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真龙 > 正文 第338章 一线生机
    “你莽撞啊!”面对儿子,龙幽有些怒其不争地摇头说,“本不该这么着急上马,都被你的行动给打乱了计划。”

    一开始,龙幽并没想着这么着急的抢班夺权,他想观察一下形势再说。而且当时宇文星海和文有则还在,存在太大的变数。

    但是龙云舒去报复林雪宁这件事,直接撕破了脆弱的平衡,让他不得不仓促动手。因为不仅仅伤了林雪宁,同时还枪击了苏无求,这让佛门也参与了进来,对形势产生了诸多无法预测的影响。

    因为佛门的介入,让人看到了墙倒众人推的希望,于是其他各方势力也都马上做出了反应。

    当时宇文星海和文有则都在指责龙幽,并要求龙幽马上严管龙云舒,使得内部冲突也瞬间爆,最终促使形势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韩家也是个变数。”龙幽有点郁闷,只恨宇文天河把当年那段婚姻隐藏得太好了,竟然让宇文述学有了这么厉害的一个老娘。

    龙云舒忐忑道:“那咱们怎么办?苏家和韩家的势力都不小,而猎人公司内部真正支持咱们的其实不是很多吧,大多数都在观望。韩家的强势出现,让这些墙头草又来了希望,或许会选择继续支持宇文述学。”

    龙幽阴冷地笑了笑:“那咱们就只有更加强势才行,打掉这些墙头草们不切实际的幻想。要让他们知道,在猎人公司内部只有一个天,我就是他们的天……你先下去吧,这两天别再给我捅篓子!多注意一下员工——特别是高级员工们的思想动态,帮我盯着这些混蛋。”

    龙幽其实是个干大事儿的主儿,最大的毛病就是太娇惯自己的儿子,护犊子有点没原则。

    龙云舒走后,龙幽沉思片刻拨打了一个电话。已经是深夜了,但对方还是第一时间接了电话。

    ……

    外面世界已经乱了套,但是在真武山踏雁峰这个事件爆的核心区域,此刻却平静如水。

    由于圣教和真武山的双重约束,江湖闲杂人等进不来,整个山峰上冷冷清清。当初天魔殿出现的地方,此时空旷寥廓。半月的银辉洒落下来,清冷寂寥。

    道尊在这里,甚至还有一个更加强大存在出现在此处——当世天下第一人,教尊!

    假如不认识的人在这里,恐怕打死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肤若凝脂、面如冠玉的星眸“青年”,竟然就是名震天下的教尊大人!

    看上去或许只有三十岁,甚至更年轻一些,但众人皆知他的实际年龄已近耄耋。这种可怕的养生术,本就是一种无视自然规则的恐怖表现。

    他身高只是中等,看上去也没有任何咄咄逼人之气。一身月白色的长衫随山风微微飘舞,这才令人意识到他竟在这严寒天气只穿了薄薄一件单衫。

    不过他一旦开口说话,便显露出了老年人的声音,虽然清朗明澈。这种声音和他的容貌有点背离,所以生人听到可能会觉得有些不适应。

    但道尊和他是老相识了,并不觉得意外。

    今天教尊来这里,当然还是因为天魔殿的事情太过于意外,以至于他的亲传弟子朱云从都陷入其中不知生死。

    还有一点,那就是猜测到弘德殿大学士朱赈豪竟然可能在大殿之中,甚至可能是傲慢之主!

    这件事极其关键,不但让圣教蒙羞,同时也会是圣教内部一颗重磅定时炸弹。

    能够夺舍了朱赈豪的话,那么魔族在圣教内部可以渗透到什么地步,可以通过朱赈豪之手安插多少人手?

    比如公孙逸群那样的一方豪门大佬,竟然也是魔族,那他是怎么通过检测的?

    是通过傲慢之主这个渠道吗?

    但是在进殿的时候,公孙逸群却是和愤怒之主一伙儿的,而遗族高层都知道愤怒之主和傲慢之主是几世的对头。

    那就是说除了傲慢之主这一系,其实公孙逸群他们还有另一条打入圣教内部的派系?

    好恐怖,强大的圣教竟然被魔族打成了筛子,对方无孔不入了。

    除了这些事,教尊还有一件事需要调查,那就是秦尧的真龙遗族身份!

