放在办公桌上,轻轻打开,旋转半圈,然后推过去。

    老店长皱眉拿起两瓶药剂,对着窗外投射过来的日光,细细比较。

    看到价格标签之后,老店长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他看出了标签颠倒的问题。

    “说说事情的过程。详细一点。”老店长废话不多,直入正题。

    “我是赤火一中的学生,我的同学李淑仪帮我介绍的这份工作。”白晓文知道,要取信这位老店长,不能再有所隐瞒了。

    在交代了李淑仪这一关系之后,他便将面见范建伟的事情全部说出。

    老店长听到李淑仪的名字,露出了笑容。

    “半个小时前接到大小姐的电话,说介绍了一个人来,原来就是你。”

    老店长点了点头,随后将笑容收起,略有些严肃地说道:“我个人可以相信你,不过没有证据的话,范建伟是不会承认的。他甚至可以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

    白晓文瞬间想到,范建伟在神药剂店应该有些背景。不然的话,作为店长开除一个事务主管只是一句话的事,哪里还需要什么证据,只要怀疑就够了。

    “证据的话,我有。”白晓文从裤兜里掏出破旧的手机,打开了播放功能。

    虽然手机很破,但录音却很清晰。范建伟的声音从手机中清晰传出:“……放心吧,我全程看着你贴标签,不会弄错的。”

    老店长有些意外:“你倒是挺聪明的。有了这段录音,至少可以证明标签贴错不是你的问题。”

    “我建议店长仔细盘查近几个月的账目,尤其是那些报废药剂。范主管损公肥私,应该不是偶然行为,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白晓文补了一刀,打狼不死后患无穷。在踏进店长办公室之后,他就等于是和范建伟站在了对立面上,必须一棍子敲死。

    老店长思考了几秒钟,拿起了桌上的办公电话:“鹤城,立刻停止范建伟的职务,控制起来。另外,通知副店长刘江,严查销售部近期的账目。上个月的报废药剂还没有销毁吧……已经销毁了?那就把本月的报废药剂仔细查一遍。”

    打完电话,老店长和白晓文静等消息。

    查账不是一时半会的工夫,不过报废药剂这条线却是立竿见影,很快查出了猫腻。仅仅1月份就有十三瓶报废药剂的标签造假,初步估计损失上千万。

    老店长看着得力属下孙鹤城报上来的结果,眉头紧皱。

    范建伟的这种舞弊行径并不复杂,就是把昂贵的永久强化药剂故意贴错标签,当成低档战斗药水出售,由同伙假扮顾客迅买走,转手卖到黑市牟取差额利润。

    至于高档药剂的缺口,就用贴错标签的低档药水充抵,然后迅进入报废程序。

    让老店长愤怒的是,负责处理报废药剂的副主管李庆也被范建伟买通,利益均沾,给神药剂店带来了相当重的损失。

    药剂师孙鹤城是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就像是《警察抓小偷》里的朱时茂,浓眉大眼,就算穿了汉奸衣服也是地下工作者的扮相。他咬着牙根说道:“怪不得近几个月强化药剂的废品率居高不下,原来有这帮子蛀虫。张老师,不能轻饶了他们。”

    老店长缓缓说道:“老刘去查账了,很快就能知道他们贪墨了多少。等结果出来,鹤城你写个报告,把范建伟送到公会执法部处理。至于副主管李庆,扭送司法机关定案吧。”

    孙鹤城答应了一声。

    白晓文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公会执法部?有执法权吗?”

    老店长解释道:“神药剂店是由神公会控股的,范建伟是神公会后勤部的成员,他犯了罪,当然要由神公会内部处置。”

    看到老店长理所当然的样子,白晓文心中吃惊。他知道世界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公会,神公会就是华夏国的其中一个,却没想到公会的权力那么大,居然凌驾于国家机关之上。

    普通人根本不了解觉醒者的世界。

    看到白晓文的脸色变化,老店长知道他想差了,摆手笑道:“公会成员犯罪,公会执法部是不会包庇的。尤其是屠杀平民,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罪行,公会执法部更是会从严从重处置,否则的话政府的压力会让公会难以承受。”

    白晓文点头,即便这样,公会的权柄也很大了,等于是分薄了一部分国家权力。

    不过想一想灵能时代的现状,白晓文也明白了过来,这个时代早已不是国家机器压倒一切了,强大的觉醒者们组成的公会,就连国家机器也要作出一些让步,以维持平衡,共同对抗荒野区的威胁。

