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仙韵传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二章 钟笋崖(二)
    第七百一十二章 钟笋崖(二)

    (7#)

    红面修士一面抚琴,一面口中喃喃吟诵着: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高速全文字首发,**)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雷响看着眼前遍地残红敝草,尽随雨打风吹去,心中早已是一片凄凉,雄躯微颤,泪水滚滚而下…

    琴音萧瑟,风中凋零,伴随着漫天风雪消弭于天地之间…

    “唉…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琴音悲词…”

    一声叹息不知从何处响起,却清晰地进入三人的耳朵。

    “谁?!”红面修士一怔问道。

    “小颜,你怎么跑到老夫清修之处弹琴来了?”这个声音说道。

    “你?!你知道我是谁?!”

    红面修士脸上泛起惊异之色,想不到此人居然叫自己小颜,这听起来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当然!灵界天琴神域的颜轼,老夫早年就曾听过你抚琴,不知现在你当上域主没有?”

    “哇!”

    颜轼心中惊呼一声,此人竟在自己还没有当上域主之前就认识了自己,还听过自己抚琴,必是一位老古董无疑,会是谁呢?!

    “哈哈,还没有想出老夫是谁吗?”

    “你…莫非是武皋大人?”颜轼狐疑道。

    “总算没有让老夫失望啊!”武皋大叹一声。

    颜轼脸露惊喜之色,说道:“没想到大人竟然在此处清修,何不现身一叙?”

    “老夫本来就想现身与那小友聊聊,没想到你又来凑热闹,结果把好好一番光景都破坏了!老夫的心情大受影响…”

    “这…”颜轼脸色微红,颇为尴尬。

    人影一闪,一人现身亭中,正是这名叫武皋之人。

    李运仔细一看,只见他身披玄袍,褐发黄须,长相颇为粗旷,脖子短粗,身躯壮实,横面与竖面区别不大,显得极有异相。

    “武皋大人!”颜轼惊喜施礼道。

    “哈哈,老夫是不是也要称你一声轼尊大人呢?”武皋大笑着。

    “哪里哪里,前辈叫我小颜即可!”颜轼连忙道。

    武皋转向李运问道:“不知这位小友如何称呼?”

    “李运,木子李,运气的运!”李运微笑施礼道。

    “李运?!”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颜轼紧紧地盯住李运,脸上露出一丝异色来。

    武皋又看向雷响,神色微讶道:“不知这位龙帅如何称呼?老夫怎么听他说是你的小奴?”

    李运心中一跳,已经隐隐有所猜测,看来此人必是在这钟笋崖中清修的异兽,刚才自己与雷响的对话一定都落在他的耳中,想瞒是瞒不了的。

    神识一扫,发现此时雷响似乎还沉浸在颜轼的琴音之中难以自拔,李运一边灵力激醒雷响,一边说道:“前辈好耳力!这是我的小奴雷响。”

    “雷响…他是雷龙一族的?”武皋仔细端详,脸色微变,惊道。

    “不错!”

    “以他的资质,只怕是雷龙一族的天才弟子,竟然认你为主?!而且…”

    “呵呵,前辈有话,但讲无妨!”李运笑道。

    “而且,老夫似乎从他的鳞印中发现,他似乎已实现完美变身,体内雌雄因子甚是平衡,难道…”

    武皋狐疑地看着李运,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李运心中震惊,没想到这武皋不仅耳力惊人,而且眼光更是毒辣无比,雷响额角的鳞印一般来说只有其亲人才能感应出来,但武皋光凭眼力就看出来了。

    “呵呵,前辈真是好眼力!我这小奴是我极为宠爱的,所以,他变身的次数也是最多的,所以嘛…”李运笑笑。

    武皋一听,脸上露出无比惊愕之色,死死地盯住李运!

    “你就是那个书法家李运?!”颜轼一旁插道。

    李运一听,心中暗叹,看来麻烦又要来了,说道:“前辈难道没有听说,书法家李运已经被炎龙族的龙王火清绝抓走了?”

    “哈哈,老夫不但听说了,而且还跑去炎龙族查证了一下,发现火清绝根本就没有抓住李运!”颜轼得意地说道。

    “这…”

    “而且,你与资料中的李运长得极为相似,又具有如此道力,在这个下界,怎么可能还有一个拥有如此道力的李运存在?所以…”

    李运微叹道:“所以,我只能是书法家李运了…”

    颜轼大笑道:“哈哈,看来老夫此次过来,倒是运气不错,这么快就把你逮住了!”

    “小颜,你到此界,就是为了找他?!”武皋惊讶道。

    “不错!的确是为他而来!前辈不知,李运之名在灵界已是传播甚远,说不定比在此界还要出名呢!”

