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正文卷 第966章 击头者亚尔佩特
    叩叩。

    龙虾人领敲响了木门,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从门内响起:“是亚尔佩特吗?”

    那名叫做亚尔佩特的龙虾人领答道:“是的,先知大人。我带来了一个客人……他的手上,有主母给予的信物。”

    “请他进来。”

    木屋的门轧轧开启,那群龙虾人在两侧肃立,白晓文举步进入。

    李淑仪想跟着进去,却被龙虾人亚尔佩特给拦住了。

    “抱歉人类小姐,你不能进去。”

    李淑仪征询的眼神看了白晓文一眼。

    白晓文笑了笑:“没关系。”

    白晓文踏入小木屋中,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了一个老态龙钟的紫壳龙虾人。外面的龙虾人大多是青皮,紫壳应该代表着老年。

    “你好,尊贵的客人……我已经预知到了您的到来。”老龙虾人的声音响起。

    “你,预知?你是先知吗?”白晓文脸上笑嘻嘻。

    “没错……”

    “先知可以把自己看到的直接告诉别人?”白晓文反问了一句。

    老龙虾人沉默了一秒钟,方才缓缓说道:“唔,我说的不是很准确……我不是直接看到的预言画面,而是通过占卜,得知最近一段时间会有人来访……”

    白晓文心中恍然,这大概就是神棍装作高深莫测的手段之一……如果自己不是行家的话,多半要被老龙虾人忽悠住了。

    看来老龙虾人的所谓预知,和白晓文直接“看”到未来画面的预言能力,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目前看来是体现在精确度上。

    “阁下该怎么称呼?这块鳞片信物所代表的主母,又是哪一位?”白晓文出示那块鳞片,同时问道。

    “我叫哥里克……至于主母的身份,在她没有言明之前,请恕我不能直接告诉你。”龙虾人先知哥里克说道。

    “好吧……那么你知不知道,你们的主母联系我,有什么目的?是想要交易,还是其他的内容?”

    哥里克摇头说道:“抱歉,尊贵的客人。主母大人的意图,我也并不清楚……但是,您既然有这份信物,就意味着我必须向您提供最大力度的帮助,哪怕是付出整个泥沼龙虾人部族也不能拒绝。”

    “是这样么……”

    白晓文眯起眼睛,没有继续去揣度主母的身份和她的目的,其实白晓文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

    “哥里克先知阁下,我来到苍白沼泽,是要找一处尘封已久的遗迹。为此,我需要你的部族派遣一些精锐战士作为向导,同时告诉我,作为一个人类该怎么在苍白泥沼自由行动。”

    哥里克明显松了口气,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您的这两个要求,都可以得到满足。”

    随即哥里克手中的木杖敲了敲地面:“亚尔佩特!”

    之前那名有着大鳌的龙虾人领应声而入。

    “取两件枯骨蓑衣来。”哥里克先知如此吩咐。

    很快,两件枯骨蓑衣被带到了白晓文面前。

    白晓文打量了一眼,枯骨蓑衣的骨架是由一根根状似腐朽的枯骨编织而成,至于编织的线,则是一种坚韧的黑色水草。

    “这东西……好像和死灵伪装有点像。”白晓文心中默默评估了一下。

    另一边,哥里克先知已经开口介绍:“让我向您介绍一下,这两件枯骨蓑衣,是根据先辈们的记载,采集沼泽内的幽冥草、溺死之骨编织而成,可以有效抵挡泥沼之中的鬼雾侵袭……当然,随着龙虾人一代代在泥沼中繁衍生息,我们渐渐习惯了沼泽内的鬼雾环境,这种枯骨蓑衣就很少使用了。”

    白晓文披上一件枯骨蓑衣,立刻得到了提示:

    “你使用了特殊道具:死灵伪装。该物品无法带出黑潮位面世界。”

    “你的负面状态:阴气缭绕效果消失。”

    白晓文吐了口气,感觉真正融入了这片阴气森森的鬼雾泥沼。

    哥里克又说道:“尊贵的客人,亚尔佩特是我们部族数一数二的勇士,而且他见过泥沼中出现的远古遗迹……让他为您做向导,最合适不过了。”

    白晓文微微点头:“多谢。”

    “客人不用说谢字,您拥有主母大人的信物,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哥里克殷勤说道,“接下来请两位在部族中休息一下,族人会将储备的粮食拿出来,供两位贵客享用。”

    “不用了,我现在就走。”

    白晓文拒绝了龙虾人先知的招待,带着两件死灵伪装也就是枯骨蓑衣,由龙虾人勇士亚尔佩特为先导,和李淑仪再度踏入泥沼深处。

    ……

    “亚尔佩特……这个名字很熟悉啊,”白晓文稍稍一想就想了出来,笑问道,“你是不是有个称号,叫做‘击头者’?”

    走在最前面的亚尔佩特,疑惑地转过头:“是……您知道我的外号?”

    白晓文笑而不语,这在龙虾人领亚尔佩特眼中,更增添了几许高深莫测。

    苍白泥沼中的景物,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白晓文在踏入沼泽开始,就通过精神力扫描,不断将周围的地形地貌,以及出现的怪物,“扫”入了他的脑海,形成游戏地图一样的记忆画面。

    前面,亚尔佩特絮絮叨叨地说道:“我也是偶然看过一次上古遗迹,那是在沼泽的最西边,族人一向都不会深入那么远。当时我被一群骨头追杀,慌不择路才跑到了那里。”

    “遗迹是什么样子的?”白晓文问道。

    “有些残破,但非常……壮观,”亚尔佩特说道,“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壮丽的建筑,简直就是众神在地上的行宫。”

    “你进去过?”

    “没有!”亚尔佩特一脸遗憾,“我当时犹豫了很久,最后下定决心进去,可在行走时才现,怎么都无法接近遗迹……也许是建立遗迹的神明对我意志不坚定的惩罚。”

    白晓文若有所思。

    忽然,前方的雾气中,有几个步履蹒跚的枯瘦影子,慢吞吞地靠了过来。

    “小心,这些沼泽地的骨头架子很难缠,不要和它们缠斗太久。”亚尔佩特紧张地提醒道。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