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蝶之恋之疯狂求欢 > 章节目录 9-10
    第九章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从窗外投S进来,沈士乔便已迫不及待的醒来。

    「醒醒,小小,我们要去法院公证。」他轻抚她乌黑的发丝。

    「嗯……让我再睡一会儿……」她撒赖地抱着被子不放。

    「不行撒赖,快点起来,否则,我就咬妳的小屁屁。」

    「嗯……」她G本不相信他会真的咬她。

    沈士乔好笑地看她,然后轻轻地在地弹X十足的粉瓣上咬了一口。

    「哎呀!好痛,」她马上醒过来,抚着被咬的小屁屁,「你怎么咬人嘛?我都还没跟你结婚,你就欺负我,我不嫁给你了啦!」

    「食言而肥,妳不怕吗?」

    「不怕!」

    「0K,算我怕了妳,小宝贝,求求妳快起来,今天我们是主角,可不能迟到的。」

    「好吧!但是从明天起,我一定要睡到自然醒喔!」她像小孩子般跟他讨价还价。

    「放心吧!我会让妳下不了床的。」

    「是我让你下不了床吧?现在我有名师指导,嘿!你最好有体力应付我,要不然我就去另找对象。」

    「安吧!妳想来几次我都可以应付。」

    两人斗着嘴,活像长不大的孩子,谁也不让谁。

    可是,就在沈士乔换好衣服时,欢笑的气氛却一扫而光。

    「小小,妳看我穿上妳送我的衬衫好看吗?」对他而言,这件衬衫是她第一次送给他的礼物,意义非凡。

    本想赢得她的称赞,没想到却是一个枕头朝他扔了过来,不偏不倚就砸在他的俊脸上。

    「你这个混蛋!」叶小小像只抓狂的小母老虎,抡起拳头不停往他的X口捶。

    「小小,妳怎么了?」老天!这小妮子的个子小小的,名字也叫小小,可是,捶起人的力气可是很大,他都快得内伤了。

    「你……你混蛋!」她气得泪眼汪汪。

    看到她这副模样,就算肋骨被打断,他也认了。

    「好!我混蛋、坏蛋、王八蛋,惹妳生气,让妳受委屈,我不对,可是妳得先告诉我做错了什么?」他心疼的吻着她打得有点红的小手。

    「这个!」她甩开他的手,用力地扯住他的领带,力道之大几乎要勒死他。「这条领带?」

    「这条领带妳不喜欢?」地快不能呼吸了。

    「这领带是不是别人送你的?」她死命的扯着领带,活像要把它扯断不可。

    「是……」女人心最恶毒了,他真的不得不相信,他快窒息了,她却还不肯放手,唉!他认了!

    「是女人对不对?」

    「对!」

    「她为什么送你领带,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堂妹,她送我领带是因为我过生日。」他说。

    「你生日?」她终于松手,「什么时候?你为什么没告诉我?」她的怒火顿时全不见了,看来是她错怪他了。

    「就是妳去帮我买被子那天,当时,我还以为妳知道是我生日才送我衬衫的,结果妳却说这衬衫是买被子送的,唉!」

    「我是骗你的,这衬衫是名牌,很贵的。」她心一急,便说溜了嘴。

    「所以是妳买来送我的?那时候妳已经有点喜欢我了,对不对?」他调侃她。

    「才没有呢!我只是被那个售货员缠住了,才买下的。」她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呃!那我还是去把它换下好了──」

