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xing虐小姐 > 章节目录 第十六部分
    第四部   X爱小姐

    第一章   X保健医生杨惠小姐

    第4.1.1节   终于获得自由

    近一个月的X折磨,张伶和刘佳被刘忠量、许闻迪等人天天的奸Y取乐,最

    多时刘佳曾在一天时和二十三个男人X交,而张伶曾同时跟七个男人X交……张

    伶和刘佳被迫Y荡的跟男人们周旋X交着,等待着机会救出龙劲逃出去。龙劲、

    刘佳和张伶失踪的一个多月来,杨惠接到过刘忠量的十几个电话,都是要求杨惠

    主动上门脱光衣服跟自己X交,以交换龙劲的自由。美丽聪颖的杨惠知道自己就

    算跟刘忠量X交,其结果也是成为刘忠量手中的又一个X奴隶和娼妓,而龙劲更

    加不可能自由了。杨惠招集了龙劲手下的兄弟,从中挑选了十个J英,经过半个

    多月的准备,在林晓雯的内应下终于把龙劲、张伶和刘佳等人救了出来。龙劲命

    人把刘忠量和许闻迪两秘密的杀掉。然后和杨惠两人带着张伶、刘佳和林晓雯回

    到了自己的家。为了感谢林晓雯的帮助,龙劲实现了自己对林晓雯的承诺——把

    林晓雯收为自己的第四个X妾,取名‘R奴’。

    第4.1.2节   X保健医生杨惠小姐

    一个多月来,龙劲被刘忠量安排的林晓雯、白静、陈玟、高洁、谢雨萍等女

    郎们缠住不停的X交,被弄得YJ无力,回到家后连妻子杨惠的X欲也无法满足

    了。杨惠决定做一回X保健医生,亲自己治疗龙劲的阳痿。

    龙劲坐在椅子上,杨惠跪在龙劲面前埋着脸,嘴里吮着龙劲的YJ。杨惠娇

    美的身体夹在龙劲两条大腿之间,一只手放在YJ上,另一之手扶着龙劲的腰。

    杨惠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含了二十多分钟,扶着腰的手在龙劲的大腿

    内侧和尾骨附进游走着。龙劲迳自抽着烟,喝着威士忌,任由杨惠的手指抚M。

    杨惠舌头微妙的动作使的龙劲不时闭起眼睛,龙劲一边享受着,一边努力恢

    复自己在刘忠量家因被迫纵欲过度而减弱的X能力。龙劲接受杨惠的X保健已经

    是第二天了。所谓X保健就是接受杨惠的X指导,龙劲是在妻子杨惠的再三要求

    下接受X指导的。杨惠把含着的YJ吐出来,用嘴唇吸吮着G头的表皮,发出唧

    唧的声响。

    龙劲已经达到高昂的状态,他勉强坚持着。龙劲熄掉烟,一支手伸进杨惠毛

    衣的领口,抓住柔软而有弹X的N子。杨惠仍然含着YJ。龙劲渐渐焦躁起来,

    另一支手也伸进杨惠毛衣的领口,抓住另一只N子。杨惠的N子一经抚弄立刻贲

    张,N头突起。龙劲感到快要爆发了,一把拉起杨惠,不再让杨惠含他的YJ。

    龙劲很快的脱去杨惠的衣物,让杨惠跨坐在他膝盖上。龙劲用嘴狂乱的吸吮

    着杨惠的N子,一手伸入杨惠的两腿之间。他的手掌贴在杨惠的Y户,有节奏的

    压迫着。

    他感到杨惠的Y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龙劲将两腿打开,杨惠的两脚也跟

    着被撑开,而R逼也随之打开了。龙劲的手指沿着裂缝,一G一G的没入杨惠的

    Y道。

    龙劲的三G指头完全没入杨惠湿热的Y道,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杨惠的肛

    门,而姆指抚弄着Y蒂。“啊……嗯……”杨惠从鼻子哼出声音。杨惠夹起双腿,

    但是龙劲的膝盖撑着使她无法如愿。三G指头在杨惠的Y道里扩张着。空闲的另

    一手在杨惠身上游荡着。“嗯……嗳——喔……”杨惠兴奋的叫着。杨惠感到好

    像同时被三个男人玩弄着。龙劲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杨惠的Y道愈来愈滑润。

    龙劲拔出手指,上面附着着杨惠透明、粘滑的爱Y。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

    般,看起来白白皱皱的。龙劲拿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着杨惠的爱Y的味道。

    龙劲把手指伸到杨惠的嘴边,杨惠毫不犹疑的张口含住,卷着舌头舔食自己

    的爱Y。

    龙劲把杨惠放下来,改让杨惠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龙劲的YJ高昂着,G

    头顶住杨惠的Y户。杨惠用手撑开Y唇,龙劲的YJ顺势就滑进杨惠的湿热的Y

    道。

    “啊……”杨惠满足的叫着。龙劲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杨惠的N子。龙

    劲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的抽送着。“啊。啊。啊。啊……”杨惠也随着

    发出短促的欢吟。龙劲又点了一G烟。杨惠自顾自的扭着腰,完全沉醉在X爱的

    欢娱中。龙劲心不在焉的抽着烟。被湿热的Y道包住的YJ,在杨惠深处变得愈

    来愈硬。龙劲感觉杨惠的R逼微微的抽搐。“是时候了”龙劲心里想着。杨惠边

    喊边蠕动着。龙劲抱着杨惠的腰站了起来。杨惠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后顶。龙劲

    配合以心荡神迷的杨惠,使劲的抽送着。他想动得更急,可是以经达到极限。杨

    惠的身体滑落到地板上,龙劲像粘着般也跟着倒下去。龙劲仍不断对俯趴着的杨

    惠用力的来回冲刺。龙劲的G头感到杨惠的Y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

    盘般一下下的吸吮着他的G头。他知道杨惠已经到达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龙

    劲把积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S在杨惠的深处。杨惠下班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喂!

