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正文卷 第657章 忽悠大师(2合1)
    唰唰唰。

    李淑仪和乔蕊,以及歌莉娅的目光都投注到了白晓文的身上,尤其是两名队友还带着一丝看好戏的诡异笑容只不过她们很隐晦,没有明显地表露出来而已。

    白晓文清了清嗓子说道:

    “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领主统治平民,随意颁布法律,将你们之中的穷困者变成奴隶,这就是不公。但是,在死亡的面前,人人平等,诅咒教派侍奉死神,凡是那些顺从者、为教派作出贡献的信徒,将在死后获得转生的荣耀,只要通过试炼就可以灵魂永存。凡是那些违逆者、阻碍教派展的人,必将在死后遭到惩罚。”

    白晓文最后总结道:“诅咒教派致力于消除大地上的一切不公平,建造公平、有序的死亡神国,这就是我们的教义。”

    白晓文的这通教义,把死者转化亡灵的过程说成是“转生的荣耀”,是一种不错的伪装。在教义中,他揉入了一些因果报应的思想,算是初步具有了一个教派纲领的雏形。

    不过白晓文也没有撒谎,他的黑灵魂石可以收纳死者灵魂,耗费灵魂精华还可以保留目标的完整灵魂,这不就是“灵魂永存”么。

    周围的村民们,都是将信将疑,纷纷把目光投射在老学徒的身上。显然相对于这些外来者,他们更愿意相信老学徒。

    老法师学徒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

    “怎么样,加入诅咒教派吧,为建造一个公平的死亡国度而贡献力量,”白晓文的话音中充满了蛊惑,“如果你们同意加入的话,教派会从领主的军队手里保护你们的村子,并保证你们的自由,不会变成奴隶。”

    “而且,这十几个本来就被当作奴隶的人,我现在就可以当场把他们释放。”白晓文又补了一句。

    那十几个双手捆着绳索的村民,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老学徒犹豫着说道:“他们如果不加入诅咒教派呢?”

    “同样释放。因为我们教派的宗旨就在于消除不公,自由民被贬为奴隶,这就是一种不公平。”白晓文说道。

    老学徒又说道:“那你们为什么不能这样无私地庇护芒硝村的村民,而是一定要以加入诅咒教派作为条件?”

    白晓文冷笑说道:“老先生,总是想着不劳而获是一种罪过。在银星岛的土地上,有那么多承受压迫、等待解救的羔羊,诅咒教派也要展信徒,凭什么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一群不肯入教的无信者身上?”

    “我愿意信教!”

    清脆的声音响起,刚刚那个被士兵追拿的小女孩“索尼娅”挤了过来,她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歌莉娅:

    “伟大的黑骑士,感谢您把我的父亲从坏人手里解救出来!万分感谢您的美德!”

    歌莉娅沉默伫立,苍白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良久,她轻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我也信教……反正日子不可能更糟了。”索尼娅的父亲,那个被捆着双手的男人叹了口气说道。

    仿佛开了个头,顿时此起彼伏的入教声音响起。前面还是那十几个被捆着双手的准奴隶在呼应,后面芒硝村的其他村民,也都争先恐后地加入了。

    从众心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些人想到不受诅咒教派庇护的后果是当奴隶,自然也就没了选择。

    “老先生怎么称呼?你要加入吗?”白晓文的眼眸盯着老学徒。

    “我叫约恩……只是一个不成器的法师学徒而已。我不想……”

    白晓文眯起眼睛,压低了声音:“约恩老先生,仔细考虑拒绝的后果。”

    老学徒约恩叹了口气:“我加入。”

