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血裔实习生 143 还有一个
    噺8壹中文網x8o 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它来了!

    该死的黄皮子,就算我爸冒犯了你,现在也给你整到医院。还不肯罢休,要赶尽杀绝?

    李羡鱼对黄皮子的了解仅限于网络小故事,与黄皮子并列的还有老鼠蛇狐狸刺猬。

    号称东北五仙,又称:胡黄白柳灰。

    说是五仙,其实就是小精怪,推开新世界大门后,李羡鱼觉得这些应该是觉醒了血脉的异类。

    在各种各类的故事里,这些异类报复心很强,谁得罪了它们,必然不会有好果子吃。当然,也有做好事,比如吃人香火护佑人类平安。

    嗯,这些都是民间传说,在无数次的传播过程中早已变形扭曲,听一半信一半就好。

    养父砸个黄鼠狼都能砸到觉醒血脉的,也是倒霉,咱父子俩都是事逼体质?

    李羡鱼假装自己在睡觉,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窗户推开后,动静就消失,他能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力量在靠近,可为什么没有脚步声?

    以他如今的耳力,掉根针的细微声响他都能听见,养父和隔壁中年大叔的心跳声也清晰可闻。

    那股微弱的力量在房间里盘桓一圈,经过李羡鱼时,在他头顶微微一顿,吱吱,他隐约间听见了兴奋的尖细叫声。

    下一刻,他双肩一沉,有什么东西踩在他肩膀上。

    这是要吸他精气的意思?

    李羡鱼尽管收敛了自身的气血之力,散发出来的气味仍然比普通人更浑厚,更精纯。

    看来黄皮子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凶残,它们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恩怨分明,在报仇的途中,顺手打个野味,吸食健壮者的精气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野兽就是野兽,本质上是不会变的。

    李羡鱼感觉有什么东西抵在自己后脑勺,紧接着身体一凉,热量快速流失。

    就是现在!

    李羡鱼猛地抬起脑袋,转头朝身后吼了一声,无形的剑气从嘴里激射而出。

    身后那东西不知是吓了一跳,还是被剑气所伤,吱吱的尖叫起来。

    李羡鱼看清了那玩意,是一只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黄鼠狼,它的身体半透明,像是低端劣质的3d投影,它落在地上,弓着身子,朝自己龇牙咧嘴。

    元神?李羡鱼诧异的挑了挑眉,同时,太阳穴突突的疼痛,他正遭受精神攻击。

    东北民间流传,黄皮子很擅长搞附身这一套,能操纵人类的身体,让他们做出奇怪的,甚至自残的事。类似的能力,精神力觉醒者也能做到。

    看来黄皮子天生是精神力领域的专家,没准这就是它们这一类物种的祖传能力。竟然还能元神出窍,啧,对付这种虚神,道家的符箓和雷法最管用。李羡鱼假装自己受不了这打击,往床上一趟,表示自己昏倒了。

    黄皮子的元神警惕的观察他,几分钟后,它有所松动,小心翼翼的靠近李羡鱼,犹豫一下,然后跃到李羡鱼身上,打算再次吸食他的精气。

    李羡鱼突然睁开眼,右手缭绕着电火花,一巴掌就扇在黄鼠狼元神之上。

    吱吱!

    惨叫声。

    黄鼠狼的元神被直接拍散,几秒后凝聚,它变得更加暗淡透明,不敢再继续逗留,跃出窗户,逃命去了。

    啧,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李羡鱼追了出去。

    按照人族血裔的常识,但凡能做到元神出窍的,必定是超级高手,而且得专修道门心法,否则再厉害的精神力觉醒者也不可能做到元神出窍。

    黄子皮似乎有特殊的元神出窍姿势,也有可能是天赋,它们元神出窍比人类要容易很多。

    深更半夜,路上车辆很少,行人更是绝迹,宽敞的马路上,监控器拍摄不到的黄皮子亡命奔逃,穿过马路写字楼花圃,在元神摇摇欲坠的危急关头,终于一头扎入灌木丛中的本体中。

    几秒后,灌木丛微微摇晃,一只黄皮子的脑袋探出来,戒备的左右张望。

    嘿,在你身后。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黄皮子吓的毛发直竖,正要逃,脖子就给人拎住了,接着,小脑袋上接二连三的遭到重物敲击。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人类。黄皮子被敲的头昏眼花。

    卧槽,你会说话?李羡鱼吓了一跳。

    去死吧!黄皮子愤怒的叫道,噗!它的菊花打开,一股黄烟从菊花里喷出来,恶臭扑鼻。

    李羡鱼双眼一翻,登时松开了它,他踉跄后退,醉酒般的趔趄摇晃,黄皮子不比他好多少,它被敲的脑壳都要裂了,落地后东摇西晃。

    扶着膝盖吐了一阵,李羡鱼强忍着恶心,咬牙上前,把黄皮子踩在脚下,激光剑柄喷吐出一米长的剑刃:你在放个屁试试,老子捅穿你的菊花。

    黄皮子惊恐的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逃不掉了,恶狠狠道:你敢与我黄家为敌,你等着被剥皮抽筋吧。

    它声音听起来颇为稚嫩,个头也不大,应该是黄皮子里的少年郎。

    黄家?势力很大吗,有宝泽大吗。李羡鱼冷笑道:人类也好,异类也好,但凡血裔就不得对普通人下手,这个规定你不知道?你被捕了。

    你是宝泽的人?黄皮子颇为惊讶,但立刻嗤之以鼻道:宝泽又怎么样,这里是东北,是我们的地盘,我们有特权的,杀几个人类算什么。

    光凭这句话,我就留你不得。李羡鱼怒道。

    黄皮子见他动了杀机,剧烈挣扎起来:我不服,我说的是真的,我们黄家就是有特权,我们杀人就是不犯法。

    放你娘的狗屁。

    狗屁哪有我们黄仙的屁厉害。黄鼠狼说:家里长辈都是这么说的,你们宝泽也承认过的,你要杀了我,你别想走出东北。

    宝泽承认过?小妖怪就是小妖怪,吹牛不打草稿。

    你才吹牛,我黄家统治东北血裔界数百年,你才是小妖怪。我可是黄家家主的嫡系子孙,你敢杀我,你确定要杀我吗。

    李羡鱼一愣,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他想到了自己的事逼体质,又初来乍到,做事先保留一分,把这家伙送到辽柠分公司,走正规程序处置。

    就你这弱鸡,想必你们黄家也厉害不到哪里去。我听说东北有五仙,可不止你们这些臭烘烘的黄鼠狼。李羡鱼蹲下来,来,给爷说说。

    我才刚练出元神,还没学会化形,再给我十年,打你这样的人类小子还不是轻而易举。我黄家高手多着呢。黄皮子哼哼道:叫声大爷我就告诉你。

    李羡鱼冷笑一声,激光剑刃贴着黄鼠狼的菊花擦过,灼热的高温烧焦了皮毛,烧红了它的菊部。

    黄皮子吱吱尖叫起来,这一次挣扎的格外剧烈。

    有种你放了我,我喊爸爸来打你。

    激光剑刃再次贴近,李羡鱼看见黄皮子的红彤彤的菊花骤然缩紧。他冷笑道:能不能好好说话。

    能,能黄皮子怂了:大哥别动手,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为什么要对我爸赶尽杀绝。

    是他先惹我的。

    可他已经进医院了。

    那又不是我干的,是柳家的人做的。

    特么的,还有一个?李羡鱼脸色一变,不好,养父还在医院。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无广告词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