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继母皇后狼皇帝 > 章节目录 88-98
    88-98

    088估计我活不过今晚了

    “我没有病!”

    “你有病,太医已经诊出你有病了,你必须吃『药』!”慕容太妃命令道,再也不跟她客气,目的就是要她乖乖吃『药』。

    “我没有妨碍到你任何,为什么你要这样?”陈茜不是没脾气,只是她不想跟她斗,因为斗不过,也没有斗的必要。

    “你要是乖乖喝了这『药』,我就更相信你了!”她够狠。

    “我喝可以,但是请你放了香儿,她很可怜,我不想她受我的连累!”陈茜提条件。

    慕容太妃一怔,但是却点点头,原来她以为她想要她的命……不过想想,她这身子骨,这碗『药』下去,当真活下去的可能『性』也小了,便也大方地许了诺,完成一个她的心愿,她也算是慈悲了。

    陈茜没再说什么,端出那碗早煎好了,已然凉透的苦『药』,喝得一滴不剩,喝完还冷冷地向慕容太妃示意了一下碗底。

    “走!”慕容太妃当真是非常满意,嘴角浮现了一丝得意的笑,再不难为,转身就走。

    陈茜看也不想看她们一行人走去,连着她房里的另两个宫女,她也不想再看第二眼,静静地躺在了床上,合上了双眼,一副等死的样子。

    “公主,她们怎么你了?”不一会儿,香儿果然被放了出来,她一进来,就看到陈茜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顿时吓坏了,急忙扑到陈茜的床边,大哭了起来。

    “香儿,你回来了就好,她们没把你怎么样吧?”陈茜张开眼睛,看到香儿哭得满脸是泪水,但是显然她并没有再受什么苦,她不为自己担心,倒替她担起了心了。

    “公主,你别管我,太妃……太妃怎么样了你?”香儿拉住陈茜,因为她的镇静,她更受不了了,担心得不得了。

    “喝了碗『药』,不过『药』劲还没上来,估计我活不过今晚了……”陈茜苦涩地笑道。

    “什么?公主,你疯了吗?你还这么镇定?天哪,公主,你快吐出来呀……”香儿顿时吓死了,赶忙要将手指伸进陈茜的嘴里抠她的嗓子眼,好让她反吐出来,可是她这举动,却让陈茜宫中的另两个宫女看在眼中,上前一把将香儿给抓住,阻止她的举动。

    “喂,你们这两个狗奴才,公主平时待你们那么好,你们俩竟然……竟然要看着公主死?她也是你们的主子呀?她是皇后娘娘呀……”香儿挣扎着想推开两个人高马大的鲜卑女子,可是她哪里是她们的对手呀,根本也挣不开一分一毫呀!

    “香儿,别跟她们斗了,她们是慕容太妃的人,我死了就死了……啊……”陈茜说着,突然感觉腹中剧痛,再也承受不住地倒在床上打起了滚,娇小的身子倦缩成一团,痛苦不堪地叫了起来。

    089 只是想打胎

    “公主!公主!”香儿急得狠狠地挣扎开她们,急奔向床上的陈茜,只是她不知道,不是她的力气够大,而是两个宫女放开了她,因为她们知道『药』起效了,她们没有必要再拦着香儿了。

    “香儿,我好疼呀……香儿……”陈茜痛苦地捂着肚子翻滚,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要了她的命了,香儿急得无计可施,大夫,大夫,现在大夫也许能救她一命呀。

    “扑通!”香儿再也受不住了,一下跪在了两个宫女的跟前,磕头如捣蒜,“求求你们了,给公主找个大夫吧,她还那么年轻,不能就死了呀……”

    两个宫女面面相觑,看着痛苦不已的陈茜,她们还是起了点恻隐之心,“皇后娘娘只是吃了堕胎『药』,不会死的,忍忍就过去了,孩子流下就没事了……”

    “什么?”香儿登时天旋地转,天哪,原来……原来陈茜是怀孕了,那太妃来亲自给她堕胎就是嘱意要让她失去孩子了,可是……皇上才是孩子的爹呀,公主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未来的皇子,太子,皇帝呀,谁敢打掉呀,除非这是皇上的意思!?香儿顿时呆掉了,她当然不可能知道慕容太妃和宇文毓的真正关系,但是起码有一样她是可以肯定了,皇上和太妃还没要公主死,那……

    “香儿……”陈茜痛苦地呻『吟』着,鲜血已经顺着下*身流了出来,触目惊心的红,她听到了两个宫女的话,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她这阵子总是恶心想吐,竟然是怀孕了,既然这个孩子是不被期许的,那打掉就打掉好了,可是何必这样地非折磨她呢?她这副病弱的身子堕胎就会要了她的命呀!

    “公主,你要挺住,我去求皇上找个御医救救你,既然只是想打胎,皇上不会见死不救的……”香儿知道她这一找皇上,皇上现在正是休息时候,说不定会生气直接要了她的命的,可是为了公主,她不能不去做,公主的身子有多弱,她最是清楚的,没有大夫救命,任她自生自灭,就会真的没命了……

    “香儿,别去,你不能找他……”陈茜痛苦不堪,但是还是想到此刻宇文毓很可能在跟慕容太妃亲热,香儿不知道实情,冒失地闯进去,非死不可的!