    颜晴检查秦尧血气的时候,得出了一个嗜血蛟的推论。但是天魔殿消失之前,却出现了真龙的幻象,这也让教尊再度怀疑起当初的检查结果。

    却不知当初搅乱检测结果的,就是现在站在他身边的道尊。偏偏这老道好似个没事儿的人一样,一点破绽都没有。

    道尊以退为进说道:“贫道曾询问圣教的那几位代表,他们说天魔殿关闭之后几日,朱赈豪大学士还曾露过面。所以,天魔殿内的傲慢之主定然不是朱大学士了。”

    教尊沉默片刻,摇头:“我已查实,朱赈豪此时并未闭关。而当初露面之人,也只是一个替身。”

    “哦?这可真是乎预料了。既然故意推出替身,似乎更像是印证了朱大学士他有点问题啊。”

    “不是有点,而是基本上确凿无疑了。圣教之大不幸啊,可叹堂堂弘德殿大学士,圣教三号人物。”

    “教尊大人也不必伤怀,虽然此事令人遗憾,但圣教树大根深底蕴深厚,人才多得是。”而实际上道尊心里应该高兴得紧吧。

    教尊:“圣教内部的叛逆,我自会处置。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

    “怀疑秦尧那真龙遗族的身份?”教尊笑了笑,“那句谶语贫道也曾听闻,无稽之谈罢了,教尊何等身份,哪用理会这些江湖野话。”

    “但有人可能会藉此做文章,当然秦尧现在没了,自然也就无需考虑这个。”教尊顿了顿,有意无意地看了看道尊,笑道,“我说的这件事不是秦尧,但也与之有关——关于猎人公司,太微兄怎么看。”

    太微真人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做出惋惜之貌:“猎人公司,形势可不怎么乐观。”

    教尊:“乍失宇文兄这个顶梁柱,宇文星海和文有则又下落不明,这猎人公司怕是要完了。太微兄和宇文兄曾是至交好友吧,眼下准备怎么处置?”

    道尊蹙眉:“愿听高见。”

    教尊叹道:“猎人公司的出现,本就是一个错误。说是分割圣教的权限,但同时也让江湖遗族受制颇多。这就是个人见人厌的组织,难道太微兄心里不是这么看待的?”

    道尊:“还不至于这么严重,猎人公司和我真武山的瓜葛也不大。”

    教尊:“那是太微兄在这里坐着,就好似擎天一柱一般,他们自然不敢有什么动作。但太微真人不止是真武山的太微,而是天下道门的太微。其他弱小的道门宗派,可就没真武山这份从容喽。”

    说得挺可乐的。

    事实上天下遗族更苦恨圣教吧?当然,任何官方组织都会被江湖抵制,猎人公司也不例外。

    比如说圣教要是倒下了,大部分遗族都会放鞭炮庆祝了。而猎人公司要是倒下,虽然不至于放鞭炮,但是鼓个掌笑两声还是很正常的。

    道尊却似乎非要教尊说明白:“哦?那教尊大人的意思是……”

    教尊心道你装什么纯洁小白兔,不过语气依旧平静:“死掉的猎人,才是皆大欢喜的好猎人。”

    道尊顿时做出悲天悯人之状:“这可对不住宇文兄了,贫道与之虽然称不上莫逆之交,但也算是志同道合的旧友。如今他生死不明,贫道怎好对猎人公司下手。”

    教尊:“现在是龙幽篡位,而且还欺凌宇文述学这小姑娘。猎人公司已经变质了,将之打翻在地,恰恰是帮宇文兄报仇了。”

    道尊捋着胡子点了点头:“倒也是这个道理。”

    教尊笑了笑:“佛尊也与我联系了,他们也有此意。苏楞严的侄子被龙幽之子枪击,佛门视为奇耻大辱,所以佛门一方面对猎人公司施压,另一方面也希望我辈能够挺身而出主持公道。现在有了太微兄这个态度,我便更有底数了。不如圣教和道佛三家联名,对猎人公司稍微施加一些压力?也算是为宇文兄身后之事略尽绵薄之心。”

    遗族世界四大势力,其余三家联手对付落难的一家,再加上这一家刚刚失去了顶梁柱,基本上就是摧枯拉朽之势了。

    定下了这个谋划,教尊来这里的目的也就基本完成。至于说这天魔殿的事情,道尊当然也不免询问教尊的意见,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天魔殿突然消失。

    “圣教史籍最为丰富,难道也没有一点点类似的记载?”

    教尊摇头,面露悲色:“没有记载,但根据推断,可能是入殿者全部失败而导致天魔殿提前消失。可怜劣徒云从还在里面,这可谓是白人送黑人了,情何以堪。”

    事实上江湖人基本上都是这么推断的。

    道尊也不免悲悯起来:“是啊,冯师弟与贫道几十年在一起,情同手足,贫道每每思之也是痛不欲生。”

    教尊:“那么还请太微兄继续留意,若天魔殿若有一线生机可以再现的话,还望多施援手,助我劣徒一把。”

    道尊:“那是自然。”

    于是教尊告辞,飘然下山,黑夜之中一道飘逸的白影,宛如遗世而独立的仙。

    道尊目送至极处,微闭双目不知悲喜。

    至于说天魔殿“若有一线生机”,两位尊级大佬其实并没觉得它会实现,只是一句安慰之语罢了。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