    白晓文露出了微笑:“欢迎。”他心中却是稍稍松了口气,芒硝村的村民绝大多数都是无知愚民,只要有利可图很好忽悠。而这个老学徒约恩就不同了,至少有一定的见识。

    白晓文估计,这个老学徒可能已经看出了歌莉娅的亡灵身份,自然也能结合诅咒教派的教义,猜出这个组织的性质。

    站在生命体对亡灵生物的隐性敌对立场上,老学徒约恩不愿意加入诅咒教派实属正常。但是,如果他当众提出不加入教派,其他村民难免也会受他的影响……

    这是白晓文所不能允许的,所以他采取了威胁态度。

    老学徒约恩一看就很怂,最终改口加入,也并不让人意外。

    轰轰烈烈的“入教仪式”持续了两个小时,不得不说这些仪式看起来很虚,但却有安抚人心的效果,那些村民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举行了入教仪式后,居然产生了一丝安全感,觉得上头有人庇护了。

    当然现在的村民们,恐怕连泛信徒也算不上,忠诚度也乏善可陈。

    “大主教,我们把这些十字花爪牙们的尸体拉出去埋了吧?”有村民主动询问。

    “不用。现在就请黑骑士大人向各位信徒们展示,违逆诅咒教派的敌人,死后会承受怎样的惩罚吧!”白晓文大声说道。

    歌莉娅瞥了白晓文一眼,举起了骷髅大剑。

    被歌莉娅杀死的精英骑兵,以及十来个士兵,在死亡能量的灌注之下,纷纷转生成了亡灵生物!一时间哀嚎阵阵,阴风森森,场面一片寂静。

    白晓文在歌莉娅的放权之下,迅取得了这一队新生亡灵的掌控权限,他立刻指挥这些亡灵去干活。

    汲水、挖掘沟堑、修缮茅屋……

    在白晓文的精微操纵之下,这些新生亡灵就是任劳任怨的苦工,不知疲倦而且工作效率相当高。

    当然前提是白晓文的精微操纵。

    如果是歌莉娅操纵的话,这些无智亡灵根本干不了什么活,连从水井中汲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上战场当炮灰。

    一旁的歌莉娅看着这一幕,冰蓝色的眸子中有一丝异样:【没想到迪奥的精神天赋如此杰出,居然能分心多用到这个程度。】

    “黑骑士歌莉娅对你的倾心度提升……目前倾心度等级:欣赏(不变)。”

    白晓文意外接到了这个提示,不过他没有时间去揣度歌莉娅的想法,而是大声说道: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就是诅咒教派的神迹!这些生前忤逆了教派的罪人,死后要永无休止地做苦工,比奴隶还要悲惨!”

    刚入教的村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这对他们的三观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有些人很快想到,自己貌似上了一条贼船……

    老学徒约恩嘴唇颤动,所谓的神迹当然骗不到他。但是,他不敢说……

    绝大部分村民,都将这一幕看成了诅咒教派凡力量的证明,大主教迪奥·斯凯尔布姆先生所说的教义,似乎成了现实。

    晚间,海边。

    看着海边涌动的波涛,歌莉娅淡淡说道:“在一群如此弱小的人类身上,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值得吗?”

    “又要继续白天的话题吗?”白晓文笑着说道,“歌莉娅……大人,你认为值得吗?”

    歌莉娅沉默以对。

    白晓文说道:“其实已经没有必要辩论了。在白天,你施放死亡之息的时候,刻意避开和士兵们在一起的十几名准奴隶,我就知道你已经认可了我的想法。”

    歌莉娅轻哼一声:“我只是想看看你会玩出什么花样……可结果让我有些失望。”

    “歌莉娅大人,你想要把芒硝村变成什么样子?一个修罗场,所有村民都被你杀死,然后转化成骷髅?包括那个叫做索尼娅的小姑娘在内?”白晓文一连串的问题砸了过去。

    歌莉娅手指握紧了大剑的剑柄,剑尖深深插入沙地之中。她吸了口气,厉声说道:“只要有利于我的复仇,我可以牺牲一切!我已经不再有良知这种奢侈的东西了。”

    “好吧,就从利益的角度出……”白晓文叹气说道,“你的转化能力,是针对于目标人物生前实力的,那些村民实力低微,转化成骷髅也是弱的可怜,十个、二十个骷髅都打不过一个普通士兵,放在战场上,都是一个火舌术扫一片的垃圾!攻城战的时候连城墙都爬不上去!”