    「你敢!」她又变脸了。

    他微笑道:「小傻瓜,我是逗妳开心的。妳看妳哭得眼睛肿肿的,好丑喔!」

    「真的吗?那我今天不去法院了,免得丢人。」

    「不行!妳今天非去不可。」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反悔的。

    「可是你说我好丑,我不管!我不要去。」

    「小小,妳一点也不丑,是我乱说,我掌嘴好不好?」说着,他真的打起自已的脸颊,但马上被她阻止。

    「别打了,我去就是了。」她心疼的抚着他的脸颊,「疼不疼?你干嘛打自己嘛?」

    「妳亲我一下就不疼了。」他笑嘻嘻的说。

    「你又寻我开心了,我不理你了!」叶小小这会儿是真的生气了。

    「小小,我错了……」

    ☆ ☆ ☆

    叶正刚带着才新婚半年的妻子一块出席女儿的婚礼。

    叶小小本来很开心父亲的出席,但一看到父亲那个大自己不到五岁的小妻子,她就臭着一张脸。

    不是她小心眼不能接受父亲临老入花丛,而是她赏在受不了那个女人竟无视她的存在,不时间沈士乔拋媚眼。

    「小小,妳老公好帅,身材又好,我真是羡慕妳。」李心娜谄媚的说。

    「哼!」叶小小甩也不甩她一下,她真不明自己的父亲眼睛是否糊到蛤仔R,不然怎么会选这样的女人当妻子?

    「小小,妳结婚,爸爸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给妳,这是阳明山的别墅房地契,我已把它改在妳的名下。」叶正刚取出一只牛皮纸袋要给女儿,却不被她接受。

    「不用了,我习惯住旧房子,我不像一些人那样喜新厌旧。」叶小小语带嘲讽地说。

    叶正刚对女儿的不谅解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他转向沈士乔,当初他一眼就相中的人终于成了他的女婿,他心中对女儿的歉意也稍稍减轻了些,因为他相信沈士乔绝对是个可以信赖的好丈夫。

    不像他,一错再错……

    「士乔,我明天会汇钱到你的户头──」

    「不!爸爸,我不会收您的钱的。」他在爱上叶小小的那,他早另做决定了。「我已决定把公司让出来,不过,您放心,我不会让小小吃苦的,我会努力的再创出一番事业。」

    当初他会接受叶正刚的委托,是因为不甘心自己辛苦所创的事业就这么放弃,但他仔细考虑过了,要学着割舍,也要向叶小小证明他是真心爱她而不是为了钱,他才决定另起炉灶,与温蒂和霍子雷共同经营络公司。

    「既然你这么说,我他不勉强。」其实,叶正刚早就把自己名下的财产的三分之一登记在女儿的名下,为的只是想给女儿一点补偿,同时,他也明白自己新婚的妻子并不是个肯安于室的女人。

    「士乔,我听说你是个专业的X治疗师,那以后我可要好好他向你讨教。」李心娜大胆且露骨的说。

    「好说、好说。」沈士乔虚应着,他一眼就看穿这个女人的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但碍于她是叶正刚的妻子,他也不便给她太难看的脸色。

    可是,叶小小就完全把对李心娜的厌恶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当李心娜说出如此大胆的话,她双眸中的怒火几乎要喷S出来。

    眼看这小妮子就要发飙,沈士乔连忙向叶正刚道别,拉着叶小小迅速离去。

    ☆ ☆ ☆

    「来!小乖乖,笑一个,今天妳是新娘子,别净摆出一副臭脸嘛!」沈士乔一会儿说笑话、一会儿扮鬼脸,但叶小小还是ㄠ嘟嘟的。

    「我讨厌那个女人!」她心里早就把李心娜骂个千遍万遍,尤其想到她对着沈士乔流口水的样子,她就火冒三丈。

    「叶小小,我知道妳不喜欢她,可是,妳好歹也看在妳爸爸的份上,论辈分她是妳的后母,妳都还得叫她一声阿姨。」

    「啊──我咧──呸!」叶小小怒火冲冠地说:「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分,还用那种恶心巴乐、柳丁的眼神看你,用那种会令人掉一地疙瘩的声音跟你说话,她有没有想到我会有什么反应?」

