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正文 0064 新术式
    纤维镜胆道镜视野里,出现一个微小的镊子样器械。虽然在场上千名医生,却没人能叫得出来这种器械的名称。

    【镊子?那么小,术者准备怎么操作?】

    【已经完全进入懵逼模式,做好术后看录播一百遍的准备。】

    【都别哔哔,看手术!】

    少量几条弹幕表达了内心惊讶情绪之后,就被镇压下去。这有可能是一个崭新的术式,甚至要比腔镜下经直肠逆行阑尾切除术还要新。

    或者说这是一个新术式的第一次亮相,也说不定。

    直播间静默,无数双眼睛看着术野里精巧的镊子像是鹰嘴一样,准确无误的一下叨中一条几微米粗细的白丝。

    没有碰到胆总管内膜,这一手惊艳全场。

    但还是没人说话,因为最关键的步骤马上就要来了。

    寄生虫全身有很多韧性极高的体毛,依靠这些体毛粘附于人体胆总管里。如果强硬的把寄生虫拽下来的话,体毛已经深入胆总管内膜,肯定会造成内膜不可逆的损伤。

    损伤严重,意味着术后患者会有并症,就算是出现菌血症、毒血症都说不定。

    上千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直播,好奇、担心种种心情在内心深处酵着。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镊子轻轻一动,寄生虫就被“摘”了下来。

    之前设想的胆总管内膜损伤?根本不存在!

    【我勒个去,我看到了什么?】

    【术者这货难道是驯兽师职业?寄生虫都是他家养的?】

    【请尊重术者,他有可能是你老师的老师的老师。要是不想在他身份曝光后尴尬到想死,就别用不尊敬的定语,谢谢,我叫**。】

    直播间疯狂了。

    想象中的难点根本就不存在,那条寄生虫就这么被取下来,完全没有任何难度。

    镊子缩回,又伸出,看样子是把寄生虫取出。

    这样的动作很无聊的继续着,术者精准的操作让人联想起机器。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准确,胆总管内膜毫无伤。而寄生虫也很乖巧,在被钳夹后,马上松开所有体毛,乖乖的被取出。

    【谁能告诉我,术者到底做了什么?】

    【难道是外星人?】

    【不可能,设备是寻常设备,就算是镊子也是钛镍合金的,那种金属光泽,很熟悉。】

    【那为什么寄生虫没有吸附?难道钛镍合金有让寄生虫畏惧的属性?】

    【天啦噜,术者,请接受我的膝盖。】

    钳夹寄生虫,是一个细致活儿,几百条寄生虫不是那么容易被全部取出的。郑仁动作非常准确、快,也需要十五秒才能取走一条寄生虫。

    渐渐的,杏林园里有些经验丰富、有相关器械知识的人看出了一丝端倪。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在术者钳夹寄生虫后,寄生虫会出现痉挛的现象。】

    【我也注意到了,痉挛很轻微,应该关键点在这里。】

    【我是虫体实验的研究生,刚好最近在做相关课题。估计有微量生物电流刺激,导致虫体出现痉挛。】

    不到半个小时,杏林园里的医生们已经接近事实真相。

    专业网站,就是专业网站!

    【好牛逼!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新术式。】

    【某某氏寄生虫胆道取出术?这个名字怎么样?】

    【要是数据够,英文水平过关,写一遍文章,能表到柳叶刀杂志上了。】

    《柳叶刀》是1823年爱思唯尔出版公司出版的杂志,部分是由李德·爱思唯尔集团协同出版。

    早在1823年由汤姆·魏克莱所创刊,他以外科手术刀“柳叶刀”的名称来为这份刊物命名,而“Lancet”在英语中也是“尖顶穹窗”的意思,借此寓意著期刊立志成为“照亮医界的明窗”。

    柳叶刀杂志是外科的顶级期刊,类似于科学、自然杂志。

    至于影响因子……柳叶刀杂志高达33.6.

    这个概念比较抽象,举个栗子说明,国内普通医学期刊,影响因子在o-o.1之间徘徊。

    而中字头的医学期刊,影响因子在1.o-5.o之间徘徊。

    柳叶刀杂志高达33.6的影响因子,这绝逼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

    能表到柳叶刀上?

    这个想法有着巨大的诱惑力,意味着可以有国家级的科研基金,有庞大的资源供给,有学术地位……

    可是这一切,都和观看视频直播的人毫无关系。

    冷静下来,众人马上意识到,正在进行手术的这位术者,肯定研究了不知道多少年这种设备。甚至等到手术已经完全成熟后,才展示到大家面前。

    能沉下心做事情,这种人是很受人尊敬的。

    尤其是在医疗圈,只有技术才能亲近技术。技术水准越高,肯定意味着江湖地位越高,根本不用想。

    这么高的水准,还能沉心研究……难不成是中科院哪位大牛?或者……或者是某位外国专家?

    今天的手术,看的真爽利啊。

    就算研究者不是自己,就算术者不是自己,日后喝酒吹牛逼的时候,也能说某某术式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老子是亲眼目击者。

    在有了一个众人都能接受的解释后,无数弹幕飞起,度快到让人眼花缭乱。

    根本没人能看清楚弹幕到底说了些什么,这回弹幕真的是弹幕了,像是子弹一样,飞射而过。

    不是在述说什么,而是用这样一种方式对老科研工作者表达心内深处的敬意。

    郑仁不知道,在不经意间,自己已经变成了“老”科研工作者,已经变成了外国的专家教授。

    他专心致志的取出寄生虫,放到旁边的弯盘里。

    谢伊人露在口罩外面的皮肤惨白惨白的,再怎么胆子大的姑娘,也怕这种软乎乎的虫子。

    何况还不是一条,郑仁已经取出上百条来。

    楚嫣之早就躲到呼吸机后面,看都不敢看,哪里还有那些中二的话语迸出来。燃烧再多的卡路里,都无法缓解内心的紧张。

    楚嫣然脸色也很白,但相对妹妹来讲还算是镇定。她也不敢看郑仁的操作,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呼吸机、监护仪的枯燥无聊的数字上。

    三百多条寄生虫,郑仁用了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取完。

    一边取寄生虫,郑仁一边腹诽系统,难怪给了一个长时间。自己还以为是系统要给自己奖金,没想到寄生虫真特么多!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