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正文卷 第339章 鬼蒿(2合1)
    胡宗宪叹气说道:“那就遗憾了,你没有官身的话,实在不能拨付兵马。”

    王铨有点意外,他本以为白晓文是要谋个出身,没想到他居然拒绝胡宗宪的招揽。

    就在这时,仆人来报:“老爷,徐师爷到了。”

    “请他进来。”胡宗宪道。

    白晓文有点意外,一个师爷,能让胡宗宪用“请”字?他看了一眼王铨。

    不多时,一个青衫秀才走了进来,拱手向胡宗宪见礼。

    胡宗宪亲自向白晓文介绍道:“白小真人,这位是我的幕客徐渭先生。”

    白晓文想了起来,明朝的徐渭,不就是徐文长吗?关于徐文长,可是有不少野史杂谈流传下来的,号称明代三大才子之一。

    徐文长流传于世的画作,是得到过多方追捧的,就连后世的国画大师齐白石,在观看徐文长画作的时候都不禁感叹:愿为青藤先生(徐文长别号)门下走狗!

    而且在历史上,徐文长在胡宗宪幕中出谋划策,对抗倭大业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这位就是诛杀匪陈独眼的白小真人?请受我一拜!”徐渭长揖一礼,态度很诚恳。

    白晓文连忙还礼,口中谦逊。

    胡宗宪:“徐先生来的正好。白小真人一片赤诚,要杀贼报国,希望我能借一哨兵与他。不过,他又碍于师门训诫,不能为官,所以本督也是两难。徐先生可有什么办法,可以成两全之美?”

    徐渭笑道:“此事简单,无非是一个名分而已。督公大可将一哨水兵连同一条战船划拨出来,由一名心腹校尉统领,名义上白小真人随船参赞军务,实际上密令那校尉听从白小真人的调派。如此一来,既可以避嫌,又不负白小真人报国的拳拳之心。”

    胡宗宪想了想,欣然笑道:“甚好,这正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徐渭又说道:“此外,督公之前和在下商议的劝降之策,不是苦于无人居中联络吗?白小真人恰恰是合适的人选。”

    胡宗宪点头:“不错,不知白小真人是否愿意前往?”

    白晓文听两人一唱一和,心里有点懵逼,同时也起了警惕之心。这两个读书人可都不是善茬,用足智多谋来形容都嫌不够,别让他们把自己装进袋子里,被卖了还得帮他们数钱。

    “不知督公和徐先生商议的劝降,是劝降谁?”

    胡宗宪端坐,笑着抿了一口茶水。

    徐渭回答道:“是倭寇中势力较大的一支,脑名叫徐海。”

    李淑仪心中一沉,倭寇徐海阵营,和他们的关系可不怎么样,已经是“敌对”级别。

    白晓文倒是没有露出什么为难,点头说道:“以督公和徐先生看来,招降徐海之事有几分把握?”

    徐渭:“这就要从徐海这个人说起了。他本是巨寇汪直的旧部,后来背叛汪直自立门户。汪直授之后,此人变成了倭寇之中有数的强悍势力。”

    “徐海年少时是杭州虎跑寺的和尚,法号普净,只不过不守清规戒律,爱慕嘉兴名妓王翠翘,后来带倭寇入侵嘉兴,掳走王翠翘为妻。”

    “说起这王翠翘,本身是官家女子,虽然流落风尘,却也知道是非善恶,经常劝诫徐海少造杀孽。”

    “所以,要招安这徐海,须从他夫人王翠翘入手。别的不敢说,把握还是有六七成的。”

    听到徐渭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白晓文心中明白了几分。他记忆广博,对于明代历史也颇有涉猎,暗暗和记忆中,徐海这个大倭寇的结局对照,便知道胡宗宪和徐渭并没有忽悠他历史上,徐海是真的接受了招安的。

    当下白晓文慨然说道:“请督公书信一封,我去劝降徐海。”

    “好!”胡宗宪捋须称赞,“白小真人当真是胆色过人。我军有白小真人这样的豪杰加入,平定倭乱指日可待啊。”

    旁边的王铨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急忙开口称赞。

    徐渭轻叹了一口气:“可惜俞将军伤势未复,否则何惧福建倭寇。”

    胡宗宪听到了俞将军三个字,也是露出愁容,说道:“志辅若是未曾受伤的话,又何来倭寇打破泉州府城的灾祸。”

    白晓文一听到“俞将军”、“志辅”等字眼,立刻就猜出两人说的是抗倭名将俞大猷。

    这显然是一个支线任务的线索。白晓文当即顺口问了一句:“敢问俞将军是被何人所伤,现在情况如何?”

