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全球高武 > 章节目录 第447章 拉黑你!(为方云曦盟主加更1/3)
    方平几人吵吵闹闹的,几位宗师强者都没在意。

    此刻,众人还在盯着天门城方向。

    安静了片刻,南云月忽然道:这俩小子,以后不许进地窟!

    吴奎山淡淡道:还有这说法?

    南云月不说话了,一旁的范老有些哭笑不得道:南部长说笑了,不过小吴,还是要悠着点来。

    他老了,受不得刺激了。

    隔几天来一次几十位九品爆发,他也会崩溃的。

    吴奎山此刻也有些无奈,苦笑道:这个不太好控制。

    我怎么控制啊?

    这俩小子进了地窟,哪有好处往哪钻,九品的都挡不住,我敢跑到九品眼皮子底下拉人回来吗?

    范老也笑了起来,顿了顿道:你的神兵最近不要用了。

    嗯,我知道的。

    南云月和张卫雨同时看向吴奎山,南云月好像想到了什么,沉声道:三年前,天门城被人突袭,是吴校长做的?

    嗯。

    吴校长!

    南云月顿时凝眉,下次不要乱来

    吴奎山忽然看向她,淡笑道:乱来?南部长说的吴某有些不明白,如何是乱来?我一个八品武者,袭杀敌对的城池,难道还怕什么?

    本就是生死仇敌,我又不是九品绝巅,你说九品绝巅出手,可能会引起乱局。

    我不是吧?

    既然如此,我杀进去,又有何不可?

    南部长,多年的安逸,恐怕让你错估地窟的形式了,在地窟强者眼中,别说我这个八品,就是你现在杀过去,都未必会造成什么影响。

    南云月竖起眉头,略显不快道:吴校长,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并非说你不该去,但是起码要说一声,这是应该的吧?

    你冒然攻入天门城,还有这次也一样,你魔武的学生,冒然引起百兽林和天门城交战

    吴奎山笑而不语。

    一旁的田牧忽然不耐烦道:闭嘴吧你!知道个屁,打起来最好,哔哔啥玩意!

    全场皆寂!

    外围,方平强忍着狂笑的冲动,轻轻拍着秦凤青的大光头,卧槽,老田好牛!

    南云月现在他知道这女的谁了。

    三部部长之一!

    九品绝巅之下第一人!

    结果,八品的田牧,那是张口就骂,太牛了。

    南云月也懵了,一脸呆滞。

    我被骂了?

    田牧仿佛才意识到什么,干咳一声道:南部长别误会,没骂你,我老田就这性子,习惯了。不信你去问张部长,我经常问候他亲戚

    张涛,华国排名第二的顶级强者,正儿八经的九品绝巅!

    现在,成了田牧口中的甩锅对象。

    南云月再次呆滞,一旁的范老头大如牛,呵斥道:田将军,说话注意方式!

    对对对,抱歉抱歉,这次真的是口误,我粗习惯了,跟娘们说话没太考虑太多。

    张卫雨见南云月有暴走的趋势,不得不插话道:田将军,不用如此,有话就直说吧。

    真把田牧当粗汉,那自己就是白痴。

    一个魔武毕业的高材生,会是粗汉?

    魔武的学生,可不单纯是实力强大。

    田牧能成为镇守一方的大将,也不是靠粗鲁得来的。

    军部甚至有意让他成为副司令,或者直接接任魔都军区司令一职,这家伙自己不干而已,粗人可以当打手,这种坐镇一方的将领,可不是如此。

    至于田牧不怕南云月,也不奇怪。

    他是军部的人,南云月是侦缉部的部长,又管不到他。

    实力虽然相差不少,可南云月总不能因为几句话,就对他出手。

    南云月真敢对他出手,军部李司令都能打上门来。

    田牧,那是军部数一数二的悍将。

    从三品一直杀到了八品,正宗的从血海中杀出来的强者,这一生全部都在征战中度过,杀戮了近五十年!

