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正文 第249章 火烧东大 (下)
    314宿舍在宿舍楼的位置刚好把头,消防人员确定起火点十分容易,随着扑救的进行,来现场的领导已经知道了这次火灾的可能肇事者。

    东大拿了香格里拉基金会茫茫多的赞助,又有吴忠华这种知道内情的院士级别人物打过照顾的招呼,哪怕东大再迟钝也知道梁远这名学生绝对不一般。

    听消防员确定了起火点十有七八是314宿舍之后,学校领导脑袋里冒出来的第一个人名就是梁远。

    香格里拉基金会和东大接受赞助的接口部门曾隐蔽的说过,别问为什么,少年班的某位同学在东大读书一天,香格里拉基金会就赞助东大一天。

    咋处理?秉公办事说起来容易,东大这几年连设备更新外带经费投入从香格里拉基金会那边获得的赞助,都向着五亿这个九十年代初期看起来无比庞大的数字去了。

    如果这火真和梁远有关,只要没出人命,别说烧了一个宿舍楼,哪怕烧了半个东大,校领导搞不好都能忍下来当做什么都没生。

    来现场的省、市两级领导虽然不知道梁远是谁,但肯定知道李远铃是谁,一听着火这事儿可能和李远铃的独子有关,当机立断把事情的一线处置权下放给了东大领导,美其名曰基层的同志更了解情况。

    可怜的梁土豪人在上万公里之外的港岛呢,一口黑乎乎的大锅就已经跨过万水千山的在头顶摇摇欲坠了。

    也正是如此,才给了王蒙蒙等人打听清楚火场情况的机会,否则这三位一露头直接就得被校保卫处控制起来。

    更坑爹的是,这三位大大方方的露头探听消息,唯独梁远不在,怎么看怎么像犯事的老大跑路之后,派喽出头打探消息,更加深了知情者觉得这火和梁远有关的思维定式。

    王蒙蒙三人尽管年纪都不大,但和梁远这种注水外带开挂的天才不一样,这几个可真是从共和国万千同龄人里选出来的佼佼者。

    事情闹大三人吓坏了归吓坏了,但三人都知道这种情况绝对不能跑,也明白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少年人人际关系有限,可以动用的资源有限,又不敢告诉家长,最后,去年共和国夏季刮热带风暴时,梁远怕少年班出事儿,再三叮嘱王蒙蒙在学校一旦遇到处理不了的事情,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这个话茬,被王蒙蒙从记忆中翻了出来。

    由于香格里拉寻呼机渐渐流行的缘故,九十年代中期才开始遍布共和国大街小巷的公共电话在沈城已经初露端倪,南湖科技园员工的收入向来不错,传呼开始流行之后几乎全员标配,这就导致了东大附近的公共电话服务点级多,已经和未来传呼全盛时相当。

    于文杰和宋飞留在现场观察情况,王蒙蒙出了东大很方便的在附近找到一部公共电话,打通了梁远当初留下的号码。

    由于梁远关照过的缘故,王蒙蒙的电话直接到了梁远直属的远嘉秘书组,秘书组一听是大老板同桌的电话,也没多问直接让王蒙蒙稍等,然后给梁远目前的大管家宫芸打电话。

    港基集电是全球有数能同时玩得转交换机、路由器、数字通信芯片的企业,虽然目前互联网建设还未开启,港岛来电暂时还属于跨国,但通过沈城港基集电自己搭建的实验性电信网络,把宫芸和王蒙蒙的来电搞成多方电话会议还是很容易实现的。

    梁远曾经和王蒙蒙交代过,有什么事儿和宫芸说与同自己本人说效果一样,已经走投无路的王蒙蒙问明白梁远不在沈城远在港岛之后,索性竹筒倒豆子一样对宫芸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得一清二楚。

    宫芸能当梁远的大管家,自然对梁远身边的人和事都十分关注,难得和梁远相处愉快的这几个舍友早就入了宫芸的眼。

    王蒙蒙这事儿,在普通人看来几乎是没救了,不过对于一年扔东大几个亿的远嘉来说,这事儿的大小可能都赶不上东大申请一件必须用美元购买的科研设备。

    远嘉旗下本身就有施工队伍,长白岛的基础建设一日都没停止过,宿舍楼重建这点工程让何云伟随便派个队伍过去就能搞定。

    更何况王蒙蒙的双亲都在远嘉体系内工作,王蒙蒙的父亲王岩目前负责远嘉在医疗领域的所有业务,王蒙蒙的母亲纪晓蒙是远嘉开核磁共振设备席影像算法工程师,核磁共振设备一旦研成功,王岩早晚会成为远嘉大会议的一员,单单凭着这层关系宫芸就觉得梁远不可能放手不管。