    「妳会有什么反应?」他忍不住笑了,这小妮子的醋劲很大,不过,女会吃醋表示她爱他。

    「我会──不爽!」

    「妳是吃醋吧?」

    「哼!我是替我爸不爽,」她瞪着他,「还有你,她说要向你讨教,你不马上拒绝她,还说好说好说,你、你气死我了!」

    「我又没有答应要教她。」

    「你──敢!」

    「我当然不敢,如果她有任何问题,我可以请温蒂帮她──」

    「不行!」叶小小大为反对,「我爸爸年纪大了,你想让李心娜把他累死吗?」

    「小小,」沈士乔忍俊不住地道:「妳爸爸在跟李心娜结婚时,一定也考虑过自己的体力,况且现在又有蓝色小药丸,妳不必替他C心的。」

    「我爸爸他真的是──是──老不修!」

    「小小,他老了,他也需要有个伴,况且妳也不在他身边,妳该谅解他的。」沈士乔安抚她一会儿,也开始表示自己的委屈了,「小小,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妳可不可以多关心我一点?」

    「我──我哪有不关心你?」

    「那我们就同房间去吧!」

    「回房间做什么?」

    「做爱做的事呀!」沈士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拦腰抱起,在叶小小的惊呼中走向房间。

    ☆ ☆ ☆

    「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和妳做爱了。」他让她躺在床上,将她的手拉到他的双腿间,不顾她的惊呼,直接把她的手放到他的硬挺上。

    那股炙热的欲望顿时温暖了叶小小的掌心。

    「可是,现在大白天……」

    「做爱不分昼或夜。」他把嘴埋在她的颈旁,让她颤抖不已。

    「可是……」

    「难道妳不想要?」他用沙哑的嗓音问。

    「我……哎呀!你明明知道我……」她害羞地垂下眼睑。

    「告诉我,妳要跟我做爱。」他把脸埋在她双R间,舌头舔舐着她雪白的肌肤。「我想听妳说,宝贝。」

    当他的唇我到她礼服下方的R头时,她终于摒弃羞怯。「我想跟你做爱,求求你。」

    这句话将沈士乔的欲望被挑到最高点,扯下她礼服的肩带,用手指爱抚着她的颈子,感觉到她柔嫩的肌肤,轻抚着她的X线。

    然后他打开她X罩的勾子,露出她的双R,而她的R尖也颐时挺立起来。

    「士乔……」她喘息地看着他用手指逗弄着她的R尖,轻轻地拉扯爱抚着,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沈士乔微微一笑,弯下头将她的R尖含入口中,他的手则掀起她的裙往下探入,扯下她的底裤。

    「唔……」她感到很兴奋。

    「宝贝,今天我要好好的爱妳。」说着,他攫住她的唇,手指爱抚过那丛卷曲约的毛发,迫不及待打开那柔软的肌肤,开始轻抚其中的女X核心。

    他将手指探得更深,找到了那潮湿的泉源。

    「嗯……」她无法呼吸、无法说话。

    他手指的律动十分轻盈,直到他的手掌上淌满她的蜜Y。

    「妳好湿,妳想要更多对吗?」

    「嗯……」她已顾不得羞耻了,扭动的臀部开始悸动起来。

    他的手指慢慢深入,然后一进一出。

    叶小小闭起眼睛,她体内的肌R饥渴地紧包着他的手指。

    「吻我,求求你,吻吻我……」欢愉令她几乎昏厥,她渴望他的唇让她可以保持冷静。

    但她却错了,当他的唇吻上她的私密处时,她的反应是发出更大声的呻吟,脑子也是空白一片。

    他的舌头技巧地挑逗着她,吸吮,进出,这样的刺激让她全身陷入一种莫名的战栗之中。

    大量的热流从她的幽X淌了出来,证明了她已得到第一次的高潮。

    沈士乔抬起了头,被下她身上的礼服,然后,拉起她的手贴放在他的身上。

    「帮我。」

    她顺从地脱下他的领带、衬衫,当他深棕色的R尖及窄腰露在她眼前时,她的体内再次燃起欲望的火花。

    她坐了起来,反将他压在她身下,女人在床上要大胆不要退缩,这是温蒂送给她的婚姻守则第一条。

    她像个胜利的女战士,正等着享受她的成果。

    她解开他的皮带,褪下他的长裤、内裤,释放出他的肿胀。

    她学着他先是抚弄他的X脯,用指尖逗弄,再以嘴吸吮。

    沈士乔呻吟着,看着她的头在他X前移动,轮流逗弄着他的R头。

    「我要吻你那里。」她的唇慢慢的往下游移,经过他的腹部、大腿……吻着他双腿间的肿胀地带,闻着那属于男人的特有气味,再以手指分开那神秘的毛发,找到肿胀的下方,用舌头,舔舐热情的取悦那X感的部位。

