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少女集中营 > 章节目录 第三部分
    第11章

    戴着镣铐锁链的晓慧被架到了台上。姑娘受过刑伤的双脚G本无法走路,脚趾上的伤口刚勉强长出来一层新皮,原来晶莹的脚趾甲所在的地方现在是一片血红血红的新R,令人触目惊心。她是被两个打手一路拖着过来的。

    晓慧被拖到了J博士和九爷的面前,J博士用怜悯而得意的眼光打量着被摧残得不成人样的少女,仿佛在欣赏自己的一件杰作。少女的眼光低垂着,不敢多看J博士一眼。J博士把晓慧盯了足有十几秒钟,然后向打手们吩咐道,“给小姐准备一下罢!”

    几个打手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卸去少女身上的镣铐,剥去她的囚服,露出了少女伤痕累累的裸体。集中营的囚服是特制的,是一条灰色的无袖连衣裙,在双肩处用纽扣扣住。之所以采取这种设计是为了方便“C作”──在“狼堡”中少女们的囚服随时都可能需要被剥去,而这种设计只要用一只手方便地解开肩部的纽扣,囚服就会自行掉下。

    少女知道打手们又要对她用刑了,不由得惊恐地大叫着,“饶了我吧,我已经什么都说了,别再打我了!”

    “哼哼!”

    J博士狞笑道,“你说是说了,可是说得很不痛快呵,让弟兄们费了好大劲,今天就是让弟兄们出出气的!”

    说着,朝打手们一挥手,“把她吊起来,准备锯刑!”

    在两名女警招供的当天晚上,文卿就因为子G大出血而惨死在牢房里,永远地脱离了苦海,剩下晓慧在这里继续接受炼狱的磨难和煎熬。

    打手们把晓慧的双手反绑到了背后,然后把赤身裸体的少女拖到了刑架前,按倒在地,提起她的双脚,把她的脚踝分别绑在了刑架两边的铁圈上。少女就这样呈“Y”形地被悬空倒吊了起来。

    两个打手拿来了一截两米长的草绳,分别在少女的身前和背后站定,草绳跨过少女的档部,打手分别把草绳在手掌上绕了几圈,攥住绳子的两端,而草绳则勒在了少女的Y唇上。

    chu糙的草绳勒在少女柔软的耻处,晓慧的身子开始扭动,一半是由于耻处传来的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一半是由于极度的恐惧。

    少女继续哭叫着,“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不能饶!”

    J博士随之向打手命令道,“开始!”

    打手们不紧不慢地象拉锯似地前后拉动起草绳。

    “啊──!啊──!”

    晓慧杀猪般地嘶嚎起来。少女Y部周围的皮R甚至不是可以用细嫩两个字可以形容的,那种滋润、柔软、滑嫩和易受伤的程度只有新生婴儿的皮肤可以与之相比,怎堪chu砺如刀的草绳的蹂躏?随着草绳的慢慢锯过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Y户的皮R立即被揉烂,刚拉过几下,草绳的中段就沾满了鲜红的血迹、磨碎了的R屑和揉搓下来的Y毛。这种酷刑施加在女囚身上的不仅是R体的极大痛苦还有极度的屈辱感,使人感到生而为人,特别是生而为女人的脆弱。

    九爷凑近了仔细观看,“啊,可能还有Y汁吧?”

    九爷Y笑着。

    围绕在周围的打手们爆发出一阵Y笑。

    “啊──!啊──!”

    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殷红的鲜血流入黑黑的Y毛从中,又慢慢地从茂密的Y毛从中流出,沿着小腹向下流淌。少女的身体剧烈地挣扎着,但这样只能更增加她的痛苦,渐渐地,少女放弃了这种徒劳的挣扎,身体随着草绳的前后拉锯而有节奏地晃动着。由于被倒吊着,全身的血Y都往头上涌,她的脸涨得通红,头痛欲裂,嘴角渐渐地开始向外吐着白沫,一头美丽的秀发向下散开来,发梢拖在地上,秀发随着身体的前后晃动而如柳枝般摇曳,在打手们眼里简直如同优美的韵律C。

    J博士兴致勃勃地在一边滔滔不绝,“这种刑罚两千多年前在罗马帝国就有了。那时候这种锯刑是用来处死犯人的,经验老道的行刑者可以用一G绳子从腰部或者从裆部把人锯成两半。”

    “呵,呵!”

    J博士的介绍引来一片啧嘴声。

    “当然,”

    J博士一指那两个打手,“这两位绅士今天手下留情得多了,他们并不打算把她锯开,只要伤点皮R就可以了。因为,”

    J博士嘿嘿一笑,“等一下还有更刺激的呢!”

