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我妈是剑仙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千夫所指
    渣男!太无耻了!

    楚红鱼怎么会看的上这样的男人?

    应该说国策院怎么会招这样的老师!

    陈现实滚出国策院!

    当有人喊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就有人逐渐也跟着喊了起来。

    短短的时间内,这一段采访视频迅速的发酵起来,陈现实这个名字彻底火遍了南陵城。

    国策院里面来的媒体人以及吃瓜群众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开始奔向食堂去找周大胖,试图想要再挖掘出什么东西来。

    而且在灵气复苏的躁动之下,表面平静内心不安的人民,也需要来打倒一些东西,来宣泄自己的情绪,证明自己的存在。

    就像是某些明星,年少多金,长相出众,前程似锦,突然犯了一些错,然后就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在特定的时代,特定的条件下,很快就因为一些普通人都会犯的错误而被无限的放大,乃至毁灭。

    甚至在昨天的时候,陈现实这个名字还没有人知道。

    这或许是不成文的定律:一旦某个人具备了某些优秀的素质和被羡慕的资本,当被人发现他的缺点的时候,就越让人想打倒他哪怕不认识他,哪怕无恩无怨。

    更何况,有很多人,也发现了这次事件背后的隐藏的机遇,这一次也不仅仅能够打倒一个老师。

    周先生,听说这个陈老师是新来的吧,他怎么能在开学之后这么长时间之后空降入职,是有什么背景么?还是国策院领导家的亲戚?

    您对,国策院能让这样一个品德不端的老师来执教有什么看法?

    陈现实在国策院执教是否有黑幕?

    媒体人都簇拥在周大胖的身边,问东问西,周大胖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

    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到那些衣着光鲜的成功人士接受采访,而今天他似乎找到了一些成功的快感。

    郭燕走后,周大胖看着桌上的一万块身心舒畅,小酌了几杯,已经有些微醺了,现在看着众人喧哗,竞相追捧,于是乎,周大胖开始放飞自我了。

    周大胖神秘兮兮道:我们学校这些职工都议论,这个陈现实究竟是不是找关系进来的,要知道当时教职工开始多严格,我闺女双灵根,还考了两回呢。

    记者:您女儿这么厉害!

    周大胖满面红光带着傲气:那你可说,一点不吹,在这学校,想追我闺女的老师排着大长队呢!

    周大胖唉声叹气道:咱们这的人不就这样么,干啥都凭关系,这都不说啥了,爱占点小便宜也没事儿,可是当老师的,是要教学生的,耽误孩子就不对了。

    记者:您说的可太有道理了!

    周大胖觉得,针砭时弊,挥斥方遒的感觉倍儿爽,越说越来劲。

    报道也是接连的涌现在各大自媒体软件,论坛,贴吧上。

    当校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混蛋周大胖!陈老师!你说这可怎么办?你爷爷说现在都听你的。

    付康勇心里已经快把周大胖骂死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校方出面辟谣已经没用了,把周大胖拉走在别人看那就是明显心虚了。

    我爷爷?

    陈晓在礼堂里等着的时候也上网了,他也想看看自己到底红到了什么地步,看到了周大胖的采访视频的时候也乐的不行。

    然后就是他飞速的在网络蹿红,占据了各大热搜榜单,陈晓也看出来他这次红有点不太单纯。

    江院长已经跟我说了,跟我你就不用藏着掖着了,之前不知道你是老院长的干孙子,多有得罪,陈老师见谅,你现在的身份不能暴露啊,要不然的话,对老院长和国策院都不好。

    付康勇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既然老首长都亲口说了,他也不能不相信。

    陈晓:???

    干爷爷?

    啥时候的事儿?

    国策院的一座凉亭中,白海石还没有离开,身后站了一个青年弟子。

    师傅妙手,这样一来,那江平潮自不会轻易承认这陈现实是他的干孙子,不然的话,他执掌国策院,却私相授受的名声是跑不了的了!

    弟子崇拜的看着白海石,一脸钦佩,只是犹豫了一下继续道:不过,这事要是让江平潮知道了,怕是要真的撕破脸了,现在这样合适么?

    白海石面无表情道:是他自己找不痛快,真当药王谷怕他国策院么?胃口那么大,竟然想把楚家的灵田一口吃下,真不怕撑死自己!许给他的好处,他不要,那就一点都别拿了!

    随即白海石脸色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三日后,他若不去也就罢了,要是去了,就做好死在楚家的准备!拿下楚家的灵田,压住南陵国策院,到时候这整个南陵城,就是我药王谷中兴之地!

    药王谷中兴之日,就是迎回玄都祖师爷之时!师父的功业,也必然能得到《太乙千金要术,更上层楼了。

    青年弟子一脸热切道。

    闭嘴!

    啪!

    白海石怒斥一声,一个巴掌抽在弟子脸上,弟子顿觉失言了,连忙跪地叩头:是徒儿嘴贱,是徒儿嘴贱!

    陈晓也很纳闷自己怎么就成了江平潮的干孙子了,不过他对于这种比较占便宜的情况一般都不想解释,就像他不解释他并没有被燕白衣收为徒弟的事儿。

    要说身份地位,江平潮的地位还要比燕白衣高上很多,不吃亏就是了,而且十分有利他行事。

    周大胖的事儿你就不用管了,这是好事儿,就当给我打广告了,看住周老师不要让她出面澄清什么,媒体的嘴脏的很,你只要把讲座的事情发布出去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付康勇尽管觉得放着不管有点欠妥,但是既然老院长都发话了,他也只好听陈晓的了,很快就让秘书处草拟了一个文件,发到了网上,然后又在校园里广播了一遍。

    上品炼丹师,药学宗师,教育家太上老君梦中授徒,陈现实教授,在礼堂举办讲座,入场门票为五品之上,灵丹,灵材,灵器另有失传神丹,极品洗髓丹发售,门票所得归国策院教育储备资金

    此发布一出,整个南陵全都为之一震。

    这一个个头衔,还有昂贵的门票,以及传说中的洗髓丹,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