    “真的?!他小小年纪,琴弹得不比你差,难道他的书法也能达到很高境界吗?”武皋急道。

    颜轼点点头,把赤皇献书法获延寿丹之事说了一下,又把上次王怀旭对李运书法的评价转述了一些,顿时把武皋震撼得当场石化!

    李运听着两人之言,心头暗惊,想不到颜轼竟与王怀旭是好友,还是天琴神域的域主,此番竟是在看到自己的书法和诗词之后,专程到此下界来找自己。

    刚才他吟诵的词正是自己传到上界的三幅书法的内容之一,而且,颜轼还提到,这首词的意境还让王怀旭的第一个小奴凤尊容良流下了凤泪…

    “完了,完了!”

    李运心中哀叹,想不到来自灵界的麻烦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还越来越大。

    颜轼也没有想到李运不仅书法道意高,而且在乐道上还有如此造诣,以致于刚开始还不敢相信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书法家李运。

    现在确认下来,心中更是大大震惊了!

    以李运如此年纪,竟然能够在书法、诗词和乐道上取得如此高的道力,这说出去真的没人敢相信!

    仔细观察李运,发现竟无法看到他的根骨,但却能感觉到他已进入金丹境,灵力凝实无比,这同样是令人惊艳之事。

    而且,资料上可没有提到李运竟然收了一名龙帅作小奴,还能让他实现完美变身,这则消息如果爆出去,只怕会让人更加感到不可思议!

    武皋回过神来,神色变得极为激动,甚至有些可怕,死死地盯住李运,脸色变幻不定…

    李运心头暗惊,不过,有小空作后盾,他自然不怕,微笑道:“两位前辈故友相逢,晚辈似乎不该打扰两位的清谈,特献上星运酒,就此作别!”

    手中灵光一闪,出现一打灵气版星运酒,摆在石台上,施施礼,就想带着雷响离开。

    “且慢!”两人同时叫道。

    “两位前辈还有何吩咐?”李运拱手施礼道。

    颜轼与武皋对视一眼,说道:“老夫与武前辈只是偶遇,来此界就是特地来找你的,你可不能甩甩手就走人!”

    “原来如此!不知前辈寻晚辈所为何事?”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这…前辈屈尊而来,晚辈受宠若惊!”

    “哈哈,惊就没必要了!老夫可不是来抓你的!只不过是想与你探讨一下书法诗词而已,而且,现在嘛,老夫已知道你竟然也是乐道高手,所以,还要与你探讨一下乐之一道…”颜轼摇头晃脑道。

    李运微笑道:“能得前辈的指教乃是晚辈前世修来的福分!不过,晚辈恰巧有急事需办,能否待晚辈回来后再与前辈详谈如何?”

    “哦?你有何事?”

    “这…”李运沉吟着。

    武皋一旁大声道:“李运,你先前不是说来此探险吗?莫非你为的就是钟笋崖的灵乳?”

    李运心头一顿,连忙道:“前辈,晚辈先前不知此处乃前辈清修之地,确实是想顺道来此探险一番。不过,晚辈现在可不敢再打扰前辈,而是要去冰原界看看…”

    “哈哈,你不就是为了灵乳吗?老夫这里有最好的十万年灵乳,可以赠送你一些,不过,你要答应老夫一个要求!”武皋大笑道。

    “十万年灵乳?!”李运一听,有点不淡定了。

    “哈哈,你看!”

    武皋手上出现一个大玉瓶,里面盛着满满的灵乳,晶莹剔透,灵气氤氲,闪烁着惊人的灵光,让人看得目眩神迷!

    哇!

    李运和雷响心中均是大呼一声,眼睛被深深地吸引。

    就连颜轼看着这瓶灵乳,脸上也不禁露出迷醉之色,颇为心动。

    “怎么样?只要你答应老夫一个要求,这瓶灵乳就是你的了!”武皋对几人的反应极为满意,笑眯眯道。

    “不知前辈有何要求,只要晚辈能够做到,定当为前辈效力!”李运慨然道。

    武皋笑道:“放心,老夫的要求极为简单,你一定能做到的!”

    “请前辈说说!”

    “好!老夫的要求…就是你把袍服脱下,让老夫好好看看你的根骨!”武皋咧嘴笑道。

    “你?!”

    李运一怔,没有想到这异兽居然提出如此要求,难道他为的也是变身不成?!

    联想到他先前看出雷响变身之后的激烈反应,李运心中已经恍然,看来,武皋也是想找能让他变身之人,提高自身资质,否则,不可能拿出这一大瓶十万年份的灵乳来作诱饵。

    ……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