    打手们锯锯停停,并不想很快让少女痛昏过去,而是要尽量消遣她。少女洁白但是伤痕累累的裸体上又多了一道新鲜的血迹,从黝黑的芳草丛细细缓缓地向下延伸,流过腹部,穿过R沟、脖子,慢慢地在她的下颚处积聚。

    草绳拉过十几下后,可怜的少女还是被这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得失去了知觉。

    虽然前后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但对在痛苦中煎熬的少女是那么漫长,而对那些沉浸于其中如痴如醉的打手们来说又是那么短暂,不过瘾,他们一个个涨红着脸向J博士要求着,“博士!再给我们示范一个更J彩的!”

    “好呵,好呵!”

    J博士今天兴致很高,“先把她拖下去弄醒,然后我再让你们欣赏一回‘披麻戴孝’”

    **********************************************************************

    作者后记:不知不觉本文已逾十集。在下闲暇时研究中外酷刑史,收集了一些史料,深为人类折磨自己同类的创造X和狂热而震慑,感觉英人所言“既是天使,又是野兽”所言非假。继之又想,如果早有元元之类的情色园地,人们得以把与生俱来的野X一面释放于此,或许真实的世界就会太平得多。

    因此一日忽发奇想,寻思如把历史上那些花样百出的酷刑用想象力予以visualize成一个个有情节、有细节的情色故事该会如何。一念之下便开始尝试。文中的大部分酷刑均有历史上的原型,但也有不少为想象力的产物。原打算写满十集便罢手。十集完后,考虑仍有一、两集的腹稿未成文,所以也就破了原先的底线,先把已差不多拟就的文章写出来再说。

    虽然每次出文后应者廖廖,但以这样的另类文章,而且甚少抽C的情节,想来也不以为怪。好在感觉对此类题材尚有一个小圈子的同好,并经常予笔者以鼓励,是以持续出文至今,在下于此深表谢意。当初采用系列文章的做法,原因之一也是考虑这样较有弹X,一旦笔者自己意兴阑珊,或读者开始厌倦,则随时可以就此打住,全身而退。

    第12章

    晓慧被拖下去用冷水浇醒后,又重新被拖到了台上。湿淋淋的头发粘在脸上、额头上,头无力地耷拉着,使受尽酷刑拷打的少女益发显得孤立无助、楚楚堪怜。由于少女的幽处遭受了绳锯的无情摧残,她的双腿无法并拢,在两个打手的架拖下,只能叉开双腿,一步一蹒跚地挪动脚步。

    少女被拖到了刑架前,手脚分开被分别绑在了刑架两边的四个铁环上,整个身体呈“大”字型。

    “求求你们!杀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晓慧痛苦地呻吟着。

    J博士走到了晓慧的跟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想死吗?今天我就成全你了!可是我们今天既不用枪,也不用刀,我们要玩一点好玩的。”

    少女明白了,打手们今天是要用酷刑活活地把她拷打到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乞求也不会让这帮恶棍改变想法的。死神将临,少女反而无所畏惧了,她昂起头,用足了力气,朝J博士高声怒骂着,“畜生!总有一天我们的人会找你们算账的!”

    一个打手拿来一G很特别的棍子──一G橡皮棍,上面布满了半公分长的细钢钉。打手站到晓慧的身后,举起橡皮钉棍准备好了。

    J博士狞笑着,“到时候债主都不在了,还算什么账?”

    然后突然把脸一沉,“给我打!我要打她个满身血花灿烂!”

    打手抡起了钉棍,狠狠地朝晓慧赤裸着的背上抽了下去。

    “啊啊啊啊……”

    随着一串血珠的飞出,晓慧的身体猛地向前一挺,剧烈地摇晃挣扎起来。十几枚钢钉从少女的皮R中飞快地划过,顿时把光洁柔润的肌肤深深地撕开了几条紧挨着的血红血红的口子,钢钉同时带出了一串被抽碎的皮R血沫,溅到了站在边上的九爷的脸上,九爷丝毫不以为过,放光的两眼紧盯着痛苦挣扎中的少女,随手一抹,脸上顿时现出两道细细的血印。

    “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下,又是一道惨不忍睹的血痕。

    打手不紧不慢地抽了两棍以后,又踱到少女的身前。

    “啊啊啊啊啊……”

    棍子抽在少女的腹部,晓慧痛得全身拼命地扭动着。这种凶残无比的酷刑比普通的皮鞭和棍B拷打要残酷、厉害得多了。少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从喉咙里翻出来,身上好象正在遭受千刀万剐。橡皮棍沉闷的打击和钢钉撕碎皮R时的那中戮心戮肝的巨大痛苦是任何一种人类语言都无法形容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下,钉棍从少女洁白柔软的R房上掠过,R房上顿时被撕开几道口子,伤口处的血红血红的皮R难看地朝外翻着,丰润柔美的少女香R被彻底毁坏了。

    晓慧的嗓子早已叫哑了,海滩的上空回响着少女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给这明媚的亚热带海景平添了一丝肃杀。