    这是龙劲家,我是张伶。“”X奴!我是爱奴,晚饭我跟劲弟弟不在家吃了,

    你跟Y奴在家吃吧!“”你们去哪儿?“张伶在电话里问道。”我跟劲弟弟去半

    岛大洒店吃饭,我想让劲弟弟的X能力恢复到以前那样强壮。“”爱奴,你一个

    人跟劲弟弟X交,你受得了吗?要不要我跟Y奴帮你……“”不用,你跟Y奴被

    迫当了了一个多月的妓女,被男人们C得太多了,趁这个机会好好恢复一下,等

    劲弟弟的X能力被我恢复以后,再跟你们一起X交吧,到那时慧妹妹我一个人可

    受不了劲弟弟的进攻呀!“”好吧!爱奴,你一个人受累了。“张伶说完放下电

    话。

    放下电话,杨惠把龙劲叫进办公室。约好下午下班我杨惠在半岛大洒店餐厅

    见面。

    不到四点龙劲已经忍不住了,他心中早已燃烧起来。对于手中的工作也感到

    愈来愈不耐烦。有了前两天的经验后,现在的龙劲是如此的渴望想跟杨惠X交。

    龙劲感到两股间有一份热潮渐渐涨起。龙劲还是忍不住了。他提早下了班,

    匆匆的赶往半岛大洒店餐厅。龙劲想杨惠也许会提早到吧!上午杨惠约自己时,

    自己时曾交待杨惠,不要穿内裤,只要穿着毛衣和裙子就好。龙劲是如此的渴望

    着杨惠,龙劲不愿浪费任何一点可以接触杨惠的机会。龙劲赶到了餐厅,杨惠果

    然如他所想的提早到了,她坐在角落背对着门口喝着饮料。龙劲走过去发现,这

    个位置真是这家餐厅里最隐密的座位了。杨惠所坐的座位是一大片,且背对着所

    有人。

    如果要想看清这里的人在作甚么,还得要绕过来才行。而服务生只有你叫他

    们才会过来。如此一来这个座位便与餐厅的其他人隔绝了。龙劲心里偷笑着,好

    个杨惠,原来你也是有心人啊!龙劲坐在杨惠对面,很快点了杯热咖啡,匆匆打

    发了服务生。“惠姐,你有没有穿内裤呢?”杨惠悄悄的卷起裙子,张开两腿。

    龙劲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杨惠黑亮的Y毛,卷曲的微微盖着她丰满的Y户。

    这画面对龙劲来说可比世界名画还要好看。龙劲感到自己的YJ已不安的昂

    首眺望了。

    龙劲很快的换了座位,坐到杨惠的身边。两手早就熟悉的探往杨惠毛衣下的

    双R。

    杨惠右手一把握住龙劲硬立的YJ,笑道:“呦……,忍不住啦!”。龙劲

    不甘势弱,也把手伸向杨惠的Y道。手指才刚探入Y道口,一股湿溺的爱Y已沾

    满整个手指。

    龙劲抽出手指,拿到杨惠眼前晃道:“那这又是甚么啊?”杨惠不好意思的

    低下了头,嘴角却泛着笑容。龙劲很高兴,还好没落在下风,否则被杨惠笑话那

    多没面子。杨惠看龙劲在发呆,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一把拉开龙劲裤子的拉炼,

    龙劲的YJ蹦的一下弹了起来。龙劲不安的先看看餐厅里的其他人,再回头看杨

    惠要作甚么。只见杨惠两颊突起,不知含着甚么,头一低,便往早已是一柱擎天

    的YJ含下去。龙劲忍不住一声低呼:“啊……”。原来杨惠口中含的是冰块!

