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神级黑店 > 章节目录 124,没问题
    其实,韦一辰的目前已经失踪有一段时间了。

    只不过,他的父亲没有跟他说。几次韦一辰打不通?母亲的电话,才起了疑心。跟他的父亲吵了起来。

    最终,无奈之下,才说出了真相

    听陈博跟江南讲述经过,韦一辰并没有阻止,不过,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了。

    他家的情况,江南他们大致都了解。

    韦一辰严格说来,应该算是富三代,他的爷爷就很有钱了。

    父亲跟目前算是利益婚姻,没深厚的感情基础,他父亲在外面也难免有其他女人。这样一来,韦一辰自然跟母亲的感情更好。他闹得欢,原本就有一些给母亲抱不平的心理。

    不愿意回家继承祖业,其实也是跟父亲在对着干。

    如今,母亲失踪,对他来说,简直是天都塌了。

    见韦一辰的那个样子,江南心里也不好受。韦一辰没有其他富家子的纨绔,原本跟江南的关系就好。

    江南没说什么,走出教室,给卫兵打了个电话

    长官,遇到麻烦了。

    对面传来冷冰冰的声音:说。

    是这样的江南将韦一辰的事情说了一遍。

    卫兵:把当事人的性命住址发过来。

    好的!

    江南挂断了电话,回去之后,问韦一辰道:能把伯母的个人信息给我一下吗?

    韦一辰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没用的,我外公家都用尽人脉了,没得到一点儿的消息。我爸他,也应该尽力找了。也没结果。

    江南拍了拍韦一辰的肩膀,就算没结果,试试总没坏处吧?给兄弟一个表现的机会。

    好吧!韦一辰把他母亲的信息直接发到了江南的电话里。

    有心了,兄弟!韦一辰站起来,拍了拍江南的肩膀。

    帮我请个假。他对陈博说。

    江南:也帮我请个假吧。

    说着,江南搂着韦一辰的肩膀走出了教学楼。

    韦一辰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试图让眼泪别再流下来

    好兄弟!能陪我喝点酒吗?今天丢人了,当着大家面我

    江南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说了,遇到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还是人吗?走!我们一醉方休!

    大学城附近,各色的饭店都不少,不过,这个时间段营业的不多。毕竟主要都是面对学生的。

    他们好不容易才找了一家刚营业的酒店,因为,酒店要给住宿的人准备早餐,一般很早就营业了。

    二人要了一间包房,最低消费八百。

    不过,韦一辰本身不差钱,江南如今自己的小金库原本就有五百多万。加上今天卖货正当所得已经是过千万的有钱人了,根本不差这些。

    两人随便点了几个菜,江南说出去取些东西。

    在酒店大堂晃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中提了一沓江小黑。

    饭钱你出,酒就喝我的吧。

    韦一辰鄙视了江南一下,说了声:矫情!

    没多久,菜上来了,二人开始推杯换盏。

    渐渐地,两个人喝着,聊着,喝的都有些多了。

    韦一辰:江南,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你是我认识的有钱人中最低调的。而且,还热衷公益。你别听他们瞎说,说你就是想出风头什么的。我了解你,你是真的,真的善良。呃~

    江南摇了摇头,你错了。我其实,原来是真没钱,自从开了个小店,才挣了点糟心钱。不容易的。

    想到了系统每次给任务,惩罚总是围绕他的下三路,江南属实心累。

    正聊着,卫兵的电话打进来了

    查处结果了,没在我们这里,在另外一个实验室观察呢。你打算怎么办?放出去是不可能的。

    江南想了想,说道:我想带她的儿子见见她,行吗?

    卫兵:你也知道,这件事现在是最高机密,不可能让民众知道的。所以,不可能。

    江南有些犯愁,那,能拍个视频过来,让他儿子看看吗?

    卫兵:这个可以。

    江南忙道:对了,我能给她邮去一些东西吗?

    这个也可以。卫兵见江南没什么事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韦一辰醉醺醺说道:谁来的电话啊?耽误我们喝酒!来!喝!

    江南向他摆了摆手,说道:查到伯母的消息了

    啪!

    韦一辰高举的江小黑掉到了地上,瓶子没碎,可是,酒都洒了。

    江南心疼,我去~!两万没了!

    韦一辰猛地站起来,一把抓住江南的衣服,你说什么?不是骗我的吧?

    江南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电话传来了提示音。

    真的是卫兵发来的,或许,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要给那些人家属看,安抚他们的。

    江南直接打开视频,递给了韦一辰。

    韦一辰双手颤抖,眼泪再次止不住流下来了。

    视频中,他的母亲看上去精神状态还不错

    儿子,妈没事,挺好的,就是得了一种怪病,必须在这里隔离治疗一段时间。你长大了,好好照顾自己

    视频很短,韦一辰看完之后,颓然坐在了椅子上,双手狠狠插进了头发里,口中传来了呜咽的声音。

    过了半天,他狠狠擦了一把眼泪。

    江南,我妈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不想让我担心,才这样说的?她在哪里?你告诉我,我不想她在最后的时间里,孤独地一个人生活。你要是我兄弟,就要告诉我!

    最后一句,韦一辰是用吼出来的。

    江南踌躇了一会儿,说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咬了咬牙的江南,说道:你放心,我能治好她,而且,比以前更健康!

    江南目光灼灼看着韦一辰,使他不会怀疑。

    谢谢!谢谢你!韦一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多少钱?你说个数就行,别自己担着。真能治好,我就感激你一辈子了。

    江南想了想,说道:大概,我估计,几千万吧?

    啥?听到这个数,韦一辰也有些懵逼。

    不过,最终还是说道:只要真的能治好,没问题!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