    晓慧的身体随着钉棍的打击拼命地挣扎、摇晃着,把绑住手脚的铁环摇得“哗啦,哗啦”乱响。

    打手每次在晓慧的背上抽两下后就转到前边,对着少女的R房、X部和腹部施以毒手,然后又转回到身后下手。少女娇小的身躯在前X、后背各被抽了七、八下后,早已是一片血R模糊,找不到一块好R了,鲜血涌泉般地从各条伤口中流出,顺着浑圆的臀部和大腿汨汨地往下流,把绑住脚踝的麻绳染成了难看的暗红色。

    J博士兴致勃勃地用手指指点点,“知道什么叫体无完肤吗?这个样子差不多就是了。”

    “啊……”

    随着又一次的抽打,晓慧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呻吟,头垂了下来,昏死了过去。被吊在刑架上的少女已经成了一个皮开R绽的血人,原先迷人的娇躯现在就象屠宰场里挂着的半边猪R,血淋淋的,一点也引不起男人的兴趣了──严格地说,引不起男人们强奸的兴趣──但打手们虐Y施暴的狂热却是被这惨酷之极的情景深深地激发起来,一个个搓手顿脚,兴奋得脸色发红、两眼放光,巴不得J博士把自己派上去过过瘾。这种顶级的酷刑即使在“狼堡”也是难得使用的,J博士一般并不想把辛辛苦苦绑架来的少女随随便便就折磨死的,实际上,这里的女奴们甚至连死的权利也是没有的,少女们必须互相看着,不准自杀,只要有人自杀,全牢房的女囚都会因此而遭到严刑拷打作为惩罚。

    在J博士的指挥下,另两个打手拿来了一堆纱布,开始动手往少女血R模糊的身上包裹。每一道纱布都围绕前X、后背缠一圈,然后打上结。就这样,少女的身上从上到下一共被缠上了七道纱布。

    接着,又一名打手用注S器向晓慧的身上注入了一针止血剂。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在止血剂的作用下,少女身上的血完全和绷带凝结在一起了。再一次被用冷水浇醒的晓慧吃力地抬起头来,痛苦地悲鸣着。

    “下面就要开始最J彩的了!”

    J博士宣布道。

    打手们早已兴奋地团团围作一圈,屏息凝神地等待着这最J彩的一幕。

    “你们这些畜生!恶棍!”

    晓慧嘶吼道。

    “还是Y棍呵,”

    J博士不禁嘲弄地补充道,“折磨女孩子是男人的权利,只有真正有鉴赏力的男人才会欣赏其中的乐趣。”

    说完,J博士向打手命令道,“准备用刑!”

    一个打手走上前来,解开了一条绷带的结,把松开的一端握在手里,然后两脚分开,用一个站桩的姿势在少女的身边站定,举起手臂摆好了架势。

    “动手!”

    J博士猛地把手向下一劈。

    随着J博士的命令,打手同样猛地把手臂一挥,“唰──”地一声,绷带粘着少女背后伤口处的血R被硬生生地撕了下来。

    “啊……啊……”

    晓慧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打手仍然继续抓着绷带的一端,走到少女的身前,再一挥手臂,“唰──”地又是一声,少女X前的绷带也被撕开,同样是血R模糊的一片。现在一整条绷带都被撕了下来,绷带上粘满了凝固了的血迹、被撕下的血糊糊的皮屑R末和上面红得让人心惊R跳的鲜血。

    在这种惨极人寰的巨大折磨和痛苦下,晓慧又一次痛得昏了过去。

    她的身上从前X到后背出现了一道约三指宽的血红血红的创面,裸露着表皮下红惨的嫩R,往外潺潺地流着鲜血,让人惨不忍睹。

    J博士继续卖弄着他的学问,“这种叫披麻戴孝的刑罚最早有记录是在宋朝,那时候是用胶把麻布片粘在身上,等胶干了后再一一粘着血R撕下,我们现在用的是改进过了的,痛苦比原版的更大。”

    “这种刑罚实在是厉害,就在当时官府也是禁用的,因为用这种酷刑的时候常常一不小心就会要了人犯的命。”

    被冷水浇醒后的晓慧继续遭受着这种惨绝人寰的摧残,她不知道这种罪还要受多长时间。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晓慧含糊不清地呻吟着。

    “快啦!快啦!”

    J博士带着善解人意的表情微笑着,“从来没人受完这种刑还能活着被松绑的。”

    “唰──!唰──!”

