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正文 0280 介入双雄(4/4均订500加更)
    “郑老板,手术做完了?”苏云装作不经意的问到,带着一丝戏谑的口吻。

    似乎这样,可以不那么尴尬。

    “嗯,四根小动脉栓塞完毕。”郑仁道:“你那面用帮忙不?”

    “不用,开始关腹了。我还以为你会给患者做个子宫造影,顺手把子宫腺肌病给弄了。”

    “开玩笑,这可是急诊手术。患者伤势太重,栓塞子宫供血动脉,创伤虽然不大,但极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又不傻,有机会你让她康复后来找咱们,不一定行,但是能尝试一下。”

    “知道了。”苏云已经开始嫌弃郑仁啰嗦。

    “伊人就不用上来了,我给你当器械护士吧。”郑仁道。

    “孔主任好像来了,你不去打个招呼?”苏云侧头看郑仁,透过铅化玻璃,看到站在外面的孔主任和一个外国人。

    这么快就来了,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快一点呢。苏云笑了笑,郑仁这货……自己要怎么努力,才能碾压……不,过……还是达到他的水平呢?

    苏云把目标降了三个档次,最后现还是很难。

    郑仁回头,见孔主任站在操作间里和自己打招呼,便和苏云说了声,脱掉无菌手术衣,来到操作间。

    “郑老板,手术做的又快了。”见面,孔主任便打趣道。

    “孔主任,您要是再这么说,我可真要钻地缝了。别叫老板,叫我小郑。”郑仁笑道:“这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这不是鲁道夫教授要来找你么,我琢磨着要和你商量点事,还是见面说比较好,所以就跟过来了。”孔主任道。

    鲁道夫教授?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郑仁不认人,但记忆力却没有任何问题。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郑仁疑惑。

    “嗯。”孔主任让了让,鲁道夫便伸出手,用生硬的汉语说到:“您好,郑,我是来自德国海德堡大学的鲁道夫·瓦格纳,很高兴认识你。”

    郑仁有些茫然的握了握手。

    “郑总,普外二科,台上会诊。”楚嫣然提醒。

    “嗯?上台了?”郑仁问到,“怎么才上?”

    “不知道啊。”楚嫣然有些紧张,虽然她嘴上不高兴,可是一听到郑仁的话,心里知道坏事了。

    “那得赶紧去。”郑仁表情严肃,“孔主任,不好意思啊,那面有一个胆囊扭转的患者,挺到这时候,估计已经坏死了。”

    “你忙你的,下台再说。”孔主任无所谓,看着郑仁完全无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存在,和自己说完话后,又和旁边那位老主任汇报了几句工作,随后去换衣服,心里欣赏。

    一般遇到外国教授,在自己年轻时候开始,绝大部分人都会上赶着巴结。现在随着国力的增强,情况略好了一点,但也没好到哪去。

    郑仁这小子,直接无视了鲁道夫教授,这份心性和自信,硬是要得。

    苏云关腹已经接近尾声,虽然只有他一个人,连个器械护士都没有,但依旧又快又稳。

    “术后直接转Icu,和钱主任说一声,先备台呼吸机。”郑仁叮嘱楚嫣然。

    “我和你去看手术,嫣之,听到了么。”楚嫣然道。

    “好的,大人。”楚嫣之不知从哪里看的卡通形象,怪里怪气的小声说到。

    这还是有院长、主任、国外教授在场。要是只有自己人,郑仁感觉她能上天。

    一行人快步从急诊手术室赶到大外手术室。

    路上,院长办公室主任联系普外二科,他们已经上台,正在开腹。

    杏林园直播间里,苏云缝完最后一针,手术直播已经结束。

    【每次看直播,都是一次享受。】

    【有本事开直播的人,当然牛逼,我觉得我们主任这辈子是没机会达到术者的水平了。就算是当术者的助手,似乎也做不到。】

    【术者助手做的也相当赞啊,但你们注意到介入栓塞术了么?这样的手法,让我想起来前几天的那台前列腺栓塞术的直播手术。】

    【没看直播的人飘过,不过我后来看了录播,不明觉厉啊。】

    【前列腺介入栓塞术的术者水平,应该已经达到世界顶尖水准了。】

    【我感觉,做直播手术的术者水平和直播间的术者差不多,可以比肩。】

    【我感觉你们说的不对。加拿大的这位术者做的都是常规术式,而咱们国内的直播手术,做的可是没有成型的手术,我暂时觉得没有可比性。】

    【话说一屏双野,这个看起来很厉害。人家整个团队都厉害,不管是普外手术还是介入手术。】

    手术结束了很久,却依然有很多医生不肯离去。

    一场急诊抢救,双手术术式联合,展现了高的手术技能与急诊急救的水平,让很多医生感悟良多。

    下次,自己再遇到这种情况,似乎能节省一些时间。

    而这些时间,像是燃料,添加进去,意味着患者的生命之火复燃的可能性大增。

    ……

    ……

    大外手术室,一行人换好了隔离服,走入2号手术间。

    手术间里,正在急诊手术。

    孙主任的无菌帽被汗水打湿,不时的侧头,巡回护士给他擦去汗水,以免汗水滴落,污染手术区域。

    在术野里,胆囊扭转,颈部拧成了麻花状。

    胆囊本身,因为缺血时间过长,已经出现初步的坏疽症状。按照常规手法切除,坏死部分太多,不满足缝合条件。但要是不切除……开腹干嘛来了?

    看着从没见过的异常情况,孙主任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紧张、焦虑,让他血压升高,汗水打透隔离服与无菌手术服,后背湿漉漉的一片。

    “孙主任,我来了。”郑仁当先走进手术间,招呼道。

    “小郑,你可算来了,你看看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孙主任顾不上其他人异样的目光,询问到。

    郑仁有些疑惑,胆囊扭转,只是诊断与鉴别诊断比较难。手术难度,几乎没有,切了胆囊也就是了,孙主任这是在做什么?

    他凑近一看,胆囊扭转没有像是个案报道那样可以选择复位的那种。胆囊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胆囊管、动静脉、肝管缠绕在一起。

    这特么哪是漂浮的胆囊,这是天津十八街胆囊。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