    但是香儿此刻不能听她的,听她的就是要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了,她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直奔皇上的寑宫……

    此时两个宫女没再阻止她,她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她们也不希望陈茜好端端个活人真的就死掉了,毕竟……她们也是有感情的,这么好的主子,对待她们真的不薄!

    此时宇文毓真的在和慕容婉如翻云覆雨,激情正烈呢。

    “毓,你好棒!啊……快给我!”慕容婉如放*『荡』地在他的身下承欢,心情也异常地畅快,陈茜那个贱女人再不是她的障碍了,就那身子骨,还胆敢怀了龙种,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宇文毓是她一个人的,想跟她斗,想母凭子贵?想得美!

    090救公主一命吧

    宇文毓勇猛如狼,但是跟她一起做这件事情,却越来越来得没有趣味,他不是嫌慕容婉如老了,对她的感情是任何女人比不了的,但是……每次跟她在一起,他却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陈茜,那双倔强而冷漠看他的眼神,楚楚可怜却从未在他面前乞过怜的样子,总是会在睡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的梦中,就是清醒时同他最心爱的女人翻云覆雨,也会突然蹦出在他脑海中……

    “嗯……”宇文毓只是沉声地敷衍道,继续他的冲锋动作,精壮结实的躯体在她洁白健康的身上驰骋,**而激烈,慕容婉如闭着双眼,享受着他的给予,她也全心地付出给他,他们是天生的一对,是地造的一双,他们的初恋属于彼此,他们的真情不见容于世,但是他们的心是会永远在一起的……

    “皇上救公主一命呀!”忽然寑宫外传来大声呼喊,伴着门口宫女太监的大声斥责声,此时来打扰皇上休息的人就是死路一条,可是偏有人要自寻死路,香儿真是不要命了,为了陈茜,她真的是拼死也要来求宇文毓,赌他最后一丝对陈茜的怜悯之情。

    “啊……”,慕容婉如正想要得不得了,正于激情中谁也不想被打扰,脾气超级大,但是她在宇文毓的寑宫中不能出声……

    宇文毓也气急了,身下停不了动作,对于门口哪个不识相的打扰他,他也不会原谅的,“『乱』棍打死!”他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仍然继续他的冲锋……

    “皇上,打死香儿可以,可是求你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救公主一命吧!公主被太妃堕胎,流了好多血,求您派个大夫吧!不然她活不了了,啊……”香儿大声的呼喊被中断,太监一个大巴掌将她给打倒在地,鲜血从她的嘴里涌了出来……

    宇文毓却正于激情中忽然抬起了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停住了动作,他脑袋中还没有回过味,甚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慕容婉如,“什么?陈茜怀孕了?你给她堕了胎?”

    慕容婉如『迷』离着凤眼,得意地点点头,“当然了,你太不小心了,怎么可以让她怀了孕呢?我替你解决掉了……”

    “你说什么?”宇文毓登时两眼昏花,突然大吼一声,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他则一个抽身,猝然离开了她的身体,飞奔下了床,急切地穿上了裤子,对着门外大喊,“放开香儿,派御医赶快去救皇后!”

    “毓……她死不了的,我只是堕了她的胎!”慕容婉如不敢置信地捂着她的脸,她做错事了?他竟然打了她?她是他最爱的人,他从来都听她的话,给他的妃嫔打胎又不是第一次了,他说过,此生只爱她一个女人,为了保证对她的真心,他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的……

    091准备后事吧

    宇文毓没有回答她,他急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纠痛得他无法呼吸了,陈茜……竟然怀了他的孩子,他竟然一无所知,他竟然让慕容婉如害死了她的孩子,虽然……虽然这是他曾给过她的许诺,可是……此时此刻,他没有一丝因为失掉这个孩子的喜悦,竟然因为这个曾经属于他和陈茜的骨肉却被这样无情杀死而痛得心要被撕裂般地疼痛。

    而它已经死了,连着孩子的母亲已经命在旦夕了!

    “茜!”他急急地往凤仪宫跑,一路上,他都不知道追着他跑的太监宫女还有香儿是如何跌跌撞撞地跟上他的,他只知道他心如刀绞,只知道他心急如焚!等他们到达凤仪宫的时候,陈茜已经昏『迷』不醒了,苍白如纸的脸毫无血『色』,下身流出的血染红了她的床褥,两个宫女不停地在端出一盆盆因擦洗被染红得触目惊心的血水。

    “皇上,已经流掉了,皇后不再流血了……”两个宫女显然还很得意地跪地向宇文毓报告,这种事情她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宇文毓甚有些害怕地看着床上的陈茜,站在那里竟然不敢近前了,他怕碰到陈茜已经冰凉的身体,怕触到她已经没有呼吸的鼻息,虽然她始终安安静静地在他身边,但是却不会是毫无气息地冰冷地躺在那里的,不会的,她不会死的……