    两声,伴随着少女嘶哑的惨嚎,又一条血淋淋的绷带被撕了下来。原先让每个男人眼睛发直的少女娇躯早已变成血R模糊的一片,让人不敢多看一眼。但在这群嗜血的恶魔面前却不谛是一件最优美的行为艺术品。

    围在周围的打手们看得早已是如痴如醉,只差没有流下口涎。

    打手每次挥臂撕下绷带时都带出一串血珠,飞溅到站得最近的几个打手的脸上和身上,更使这帮恶棍看上去象刚从地狱中出来的魔鬼。

    每撕下一条绷带,晓慧就痛昏过去一次,但每回又都被打手们用冷水浇醒后重新回到这人间地狱继续遭受这种人世间最残忍、最毒辣的酷刑拷打。一个如此青春美丽的少女应该正是在享受充满阳光的美好生活的时候。而现在大地上阳光依旧明媚,而美少女却在这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中遭受这令人发指的摧残和暴虐,让人不禁唏嘘命运之不公。

    三条绷带撕去后,晓慧已经变得象一个血人,即使是在被冷水泼醒后都没有多少挣扎和惨叫的力气,人也软摊下来,头低垂着,只有那微微掀动的鼻翼、蠕动的嘴唇和口中低低的呻吟表明她还活着。

    晓慧自知时间已经不多了,在稍稍缓过一口气后,少女用足最后残存的一点力气,扬起头用让人耳不忍闻的声音嘶哑地叫道,“为我报仇啊……”

    “啊……”

    晓慧的余音未绝,又一条绷带被恶狠狠地撕了下来,可怜的女孩在最后嘶鸣一声以后又一次昏死过去,并且再也没有醒来。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青春美丽的小警花就这样被严刑拷打活活地夺去了生命,惨死在刑架上。

    第13章

    **********************************************************************

    作者前记:上集贴出后,感觉稍过血腥。所以这次的口味调整得清淡一些,细心者可能会感到与原先的风格有所出入,过一、两集仍会恢复到原来的写法。

    **********************************************************************

    仲秋的香港岛,虽然天气仍然有点热,但比起闷热难熬,使人昏昏欲睡的溽暑,却又多了一丝秋天的清新,使人不禁有了一丝躁动的感觉。但是给港岛的少男少女们带来更多躁动却是一条娱乐新闻──被称亚洲第一美女的女星纯子小姐。纯子小姐以其特有的清纯玉女的形象,近两年在亚洲的观众中人气急升,不仅成为许多少女的青春偶像、少男的梦中情人,更使许多大男人和老男人暗暗感叹生不逢时,以他们的年龄竟已无法象那些小男生、小女生一样发一把狂,过一把追星的瘾。

    纯子小姐住在朋友的半山别墅中,平时深居简出,只想从娱乐圈的喧嚣中消失一段时间,享受一下平静的生活,因而很少参加此间娱乐圈的社交,但终于有一次捺不住朋友的劝说,参加了此间一为知名人士举办的晚会。

    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那么稀松平常,如果没有下面的事,这一切只不过是过眼的云烟,甚至不会在记忆中留下太多的刻痕。

    但是,碰巧的是,J博士的游艇这两天正停泊在港岛的码头上,J博士本人也应邀参加了那场晚会。

    本来,J博士对纯子小姐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他很少看那些小男生、小女生演的青春剧,只在画报上看到过几回纯子小姐的玉照──一个青春亮丽的女孩,仅此而已。J博士知道画报上的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有一回,一家娱乐杂志的主编亲口告诉他,画报上那些靓女的魔鬼身材是在Photoshop中用rubber硬“擦”出来的,漂亮的脸蛋也是经过诸般加工出来的。

    但等J博士在晚会上见到纯子小姐本人的时候,不禁大有惊艳的感觉,恍恍然只觉纯子小姐为天造的尤物。

    那天的纯子小姐穿着一袭鹅黄色的晚礼服,松松的齐肩发在脑后挽成一个髻。晚礼服没有通常的吊带,上沿只是浅浅地盖住她的香R,然后绕到背后打了一个结,少女细腻滑润的背部几乎完全裸露在外面,使纯情可爱的少女更添千种风情、百般妩媚。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鞋面上只有两G细细的带子在脚趾G部跨过脚面,使少女一双惹人怜爱的秀足得以充分展示,脚弓处的两边各有一G同样细致的带子向后伸展,绕住少女纤细的脚踝。纯子的脚踝很窄,因此踝骨更显得突出,配合修长的脚面,使玉足显得分外的纤巧。少女的身姿窈窕纤柔,既不失清丽,又不过于骨感。78、57、84公分的身材配合 158公分的身高,亭亭玉立,娇俏玲珑,虽不至十分夺眼,但却十分养眼。特别是那双水波流转的大眼睛,于妩媚和灵慧中还透着少女特有的纯情和率真,使人不禁心驰神荡。

    纯子小姐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当天晚会上的亮点,身形所到之处,不知吸引了多少双男人或色迷迷、或带着各种复杂眼神的眼睛。

    想和纯子小姐聊上几句的男人们几乎排成了队,好一会才轮到J博士。

    “纯子小姐,能否赏光到我的小岛上去作几天客?我用我的飞机来接你。”

    J博士发出了邀请。

    “呵,呵,谢谢你的邀请,博士。我想以后会有机会的。”

    纯子小姐彬彬有礼地答道。

    “呵──,那么就到我的游艇上消遣两天吧,船就泊在维多利亚湾中。”

    “唔──,真不好意思了,我这几天有点累,以后再专程来拜访博士吧。”

