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深夜书屋 > 正文卷 第九百二十七章 践踏!(第四更!)
    到处都是乱飞的黑色石块和冻土,

    因为这些是地狱主要区域的标配,

    冯四记得以前安不起心情不好时曾爆过粗口,

    说他受够了这地狱永恒不变的月亮,

    受够了这座高大巍峨威武雄壮却又屁都不是的阴司主城!

    好了,

    似乎上苍感受到了安不起的呼唤,

    虽然,

    上苍有点忙,

    可能晚了一些。

    因为地狱头顶上方的血月,经过上次事变动荡之后,小了一大圈儿,不再是永恒不变了。

    而这座高大巍峨的主城南面城墙,

    在刚刚一头巨大白骨蜥蜴的冲撞下,

    倒塌了……

    是的,主城的很巍峨,很雄壮,追成也很坚固,但主城绝不是最坚固的,因为这座城建造起来后,使用它的人,压根就没料到这座城会有被攻打的一天!

    冯四觉得自己现在需要一杯茶,

    或者如果翠花在旁边,也可以给自己来一碗酸菜面,

    总之,

    他觉得现在最好有点什么东西可以给他让嘴巴不用那么闲,

    这样他也可以方便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摆一个坐看云卷云舒的姿势。

    是的,

    他很怕,

    但,

    除了怕以外,

    似乎更多的,

    还是兴奋。

    这是一种按理来说,很矛盾的情绪;

    身为阴司的一员,甚至很快就能有机会成为判官,正式进入阴司中上层体系的他,在看见阴司主城被这般糟蹋、看见阴司的尊严和牌面被丢在地上狠狠鞭挞时,

    忽然,

    好爽啊……

    冯四觉得自己疯了,但冯四又觉得自己此时是如此的正常。

    高高在上,运行了千年的体制,掌握着整个地狱,操控着阴阳的运转,

    它,

    哦不,

    再添加点感情色彩,

    可以用成“她”,

    她是那么的高不可攀,是那么的不容亵渎,

    但当她真的被一群凶兽压在了身下放肆蠕动时,

    你没有留下泪水,也没有哭泣,似乎,都没什么悲伤,

    你居然觉得这一幕,

    哎哟,不错哟。

    冯四舔了舔嘴唇,

    有点可惜,

    安不起不在自己身边,

    没有人和自己一起分享这一幕,可能会成为他余生的遗憾,

    嗯,

    如果他还有余生的话。

    因为…………

    “轰!”

    冯四的身形迅后退闪避,

    那尊刚刚撞塌了主城南墙的白骨蜥蜴被主城阵法的反噬之力给直接弹射了回来,

    差一点点,

    就差那么一点点,

    就可以把旁边一名看戏的巡检给碾压得魂飞魄散了。

    冯四趴在烟尘之中,

    咬了咬牙,

    随即,

    他抬起头,

    想要爬起来。

    却愕然地看见这只白骨蜥蜴的巨大眼眸,就在自己面前。

    他整个人,可能也就人家半个眼珠子那么大。

    但此时,

    对方眼眸里,有他。

    而且,

    他能感觉到,

    它能看见自己。

    冯四绝对相信,

    一头弥留之际的凶兽,想要杀死一名阴司巡检,应该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儿。

    事实上,这种级别的凶兽,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也不应该出现得这么多。

    从泰山府君时代开始,这些从上古动荡年代残存下来的凶兽们,要么被镇压,要么被流放,要么被看管,地藏王菩萨和十殿阎罗创建阴司之后,

    连之前几代可以找到棺椁地域的前代府君陵寝都被挖开了,制作成了法器,对那些残余的凶兽,自然就更狠了。

    这也就是冯四所想不通的地方,

    阴司有千年了,

    哪里又能跑出来这么大的一群凶兽!

    这种感觉,

    很像是一大早,你开门准备取新鲜牛奶时,

    现小区里到处都是恐龙,

    一夜从文明社会回到了侏罗纪。

    冯四摊开手,

    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冯四杀过很多人,也杀过妖,甚至,也杀过不少阴司的官差;

    但说实在话,

    这种级别的这么大体格的凶兽,

    已经出了他可以去杀的标准了,

    所以,如何和对方交流,冯四是真的不清楚。

    好在,

    冯四看出来了,

    对方的眼眸之中,

    释放着的是一种解脱……

    它,

    解脱了。

    解脱了,也就是放下了,放下了,也就不会再想着杀人了。

    冯四向前走了几步,

    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对方那根巨大的触须前,

    轻轻攥住了对方的触须,

    缓缓道:

    “我知道你很累了,现在,你解脱了,休息吧,休息吧…………”

    周老板一直对自己的嘴炮技术不自信,事实上,冯四的行为充分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当你需要去安慰一个人时,你根本就不需要思考太多有的没的东西,人家可能根本就不用你去帮他分析和解决问题,只需要你顺着对方的心思和话头去说说话而已。