    「小小,妳好B……」沈士乔伸手捧住她的脸,一翻身,再次将两人的位置作调整。

    他吻着她那沾有他气味的唇,用双膝分开她的双腿,让他的坚挺紧贴着她柔软的女X核心。

    她马上用双腿圈住他,知道痛苦很快就要来临。

    「会有一点痛……」沈士乔吻着她的唇。

    「我不怕。」她微笑道。

    他充满疼惜的进入她,前进的速度十分缓慢,让她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只有被填满的甜蜜。

    她勇敢的接受了那巨大的穿刺,主动的将腿抬得更高,让他刺得更深。

    他完全埋入她的体内,极力控制着不敢移动,整个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妳还好吧?」

    「如果你再不满足,我就不好了。」她微微的扭动一下臀部,这轻微的动作令他惊喘出声。

    「等一下……我不想太快……」

    但她G本不予理会,开始一上一下的律动起臀部,那滑动的感觉令沈士乔失去了控制。

    他开始狂妄的冲刺,每一次都深抵她的子G。

    她弓起身子迎接,让他刺得更深、更深,终于她忍不住哭喊出声,身体更因得到了他释放出爱的种子而战栗。

    叶小小尚未从激情中平复过来,她更因沈士乔的撤出而发出小小的抗议声。

    「会不会疼?」

    沈士乔温柔、体贴地用温毛巾替她擦拭腿间的血渍。

    「不疼,感觉很好。」她的花X竟再度因他的触M而汨出浓稠的蜜汁。

    「OH,宝贝,妳实在太敏感了。」沈士乔的手指轻轻抚弄着那丛再度沾了汁Y的毛发。

    「士乔,我……我想再做一次。」

    「再做一次什么?」他将一G手指C入她体内,马上被她的花唇紧紧吸吮住。「这样妳满意吗?」

    「一点点……」

    「那这样呢?」他再加入一指。

    「啊……还好……」她的花唇在一阵阵的欢愉中为地敞开。

    「如果这样呢?」他进而加入舌头。

    这种几近疯狂的欢愉,令她不耐地扭动臀部。

    「士乔,我要你……求求你……我要你……」

    「宝贝,我会满足妳的。」他颤抖地抽出手指,捧着她的臀,让她面向床垫地趴在床上。

    「你在做什么?」她感觉他正亲吻她的粉臀。

    「别紧张,」他拨开那丛深色的毛发,将手指再次C入她湿滑的入口,深深探入她漫暖湿热的泉源。「我要给妳感受一下不同的感觉。」

    叶小小这才发现他准备从后面占有她,不禁闭上眼睛紧抓着被单,脉搏因兴奋而快速跳动着。

    他先是以温热的唇吻着她的背,坚挺他不断地用画圈圈的方式摩擦着她的入口。

    「士乔,别再逼我了,我要──」这股挑逗的激情令她喘息不已。

    「妳要什么?」他舔着她的耳朵,将舌头探入。

    「我要你的那个。」

    「哪个?」

    「你的……你知道的嘛!」她呻吟着。

    「真是个住急的小宝贝。」他一个猛力冲刺,进入她的体内。

    「噢……」她的紧窒还是有点难以适应。

    他的一只手来到她的私密处找到花核,温柔地爱抚,另一手则揉搓着她的R头,激债在「三」管齐下,已到了最高点……

    叶小小身体无助她在他下方蠕动,轻喊着他的名字。

    他加快韵律和速度。

    她则愉悦、释放。

    她的呻吟及喘息,以及R体在接触时发出的撞击声,共谱出最悦耳的乐章。