    纯子小姐婉拒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那好罢,我想我们过不多久就会有机会的。”

    J博士微微一欠身,十分绅士地答道。

    纯子小姐即便再冰雪聪明也听不出J博士话里有话。

    几天以后,纯子小姐独自一人驾驶着朋友的一辆敞蓬跑车在山道上兜风的时候,车子竟然撞向路边的护栏,从护栏上越过,翻滚着掉入了大海。

    警方立即出动了多艘巡逻艇并调集了蛙人进行搜寻打捞,终于发现了沉入海中的兰色Mazda MX-5跑车,但没有发现纯子小姐本人。驾驶座上的安全带显然并未扣住,所以纯子小姐很可能已在落水后被海潮冲走。进一步的调查显示,纯子小姐的车是因为车速过快而肇事的──这倒是蛮符合纯子小姐的个X的──人们都知道温柔雅致的纯子小姐在开起车来的时候的确是蛮“野”的,就在几天前还因超速驾驶而收到警察的罚单。

    在连续两天劳而无功的打捞后,警方发言人正式宣布纯子小姐已经“失踪”,估计已无生还的可能X,警方仍将继续搜寻,并请沿海居民和出海的船艇协助提供线索云云。实际上以婉转的外交辞令宣布警方已放弃了继续寻找的打算。

    而就在纯子小姐的跑车坠海几个小时后,纯子小姐本人就被一架直升飞机送到了J博士游弋在南中国海上的游艇上──当然,是被用一种身不由己的方式送来的。

    纯子小姐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了。她只记得自己驾驶的汽车在山道上突然从车后冒出浓烟,手足无措的她赶紧把车停到了路边。这是正好后边停下了一辆旅行车,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一脸殷勤地问她需不需要帮忙,还没等她说上一句话,就只觉得人象是被猛地电击了一下,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清自己是被绑架了。纯子小姐被扔在地上,她的眼睛被蒙着,嘴上贴着胶布,脚上的鞋子被脱去了,双手的大拇指和双脚的拇趾被什么金属的东西在身后铐住,并且绑在一起。从引擎的轰响声和颠簸中,少女估计自己是在一架飞机上。是什么人?要把她带到那里去?少女被巨大的恐怖紧紧地攫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随着直升飞机在游艇甲板上缓缓降落,J博士不禁兴高采烈、心花怒放。纯子小姐在底层的一间黑舱里被稍事关押后,即被送到了J博士早就实现准备好了的房间里。

    纯子小姐被拖进房间的时候,仍然被蒙着眼、堵着嘴。她双手的大拇指被用一副J致的拇指铐反铐在背后。拇指铐上有一条项链似的细铁链,从背后绕过脖子,细铁链的长短可以调节,少女的双手在背后拇指朝天,被紧紧地向上吊起,手腕和双臂被扭得十分难受,拇指铐得钢棱紧紧地卡住少女纤细修长的拇指,好象陷入R里一样,时间一长剧痛难忍。少女脚上的拇趾铐倒是被除去了,赤裸着白皙的双脚,纤细可爱的脚趾由于恐惧而蜷曲着,缩成一团。这种拇指铐极为轻巧,使用方便,但拘束的效果非常好,是“狼堡”狼人们在运送绑架来的“货物”时常用的戒具。

    纯子被拖到了J博士的面前,蒙在她眼上的黑布被揭开了。少女的眼睛眨动着,用了好几秒钟才从几个小时的黑暗中适应了眼前的光亮,映入眼帘的竟然是J博士那张绅士派头十足但却冷冷地狞笑着的脸。少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咕哝。

    “呵──,欢迎,欢迎!有亚洲第一美女纯子小姐光临在下的破船,在下当真是荣幸之至!”

    J博士夸张地张开双臂,皮笑R不笑地向少女迎去。

    纯子惊恐地把身体向后缩了缩。被两个五大三chu的打手架着,她半步都后退不了。

    “真不好意思用这种方式把小姐请来。不过要不是你不给面子,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呵!现在你可知道我的心有多诚了吧?”

    纯子剧烈地摇着头,喉咙里又咕噜了一阵,象是要解释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

    J博士继续道,“原来我只是打算请你来玩几天的,现在倒是让我下了决心,请你来玩一辈子。”

    J博士的脸渐渐地沉了下来,“不过不是让你玩,而是让我玩你!”

    J博士顿了顿,“当然,也不会一直在船上,而是在我的美少女集中营里。哈哈!在那里你会有很多有趣的伙伴的,而且你会很忙,我保证你不会让你寂寞的!哈哈哈哈……”

    J博士说到这里,忍不住得意地一阵狂笑。

    少女澄澈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泪水开始渐渐地开始充盈。J博士的声音也从假惺惺的友好转成了地道的冷酷。

    “现在明白了吧?从现在起你就不再是千人追、万人捧的玉女明星了。你已经成了奴隶,我的X奴隶,我会慢慢地、好好地享用你、凌辱你、折磨你。从现在起,你没有任何自由,你要做的就是绝对地服从,让我开心,让我爽。只要有一点点的违抗,嘿嘿!”