    一股异样的快感伴随着冰凉的触觉直冲脑门。炽热的YJ在冰块包围下,不

    但没有丝毫退缩,反而更见茁壮。杨惠的嘴几乎容纳不下了。她抬头把冰块吐回

    杯中,开口说道:“原本想让你‘冷静’一点的,怎么反而更激烈了”。杨惠无

    辜的看着龙劲。龙劲还再回味着刚才的余韵,还来不及回答杨惠,杨惠又想到了

    另一个点子。她看到龙劲还闭着眼睛回味,心想,好机会,马上进行!杨惠很快

    的端起龙劲的热咖啡,含起一口,立刻低头又含住龙劲如铁柱般的YJ。龙劲还

    没从冰凉的馀韵回神,突然间由G头、YJ,又传来完全相反的烫热。不!一点

    也不烫,反而是比刚才更强烈、更美妙的快感。比起被杨惠湿热的Y道所包围,

    有着截然不同的触感。贲张的YJ再也忍不住要投降了。杨惠还没来得及反应,

    龙劲的G头已经S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JY。杨惠等到龙劲的JY完全S完了之

    后,才抬起头,将咖啡和着龙劲的JY,一点一点的吞下去。杨惠想,我得好好

    品味一下。

    毕竟这种情境对杨惠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她一点一滴的尝着这咖啡中额外

    的滑腻感。龙劲和杨惠匆匆的用完晚餐,付了钱便离开了。由于回家做爱不利于

    张伶和刘佳的X理恢复,因此杨惠提议,就近在半岛大洒店开间套房。可以放心

    的X交,不会被打扰。龙劲想想也就同意了。杨惠向总台要了半岛大洒店顶层的

    豪华套房,附近并没有其他更高的建筑,因此视野非常好。整个都市刚刚入暮,

    远近的灯火盏盏亮起。杨惠提议到顶层阳台,去看看暮色中的都市。来到阳台,

    龙劲发现阳台上居然有一个不小的花园。角落的一个花棚下摆了一张桌子几张椅

    子。

    龙劲不禁要赞叹起来。这才是生活,他是真心的杨惠的眼光独到。龙劲坐在

    椅子上,一边看着黄昏美景一边回味刚才在餐厅的一幕,腿上还坐着温柔骄艳的

    杨惠的暖暖身躯,手中握的是杨惠逐渐变硬的N子。龙劲反而不急了。他想要好

    好的、仔细的、玩赏这个待会儿会对他完全开放的女人。一个成熟而充满女人味

    的杨惠。

    龙劲拿起一棵刚才上来时杨惠端上来的一盘草莓送入口中。手上也没停歇,

    一直在杨惠身上游移抚弄着。龙劲的手慢慢的终究也游走到杨惠的两股之间。龙

    劲仔细小心的抚M着,他今天才现发现杨惠的Y户比张伶的要丰厚,小Y唇较大

    而吐露在外面。杨惠的Y毛稀疏,毛色不深接近咖啡色,不似刘佳般浓密而卷曲

    的盖着R逼。杨惠的Y蒂在龙劲的爱抚下渐渐涨大而微微发亮。龙劲又把手移回

    杨惠的X部,手从毛衣底下伸入。由于怕有人突然上来撞见,因此不敢将衣物褪

    去。

    龙劲看不到杨惠的N子,R晕的颜色、大小及N头的样子也无从和张伶比较。

    不过杨惠的N子是比刘佳小一点,但是却较刘佳的有弹X。龙劲的手又回到

    杨惠的Y户。此时杨惠已感到相当的快感了,Y户内外布满了兴奋的爱Y。龙劲

    的手抚M时多了一分滑溜。杨惠口中开始喃喃自语:“嗯……啊……喔。喔。喔

    ……

    快-嗯……快-“。原来龙劲已经把手指C入杨惠的Y道,来回的抽C着。

    龙劲突然想到,刚才在餐厅的一幕。自己虽然享受到无比的快感,但那么快

    就缴械,终究是蛮没面子的。因此他也想整她一下。左右看了看只有桌上的一盘

    草莓。

    心中升起一个邪恶的想法。杨惠坐在龙劲的腿上,全身被龙劲的手撩拨的心

    痒难搔。

    由其是龙劲的两G手指,在Y道中左搔右钻。弄得杨惠几乎都要溶化了,拼

    命的蠕动着她的腰。她感到自己的YY不断泳出,顺着龙劲的手指、手掌、手肘

    滴到了地上。正感到欲仙欲死之际,突然一个圆chu的东西C入了自己的Y道。她

    想,总算来了。但感到又有点不同。杨惠张眼看看,发现竟然不是龙劲的G头刺

    入自己的Y道。只见龙劲两手捏着一个草莓,在Y道中进进出出的。草莓上沾满

    了爱Y,龙劲拿起沾满YY的草莓,满意的送入口里咀嚼着。

    杨惠心中赞叹着,这真是个好主意,从前为何没有想到草莓也可以这样吃呢?

