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汉当更强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各逞其能
    汉军郑布兵团自行停止了每日例行的叫骂搦战后,反汉联军难免益怀疑项康即将亲临巨鹿指挥督战的传言不假,所以汉军才不愿再浪费力气白白辛苦,已经在着手安排迎接项康到来的各项事宜,然后也不用互相打招呼,齐楚赵三国军队便不约而同的加强了对汉军的斥候细作探察工作,赵军还利用自己的地头蛇优势,让细作深入南下,探听更为详细的情况。

    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的,各种相关情报便先后送到了反汉联军的各大脑面前,证明了汉军两大兵团确实已经正式公布了项康将来的消息,还已经在全力着手安排迎接项康到来的各项事宜,什么给衣服破旧的士卒换装,挑选功勋部队准备接受项康检阅,准备彩旗锣鼓乐器,种种不一而足。

    除此之外,周叔兵团和郑布兵团还双双都在各自的中军营地里清理场地,腾出了大片空间,看模样都想把项康请进自己的营地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还谁都不肯退让半步。

    确认了这些情况,周殷、田部和张耳、甘公等人虽然揪心万分,益肯定传言应该不假,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是继续坚守各自负责的城池营垒,抱着以不变应万变的打算等待项康的到来。可是让西楚军主帅周殷预想不到的是,他沉住了气耐住性子没去招惹汉军,汉军周叔所部却欺负上了门,还把侮辱的对象直接对准了他本人……

    欺负上门的还是周殷的同姓家门周叔,郑布那边停止搦战的两天后,汉军周叔兵团突然出动了一千骑兵,绕过巨鹿城池直至西楚军的营地山下,然后也不叫骂搦战,只是派遣一名使者手打白旗直至西楚军门前,高声喊道:“烦请禀报贵军大司马周殷,就说我们周将军为了迎接我们汉王到来,让人排演了一出与大司马有关的百戏,想请大司马先行欣赏,若能斧正,我们周将军必然不胜感激。”

    情况报告到了周殷面前,周殷心中纳闷,便领了一队亲兵直来大营门前查看情况,却见汉军阵前果然站着数名身穿西楚军军衣的士卒,人人以白粉涂面,扮做可笑模样,再紧接着,见西楚军大营门前人头涌动,领兵汉军骑将料到必是周殷亲自到来,便让士卒吹响了随军带来的丝竹,人头涌动间,汉军阵中又走出了一名身穿盔甲披着披风的戏子,似乎是准备排演的百戏主角。

    再一细看那戏子模样,周殷顿时就气得全身都有些抖,原来那戏子不但用白粉涂白了鼻子模样可笑之至,身上穿着的盔甲披风,还是周殷本人备用的盔甲披风,同时那几名穿着西楚军衣的戏子还突然亮出了一面旗帜,字样规格都与周殷的帅旗一般无二,很明显是刻意仿造而成,故意用来羞辱周殷的道具。

    更让周殷气炸胸膛的还在后面,正式开演之后,在几名参演汉军士卒的面前,那名扮做周殷的戏子嚣张跋扈,以秦戏排优的滑稽口气,大声尽说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可笑言语,什么扬言要活捉汉王,生擒周叔,几名扮做西楚士卒的戏子也是忸怩作态,以夸张动作衬托扮做周殷的戏子,还整齐大喊什么就在这汦水战场,一定要大破汉军。

    再紧接着,那名扮做周殷的戏子自然倒了大霉,领着西楚士卒拿着道具武器,与汉军士卒在众目睽睽下装模作样的打斗一番,接着几名西楚士卒很快屁滚尿流的大呼小叫着四处逃散,扮做周殷的戏子也撒腿就跑,却无比可笑的在狼狈逃窜中自行摔倒,又被汉军士卒骑到他的身上殴打,扮做周殷的戏子嚎叫求饶,尽说一些侮辱周殷的话。

    “汉军阿翁,汉军大父,不要再打了!孩儿周殷知错了,孙儿周殷知错了,孙儿周殷我誓,再也不敢和汉军阿翁汉军大父为敌了!你们就饶了你们的孩儿孙儿周殷一条狗命吧!”

    见此情景,列队在营外的汉军骑兵当然是哈哈大笑,骑打戏子周殷的汉军士卒则撤下了他的头盔,把周殷曾经戴过的头盔扔到地上当球踢,还一边踢一边喊,“周殷匹夫的级在此!周殷匹夫,你的脑袋就在这里!有本事出来拿!有本事出来拿!”