    J博士冷冷地一笑,“我有的是办法来调教你,会让你听话的!”

    说到这里,J博士伸手撕下了粘在少女嘴上的胶带。

    “哇……”

    胶带一揭开,少女终于可以大声地哭出声来了。

    “饶,饶了我吧!”

    纯子抽泣着,断断续续地哀求着,“我会好好地陪你玩几天,好好地伺候你,然后求你放我回去吧!”

    “你在和我谈条件吗?”

    J博士的声音柔柔地,“你以为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别做梦啦!以后要是再敢提回去,哼哼!我就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怎么回去!”

    J博士的声音陡然间变得冷酷无比。

    纯子小姐绝望地放声大哭。

    “啪!”

    地一个巴掌。少女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几道鲜红的手指印。

    “不准哭哭啼啼的!我还想好好玩玩你呢,别扫了我的兴!”

    少女止住了嚎哭,但仍忍不住地抽泣着,肩膀一耸一耸地,大滴的泪珠从秀丽的脸庞上滚落下来。

    少女的身上穿着一件白底小蓝花的无袖连衣裙,悲戚地啼哭更使清丽素雅的少女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J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J致小巧的柳叶刀,“唰!”

    地一声从鲨鱼皮的鞘中拔出。少女的身体随着J博士的动作微微地抖动了一下,惊恐的眼睛瞪大了,不知J博士接下来要干什么。

    J博士Y笑着,欺近到纯子的面前,伸出左手,用中指轻轻地勾起少女连衣裙的肩带。一道银光一闪,肩带被削断了。接着,J博士用柳叶刀挑起了少女另一边的肩带,把刀锋稍稍用力向外一挑,少女的连衣裙顿时簌然滑落,在地上盖住了纯子赤裸着的双脚。

    少女的身体因为怕羞而难堪地扭动着,好象这样可以躲开点什么,殊不知她是那么地孤立无助,就象落入了狼群中的小羊,这种无助的挣扎只能更煽起恶狼们的征服欲。

    少女身上现在只剩下R白色的无肩带X围和镶着蕾丝的内裤了。

    J博士继续着。他抓住纯子的X围用力一拉,少女自珍如命的双R便象两只雪白的小兔般蹦了出来。纯子小姐34B号的双R虽不算巨,但少女的R房紧致挺拔,娇小盈握,比之那些波霸型的豪R虽少了一些风骚的X感,却多了几分细腻纯美的少女情致。

    J博士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着纯子的R房,用手指捻动着峰尖上的细小R头。少女虽不敢再大声哭泣,但眼泪却控制不住象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滑落。

    J博士的手又闪电般地伸出,伸向少女的内裤。

    “哧──!”

    的一声,洁白的内裤被撕了下来。

    “不!不要呵!”

    少女拼命挣扎着,哀哭着。在五大三chu的打手们手里,她的挣扎是那么地软弱无力。

    少女娇小玲珑的裸体在Y冷的灯光下闪着青春的光泽。J博士不由得咂了咂嘴,梦呓般地自言自语道,“漂亮,真是太漂亮了!今天我要亲自来把你绑起来,好好地享用享用。”…… …… …… …… …… …… …… ……

    铐住纯子双手大拇指的拇指铐被除下了。J博士今天亲自动手捆绑少女。他接过边上打手递上的麻绳,一折成双股,然后在另两个打手的协助下,抓住少女的手腕,一把拧到背后。J博士今天用的捆绑方式与常用的G甲式稍有不同──少女的双臂被折起,肘部朝下,前臂紧贴在背上,双手手心相对,手指尖朝上。

    J博士用麻绳紧紧地绑住纯子的手腕。接着,J博士又拿过一G双股绳,分别在少女的R房上下绕过,向后勒住她反折在一起的上臂和前臂,在背后用力抽紧,再和手腕绑在一起。

    “啊!啊!”

    J博士在抽紧绳索的时候,纯子痛得叫出了声来,眼眶里充满了泪花。少女本来手臂被反折着的姿势就十分难受,再被chu麻绳紧紧地捆在身上后,关节被扭曲着,韧带被紧绷着,双臂酸胀麻痛,苦不堪言。

    J博士对捆绑的效果J益求J,继续加工着。少女的纤纤十指被一对对地指心相对,然后用细麻绳仔仔细细地捆了起来。完成这些后,少女的双手和双臂连同十指连一点活动的余地都没有了。

    J博士又拿过一条麻绳,在纯子的R沟处绕过R房下方的那条绳索,两股绳索被拧在一起,继续往上绕过横跨R房上方的绳索,然后又分作两股,分别从脖子的两边绕到背后捆住少女的手腕,把手腕紧紧地吊住。