    以远嘉目前的规模和给出的待遇来说,现在独挡一面未来有能力晋升到远嘉核心高管的位置,金钱从来都不是问题,哪怕梁远不管,事情展到了最后王蒙蒙父母也有能力给东大修个宿舍楼。

    宫芸和颜悦色的安抚好王蒙蒙不要慌张,挂断电话后先来南湖科技园等梁远回话,暂时别去学校自,放下电话宫芸联系aia确定梁远的位置,然后直接找上了置地广场。

    听宫芸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梁远的反应果然不出宫芸所料,出手管了这事儿。

    “给蒙蒙回电话,让他带着宋飞和于胖去自,就说他们三个下楼去大厦市买酒,我一个人留在寝室抽烟来着,至于我现在暂时找不到了,让他们三个承认喝多酒了,其他别的细节啥都想不起来,做到一问三不知就好。”

    梁远这种老油条虽然没在现场,但也猜出来目前现场的情况应该很微妙,学校肯定还在确定自己的行程,自己来沪城参赛学校知道,不过参赛之后自己是回了沈城还是跑别的地方去了学校就不知道了。

    一旦学校通过科技园的渠道确认自己在港岛没有回校参与会餐,哪怕王蒙蒙的父母都是远嘉高管但影响力和威慑力也绝对没有自己这么大,王蒙蒙他们三个肯定会被抓起来处理。

    所以这事儿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什么人说什么情,而是直接把水搅浑,把事情挂到天顶星去变成一份烂账。

    梁远决定把这破事揽到自己身上之后,转头和李远铃、老梁同志笑了笑,说道:“我可提前说好啊,事情的真相您二老都知道,万一被学校逮去训话可不能把气撒到我头上。”

    得益于梁远报名时的偶遇情分,闲暇时,老梁同志、李远铃偶尔还会和王岩与纪晓蒙两口子吃饭,自然知道这两口子在科研领域的实力与地位,对梁远的选择倒是不稀奇。

    只要没人员伤亡,以目前远嘉的规模烧了一栋旧楼来换取顶尖科学家的好感,哪怕是以节俭著称的老梁同志也没觉得是个多大的事儿。

    梁远又把王蒙蒙父母的情况和宁雷、唐婉说了一遍,然后颇为抱歉的说道:“不能在港岛这边给宁叔和宁姨当导游了,就算学校那边给面子,事情闹了这么大省市两级领导都惊动了,我总不好迟迟不露面。”

    “没你们当电灯泡才好,这回我们愿意去哪就去哪。”

    唐婉笑着说了一句,言语中倒是认命俩丫头跟着梁远一起回去。

    “才和爸爸妈妈旅行了两天,有点不舍得呢。”

    宁婉嘉刚说了半句感叹,就看到唐婉似笑非笑的神色连忙把话题硬生生的拐了个十万八千里的大弯,直接从手包里拿出那张黑色的蝴蝶结黑卡递了过去。

    “妈妈拿着这个,就可以放心的玩遍港岛了。”

    军大衣看到小棉袄把具备随便刷属性的卡片给了父母,才忽然意识到自家在港岛的物业虽然不少,但父母还没进化到可以随时刷脸支付的程度。

    梁远的东西向来都是双胞胎随身携带,想起这茬的梁远连忙拿过宁婉嘉的包,打算把自己的那张主卡交给父母使用。

    一般来说,女孩子包包内的复杂程度几乎和同体积迷宫等同,除了包包的主人自己少有他人能一次性的从中找出自己所找的东西。

    梁远刚刚手忙脚乱查看了第一个小格子,宁婉菲已经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那张铃铛图案的副卡递给李远铃。

    “梁姨拿着我这个,要是一起行动怎么都好办,要是分开行动还是两张卡更方便一点。”

    李远铃接过宁婉菲递过来的副卡,嫌弃的看了梁远一眼,笑着说道:“还是嘉嘉和菲菲贴心,要是指望小远,怕是得睡马路了。”

    梁远知道自己没自己小媳妇心细,只能嘿嘿一笑糊弄过去了事。

    远在沈城的王蒙蒙终于接到了宫芸的回话,然后就被梁远主动背锅的事情给镇住了,出于少年意气,王蒙蒙说什么也不同意宫芸的办法,宁可自己主动去投案自。

    少年人的意气虽然坚定,问题在于王蒙蒙打完电话就到了南湖科技园等梁远的回话,宫芸随便下个命令,王蒙蒙就被扣在了科技园哪也去不了了。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叫上香格里拉基金会的负责人,中建三局的负责人,从秘书组调了个御姐充当梁远的临时姐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东大投案自。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