    五十年来,兄弟姐妹妻子儿女全部战死在地窟。

    他连张涛都是张口就骂,张涛还不好和他计较,一是不能,而是不敢。

    李振对田牧极其看重,也不会允许有人对他出手。

    田牧见张卫雨说话了,这才笑道:那我就直说了,娘们嘛,就算成了武者,就算成了强者,那也是优柔寡断。

    都到这份上了,大战随时会开启。

    这时候,你居然跟老子说闹大了不好?

    开国际玩笑呢!

    这时候,那是死一个少一个!

    没有方平,没有老吴的神兵,这次能打起来吗?

    打不起来,就百兽林这些禁地,和这些城池,说是不往来,实际上你知道那些妖兽就真的不仇视咱们?

    现在,逼的天门城主暴露了神兵,这才是好事,就算双方最后和解了,恐怕也没之前那样亲密,反而各自多几分防范。

    别说妖兽没打来,打来了又怎么样?

    所谓的守护一族,难道不是妖兽妖植?

    你们自己安慰自己呢,还真以为真到了大战的时候,这些妖兽和妖植会坐视?

    南部长,你在京都地窟是不是太安逸了?别他么告诉我,京都地窟的妖兽跟你是兄弟姐妹,少扯淡了。

    田牧骂骂咧咧的,粗口不断,说的南云月是脸色涨红不已。

    她一个快到九品绝巅的部长,被人骂的都不知道该不该回骂回去。

    一旁的范老忽然踢了他一脚,再次训斥道:好好说话!

    田牧也是七十岁的人了,不过范老年纪很大,上百岁了。

    被踢了,他也没话说。

    轻咳一声,田牧笑呵呵道:别介意,你们选择重要的听。我的意思是,甭管这次是方平有意还是无意的,那都不是坏事,是好事!

    你们不喜欢这俩小子,我是真喜欢。

    这样,魔武要是罩不住,来军部,两人给我打下手,当个将军没问题!

    什么不许下地窟,扯犊子呢!

    咳咳,好了,我不骂了,大家别瞪眼。

    田牧见自己说完,众人都瞪着他,笑了一声,又道:总之,事情是好事,老吴说有事他担着,没那个必要。

    我人类,我华国,还没到委曲求全的时候!

    真要来了,杀就是了!

    怕牺牲,怕死,那就不要开战了,干脆让地窟强者进入人类世界,咱们一起往外太空逃,多好!

    南云月凝眉道:田将军,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现在不要过分刺激这些地窟强者和妖族

    南云月并非怯战派,到了距离九品绝巅只差一步的地步,她也征战过无数次。

    可京都那边,包括整个人类,其实目前主流思想都是拖。

    将大战拖延到最后的时刻!

    给人类争取时间!

    田牧嗤笑道:懂什么,一看就知道光会动手不会动脑子的莽夫。

    田牧!

    南云月怒了,你真以为滚刀肉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田牧干笑道:习惯,习惯。继续,继续说。我的意思是,不能一味的示弱,这样是不行的。其实我的意思是,必要的时候,打一次大战!

    田牧眼神冷厉了起来,沉声道:一味的弱,只会让人觉得人类可欺,可灭,可辱!

    弱者无外交,这话其实是通用的。

    你们一味想着拖延,那是没用的,必须要打痛了对方,让对方知道我们的强大,知道我们不怕鱼死网破,这样一来,才能拖住对方!

    没有万全的把握,他们就不敢全面开战!

    所以,我已经向军部提议当然,那是之前,之前我提议,天南地窟开启之后,我们直接聚集大批老辈强者,包括我们这些军中武者,一起杀进去,杀他个血流成河!

    现在,我要建议,不用等天南地窟了,就在魔都地窟!

    趁着妖族和他们不和之际,双方没有何谈之前,干一次大的!

    彻底剿灭天门城东葵城!