    捆绑着的少女被拖到了一G柱子前。J博士用柱顶滑车上垂下的绳索在少女的手腕上又加了一道,然后收紧吊绳,把纯子吊了起来,使她不得不踮起一双纤纤的素足才能让脚尖够到地面。

    柱子的顶端共有三个滑车,每一个滑车都垂下一Gchu麻绳,正落在少女的头顶处。对J博士今天要完成的工作来说,每个滑车都会有特定的用处的。他仍然不紧不慢地进行着。对于虐Y而言,其乐趣贯穿全部过程,融入每一细节,[517z小说·]每一G绳索、每一个绳结都是这审美过程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J博士慢慢地托起了纯子的左脚脚腕,使她的腿抬起。J博士细细把玩着少女的裸足,轻轻抚摩着,感受着少女玉足润细柔嫩的肌肤,仔细欣赏着洁白纤巧而又不失丰满圆润的外形,忍不住把纯子的秀足举到唇边,轻轻地在脚背上吻了一下,嘴里喃喃地赞叹道,“现在这样的美足实在不太多了,不是太骨感就是外形不正,有些还算天生丽质的却被那些劣质的皮鞋糟蹋得满是茧块,惨不忍睹。”少女的纤足在J博士的手中颤抖着。她知道J博士把她绑架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来赞美她的秀足的,这片刻的温文尔雅反而让少女感觉到了随后将接踵而至的Y邪和暴虐。

    J博士用另一个滑车上垂下的吊绳绑住了纯子的脚腕,边上的打手立刻帮忙收紧吊绳,使少女的腿高高地举了起来,几乎与地面直立,左脚高举过了头顶。

    “呵……呵……”

    纯子低低地呻吟着。从十几岁时就开始成名的玉女明星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啊!”

    J博士低下头仔细地观察,然后象发现新大陆般夸张地惊呼了起来,“想不到纯子小姐二十四岁了竟然还是个处女,这在演艺圈里可实在是稀有动物了!”

    虽然冰清玉洁的纯子小姐守身如玉在演艺圈中是出了名的,但至今仍是处女还是多少很让人吃惊的。

    纯子低着头,紧抿着嘴,一声不吭,晶亮的眼泪顺着脸庞无声地滑落。

    J博士又在少女的腰上捆上了一G绳子,然后拿来三G麻绳,并排着,把绳子的一端在少女的后腰处系在捆在腰里的绳子上。三G绳索从身后绕过少女由于左腿高举而大张着的Y户到了身前。J博士仔细地摆弄着绕过少女Y户的绳索,一G勒在左Y唇的外侧,一G勒在右Y唇的外侧,把两G绳子握在手里,往上一提,由于麻绳的压力,少女的Y唇顿时自动张开了。接着,J博士又把第三股绳子直接勒在少女Y唇的中央,和其它两G绳索一同抽紧。三G绳索的另一端与第三个滑车上垂下的绳索系在一起,收紧滑车,使这三G绳索紧紧地勒在少女的Y户上。

    “啊……啊……饶了我吧!我愿做奴隶!我会绝对服从的!请不要再折磨我了!”

    少女哭泣着哀求道。

    “哈哈!傻女孩!受折磨是你奴隶生活的一部分。连今天这点折磨都受不了,怎么让我相信你能做一个好奴隶呢?”

    J博士狞笑着。

    J博士把捆住少女手腕的吊绳稍稍放松的一些,这样,少女身体的重量就更多地吃在了踮起的右脚和勒在Y户上的麻绳上。

    这种捆绑悬吊的方式使得受刑的少女十分痛苦。跨过Y唇中央的chu砺麻绳紧紧勒在少女最隐秘处极为柔润娇嫩的组织上,随着少女的挣扎,不断摩擦着Y唇中央的皮R,使得少女剧痛难忍。难言的痛苦不仅来自R体,还来自这种极端Y邪的折磨方式所带来的屈辱感。

    纯子这时唯一能够稍稍有点自由的就只有踮着的右脚了。不过这种自由实在是太有限,她的身姿只能在两中方式中做出选择──一种是稍稍放松脚尖,这样会使Y部极度痛苦,但踮起的脚尖承受的压力稍小,痛苦略微减轻一些;另一种是用力踮起脚尖,这样可以使Y部的痛苦稍微减轻,但用不了几秒钟,踮起的右脚就会痛苦不堪。

    J博士去隔壁换上了一件睡袍,又回到了纯子被吊着的房间。

    走近少女的身边,J博士用手在背后一把抓住少女的头发,用力地往下方拉着,使少女的头斜斜地仰面朝上。J博士狞笑着,把嘴凑了上去,亲吻着少女由于泪珠涟涟而显得有些发红的美丽大眼睛,嘴唇在纯子的脸上慢慢地滑过,脸颊、下巴,然后把嘴唇直直地压在了少女两片温软而富有弹X的香唇上。

    一阵贪婪的狂吻后,J博士过瘾地抬起头来,双手开始在少女的身上游走摩挲。他的双手停在了少女两只坚挺的R房上。

    “呵──!好软!好有弹X!太舒服了!”

