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相贱恨晚 >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49
    兴的是,她终于让那人记住了他。

    只是纷跌的时光里,她好像也开始渐渐有些想不起那个少年温和微笑的样了

    自这之后,日渐渐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程苏曾在这之后回过学校几次,却再也没有见过刘朵。甚至连月下旬的毕业典礼上,刘朵也没有出现。

    恨她也许初时有,可是后来她想明白了。

    是情皆孽,无人不冤。

    正结局三篇小番外

    眨眼又是一年七月。

    同往年不同的是,a市一如既往热辣的阳光,没能阻挡此刻教堂里被幸福包围的热情人群。

    长长的红地毯上,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被父亲牵着慢慢走向等候在一旁的新郎。

    “天磊,我现在正式将苏苏交给你,请你好好对她。”程爸爸将女儿的手交到对面的年轻人手,眼眶有些微红。守了二十几年的女儿,终于也找到那个携手共度一生的人了,他只觉欣慰与喜悦。

    “爸爸,请您和妈妈放心。我会照顾苏苏一辈的。”顾天磊紧握住那双纤细的手,话语诚恳而坚定。

    “好好好”程爸爸点点头,拍了拍新人相交的手掌。

    程苏听到父亲与丈夫的对话,眼眶湿润。从此以后,她与眼前的男将共同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他们将成为彼此的责任。

    这一切幸福都恍如梦境般不真实,好像手一戳这些幸福的气泡就会全部幻灭。

    直到年迈的牧师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他的吻轻轻落下来。那一刻,洁白的云端之上仿佛有谁轻轻推了她一把,让她一直悬在空的双脚终于稳稳当当落在地上。

    他们真的,结婚了。

    热烈的掌声在教堂里响起,在场所有的亲友都在用自己最简单的方式祝福眼前这对新婚的夫妻。

    再没有什么比眼前这个场面更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掌声久久才散去,人们高昂的兴致却没有因此褪去。

    新娘的手捧花在空画出一个抛物线,在场的未婚女性无一屏住气息敞开怀抱等待着它。有些恨嫁的女性,更是直接用行动来表明。

    唯独坐在角落一身伴娘装的貌美女,从都到尾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突然“啪”的一声,本来该往不同方向的花束转了个弯径自掉在她身上。

    女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副景象以及在场女性羡慕的目光,突然觉得很好笑她抬头看向新娘的位置,一身婚纱甜蜜倚在新郎身侧的新娘调皮的朝她眨眨眼

    她目光寻梭着,看见人群身穿伴郎衣服的男瞬间阴沉的脸,终于忍不住扶额哀嚎

    我勒个去,她去哪里找个男人将自己嫁掉啊

    坐在婚车上,程苏忍不住侧过头看俊朗的男,她的丈夫。

    “你说小绿和表哥还有可能吗”她一直遗憾于他们最后走上分手这条路。“我真希望下一个结婚的人是他们。”

    正在开车的顾天磊听到她的话,笑道“放心吧,你肯定会看到他们结婚的那一天的。”

    咦“为什么你这么有把握”

    他看着她充满求知欲的小脸,终于决定在这么美好的一天里满足她的一切问题。

    “缘分未尽”

    正如他与她,虽然最初错过,但是绕了这么一个圈最终还是遇上了。

    正完

    番外

    小剧场一、不能叫老公“哥哥”的原因

    刚刚新婚不久,程苏便因为不小心扭伤脚在家休养。

    这日下午,已经脚伤已经好得差不多的她仍然被要求在家休息。她终于闲的发慌,突发奇想决定去某人的公司闲逛一下,搞搞突击检查之类的。

    当她踏进专用电梯后,她开始想象小说原配去公司抓‖奸的心理特征。

    紧张焦虑忐忑不安

    不过,这些好像都没有诶

    电梯在十楼停下来的时候,程苏脚步轻快的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身为晴天集团总裁秘书的倪桑在见到来人的时候眼里闪过惊讶之色,不过良好的专业素养使得她在面对眼前的总裁太太时,仍然能够保持一脸镇定。

    “顾太太,顾总正在里面谈事情,需要我现在进去通报一声么”

    “谈事情男的女的”程苏瞥了眼紧闭的办公室,随口问了一句。

    倪桑不知为何犹豫了一下“女的”

    程苏觉得她像是话里有话,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微微低着头的她,然后道“你继续忙你的,我去休息室等他。”

    这里她曾来过几次,知道他办公室里面的那间休息室其实还有另一个门。倪桑听了她的话继续坐回位置处理手的工作,程苏便独自溜达到休息室的另一个入口。

    等了一会儿,程苏又觉得无聊,于是去偷听一下好了这么想着,她轻手轻脚的靠近未关紧的门处,悄悄开了条缝隙偷看。

    我靠‵o′凸,不看不知道,一下她怒火蹭的就往上冒。因为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那只穿着丝袜的脚正一点点靠近男穿着西裤的小腿。

    “顾总裁觉得这份合同怎么样”美女娇滴滴的声音让程苏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抖落了一地,下一秒还没等到顾天磊回答,程苏哗一声直接把门打开了。

    美女本来摇晃着半穿着高跟鞋的脚几乎就要触碰到目标了,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啪的一声脚上的高跟鞋掉在地板上。美女目光凶恶的瞪向罪魁祸首,娇滴滴的声音立刻换成了质问“你是什么人”

    程苏却不理她,兀自对此刻正看着自己的顾天磊道“哎呀,顾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谈工作的”