    冯四现在对这眼前的局面还是一头雾水,

    这个场面,

    这个问题,

    对他来说,

    太大,也太难。

    但当问题具体到如何让一个将死的凶兽对自己不会有恶意时,

    问题就瞬间缩小了,可以按照以往的经验去走一波。

    终于,

    这只巨大的白骨蜥蜴眼中最后的神采完全褪去了,

    它走了,

    它走得不是那么安详,

    因为最后的那一场撞击,

    算是把它最后的一点残存都榨干了,

    它像是个巨大的骨头渣子,

    被贪婪的存在咬在嘴里,拼命地咀嚼,拼命地去吮吸,一直到最后什么也煮不出来什么味道也没有了的时候,

    再被吐出,

    就吐在了地上,

    没人再去理会它了。

    城墙塌了,

    标志着主城的防御阵法彻底的崩溃,

    那些之前在外围肆虐却不得入的恐怖凶兽们,

    开始疯狂地涌入主城之中。

    冯四可以看见很多的官差在战斗,在厮杀,

    很精彩的画面,

    各种法器的光芒在闪烁,

    阴司的法诀在不停地唱响,

    然后,

    一个个地魂飞魄散,

    一个个地身形崩溃,

    冯四伸手,

    捂住了自己的脸,

    而后又松开手,

    嗫嚅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去年,

    曾有一位恐怖的存在在地狱短暂地复苏,

    以狂傲之姿横扫了地狱,

    但实际上那场风暴,确实让不少人陨落,但真正具体死去的,对中下层的杀伤,并不大。

    因为那位恐怖的存在似乎懒得找小虾米的麻烦,

    他把十殿阎罗里的大部分都挨个揍了一遍,又一拳把地藏王菩萨从佛莲上打了下来,对于其他上不得台面的小角色,他直接无视了。

    但这些凶兽不同,

    它们像是一头头饿狠了的野兽,

    开始拼命地吞食那些鬼差,那些捕头,那些巡检,

    甚至是,

    判官!

    这是一场屠杀,

    一场两个族群,对生机的掠夺!

    冯四以前觉得自己挺高的,至少,不算矮了,若是按照计划,等他当上判官,哪怕只是最低等的赤色带子时,应该还能再长高一截。

    但现在,

    他现自己无论怎么长,

    还是有点矮,

    矮到在真正生大事变时,

    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冯四低下头,

    又看了一眼已经彻底陨落了的巨大蜥蜴,

    他有一种感觉,

    可能连这头生前这般恐怖,连主城城墙都能撞毁的巨大凶兽,

    它可能,

    和自己差不多,

    都是一头雾水,

    也都是,

    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但,

    自己这枚棋子实在是有点小,

    又是谁,

    能驾驭这么大的棋子呢?

    这一切的生,又都是因为什么?

    冯四记得安不起曾说过,很多大事的生,往往起因都很简单,甚至,很微不足道,却因此引了滔天巨浪。

    比如人间两个最典型的例子,

    一个是塞尔维亚的一名热血青年打了一个手枪,

    另一个则是一个美丽的小姐姐坐到了汽车引擎盖上。

    冯四不清楚这一幕的起因是什么,

    但却有一种感觉,

    似乎自己,

    曾距离它很近,很近……

    主城的厮杀还在继续,

    凶兽们固然很恐怖,

    但主城内的那些冯四的同僚们,也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这毕竟不是当初最后一代府君失踪后的和平演变,

    这是一场没有办法可以投降没有办法骑墙的一边倒的屠杀,

    当真的彻底没有其他选择时,

    总算可以孤注一掷了。

    主城死去的官差很多很多,

    但也有不少凶兽被斩杀,

    冯四就看见有那么一位紫色带子的判官,挥剑斩杀凶兽,那气概,那风姿,那威武,那雄壮,

    啧啧,

    当真是让人心驰神往,

    恨不得自己也是那位人物,

    仗剑横扫妖氛,

    荡涤一切!

    冯四儿还没感慨完呢,

    就看见先前攻城时凶兽群后面的大雾之中隐藏着的黑色身形走了出来,

    这身影走得不是很快,

    但却在眨眼间来到了主城之内,

    它伸出了手,

    一把攥住了那位紫带子判官,而那位先前风姿无俩的紫带子判官却像是瞬间失去了一切躲闪能力。

    “吧唧!”

    这是一捏,

    “嘎嘣!”

    这是丢嘴里,

    咀嚼。

    一个若是幸存下来,可以论功欣赏,有资格去开府建衙,甚至成为新一代阴司官差眼中偶像的存在,

    就这么干脆的,

    在聚光灯还没完全聚集到他身上时,

    提前谢幕了。

    冯四忽然觉得有些唏嘘,

    但当他慢慢地把目光上移,

    彻底看清楚这具黑色身影的全身时,

    他的嘴巴开始慢慢地张开,

    因为,

    这是一只,

    巨大的,

    通体黑色的,

    猴子…………

    ——————

    四更结束,刚好准时。

    另外,

    肘子新书布了:

    《第一序列》

    简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大家可以去收藏阅读!

    。m.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