    地窟十三城,妖植一脉有6城,灭了这两城,还有4城,一不做二不休,全部灭了他们!

    御海山深处,还有几位前辈坐镇,这一次,让几位前辈拦住对方,露出生死搏杀之态,吓住对方!

    吓不住,那就彻底战一次,哪怕陨落一两位,也要吓住他们,震住他们!

    我辈武者,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就看这些前辈,敢不敢豁出去干一次了!

    众人震动,南云月咬着牙,半晌才道:一旦引起了全面大战,你田牧承担的起这样的责任吗?

    田牧淡淡道:那我不知道,谁知道那时候我还在不在,可总这样不是回事,我们一直束手束脚,无法全力以赴。

    你南云月可以斩杀天门城主吧,同为九品,你并非绝巅,可你敢杀他吗?

    你不敢!

    可他敢!

    他要是比你强,他就敢杀你!

    南部长,这样的日子,真的够了。

    京都地窟,为何可以安享多年平静?

    杀怕了对方!

    是,我们也死人了,可对方死的更多,打怕了他们,自然就能迎来和平。

    南云月叹气道:可现在,京都再次爆发战争了。

    我知道,可起码迎来了几十年的和平,几十年下来,咱们也稳固了防线,别的地方不说,京都被攻破的概率极小,怕什么?

    田牧笑呵呵道:所以,我想在魔都也来一次,这一次打下来,魔都也许也可以安静一些年。

    刚好,方平这小子给我找到了机会。

    死人,那是正常的,哪有打仗不死人的,又不是过家家。

    可我们死人,对方也死,我们不怕,我就不信他们不怕!

    东葵城算什么?

    我们征战沙场,长的百年,短的几十年,就这群没打过几次战斗的家伙,也敢跟我们厮杀?

    笑话!

    若不是有所顾忌,范老挡住九品,我带人杀光了他们的中低品武者,我看留下几个高品还能掀起多大风浪?田将军。

    张卫雨轻声道:这事还要三思,你要明白,每一位九品绝巅,都是我们人类的脊梁!两年前,因为杨前辈陨落,爆发了天南之战如果这次再有前辈陨落那就是灭顶之灾了!

    田牧语气森然道:再等下去,也是灭顶之灾!

    诸位,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一旁的寇边疆插了一句话,轻声道:再考虑考虑吧,目前如何决策,还得中央和军部答复。

    至于方平一事无关大局,不用太过在意。

    寇边疆打了个马虎眼,田牧撇撇嘴道:我觉得这小子不错,干的漂亮,比你们这些九品顶用的多。

    说着,田牧看了一眼方平。

    而此刻,方平龇牙对他笑,老田这么看好自己,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也会骄傲的。

    田牧却是愣了一下!

    他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

    半晌,田牧忽然道:他听到了?

    方平脸色一变!

    田牧忽然一伸手抓住了他,暴怒道:混蛋玩意,你在偷听?

    方平一脸茫然,摇头道:没啊!

    滚蛋!

    田牧气的半死,南云月几人也都一脸恼火丢人了。

    倒不是方平偷听了,有啥大不了的。

    关键是,真他么丢人了。

    他们设立了精神力屏障的,怎么会被偷听到?

    方平好像也发觉自己暴露了,脸色变了变,干巴巴笑道:我那个,我是金骨,精神力那个好像也不弱不小心听到的。

    您几位继续,继续,不用管我。

    所有宗师脸色都漆黑一片!

    丢人了!

    真他么丢大人了。

    三大九品,好几位八品,外加这么多七品谈话,被一个五品武者窃听了,见鬼了这是!

    这脸都快被打肿了!

    不过片刻后,张卫雨忽然道:这小子不对劲!

    南云月也凝眉道:他刚刚屏蔽了气息,我们直接忽略了他。

    不是方平精神力强大到穿透他们布下的精神力屏障了!