    龙劲又沾了一个,却送到杨惠的嘴边。杨惠闻了一下,一口就把它吞了下去。龙

    劲继续把剩余的草莓如法‘泡’制,而杨惠则陷入更深的狂乱中。在杨惠一次又

    一次的兴奋的颤抖中,脸上的汗珠,红润的面容开着口喘息着。龙劲想面子已经

    扳回了,也该来点真的玩艺儿了。龙劲知道女人是可以连续多次X高潮的。尤其

    在此时,若在加以进攻,不但很快可以使女人达到X交潮,甚至是更上层楼,达

    到高潮中的高潮。龙劲在餐厅中已掩兵息鼓的YJ,其时早已再度意气风发。龙

    劲先掀起杨惠的裙子,再拉开裤子的拉炼。YJ不须指引早已对准它睽违已久的

    Y道。龙劲微一挺腰,G头便滑入杨惠那早已微开的Y道了。

    龙劲抱起杨惠,边走边C的,楼顶风大,龙劲的YJ被火热的Y道所包含着,

    而Y囊却被风吹的冰凉。这样更让龙劲愈发兴奋。龙劲又再度感到杨惠的Y道的

    抽搐,是那么明显收缩。一吸一吸的,似乎在鼓励龙劲的YJ快点发S,填补她

    深处的空虚。龙劲还不想发S,他想让杨惠尝尝前所未有的快感,要超过以前所

    给过她的任何快感的总合。所以龙劲努力坚持着。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

    送着。“啊……啊……”杨惠已经陷入无边的狂欢中,放纵的喊叫。龙劲再也忍

    不住的喷S出他的所有的JY。杨惠Y道强烈的、有韵律的收缩,有如榨汁机般,

    用力的挤出龙劲的每一滴JY。两人终于满足的相拥坐下。杨惠愉悦的亲着龙劲

    的脸颊。“看来我才是需要你的X治疗,而不是我治疗你。”杨惠娇柔的说。

    “不不不,要有你这样的好医生才能这样激发我的潜能啊!”两人会心的相视而

    笑……夜已经降临这个城市,龙劲和杨惠离开阳台回到客厅。

    龙劲觉得浑身有点油腻,便决定去洗个澡。龙劲进入浴室后,发现这个浴室

    还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纳五六个人一起泡水,而且还是个按摩浴缸,在浴缸的

    四面八方,都有强劲水柱往中间冲激着。龙劲豪不犹豫的便躺了下去,闭起眼睛,

    享受这舒服的按摩浴。龙劲敞开四肢,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但是,脑海中飘荡

    的却是,杨惠那滑腻的身躯、抽C的Y道、坚挺的玉R。不知这个按摩浴池是否

    经过特别设计,就那么巧,有一道水柱正对着龙劲的YJ直冲。冲得龙劲的YJ

    抖动不停,两个小R球撞来撞去。在不知不觉中,龙劲的YJ又再度气宇轩昂、

    抬头挺X。龙劲心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又站起来了,一定要把握机会,再来一P。

    龙劲张开眼,想起身点G烟来哈。赫然发现,杨惠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进入浴室,

    而且,一双妙目盯着他那再度英气勃发的YJ,诡异的笑着。

    杨惠很明显的是要和龙劲一起洗澡,身上一丝不挂,手上拿了条毛巾。杨惠

    发现龙劲张开眼了,迅速的移开自己盯着龙劲的YJ的目光。拿着毛巾走进浴池,

    坐在他的对面。“劲弟弟,你帮我擦沐浴R好吗?”杨惠说。“好!当然好!”

    龙劲将沐浴R倒在手掌上,伸手由杨惠的颈子开始、背后、N子、腰部、大腿,

    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来到了龙劲最想擦(也是杨惠最希望被擦)的Y

    户。龙劲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从两片大Y唇、小Y唇、Y蒂,最后将手指深入

    了Y道。

    龙劲感觉杨惠的Y道紧紧的含着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

    充血的秘肌,使得骚逼显的较紧。龙劲调皮的抠了抠手指,杨惠立刻从尚未消退