    徐渭道:“俞将军半个月前,与倭寇海战,寡不敌众,遭一名真倭脑用剑刺伤,伤势颇重。俞将军一向镇守福建,他一受伤,倭寇便敢于大肆劫掠福建各府。督公原本在浙江督战,也不得不赶来坐镇。”

    所谓“真倭”脑,指的是真正的日本倭寇。

    嘉靖倭乱,其中真正的日本倭寇只有不到三成,其他七成以上,几乎都是明人假扮的倭寇,又称“假倭”。

    那些假扮倭寇的明人,前身基本上都是破落户、市井无赖,贪图走私暴利而入海为寇的。

    所以,在白晓文加入抗倭明军阵营之后,他收到的声望下降提示,其中大部分倭寇阵营都是华夏姓氏的假倭,只有少数几个是日本姓氏的真倭。

    当然不管假倭真倭,手上都沾染了大明百姓的鲜血,罪恶是一样的。在白晓文看来,假倭尤其令人憎恨。

    “难道就没有良医诊治吗?”白晓文继续深挖任务线索。

    徐渭说道:“俞将军受伤之后,便昏厥不醒。督公派遣医官诊治,可在伤口处并未现任何毒素,只能怀疑这是真倭秘传的邪术咒法所致。为此,督公特意请了全真教的孙真人驱邪。只是……”

    徐渭的欲言又止,显然是在引诱别人继续追问,也算是循循善诱了。

    白晓文凑趣地问了一句:“只是如何?”

    徐渭捋须说道:“孙真人道法高深,一眼就看出俞将军并非中毒,而是受到了真倭妖法邪力的侵害。”

    “孙真人有没有出手医治?”胡宗宪追问道。

    徐渭说道:“在下就是来禀报督公的,孙真人有言,他有一法可帮俞将军驱除妖法,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此法需要一种名为‘鬼蒿’的药草才能施为。孙真人本身需要陪在俞将军身边,帮他压制邪力,所以这寻找药草的事情,就只能着落在我们的身上了。”

    “这种药草要到哪里去寻?”胡宗宪问道。

    徐渭:“孙真人曾经游历南洋,在琉球西北的雾纱岛礁,见过这种鬼蒿。”

    “雾纱岛礁?”胡宗宪皱起了眉头。

    “这座岛礁有什么古怪?”白晓文扮演好听众的角色,适当追问。

    “这里是倭寇徐海的据点之一,官军不好大举上岛,若是引起徐海的猜疑,招安之事便会平添变数。”徐渭说道。

    白晓文明白了。原来,这个支线任务不用特意挖掘,也会落在自己的头上的。徐渭这个聪明人,果然不会平白无故提起俞大猷负伤的事情。

    所谓闻弦歌而知雅意,白晓文当即请缨:“我本来就要去徐海巢穴送信,那么这寻药的差事,也一并交付于我吧。”

    看到白晓文知趣,徐渭和胡宗宪当然都很高兴。白晓文趁机说道:“本次出行能否多带一哨士兵?航船辛苦,也好替换歇脚,免得当真遇到贼寇的时候疲乏不能战。”

    白晓文用的这个理由说不上高明,但胡宗宪还是慨然应允了。一哨士兵,不过是九十人之数,他这个直浙总督统御十万之众,当然能够做主

    灵界规则提示信息:“精英支线任务:寻药开启。”

    【任务目标:前往雾纱岛礁,找到鬼蒿并交给全真道士孙玄清。】

    【任务难度:a】

    【任务期限:48小时】

    【任务奖励:未知】

    一个随从低头进来,在胡宗宪身边耳语了几句。胡宗宪叹气说道:“泉州城的缙绅百姓又在衙门前围坐,本督前去安抚一二。”

    “督公辛苦。”白晓文、徐渭和王铨一齐站了起来。

    胡宗宪笑道:“好在有白小真人带来的贼寇令牌,以及追回的若干财物,本督也算是有了一点交待。”

    在胡宗宪离开之后,徐渭便引着白晓文来到了俞大猷的养伤住所。

    俞大猷虽然躺在床榻之上,昏睡不醒,但仅从他的体型身材,也能看出这是个昂藏七尺的壮汉,仿佛睡梦中的猛虎,等闲的人是不敢近前的。

    在俞大猷身边,坐着一个须花白的道士,身穿紫纹道袍,瞑目打坐。这份气度,是白晓文比不上的。

    白晓文一行人来到屋内,还没有开口,那道士已经睁开眼睛,双眸之中神光湛然,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

    “寻药的人带来了?”