    顾天磊本来初见她时紧皱的眉,却在此刻听到她话暗藏的醋味而一下舒展开。

    他还来不及说话,听到眼前穿一身短t恤外加牛仔裤的女孩喊顾天磊哥哥,坐他对面身材火辣着装暴露的美女立刻收起一张晚娘脸,抢先道“顾总裁,这位可是令妹长得真可爱。”

    镇定如顾天磊,在听到自己的妻被误会成妹妹的时候差点笑出来。

    而程苏童鞋听到“令妹”二字后,一双眼睛里的怒火烧得更加旺盛了。令妹令妹,令你妹啊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眼前白目的美女估计早就下地狱了

    可惜眼神杀不了人。

    程苏佯装出一脸受伤的神色说“这位阿姨,我知道我长得一般,可是你凭什么说我长得难看啊我又没欠你钱,至于这么打击我么”

    美女听到自己被称为阿姨即使很生气,却还是赔笑道“小姑娘真爱说笑,我是说你长得很清秀很可爱”

    “呜顾哥哥,这个阿姨欺负我我听人说如果别人没法夸你漂亮,就夸你有气质;如果连气质好斗说不上,就夸你可爱”

    美女看着一脸快哭的女孩觉得自己忒憋屈了。她明明是想巴结她,结果反倒得罪了对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一脸阴沉的男,她心一沉。哎,看来这份合同这次怕是又无望了

    美女最后灰溜溜的走了,留下一肚怒气的妻和一脸笑容的丈夫。

    “顾天磊你刚刚为什么都不说我是你妻”

    “你难得找到机会表演一下,我当然不能拆穿你。”他答得理所当然。

    某人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可是不对

    “那老女人穿成那样明显是想勾引你快点坦白,你办公室平时是不是常有这种客人”她特意在最后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没有,这个是漏网之鱼。”顾天磊伸手将她拉入自己怀。虽然觉得她气鼓鼓的表情很可爱很有趣,但是经常生气对身体不好。

    “没有下次了”他信誓旦旦。

    某人至此才满意的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但是她说“我下次再也不叫你哥哥了”

    她才不要当他的妹妹呢

    她的问题解决完后,终于轮到他了。

    “你脚伤还没好,怎么跑出来了”明明叫她好好休息还到处乱跑

    “嘿嘿,我特意来看你的”她搂住他的脖,笑的一脸谄媚。

    即使明知道她特意说好话讨好他,他心里还是很受用。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微挑眉,“不要以为我这次会饶过你,你答应我在家好好休息不乱跑,现在没做到是不是应该罚”

    “那就罚我打扫一个星期的卫生好了。”

    没人回答。

    “那就罚我煮一个星期的饭好了。”

    还是没人回答。

    她终于泄气道“那你想怎么样”

    搂着她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打横将怀的人抱起来,一步步朝休息室走去“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期间倪桑送件给总裁大人签字,结果敲了半天门都没得到回应,便索性自己走了进来。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以及紧闭的休息室,露出了然的神情,将件放在办公桌上立刻退出办公室。

    许久之后,休息室内的程苏将头埋进被里,一脸懊恼。

    t她咋又被美色给诱惑了oo

    小剧场之二、明天晚上我要在上面

    冬日的某个夜晚,程苏洗完澡从浴室里看见顾天磊难得的躺在床上看书。由于之前看小说的时候被某人批了句没营养,她一直耿耿于怀至今。唔,这回正好瞅瞅他看的书究竟多有营养

    她俯身凑过脑袋,看了几行突然道“诶这不是我前几天网购的小说吗啥时候到的哇我以为卖家还没寄正准备去投诉嘞”

    啪啪啪啪,水珠滴湿了某人手上的书本。顾天磊微微抬眼眸光闪了闪,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高敞的领口下诱人的风光。

    当事人却犹不自觉,还在絮絮叨叨。“顾天磊,你不是说小说没营养么既然没营养那你还看神马啊哟,不错嘛,都278页了,速度很快嘛”

    “坐下来我帮你吹头发。”顾天磊挣扎了很久,终于把书本啪一声合上随手扔在一旁。

    “喂这书我刚买滴诶,还是作者的签名书你好歹下手轻点哇”

    顾天磊的反应是直接伸手揽过某人直接将她压在身下,然后笑得意有所指“放心,我等会儿会轻点的。”

    “唔你不是要帮我吹头发”程苏睁大眼睛,一脸无辜样。

    顾天磊俯身凑近她洁白的脖颈,灼热的气息喷洒在的肌肤处。“事有缓急,我们先解决眼前这件事。”说着顾天磊点点往上移,最后在她耳际流连轻轻噬咬。

    程苏浑身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努力用仅存的意志做斗争,“我我明天早上还还要开会”

    顾天磊因为她方才细微的颤栗而露出满意的笑容。“没关系,我明天负责叫你起来。”他说着,手指也不甘寂寞的开始悄悄褪去她身上的浴袍。

    “你你你每次都是我叫醒的”程苏只觉浑身乏力烫热,身体某处有什么在燃烧一般

    还有精力计较这些啊顾天磊听到她还算清晰的回答,微微皱了下眉,下一刻唇手并用,褪去彼此身上的衣服。

    “啊”娇喘的呻吟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她脸色潮红,白皙的身体染上蜜色,意识早已在他的挑逗下溃不成军。原本搁在他胸前的手不知何时搂上了他的脖颈,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希望得到更多。

    耳边听着她动情的吟哦声,顾天磊压抑许久的欲望终于再也忍不住,一个挺身狠狠贯穿了她。

    巨大的灼热瞬间涨满她的身体,她娇喘着紧紧攀着他一起抵达欲望的顶峰原先小小的坚持早就不知被遗忘到什么地方去了只留下一室绮丽。等到她幡然醒悟的时候,堡垒已被攻占,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