    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来。“哼!喔……”龙劲见杨惠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

    弄着。

    龙劲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着,杨惠感觉到一种YJ所无法产生的乐趣。

    YJ再厉害,它终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龙劲

    玩弄一阵后,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他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着,终于,

    他找到了!他发现,在Y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他一刺激这

    里,杨惠就是一阵哆嗦,Y道也随之一紧。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

    的攻击着,杨惠Y道里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点。“嗯!啊!啊!啊!……”

    杨惠随着龙劲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

    池边的地板上,随着龙劲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抽C。龙劲只觉得手指被Y道

    愈束愈紧,最后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的抽了出来。转而欣赏杨惠

    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骄态,Y道外的Y唇,还一下下的随着每一次的抽C,一开一

    合。

    龙劲笑道:“惠姐,原来Y道还会说话呢!嘻!”龙劲点了G烟,吸了两口,

    看着杨惠仍在一开一合的Y道。突然,把手中的烟C到Y道中,而Y道竟然一吸

    一吐的抽起烟了!龙劲可乐了!鼻子凑在Y道旁,用力的吸着Y道吐出的烟,似

    乎有着无比的美味,一点也不浪费的,完完全全吸到肺中。然而,很快的,Y道

    就把烟吸完了。龙劲不舍的吸入最后一丝烟,抽出烟头。而杨惠也由欢愉的昏迷

    中转醒了。

    杨惠对刚才龙劲所做的事,似乎完全不知情,龙劲也不打算告诉她。杨惠亲

    了龙劲一下,对龙劲口中的烟味受不了的皱起眉头。杨惠在经历了这连续的高潮

    后,决定给龙劲一次特别的服务。“劲弟弟……”“嗯”“惠姐还有一个地方你

    没擦到啦!你要帮惠姐擦一擦啦!”龙劲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过了,甚至Y道

    也不例外,哪还有地方没擦呢?“有吗?”“有啊!”“喔!是哪里呢?”龙劲

    一脸疑惑的问。“是这里啦!”杨惠说着便拉着龙劲的手,移到了两臀之间的洞

    口。

    “咦!刚才不是擦过了吗?”龙劲更糊涂了。“是里面啦!”杨惠笑着说。

    “喔……”龙劲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龙劲很快的将手沾满沐浴R,在肛门

    口擦来擦去,正犹豫着是否真的C进去时,杨惠手伸过来一压,龙劲的食指立刻

    没入肛门中。虽然,龙劲的手指都是沐浴R,不过龙劲仍小心的、慢慢的、试探

    X的抽C了几下。确定杨惠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后,才放心的加快动作。

    滑腻的指头,在肛门顺利的进进出出,令龙劲感到非常新奇。龙劲觉得这个

    肛门反而不如Y道来的紧,正感到微微的失望。“这样你一定不满意吧!”龙劲

    用力的点点头,心想:“又有花样了!”暗自偷笑着。“那就用你的那个帮人家

    洗一洗里面吧!”