    这个时代的人最是重视尊严,被人骂上几句都有可能闹出人命,当然就更别说这样的奇耻大辱了,所以即便明知道汉军是在故意挑衅,周殷依然还是气得七窍生烟,先是重重一拳砸到大营门上,然后红着眼睛大吼道:“出兵!给我杀光这帮汉贼!”

    很可惜,虽说同样受到了污辱的西楚军立即着手组织骑兵出营突击,汉军骑兵却动作更快,才刚看到西楚军的营门打开,马上就掉头就跑,带着滚滚黄沙奔向来路,还一边跑一边叫嚣,“周殷小儿,周殷匹夫,有种来追啊!有本事来追我们啊!”

    动作慢了一步,气冲斗牛的西楚骑兵当然没能追上这帮该天杀的汉军骑兵,又害怕汉军乘机出兵交战,才刚追到被彻底堵死的巨鹿西门附近,就只能是赶紧收兵回营,情况报告到了周殷的面前后,周殷的脸色铁青,半晌才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汉贼,给老子等着!不报此仇,本帅誓不为人!”

    …………

    周叔军的动作很快就被报告到了他们竞争对手郑布和李左车的面前,李左车听了嗟叹,说道:“不愧是周叔啊,这么早就做好准备了,不出意外的话,周殷匹夫肯定要落让他的陷阱了。”

    “那我们还楞着干什么?”郑布焦急的说道:“还不抓紧时间赶快动手?迟了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不要急。”李左车摇头,说道:“要先等我们弄清楚汉王究竟什么时候能到巨鹿,然后才能动手行事,否则的话,贼军那边一旦通过细作现日期和路程不对,就一定不会上当。”

    郑布听了无奈,也只能是沉住了气,耐心等待项康那边的消息,不过也还好,项康从濮阳出北上也是走宽敞平坦的驰道,也是轻装而来,度当然极快,所以才刚到了当天的晚上,郑布和李左车就收到消息,说是项康应该能在后天之内抵达巨鹿战场。郑布和李左车听了大喜,除了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公之于众之外,又马上叫来了提前准备好的信使,让他携带书信礼物连夜出营,悄悄潜来巨鹿的东门城下依计而行。

    于是乎,很快的,没过多少时间,郑布和李左车联名的书信,还有一份十分贵重的礼物,便被一名被俘变节的赵军士卒,连夜送到了巨鹿东门守将贲郝的面前。与李左车颇为熟识的贲郝打开书信细看时,却见书信是曾为赵军谋士的李左车亲笔所写,内容除了叙旧之外,便是劝说贲郝开城投降,悄悄向汉军献出巨鹿东门,同时郑布和李左车还明白告诉贲郝,说是项康后天就能抵达巨鹿,力劝贲郝在项康抵达的当天晚上就献出巨鹿东门,帮助汉军郑布兵团向项康献上一份见面厚礼,换取项康给贲郝的丰厚赏赐和高官厚禄。

    如果真的能够在项康抵达巨鹿的同时献出巨鹿城池,项康在大喜之下,给贲郝的赏赐自然要远比平时更加丰厚,大概也就是考虑到了这点,思来想去了许久后,贲郝果然欢天喜地的接受了汉军的劝降,答应在项康抵挡的当天晚上三更时分,以从城头投掷火把为号,打开城门接应汉军入城。郑布和李左车派来的信使大喜,赶紧带着贲郝的答复出城,返回汉军向郑布报告情况。

    还是被李左车料中,汉军信使前脚刚走,贲郝马上就带着书信去见了赵军主帅甘公,甘公见了又忧又喜,喜的当然是汉军主动上门送死,有机可乘,忧的则是怕重蹈覆辙,象不久之前让刘间在北门诈降一样,伏击汉军不成,又被汉军反过来伏击,再吃大亏。

    最后,还是贲郝一语点醒了梦中人,说道:“上将军放心,末将之所以假意答应献城,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引诱汉贼偷城,而是为了麻痹汉贼。请上将军想一想,既然汉贼决定在后天晚上出兵偷城,或者是引诱我们出城伏击,项康逆贼又要在后天就抵达巨鹿战场,那么在明天晚上,汉贼必然不会有什么充足准备,我们乘机出兵劫营,必然可以获得大胜!”

    甘公醒悟,一拍大腿喜道:“妙计,是这个道理,项康逆贼后天要到,汉贼又准备后天晚上行使诡计,明天晚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充足准备,我们出兵劫营,不但得手希望极大,而且就算劫营不成,撤退也十分容易,不必担心有什么大的损失!”