    MEIYING SCAN,MEIYING OCR

    第十章

    沈士乔果然履行承诺,让叶小小几乎没出过房间。

    不过,她喜欢这种被伺候、宠着、疼着、爱着的感觉,但真正教她惊讶不已的是,X爱这门学问是如此深奥。

    就姿势而言,就有数十种,男上女下、女上男下,侧躺、背C、坐着、站着……每一个姿势都可以带来不同的刺激和感觉。

    她就像个好奇宝宝,不断地向沈士乔索求着各种有关X爱的知识。

    在他的调教下,她就像承受了雨露滋润的花般盛开。

    而且,每一次都艳丽、动人。

    但除了在床上享受翻云覆雨的愉悦外,叶小小更爱在浴室享受缠绵的快感。

    打开了水龙头,她靠墙站立,享受着温水洒在身上,两人互相亲吻、爱抚的快感。

    她呻吟着,用一只腿圈住他,她的热情几乎令他发狂。

    顺着她的润滑,他轻易地就进入了她,挑逗地前后移动着。

    她紧抓着他的臀部,催促他动得更快、刺得更深。

    「哦……天啊……」她再也站不住,两只脚圈住他的身子。

    他捧着她的臀部,上下地律动,令她神魂颠倒。

    「我们回到床上……」她的脸靠在他肩上,体内的悸动因他脚步的移动而推到最高点。

    他每定一步,她的神经便一G又一G地颤动起来。

    「宝贝,妳真是又热又小……」

    她是如此的柔软、狭窄,又如此的紧绷、湿润,包裹住他的坚挺不住地紧缩痉挛,让他很不得如脱缰野马般在她体内奔驰、冲刺……

    但他希望每次都给她最大的欢愉,他总是会延长时间,变化出各种不同的方式。

    「抓紧!」他让她双手抓在窗上的栏杆,让她的身子完全腾空。

    「我会摔下去的。」她尖叫。

    「别怕,我不会让妳摔下去的。」他双手紧捉住她的腿,然后往前推了一下,当她的臀部向后时,他便将自己往前一挺。

    「啊……不行了……」一波又一波的欢愉就在他的一前一后的动作中传遍她的全身。

    他臀部每一个向前推的动作,都将她推向天际……

    这是一种十分新鲜奇异的感觉,彷佛她的子G深处可以紧紧抓住他。

    沈士乔微笑地看着自己在她湿润的甫道中翻腾出一片爱Y,感受自己在窄缝夹道穿梭的快感,终于诱得他受不了的狂泄种子。

    「嗯……」她全身虚弱无力,但是弹X又紧窒的幽X,却把他紧紧吸附在她的体内。

    「累了吗?」他怜惜地将她抱回床上。

    「我投降了。」她呢喃地坠入梦中。

    ☆ ☆ ☆

    悦耳的音乐加上沈士乔那充满磁X的嗓音,叶小小的唇角扬起了幸福的笑容。

    亲爱的老婆,现在已经十点了,快起床,早餐就在餐桌上,不可以不吃喔!

    这是沈士乔特别为了叫她起床而录的一段话。

    他自从投入络公司后,每天都得一早出门,但还是不忘为她做爱的早餐。

    梳洗完毕后,乖乖的把老公做的爱的早餐吃光光后,叶小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要去报名学烹饪,给他一个惊喜。

    报了名,她还特地到书局去选购了几本烹饪的书,想好好研究一番。

    结完帐,她又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最近她的胃口大得惊人,幸亏每天运动量很大,否则,她准变成一个肥婆。

    她发现转角有一间J致的COFFEE SHOP,她才准备推门而入时,竟看见沈士乔就在里面,而且还有李心娜!