    J博士舒缓然而用力地揉搓着纯子的双R,用手指把少女细小的R头在手指中捻动,并不时地用力掐着,使少女的身体也随之不时地发出一阵阵的抖动,伴随着一阵阵的尖叫。J博士眯起了眼睛,极为放松地享受着手下的这份快感,半天才终于松开手来。

    在一片硬币大小的R晕上,少女细小的R头硬硬地挺着,半是由于恐惧,半是由于J博士手指的挑逗。J博士弯起手指用力弹了一下少女勃起的R尖,嘲弄着,“舒服吗?看样子你也蛮受用的嘛!”

    “啊……啊……”

    少女的双眼紧闭,咬着嘴唇,竭力承受着这种难以启齿的暴虐和羞辱,但喉咙里却发出一阵阵绝望、痛苦的呜咽,娇小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

    纯子已经被用这种令人极端痛苦、屈辱的姿势悬吊、凌辱了十多分钟。由于不断地挣扎,使得卡在Y唇中央的chu麻绳无时无刻不在摩擦着少女私处极为水嫩、柔润的娇肤。表层的皮肤很快就被磨破了,渗出了一丝丝的鲜血,在汗水和Y水的浸渍下,更是痛得钻心。

    勒得很紧的绳子还阻断了Y部血Y的流动,使得少女的Y道和子G产生了暂时的失血,胀痛难忍。更为痛苦的是,绳子持续的摩擦还使少女体内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只觉得先是Y部,然后弥漫到整个下身,最后是全身感到一阵阵袭来的躁热和骚动。纯子极力抵抗着这种感觉,她不断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在这种完全被迫的暴虐环境中,女人实际上是很难产生真正意义上的X兴奋的。这种躁热和骚动其实只是生理上的本能,并不表示真正的兴奋。尽管如此,纯子还是为自己的身体背叛了自己的意志而羞辱得满脸通红。

    J博士脱去了睡袍,他早就长枪高举准备好上阵了,只不过是想把凌辱少女的时间尽可能地延长,尽情享受一下凌辱偶像级玉女明星的快感。

    J博士伸手解开了紧勒在少女Y户上的三G麻绳。

    “啊……啊……”

    纯子的嗓子里发出了一阵更为痛苦、尖厉的惨叫声。

    施用这种酷刑时,麻绳紧勒住Y唇的时候固然十分痛苦,但最痛苦的时候还不是在Y绳紧勒时,而是在紧勒的绳索刚松开时。这时候由于Y部的血Y流通被阻断已久,猛一放开,血Y一下子涌入,产生的那种痛、胀、酸、麻皆有的不堪言状的痛苦,没有亲身经历是很难完全体会的。就象人在地上蹲久了猛地直起身来,双腿产生的那种麻痛的感觉会让人短时间内迈不开步,甚至无法站立。

    刚放开绳索的时候,除了给受刑的女囚造成极大的痛苦外,还有一大情色妙处,就是由于Y道和子G充血会使Y道变窄,而且极富弹X,在这个时候享用少女的秘X是最妙不可言的。

    对凌虐少女颇有心得的J博士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绳子一掉落,J博士马上提枪上阵,“扑哧”一声冲入了少女的体内。

    “啊……”

    纯子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惨呼。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原本是给自己最爱的人准备的,而今却被凶狂的Y魔永远地夺去了。R体上的痛苦如果还会慢慢地消失的话,这种惨痛的记忆却注定将伴随她的一生,虽然少女不知道自己在这人间地狱中究竟能活多久,还有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呵──!──!呵──!”

    J博士一面歇斯底里般地冲刺着,一面用手疯狂地蹂躏着少女的双R,象是要为冲刺助力似地,他的指甲深深地掐入了少女柔软R房上细嫩的皮R中。少女充血收缩的Y道紧紧包裹着他的R棍,其爽无比,大呼过瘾。

    “啊……啊……”

    伴随着J博士Y叫声的是少女凄惨的痛哭悲鸣。J博士chu大的阳具在纯子刚开苞的体内反复抽C,好象带动了五脏六腑,痛得戮心戮肝。少女拼命地挣扎着,尖声惨叫着,泪水象开了闸似地喷涌而出。少女似乎想用这惨叫声减轻这虐刑的痛苦,用泪水洗清这难言的屈辱。

    屈辱是洗不干净的了,而少女的痛苦却才刚刚开始。

    一阵狂泻后的J博士终于重新披上睡袍,走到刚为他准备好的一张女体沙发边,一屁股坐下,心满意足地欣赏着眼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少女。

    纯子早已哭成了泪人,一绺秀发从额头上披散下来,滑落到嘴边,被少女紧紧地咬在嘴里,好象这样能帮她减轻一些痛苦似的。大腿G部往下流淌着殷红的处子之血和J博士R白色的JY。其情其景,至Y至邪、至色至虐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