    见甘公同意,颇为忠心的贲郝又赶紧拱手请令,请求担任第二天晚上的劫营先锋,然而甘公反复考虑之后,却没有立即答应,说道:“先不急,我们的精锐已经丧失殆尽,能够打夜战的军队已经不多,你想出兵劫营,必须要请位置方便的齐国军队出兵帮忙,这样才有把握一些。等明天吧,明天我先禀明了张相,然后再亲自去找齐国军队商量,等他们答应出兵帮忙了,我们再做决定。”

    做出了这个决定后,天色才刚微明,甘公就找到了张耳,把情况告诉给了他,张耳开始倒是有些不愿继续冒险,可是又招架不住甘公的一再劝说,又觉得机会难得,便也点头同意了甘公行事。

    见张耳肯,甘公大喜下忙又亲自赶来齐国军队营地与田部见面,向田部说明详细情况,也请田部做好准备,今天晚上出兵给自军帮忙,还主动表示由赵国军队担任劫营先锋,齐国军队负责接应,赵国军队得手,齐军尾随杀进汉军营里拣便宜,赵军如果劫营不顺或者遇到什么意外,齐国军队只管负责接应就行。

    人性本贪,虽说部将虞领此前一再警告过不可轻易弄险,可是见甘公的分析有理,觉得汉军今天晚上绝无可能提前做好伏击准备,又见赵国军队主动表示愿意干苦活,齐军只管负责掩护和拣便宜,田部思来想去,还是答应与赵国军队联手出兵劫营,甘公一听大喜,赶紧和田部商量好了各种联手细节,欢天喜地的回城布置准备。

    事情还没完,甘公走后,田部召集麾下众将安排今夜劫营战术时,他的爱将虞领虽然一度提醒田部不可冒险,然而听了田部仔细介绍的汉军策反情况后,虞领还是闭上了嘴巴,同意了田部的战术,还被田部委以了率军出击的重任,十分让同僚眼红的得到了独领一军独当一面的机会。

    可惜虞领却似乎不肯领这个人情,到了下午时,田部才刚收到赵军知会的消息,证明了项康的确要在第二天抵达巨鹿战场的情况,本应该在军帐里睡觉的虞领就再一次来到了田部的面前,十分为难的说道:“上将军,今天晚上的出兵劫营计划,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末将左思右想,现这么做还是太过危险,汉贼所谓的策反,很可能是汉贼精心设计的一个抛砖引玉之计。”

    “怎么?都已经安排好了,本将军也已经答应了赵国上将军了,你还要本将军反悔不成?”

    “上将军,反悔不反悔,只是一件小事,我们的将士性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大事,请听末将对你细说肺腑之言……。”

    …………

    到了天色全黑时,齐赵军队的几个重要人物全都是心情复杂,虞领在齐军营地中默默祈祷,祈求上天保佑自己的同乡亲兵判断无差,今天晚上汉军郑布兵团真的布置下了天罗地网等齐赵军队去钻,不要让自己辜负了田部的信任。

    忠心耿耿的赵军大将贲郝则是在东门城上生闷气,不断诅咒食言反悔的齐军盟友,害得自己错过这个杀敌立功和为好友苏袒报仇雪恨的机会。赵军主帅甘公也是在赵军指挥部中脸色阴沉,低声咒骂,“田部小儿,贪生怕死,食言反悔,如果不是现在有求于你们,本将军简直……。唉,苏袒匹夫啊,你太无能了,如果不是你把本帅的精锐战兵丢了一个精光,今天晚上本帅完全有把握独自打这一战!本帅就不相信了,今天会真是陷阱!”

    与这些人不同,同一时间的汉军营内,汉军的两个关卡级boss郑布和李左车则是在对坐饮酒,郑布还一边向李左车举起酒杯,一边满脸狞笑的说道:“广武君,请,再喝一杯,算时间,贼军也该来了,喝完了这一杯,咱们就可以欣赏我们的将士如何杀敌报仇了!操他媪,今天晚上不把齐国贼军杀一个尸横遍野,难消我心头之恨!”

    “将军请,但真的只能是再喝一杯了。”李左车微笑答道:“今天晚上的形势复杂,不出意外的话,周叔将军那边也应该会在今天晚上动手,将军你能不能压过周叔将军一头,还要比赛我们谁的斩获最多。”

    “不用比,我们赢定了。”郑布自信的回答道:“他的位置本来就比我们差,碰上的是最不好对付的西楚贼军,广武君你又布置了妙计,安排了我们的将士穿着赵国贼军的衣服混进战场浑水摸鱼,这一场仗我们就是想不大获全胜都难!”