    “哪个啊?”龙劲一时转不过来问道。“那个啊!”杨惠用手用力恣A 趴了

    下去,把屁股翘起,等待龙劲C入。龙劲知道,自己的YJ可比手指chu得多了。

    因此在肛门口慢慢的试着C了几次,终于,G头滑进去了!龙劲感觉到前所

    未有的新奇。

    肛门口的R,向一道紧身箍一般,紧紧的夹着YJ,随着愈C入愈往后移动

    的束着YJ。一直到整GC入,那一道箍也束着YJ的G部了。龙劲再缓缓的退

    出来,那一道箍也缓缓往前移。一直到了YJ的边缘,那一道箍恰巧扣着那一道

    沟,不让它退出去。“哈!妙呀!”龙劲赞叹道。要是在以前杨惠从来都不肯主

    动让龙劲这样做,所以龙劲的感觉有多强烈是可想而知的。龙劲继续退着,蹦的

    一下,YJ突破了这道箍的束缚,退了出来。龙劲迅速的再次C入,再退出、C

    入、退出、……在龙劲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后,杨惠的肛门渐渐的松开了来。龙劲

    也愈来愈容易抽送他的YJ。每一次的抽送都会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

    为他们的快乐交响曲伴奏着。龙劲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杨惠的Y道。手

    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手指C入后,只要轻轻的向内抠,便可以触碰到刚刚才

    发现的G点。如果向外挺,则可以感觉到自己的YJ,在杨惠的体内的运动,由

    两方夹攻Y道,更可以给G头更大的刺激。杨惠又再次陷入第四次的高潮,YY

    直流,Y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龙劲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如

    此的强劲,甚至在肛门里的YJ都感觉到了!龙劲终于也到了极限,JYS在杨

    惠肛门深处……龙劲和杨惠喘息着都瘫在地板上。而龙劲的YJ慢慢的消退后,

    由肛门滑了出来,而S在杨惠肛门里的JY,也随着流出来。杨惠的肛门似乎仍

    是意犹未尽的开着,期待着与YJ的再次约会。“这下洗得够乾净了吧!“嗯!”

    杨惠满足的回答。龙劲扶起杨惠,一起进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彻底的洗澡

    ……

    第4.1.3节   同时玩弄四个X妾

    深夜,龙劲的家中正上演着一幕春G艳史。龙劲按奈住心中的欲火,正跟自

    己四个漂亮的X妾进行一场X交秀。“林姐!”龙劲开始发号施令了:“把我的

    衣服脱光了。”“是!奴婢遵命。”林晓雯走上来给龙劲脱光衣服。接下来龙劲

    命令赤条条的杨惠在自己的N头上吊上铃铛,穿上黄色的高跟鞋;赤裸的张伶穿

    上透明的连裤丝袜,蹬上红色的高跟鞋;一丝不挂的刘佳在自己的两片Y唇上夹

    上两个夹子,穿上金色的高跟鞋;光着身子的林晓雯戴上一条红色的月经带,穿

    上黑色的高跟鞋。“娇媚的惠姐来折磨蛮横的林姐,贤淑的佳姨来折磨慧黠伶姐。

    想到那种情景就让人感到兴奋……何况在X妾们的Y道里着有自己刚才S进去的

    JY,嘿嘿嘿……让她们彼此舔干净也是好办法。龙劲命令四个X感的X妾发生

    同X关系,她们听话的,更尽情的表演,四个赤裸的美奴隶,互相玩弄着:杨惠

    舔着林晓雯的Y道;林晓雯舔着刘佳的Y道;刘佳舔着张伶的Y道;张伶舔着杨

    惠的Y道……龙劲充满魔鬼X的构想,对X妾们R体的污辱一步一步进行,在欲

    望翻腾的情形下,羞辱虐待美丽的四个X妾,龙劲心里跳跃、兴奋……接到龙劲

    的命令,四名赤裸裸的美女杨惠、林晓雯、刘佳张伶争先舔着龙劲的YJ、睾丸

    和肛门。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