    他们两人正互相凝视着对方──

    叶小小的X口痛楚地起伏着,脑中感到一团混乱。

    她想冲进去问个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往一起,但她却提不起勇气。

    她恨自己懦弱,没有用,可是,她的脚还是没有踏进去,反而漫无目标地走在街上。

    天啊!难道她会步上母亲的后尘吗?她心中添增了新的惊慌。

    虽然她不断告诉自已不可以对沈士乔有所怀疑,可是,母亲的遭遇像Y影般覆上了她的心。

    她无法抵抗这种惩罚,只能任它摧残自己仅有的信心。

    她的心好痛,思绪好混乱,她只有一个念头想去撞墙。

    过度伤心的她,G本没注意到灯号的变化,她像一缕幽魂般一直往前走,直到一声刺耳的喇叭声传入她的耳中,她还来不及看清楚前方时,一股巨大的疼痛便伴随着黑幕将她给吞噬了。

    ☆ ☆ ☆

    从医生口中得知叶小小并无生命危险,沈士乔受到惊吓的心终于恢复正常的跳动。

    可是,当他见到她雪白的手臂上有多处擦伤、瘀伤时,他心疼得无以复加。

    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路上被车撞了呢?都怪他最近忙着络公司的事忽略了她,看来他得跟霍子雷商量一下,找个助手来帮忙,他也可以多点时间陪陪她。

    就在沈士乔十分自责时,躺在病床上沈睡的叶小小眉心紧揪,口中发出梦呓,彷佛作了噩梦。

    「不……不要……」

    叶小小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沈士乔竟然一丝不挂地被几个女子围绕着,她们各个竞相要贴近他的身子。

    这时,他伸出手,握住其中一名女子雪白粉嫩的浑圆R房,肆意的摩掌。

    「啊……好舒服……」那个女子不停的娇吟,浑身扭动。

    叶小小赫然发现那名女子竟是李心娜!

    「啊……哦……嗯……」

    那教人恶心的吟叫声刺激着叶小小的耳朵,让她的耳膜痛楚得几欲爆裂。

    李心娜丢给她一个得意的笑容后,跪下双脚,像捧心爱宝贝般地捧着沈士乔的胯下之物,并伸出舌头舔舐,红唇一开一阖地吸着……

    她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心肺痛得快爆炸。

    「啊──」一股酸意从她的胃涌至喉头,她忍不住大叫出声。

    「小小,醒醒!」沈士乔知道她正陷入梦魇的恐惧中,用力的摇晃她,试着让她清醒。

    叶小小睁开双眸,当她见到沈士乔时,她像躲着毒蛇猛兽般用力的拨掉他捉住她肩膀的手。

    「不要碰我!」她恨恨的瞪着他。

    「小小,是我,妳刚才是不是作噩梦了?」沈士乔试着以微笑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原以为她在清醒后会抱着他,依偎在他的怀中撒娇,没想到她却像瞪着陌生人般地瞪着他,而且眸中充满了恨意。

    「小小,妳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叫医生来?」沈士乔感到害怕,这样的她让他不知所措。

    「我要出院。」她也没料到自己会如此的平静,在亲眼见到他的背叛,又作了那么真实的梦后,她以为自己会崩溃、尖叫、哭泣,但是,她却什么感觉也没有,这是不是所谓的哀莫大于心死呢?

    「医生说妳最好住一晚──」

    「我、要、出、院!」说完,她掀开被子就下了病床,突来的晕眩让她差点跌倒,幸亏沈士乔及时扶住了她。

    「小小,别闹脾气了,我知道妳不喜欢医院,但我求求妳听话,只住一晚──」

    「你不要说了!」她用力的推开他,强忍着晕眩,直起脊背走向病房门口。

    沈士乔感到事态的严重,心知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错,让她的感觉有了一直八十度的转变,他彷佛感觉她好不容易才撤掉的心墙又筑了起来,而且更高,更难接近。

    他连忙追上她,亦步亦趋的紧随在身边,不敢大意。

    「小小,怎么了?」不管他如何追问,始终得不到她的响应。

    叶小小坐进停在医院门口的出租车,沈士乔也连忙坐进去。

    一路上,他努力的思考她改变的原因,但任他想破头还是我不到,最后,他决定放手一搏。

    一进屋子,他扳住她的肩膀,以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看着她。

    「小小,有什么不愉快就大声说出来,别放在心中,说出来让我知道。」

    「我错了!我不该不听我妈的话,听信你的甜言蜜语,我活该!我是大笨蛋,但你休想把我玩弄在股掌中,我全看到了。」

    「妳看到了什么?!」他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感到高兴,只要她肯开口说出原因,他就有方法应对。

