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正文卷 第148章 森冈组(第三更)
    “我明白了。福冈黑帮横行,比警察还管用……只要在黑帮中取得一定的地位,我们就可以再造两个假身份。”李淑仪很快想通了白晓文的第二计划。

    白晓文轻轻鼓掌。

    开了一段路之后,房车停在了市北町的一家大型酒吧会所之外。

    白晓文带着李淑仪下车。

    “晓文,你这套装扮……不打算伪装一下吗?”李淑仪扯了扯白晓文的道袍,小声说道。

    李淑仪穿的是白色普通装备【特种部队作战服】,搭配的下装是灵界赠送的普通牛仔裤。虽然一个女孩子穿紧身作战服有些奇怪,但也不是过于引人注意。

    白晓文穿的道袍就有些奇怪了,再配上从道袍下摆中若隐若现的牛仔裤,无疑显得更加不搭。

    白晓文笑着摇摇头:“淑仪,你只需要以护卫的身份在我身边,摆出高冷范就可以了。其他的,看我表演。”

    两人走进了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投射之下,一群群红男绿女跟随着重金属音乐在疯狂地扭动身体。

    “先生,有门票吗?”两名五大三粗的保安拦住了奇装异服的白晓文。在确定白晓文没有门票之后,其中一名保安伸出了手掌。

    “您好先生,男士一张门票两千日元,女士免费。”

    “晓文,你还有钱吗?”李淑仪呆了呆,想到了第二个重要的问题。

    白晓文在离开拘留所之前,在几个警察身上找到了一千多日元的零钞,在咖啡厅就花的差不多了。

    啪!

    白晓文直接给了其中一个保安一耳光。

    “笑话!本大人来到这个下流的地方是你们的荣幸,居然还向我收取门票?”

    两名保安身上都有明晃晃的刺青,不过被白晓文一耳光抽过去有些懵,一时间摸不准白晓文的来路。被打的大汉还鞠了个躬:“先生对不起,请问您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证件?”

    啪!

    鞠躬大汉的另一边脸又被抽了一耳光。

    “什么狗屁证件?叫你们管事的……呃,叫你们的干部出来!”白晓文又踹了一脚。

    李淑仪看到这一幕有些呆滞,不过她按剑而立的模样,倒是完美地达成了白晓文所说的高冷范。

    被连打带踹,那名倒霉的保安大汉却是很有礼貌地“嗨咿”连声,沿着走廊一路小跑到了楼上。

    另一个没有被打的保安大汉,悄悄向门口挪动了半个身位。他表面上仍然很恭敬,但也在暗中观察。

    如果白晓文两人只是来找乐子闹事的,没有什么吓人的本事或身份,这名保安大汉就能第一时间堵住门口,挡住白晓文的逃跑路线,顺便让白晓文知道,黑帮组织是不好惹的。

    没过多久,一名带着墨镜,梳着大背头的中年西装男子,就在保安的带领下走了下来。

    “在下森冈组高级干部横山义久,请问客人姓名,来自何方?”

    白晓文淡定说道:“我是来自华夏国道门的驱魔师,你可以叫我的日文名白井胜……旁边这个是我的护卫。”

    “驱魔师?”大背头西装墨镜男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白晓文身上的道袍,“果真?”

    在日本,驱魔师是个高贵神秘的职业,掌握着自然的力量。

    白晓文哼了一声,手掌轻轻一摇,身后四只骷髅刀盾手齐刷刷出现。

    “这就是我收服的鬼物,你还想再看看我的式神犬妖吗?每次犬妖出现,必定会吞噬人血才能满足。”

    西装墨镜男呆了呆之后,猛然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不、不敢!请这位驱魔师大人随我到楼上雅座,我马上派人禀报若头大人!”他自认为自己的级别不够和白晓文接洽。

    白晓文收起骷髅刀盾手,摆足了谱儿,背着双手,跟着西装墨镜男一路上楼,李淑仪落后半个身位,默不作声地跟上。那名一开始被打的保安,则是飞奔着去禀报“若头”了。

    日本的黑道组织等级分明,就是个金字塔式的结构。

    最高一级是组长,或者叫会长、社长之类,跟组织的名字有关系,相当于一个公司的董事长。

    下面一级是若头,负责协助老大管理组织,同时也是下一任老大,相当于总经理。大组织还会有“若头辅佐”,也就是副总。

    再下面就是干部了,学名叫做“若众”。

    资历最小的成员,被称为“舍弟”。

    刚刚白晓文打的那个大汉,估计连舍弟都算不上……舍弟是要经过考核完成任务后才能当的,一般不会用来看门。

    酒吧二楼的雅间,陈设简单素雅,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字,上书“和静清寂”。

    美女茶艺师的茶道,白晓文也没什么兴趣看,斜坐在榻榻米上,眯着眼睛等候。既然认了驱魔师的身份,就得有驱魔师的派头。

    不多时,楼梯上脚步声响起,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瘦削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墨镜男横山义久一个激灵站起来,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参见森冈大人!”

    李淑仪有一丝紧张,不过看白晓文依旧懒洋洋斜坐在榻榻米上,她便静了下来,站在白晓文身边保持高冷范不说话。

    横山义久连忙介绍。

    瘦削中年男人抬手道:“不用了,横山君,你先退下吧。”

    横山义久离开之后,瘦削中年男人眼睛盯着白晓文:“我是森冈组的若头,森冈正男。白井君是从华夏国来的留学生吧?福冈警署拘留所的纵火案,警方一直没有头绪,看来是白井君做的了。”

    白晓文傲然说道:“一群不知死活的凡人,我已经给过他们机会。”

    森冈正男道:“白井君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作为驱魔师,为何会被关押在警署中长达五日?”

    白晓文早就想好了说辞,冷然道:“占卜的结果是五日内有凶兆,我进入警署只是趋吉避凶罢了。否则的话,区区福冈警方,还奈何不了我。”

    森冈正男点点头:“多谢白井君解惑。请问白井君找到我们森冈组的地头上,有什么事?”

    “在我说出来意之前,我想问一句……森冈组想不想成为福冈最大的组织?”白晓文盯着森冈正男的眼睛,微微向前探出了半个身位。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