    “回孙真人:这位白小真人,乃是一个名叫‘玄宗’的隐世道门弟子,激于义愤斩杀了贼寇领陈独眼,还主动请缨要去帮助俞将军寻药。”徐渭三两句话,介绍了白晓文的身份。

    孙真人眯眼说道:“玄宗?贫道未曾听闻过这个隐世门派,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白晓文心里那叫一个尴尬,刚想解释两句,不过孙真人却是不紧不慢地又开口:

    “也是了,太祖以龙虎山正一派为道门正宗,总领天下道教……其他各派势微,是气数所致。我全真道门,若非祖师余荫,恐怕也只有隐世修行这一条路好走。”

    白晓文心念电转,叹了口气,顺着孙真人的话头说道:“真人说的是,我玄宗衰微已久,到了我们这辈,只剩下我和师妹两人,连正一派嗣教真人的度牒都未曾下。”

    既然都不是龙虎山道门正宗,孙真人和这位“白小真人”自是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当下点头说道:“也罢了,修行人四海为家,明心养性,度牒不过是一张纸罢了。成就仙真,靠的是辛勤修持,又不是靠着龙虎山的银印。”

    当下,孙真人又解说了“鬼蒿”的形貌特性,道:

    “雾纱岛礁,鬼蒿生长之地,往往有阴魂作祟。原本我还担心官兵难以应付,不过既然小道友出面,应是无碍。”

    白晓文心中暗想,他就知道这个寻药任务,有a级精英任务的难度评级,难度肯定不小。

    白晓文偷偷向孙真人丢了个洞察,得到提示是扣除oo灵能点。他没有支付灵能点,不过心中却是有数,这个孙真人的实力肯定不弱,至少要比陈独眼之流要强一些。

    又询问了一些注意事项,白晓文走出了俞大猷的房门。

    呼啦一声,白晓文被一群明军士兵围住了。

    “这位小道长,我家将主的伤势如何?”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壮实的明军校尉问道。

    “是啊,将主的伤何日能痊愈?”

    “我们还等着将主康复,带我们上阵杀贼……”

    一群精悍的士卒,七嘴八舌地询问。

    白晓文看向徐渭。

    徐渭叹道:“这些人都是俞将军的亲兵。俞将军平素慷慨大度,仗义疏财,颇得士卒爱戴……”

    白晓文点头表示理解。

    徐渭扬声对众亲兵说道:“这位白小真人即将出海,帮俞将军寻药。你们莫要挡路,误了俞将军的诊治。”

    白晓文突然说道:“徐先生,督公说要拨付给我两哨人马,助我开船入海。我看俞将军的这些亲兵,军心可用,不如就带上他们去寻药如何?”

    明代将领身边的亲兵,实力要比普通卫所兵强很多,一个能打三五个。而俞大猷乃是明代数得着的武将,个人实力顶呱呱,他调教出来的亲兵,肯定是杠杠的。

    套用灵界规则来讲,这些亲兵都是精英模板,其中甚至有稀有精英模板的高手。

    徐渭有点为难:“这些人都是俞将军的亲信,就连督公都不好调动……”

    那名黝黑校尉大声说道:“我们自愿随小真人入海,帮将军寻药!”

    徐渭继续为难:“可是……督公那里未必会准,你们擅自出营的话,是违犯军纪的。”

    “求徐先生成全!”黝黑校尉跪下了。呼啦啦跪倒了一片。

    徐渭连忙说道:“你们做什么,快快起来……唉,好吧,我就去跟督公说一声,请求他下令派你们出海。”

    白晓文脸上带笑,瞄了一眼徐渭,装啊,继续装。徐渭这种手心里都长心眼的聪明人,要是没有派俞大猷亲兵出海随行的想法,会主动说起白晓文要去寻药的事情来?这大小也算是个机密吧。

    胡宗宪那边,估计也乐得把这群亲兵派出去干点正事,放在军营里又不好调动,岂不是白吃干饭?

    果不其然,在徐渭假模假式地请示之后,胡宗宪立刻同意了。白晓文率领精挑细选出来的两哨亲兵,直奔海边,扬帆入海!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