    「你下午跟谁在一起?」如果他还想骗她,她会教他死得很难看的。

    「我跟李心娜见了面,但是──」

    「你不必解释,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了。」她的心彻底的碎了!沈士乔看着她……老天!她的痛楚如此明显,苍白的唇不住颤抖、双肩却防御X地挺直。

    他知道她误会了他,他就知道自己下午不该跟李心娜见面,可是,他若不跟她说清楚、讲明白,他知道那个女人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没想到他以为最好的方式,却让叶小小心中植下对他不信任的种子。

    再多的解释她也不会听,因为,她母亲留下的Y影再次笼罩了她,他得先教会她信任,才可以让她完全挣脱Y影。

    「妳不再信任我?不!也许应该说妳从未相信过我,妳一直认为我会跟妳父亲一样,在妳心中,妳从未改变过这样的想法,今天就算我不是跟李心娜见面,而是跟一个普通女子见面,妳仍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叹了一口气,完全充满了无奈而沮丧。

    「婚姻定必须互相信任的,也许别人不会信守自己许下的承诺,但我会!妳心中对我有所存疑,这表示妳不够爱我,我不再多说什么,我只有一个要求,妳对自己、对我,对我们要有信心。」

    「我不要听!」她大叫。

    「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这个婚姻是继续或结束,全由妳做决定。」沈士乔平静的说。

    叶小小呆立在原地,她没想到他会是这样坦白、直接。

    难道自己真的错怪了他吗?

    可是,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她觉得体内的心魔一直叫她不可以相信他,但又有一个声音要她相信他……

    她究竟要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我学不会信任……我不知道该如何学着信任……」她的声音颤抖,泪水滚滚而下。

    她的脆弱、无助像一记铁拳,击中他的腹部,他知道她内心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并非要折磨她,但此举却是必须的、不可避免的。

    然而,她的泪水仍揪着他的心。

    「所以妳选择结束对吗?」他祈求她会有所开悟。

    「我……」她的喉咙被泪水梗住了。

    「我明白,我尊重妳的选择。」他告诉自己必须下猛药,如果她学不会信任,那么今天的情况会一再发生,最后两败俱伤,他不想落得那样的局面。

    「妳一定不想我留下,我不会让妳为难,我现在就走,至于东西,我会回来拿的。」

    他转身离去,让她来不及反应就走了!

    ☆ ☆ ☆

    他走了!泪水不断滑下叶小小白皙的容颜。

    她的心撞击着她的X口,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走出她的生命,她都快疯掉了。

    她爱他,她怎么可以任由他离开她?

    她爱他,她为什么不学着信任他呢?

    她爱他,她真的好爱好爱他,她不要失去他,不要!

    她像突然彻底的顿悟般,倏地冲了出去。

    他还没走远,他正准备坐上出租车。

    「士乔!」

    沈士乔屏住呼吸,原本要打开车门的手握成拳。

    「士乔,不要走!」她大声的叫着,体内的心魔顿时烟消云散。

    沈士乔转回身,但却没移动脚步,他要她自己走向他。

    她哭着奔向他,冲进他的怀中,紧紧、紧紧的抱着他,像是只要一松手,他就会离她而去似的。

    「不要走……我爱你,我不该不相信你,我不要结束我们的婚姻,我无法再过没有爱、没有你的日子,我愿意学,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泪水再次涌上她晶亮的明眸。

    沈士乔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他的睫毛是湿的,脸颊也是湿的,谁能明白他刚才所受到的恐惧?

