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相思恨 > 章节目录 上穷碧落下至黄泉
    围绕着校场跑了一圈,梨娘已经受不了了,她穿的那身盔甲就像背着一块大石头,先开始还能扛得住,而当下她只觉得越来越沉,愈发喘不过气了。

    “不行了。”她逐渐放慢动作,上气不接下气的,喉咙发干却怎么都润湿不了,“不能再跑了。”

    再跑就真的出人命了。

    元昭在一旁监视,见她停下,稳稳走来,“还有两圈。”他双手交叉环抱一副教官的模样。

    梨娘弯腰屈膝双手撑腰,她抬眼看着面前站的笔直的男人,烈日之下,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有黑黑的人影还有映衬这阳光的盔甲鳞片。

    “我跑不动了。”她瘫软在地,就连说话都喘着粗气,衣服内襟都已经湿透了,缠绕胸口的绷带呼吸间摩擦细肉,脖颈流下的汗水腌渍那块,有些疼。她动手去解铁甲上的衣带,顾不得周边还有其他训练的士兵,她现在急需扯掉这该死的衣裳,太重了压得她都不能呼吸了。

    元昭上前抓住她的手腕,高大的身形透着无形的压力,他咬字极重,声音沉闷有力,“起来。”稍稍施力拽起她,左手按住她身另一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的衣带,他环着她姿势太过于暧昧,梨娘看见远处停下动作望向这边的士兵,奋力地挣开他往前面走。

    她才不要被人人误会有龙阳之癖。

    只是她这一动,腰间露出一小块雪白的肌肤,元昭瞳孔一缩捞起她的腰,架起肩膀往外走。梨娘本就呼吸困难,这会儿还要应付他,一时间气没喘上来晕了过去。

    感觉肩上的人没有乱动,元昭脸色巨变,脚下一刻不停。几丈之外的士兵见此朝着这边而来,“兄弟,要不要帮忙。”他们瞧着元昭红色头巾上绣着的图案,是比一般士兵出生高贵的世家。

    元昭扶着梨娘快步向前,“无事,我弟弟暑了。”他神情淡漠,唯独那双眼睛焦虑异常,士兵们看向他怀里抱着的那个人,只瞧得出衣着是一样的款式,而脸被他按在怀里看的不真切,却依稀能知道是个十三四岁或者更小的粉面孩。

    看着疾驰的俩人,留下一众的士兵望着青天白日下的阳光,四月还是微凉得的天气,暑?这些贵人的孩还真是娇弱啊。

    梨娘的脉络很弱,元昭不敢耽搁找了一个最近的营房,房内挂着大大小小的羊皮地图,正间的长桌堆得高低不平的黄沙,高处插着各个颜色的三角旗。

    他顾不上许多架起梨娘坐在长桌旁边的长凳上,伸手抽开铁甲上的绳结,脱掉外面的盔甲似有若无的女儿香随着汗味散发出来,元昭喉结一动,粗粝的指腹情不自禁的去扯她着着红色底衫上的衣带,因为汗水沾染衣裳呈现出更加深沉的暗红,映衬细肉更显娇艳欲滴欲罢不能。

    他呼吸沉重,眸暗流汹涌,抽结的手微微颤抖,常年的之乎者也警戒他严于律己、克己复礼,可面前的是他心心念念、茶饭不思的人,她会嫁给别人,会委身他人身下辗转承欢。

    不。

    不可以,她是他的,无论上穷碧落,下到黄泉,无论生死她只能是他的。

    红色底衫下一抹茶白色肚兜,上绣着一朵朵盛开的海棠花,红绿相交栩栩如生就像是开在肌肤上,只是肚兜下的皮肤裸露出白色的绷带。

    元昭盯着眼前这个面色发青的人儿,脸色尤为不好,都不知该如何说她,本以为是盔甲压制加上体质薄弱导致气血不畅,却没成想她束了胸导致的呼吸不畅,真是不要命了,若不是他……发现,还指不定要遭些罪。

    元昭动手去解她肚兜后的结,门外却传来人声,似是要进来,他抱起梨娘,扫腿将地上的盔甲踢到了角落,一个翻身上了梁。

    哈哈,我很坏吧,本来不打算写这个的,但是我很坏就写了。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