    “他们活着,可以为死亡国度创造更高的价值。”

    白晓文继续说道:“别的不说,你的精锐亡灵士兵,武器总有用坏的时候吧?用坏了总要修理,而且很多转生的亡灵士兵连盔甲都没有,这就需要一个稳固的后方。你总不能指望着那些无智的亡灵去做这些精巧的活计,别说打造武器,它们懂得生个火就谢天谢地了。”

    “如果你放手乱杀,只会激起银星岛所有人类的反抗!就算攻占了银星城,死亡国度的力量也会有极大损耗。”

    “或许你会说,将战死者转化成亡灵,以战养战……但是请记住,只有你自己杀掉的敌人才能转化,在一场大规模战役中,你就算常挥,又能杀掉多少,一百个还是两百个?战死的亡灵生物数量会大幅越这个数字。”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能成功征服银星岛,将所有活的生命都杀死,拥有了一支几万普通亡灵的大军,那又能怎样呢?银星岛成为一片死域,亡灵大军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看似短时间内无比膨胀,但实际上却到了极限,接下来注定要走下坡路的。指望着这点兵力,拳打乌索克脚踢狮心国,根本就不现实,而且灭绝式的杀戮也会让死亡国度成为所有生命势力眼中的死敌。”

    白晓文一口气说了很多。

    歌莉娅默默听了下去,随后冷冷说道:“你这种做法,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那些强迫入教的人类,永远都不可能和亡灵站在同一阵线。”

    “不一样,思想是一种可怕的武器,”白晓文摇头说道,“生命体和亡灵并存,看似很荒谬,但却是死亡国度必须形成的架构。只要一次次强化信徒们‘死而平等’的观念进行洗脑,他们会变得异常忠诚。作为人类,信徒们可以做到很多亡灵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潜入卧底,刺探情报,煽动内乱,布传单……”

    歌莉娅哼了一声:“你的想法很美好。”

    “不,这就是现实,”白晓文笑道,“我打算把信徒分为九级。刚入教的信徒为第一级,为教派忠诚工作的信徒,一年后可升为二级,以此类推。针对不同等级的信徒,可以设定不同的特权……至于那些立下特殊功勋的信徒,可以举行仪式,吸收为内部核心成员,不如起名叫做侍僧如何?当然侍僧也会分级,最低级的侍僧也有高级信徒的所有特权……”

    歌莉娅显然并不明白这种等级制度的威力,只是摇头说道:“你不是鼓吹消除不公么?这种等级制度,本身就是不公平。”

    “不不不,这种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奉献,得来相应的地位,才是公平的表现,”白晓文笑着说,“如果立功者和平庸者都是同等地位,这才是不公呢。”

    白晓文所说的消除不公,是指那些因为投胎技术好而享受尊贵地位和大量资源的现象……这种现象在有贵族阶层的亚伦位面世界尤其严重,屁民除非天赋异禀外加机缘巧合成为一代强者,否则根本就没有出头之日,而贵族子弟只要不是烂泥糊不上墙的那种,至少也能混个精英模板……至于幸存者偏差哪里都有,就不用提了。

    李淑仪像一只猫,悄无声音地走了过来。

    “如你所料,那个叫约恩的老年法师学徒偷偷跑了。”李淑仪说道。

    “嗯,跑了就跑了吧,无关紧要,”白晓文摇头叹了口气,“看来稍有见识的人,仍然无法忽悠,对亡灵势力存在的敌视难以消除。这从侧面印证了一点……我们攻略银星岛的难度绝对不低。”

    歌莉娅没有就这个话题多谈,一个普通模板的法师,对她来说最多算是一只蚂蚁。她微闭的双目忽然睁开:“来了。”

    哗哗的水波声响起。

    一队队亡灵士兵,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海水,踏上了沙滩。为的是一个巫妖,套着防护法术,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大幅度波动。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