    言罢,郑布先是把青铜爵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放下了酒爵,压低了声音说道:“说句良心话,其实我还希望我这边的贼军抢先动手,让西楚贼军那边有所警觉,这样我们才更有把握彻底压过周叔。”

    “人之常情。”李左车笑笑,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周将军那边,肯定也有不少人是这个心思。”

    乐极生悲,或许上天教训郑布的过于贪得无厌吧,好不容易熬到三更时分,西面周叔军营地那边,竟然抢先传来了喊杀声音,既证明了李左车的所料无差,被周叔彻底激怒的周殷果然利用汉军应该疏忽无备的机会出兵劫营,也十分不幸的告诉了郑布,他在这场竞赛中,已经在起跑阶段就处于了落后位置。

    “干他媪!”气急败坏的大骂了一声后,郑布不肯死心,又吼道:“沉住气,我们营外的贼军也肯定会马上动手!”

    让郑布和李左车意外,周叔军那边明明已经喊杀震天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后,郑布兵团的营外依然还是寂静无声,不见半个人影,郑布依然不肯死心,果断大吼道:“擂鼓,杀出去,干掉我们营外的贼军!”

    战鼓擂响,营门大开间,蓄势已久的汉军营内伏兵立即打着火把杀出,同时还派出了轻骑上前,寻找肯定已经潜伏在营外的敌人,同时埋伏在大营两侧的汉军伏兵也睁大了眼睛,随时准备着起冲锋杀出,还有东北面的远处,三百名化装成赵军士卒的汉军将士也是个个把眼睛瞪圆,只等机会出现,马上就假扮成赵国军队冲入敌群混水摸鱼。

    让郑布和李左车吐血,过了许久后,出营军队竟然来报,说是在营外没有现一个敌人,自军今夜的周密准备已经白白辛苦,埋伏在营内营外的士卒全都白白喂了蚊子,郑布闻言惊叫道:“怎么可能?西楚贼军都已经上当了,齐赵贼军怎么就偏偏不上我的当?”

    “怎么回事?”同一时间的周叔军营中,周叔和周术、崔广等人也在莫名其妙,都说道:“郑布那边怎么会没有得手?按理来说,以李左车的本事,设计引诱齐赵贼军出兵劫营肯定不难啊?怎么会没有得手?”

    也还好,汉军今天晚上倒也不是完全的白白辛苦,至少汉军周叔兵团就成功伏击了冒险偷袭的西楚军队,先是三面夹击,把出兵劫营的西楚军杀得是鬼哭狼嚎,尸横遍野,又乘胜追击,利用西楚军队撤退路程较远的机会,把西楚军溃兵和接应后军都杀得是伤亡惨重,死伤不可计数,亲自统兵出击的周殷更是边逃边吼,“上当了!本帅又上周叔匹夫的大当了!周叔匹夫,你给本帅走着瞧!走着瞧!不报此仇,本帅誓不为人——!”

    这个时候,战场的情况也已经被先后报告到了甘公和田部等人面前,结果得知汉军郑布兵团果然布置得有埋伏,甘公和贲郝当然是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一起惊叫道:“好险,差点就又上了汉贼的大当了!幸亏我们没有出兵,幸亏我们没有出兵啊!”

    田部也在齐军营中大叫侥幸,还迫不及待决定要再次重赏他的爱将虞领,又破口大骂道:“周殷匹夫,出兵劫营也不和本将军打一个招呼,你那怕是随便说一声,也用不着吃这么大的亏啊!”

    同一时间,虞领则再一次抱住了他的卢县同乡亲兵,庆幸得不能再庆幸的说道:“兄弟,多亏了你啊!如果不是听了你的劝,今天晚上我们就要吃大亏了!”

    “将军,先别高兴得太早了。”同乡亲兵依然十分冷静,说道:“我们只是躲过了今天晚上祸患,接下来我们的压力就更大了,西楚军和赵国军队都连遭重创,只有我们的军队完好无损,接下来我们不但得打主力,汉军的郑布还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坚持到西楚王率军来援,我们齐国军队肯定要倒大霉!”

    被虞领的同乡亲兵料中,同一时间的汉军营内,郑布果然已经在红着眼睛大吼,“多派人手,多抓舌头,一定要给老子查清楚,到底是谁坏了老子的好事!害得老子丢这么大的脸,老子要剥了他的皮!”

    还有一个连锁反应,连滚带爬的逃回西楚军营地后,大概了解到齐赵军队这边的情况,西楚军主帅周殷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狂吼道:“田部小儿,你明明知道汉贼今天晚上布置得有陷阱,竟然也敢不和本帅打一个招呼!看本帅怎么找你们算帐!”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