    而是这家伙,故意的。

    故意敛去了气息,穿透了精神力屏障,他们还没怎么察觉到。

    若不是这小子自己傻乎乎的咧嘴笑,他们真没在意他。

    南云月忽然又道:他去过天门城,可能深入了天门城,也许,还爆发过吴校长神兵的气息,很奸滑的小子。

    方平嘴角抽动了一下。

    张卫雨阴森森道:本事很大嘛!既然这么大本事,那以后情报的搜集,都归你了!

    得了吧!

    田牧忽然撇嘴,摇头道:你想他再次引发几次大战吗?没准备好,趁早死了这条心。

    张卫雨语塞,说的好有道理。

    让这小子去搜集情报,他怕情报还没到,人类就已经和地窟开战了。

    方平干笑一声,小心翼翼道:诸位宗师,咱们咱们华国,九品绝巅的强者多吗?

    众人都不说话。

    地窟那边呢?

    禁区那边什么情况?

    妖命和妖植一脉已经达成协议,联手了吗?

    地窟的天才,都在禁区,为什么都不回来了?

    禁地的妖兽妖植,和地窟城池的关系如何?

    人类真的不是对手,一点希望都没吗?

    逃的话,有适合人类生存的空间吗?

    咱们华国传说中的那些神仙,还有人活着吗?

    刚刚张镇守说的杨前辈陨落,是华国的绝巅强者陨落了吗?

    方平是满肚子的疑惑,此刻都趁机抛了出来。

    此地,一位三部部长之一,一位四大镇守使之一的九品强者在,方平觉得,他们肯定知道很多绝密消息。

    之前偷听,其实也是为了了解更多的高层信息。

    没想到被夸的有些情不自禁,暴露了。

    还有,吴奎山和黄景这些人也在这,这些老头子,是不是也对他隐瞒了什么?

    强者的话,都不可信啊!

    忽悠别人忽悠多了,现在方平怀疑,这些老头子可能也一直在忽悠他。

    也许,这些家伙都知道内幕呢。

    等他问了一阵,张卫雨轻轻摇头道:该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也不用特意去弄清楚

    方平叹息道:关键是,我准备过段时间去禁区转转,不弄明白了,我去了不知道怎么办啊。

    沉默,死寂般的沉默。

    许久,吴奎山开口道:放心,我会看好他的!地窟短时间内不给他进来!

    刚刚,南云月说这话,他是直接反驳。

    现在,吴奎山觉得,是时候给他拉黑名单了。

    这小子没疯吧!

    他要去禁区!

    就连田牧,也忍不住捶了捶脑袋,叹气道:魔都地窟短时间内别给他进来了,我只想在南七域打一场,还没想直接打到禁区去。

    方平干笑道:诸位前辈,我开个玩笑而已,您几位还当真了

    众人纷纷看着他,又看了看远处那些还没散去的九品威压,你开玩笑,我们真不敢当玩笑。

    你真要跑禁区去了,又招惹了大祸出来,在场的这些人,没一个有能耐帮你擦屁股的。

    吴奎山在魔都地窟内,还能稍微撑着点,禁区顶级强者出来吴奎山秒跪。

    你不缺资源,好好修炼,滚吧!

    吴奎山一脚踢开了他,他现在有些不想看到方平,甚至都有些同情黄景,这老家伙之前会不会被吓得尿裤子?

    难怪之前看到他,他一言不发,脸色漆黑,比自己丢了神兵都要脸色难看。

    今天只是几十道九品威压而已,哪天方平招惹出了九品绝巅,大家都得哭。

    不对,几十道九品威压而已吴奎山忽然不寒而栗,我才八品啊,为何会产生不过如此的想法?

    :推本书,宅猪至高神的神书《牧神记,兄弟们都去看看,咱们的秦凤青这二货就是来自《牧神记,我把他写成这样子,不知道大神会不会气吐血鹰鹰好害怕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