    如果她没有颐悟,那他将一辈子活在失去她的懊悔中。

    她缓缓的抬起头,一只手来到他长着胡髭的下巴,泪水沾湿了她的手。

    「你哭了?」她带着迷惑与不解的口吻说。

    「因为我很怕妳不爱我了,妳──」他的声音有点瘖痖,「是我的生命,如果失去了妳,我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妳会笑我吗?」

    「不会,我更爱你、好爱好爱你。」她献上自己的唇吻住他。

    他们谁也不愿意终止这样的吻。

    直到喇叭声响起,他们才赫然发现司机正以不耐烦的眼神瞪着他们。

    「喂!少年耶!你们吻够了没有?要不要坐车?」

    「我们还没吻够,我们也不坐车了,对不起,我们要回去做爱做的事。」

    「小小?!」

    沈士乔简直被吓坏了,他没想到她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出租车司机踩足油门,咻地一声将车子驶远了。

    「亲爱的老公,你还没有跟我说对不起。」叶小小得理不饶人的说。

    「好,我会说,不过,我要在床上说。」沈士乔将她抱起,神情十分邪恶的说:「而且我会一直说,说到妳满意为止。」

    「哦……老公……轻一点……哦……就是那里……」

    ☆ ☆ ☆

    沈士乔将爱妻的粉腿举到肩上往前压,让她的幽X更凸出,然后用嘴吸吮着她香甜的蜜汁。

    「啊……老公,求求你……」在他的挑逗下,她失魂地叫着。

    「求什么?」他改用手搔她。

    「人家受不了了。」她满脸通红,即使两人已经是夫妻了,但她还是会害羞的。

    扶着自己的肿胀,一个挺身将之深入她的花径之中,让她的紧窒紧紧包裹住,再缓缓直入她的花心。

    「啊……老公,好深啊……啊……嗯……」她紧紧抓着床单,承受交合的快感。

    沈士乔的阳刚不停地挺进抽出,他知道她已经得到了欢愉,唇角勾起身为男人最大骄傲的笑意。

    他放下她的腿,一个翻身,将她抱坐到自己身上。

    「人家没有力气了啦!」她嘟囔地道,臀部还是不自觉地抽动起来。

    沈士乔微笑地爱抚着她益发丰满的R房,令她呼吸更加急促起来。

    「我投降了……」

    沈士乔被她娇俏的模样勾逗得神魂飘然,他立刻满足她的需要,一起一伏的往上挺动。

    就在叶小小感到一阵既充实又酥麻的快感冲上心头之际,床头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叶小小按下了钮,用免持听筒的方式接听电话。

    「喂!小小吗?我是温蒂姊。」温蒂的声音从电话那一端传来。

    「呃……温蒂姊,妳好。」她努力的让自已的声音保持正常,偏偏沈士乔却恶作剧似的故意又在此刻变换姿势,让她跪着承受他的进出。

    「小小,妳忘了今天要上C花课了吗?」

    「呃……我没……忘……呢……」

    沈士乔的进入让她差点就忍不住叫出声,幸亏她及时咬住唇,才没出糗。

    「妳怎么了?怎么声音怪怪的?是不是感冒了?」温蒂关心的问。

    「呃……是有点感冒……我今天可能没法子去上C花课了。」每一回的律动都让她快失控了。

    「好吧!那妳留在家里让我学长教妳另类的C花课程,」温蒂似乎听出了蹊跷,语带戏谑的说:「记得要他温柔点。」

    「温蒂姊!」她娇嗔道,这下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不打扰你们夫妻上课了,拜!」

    「看来我这个学妹满厉害的,居然知道我们也在上C花课。」他在她体内有规律的深入浅出。

    「啊……嗯……」叶小小完全的沈浸在这情欲的交欢中,双眼看见镜中他的硕大在她的紧密中抽动的模样,令她全身痉挛着,娇吟出声声的叫喊。

    「宝贝,妳觉得我教的C花课程好不好?」

    「叫你第一名,这样你满意了吗?」她啼笑皆非的说。

    「当然满意。」他笑着喷S出灼热的爱Y,灌溉了她女X的娇软,也涌入了她娇躯的更深处。

    镜中呈现的是两人融成一体的美丽画面……

    《全书完》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