    老店长随后换了一副语气,笑容可掬地说道:“你叫白晓文是吧?大小姐的同学?嗯,不错,很不错,居然能认出两种药剂的不同,看破范建伟的手段,为我们店铺挖出了蛀虫。后生可畏,了不起啊。”

    “张老过奖了。”白晓文很谦虚。

    老店长写了个纸条,盖上章递给了一旁的孙鹤城:“去财务领十万块,作为小白同学的奖金。”

    这个数字乎白晓文意料之外,他连忙站起来客套了一句:“张老,十万太多了。”

    白晓文原想着能有个万儿八千的奖金就不错了。别拿范建伟贪污的几千万数额做比较,两者性质不同,没有可比性。

    另一个时空,反贪局抓的贪官动辄贪污数亿,可反贪局长的奖金能有多少?家里挖出的战国古剑是无价之宝,上交给国家也只是五百元奖金而已。

    老店长愿意给十万,估计也是看在李淑仪的面子上,否则就凭白晓文一个高三学生,还不是几千块钱就打了。

    “别客气,你刚来店铺,就立下大功,当然要给予奖励。”老店长挥手说道。

    白晓文平白得了十万块奖金,自然十分开心。不过他没有忘记正事,说道:“张老,我是来做兼职的,您看能不能安排给我一个工作?”

    孙鹤城疑惑了:“白晓文,你都有十万块奖金了,还打算做兼职吗?高三学业很紧张吧。”

    白晓文摇头说道:“我家里的情况您二位可能不太了解,父母不在,只有我和妹妹。十万块虽然多,但只是无源之水。做兼职虽然赚的少,但却是活钱……更重要的是,在您这里做兼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一辈子都有用处。”

    听了这话,老店长与孙鹤城都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年龄不大,心思倒是敞亮得很。这样,我给你两个岗位挑选。第一个,在销售大厅做销售员,工作轻松,环境舒服,一个小时2o块,销售成绩出色还有提成。第二个,在制药部打杂,工作比较苦,环境也差,一小时15块。”老店长沉吟着说道。

    孙鹤城有些吃惊地,兼职销售员连实习生都不如,怎么可能有销售提成?不过看到老店长一副认真脸,孙鹤城明智地没有说话。

    “我选第二个。”白晓文毫不犹豫。做销售员虽然轻松且赚钱多,但是学不到什么东西。而在制药部就不同了,凭着他的洞察天赋和级大脑,可以尝试学习制药,这可是暴利行业。

    听白晓文选择去制药部,老店长似乎早有预料地点头:“好,你跟着孙师傅过去,以后每天放学,来店里工作4个小时,时间要固定,有事必须提前请假。丑话说在前头,别看你是大小姐推荐的,要是做的不好,我一样撵你走人。”

    白晓文严肃地点头:“那当然。”

    来到灵能时代的第一份工作终于确定了下来。

    回想今天生的一切,白晓文又一次强烈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不仅是性格上变得自信,而且能力也强了许多。在面对难题的时候,仅仅是大脑稍稍过一遍,就能得出最有利的选择。

    一个高中生新嫩,干翻范建伟这种拥有实权的事务主管,又岂止是聪明二字能够概括的。

    当天晚上,白晓文就在孙鹤城的带领下,在制药部后台忙活了4个小时,基本都是些洗洗涮涮、打扫拖地的杂务。

    制药部一共有十几位药剂师。每个药剂师,都有专属的制作间,显示出药剂师与众不同的尊贵地位。老店长张景以及他的得力干将孙鹤城,都是其中一员。老店长算是店里最顶尖的药剂师,孙鹤城也是高层骨干。

    处于从属地位的一百多个学徒,也分了三六九等。混得好的十几个,都从普通学徒升格成了助手。基本上,每个药剂师都有一个用顺手的助手。这十几个助手,不仅薪酬更高,还不用做杂活,每天都在药剂师的专属配制间中帮忙,和制药部大堂的学徒们俨然是两个阶层。

    初来乍到的白晓文,无疑是资历最浅,地位最低的,只能在大堂打杂。

    不过,白晓文却做的尽职尽责。有老资格的学徒偷奸耍滑,把脏活累活推到新人身上,白晓文也是一声不吭地做完。作为新人,若是没有一点忍耐力,轻易和老资格学徒争执,无疑会给人留下浮躁的印象,这也是职场大忌。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