    御医马上奔上前去把陈茜的脉,宇文毓如傻了般地站在那里,想到了这张苍白的脸孔会不会就此再不醒来,想到慕容婉如那个他最爱的女人那副得意的表情,耳边响起她那残忍至极毫无愧疚的话,“你太不小心了,怎么可以让她怀了孕呢?我替你解决掉了……”

    “皇上!皇后娘娘不行了,准备后事吧……”御医突然发出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让正于『迷』茫不知所措的宇文毓登时吓白了脸,“公主!”香儿在一听到这个消息时,痛苦至极地大喊一声陈茜,接着就已经一下子昏死了过去,倒在了陈茜的床边。

    宇文毓半晌的呆愣,然后才不敢置信地一把揪住御医的衣领,恶狠狠地把他抓了起来,怒目圆瞪,几乎都要吃了他一般,“你说什么?不行了?不是都不流血了吗?不是都没事了吗?怎么会不行了呢?你不想要命了吗?”

    “皇上……皇上息怒……皇后娘娘本来就有病,身体虚弱,已经数月不曾调养了,这身子骨哪经得起堕胎的折腾呀?她流血过多,真的活不了了……”御医被揪得痛得呲牙咧嘴,脸都吓白了,颤抖得如风中落叶……

    092 那给她血好了

    “调……调养……”宇文毓登时白了一张脸,他早就知道陈茜病弱不是吗?早知道她连他粗鲁的房*事都承受不了不是吗?他早知道她身上的宿疾很重不是吗?可是他……他既不肯让御医给她看过一次病,又不曾答应他四弟和五弟让云若霜给她治病,现在连她怀了数月的身孕都不知道,还放任慕容婉如给她堕胎,她冒着生命危险失去他们孩子的时候,他正在……同那个害死他们孩子的女人翻云覆雨,缠绵床榻,他……就是这样地希望她早早地死掉,甚至于连着他们未曾见过面的孩子一起去的干干净净!?

    “是呀,皇上,节哀吧!”御医见他缓和,想想松了口气,毕竟给他的皇后堕胎,他也没生气,这个皇后也是不得宠的,死了也就死了,能怎么样?不过是在人前演戏罢了!

    “她不是失血过多吗?那给她血好了……”宇文毓木然中突然眼中灵光乍现,既然她失血多了,给她血就完了呗,她不会死,她一定不能死,他一定不能让她死!

    “皇……皇上……微臣……微臣不会这种补血的医术呀……”他顿时眼皮不住地抖动,有些不敢相信宇文毓竟然会想到给她补血的可能,这种医术岂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一般的人也不会想到这种方法的,看来他真是急疯了,他竟然想到要给她补血?!

    “就是说……可以了?”宇文毓马上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手也松开了他,可以补血,那就是说有救了?

    “可……可以……可是微臣不会呀……”御医被松开,马上就跪下磕头求饶。

    “你不会,那谁会?你是御医院的元老?”他立即恶狠狠地道。

    “皇上,恕微臣无能,我想,除非……洞庭神医云家的人……”

    “来人,快去齐王府把云姑娘接来!快!快!”宇文毓不等他说完,当即大呼着吩咐。

    “皇上,奴才这就去……”太监摇头晃脑地领旨。

    “不用你,叫朕的第一护卫去,快,要快!”宇文毓生怕耽搁一分钟,叫这些又要坐轿又要走路晃三晃的太监去,那陈茜就是在等死了……

    宇文毓吩咐人去急速找云若霜,但是他还是觉得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从心里到身体的疲惫和无力感觉,他坐在陈茜的床前,『摸』着陈茜才稍有温度的手,看着她苍白至极的脸,他的心也要碎了,“茜……茜……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想你死的……我不知道你怀孕了……如果知道这样,我一定不会让你怀孕的……”

    然而陈茜没有稍动,甚至于苍白的脸『色』,也未见得多灰败,其实她真的很平静,平静到听不到他说的话,她要解脱了,解脱掉这多余于世的一段孽缘,也顺了无数人的意了!

    093 不想别人半夜进你的房间

    此时云若霜却正在烦恼中,兰琚这个混蛋缠她死紧,她都要被他烦死了,也不知道宇文宪哪根神经不对了,竟然让这个『色』胚流氓留在齐王府,成天对府里的丫头调戏挑逗也就算了,她们也乐意,可是……他却对她非常的不规矩,开……开什么玩笑,他想干什么?欺负人有这么个法的吗?青楼女子有的是,据她看来这个兰琚也一副家里非常有钱公子哥的架式,他带在身边的什么“侍奴”就有四个,轮流睡还睡不够呀,怎么还要调戏她?不过想想那夜她阴错阳差地上了贼船,闯进了青楼,进了他的嫖*客房,又钻了他的被窝,被他威『逼』利诱地又是脱了衣服,又是亲了嘴,又是『摸』了身子,结果逗引得他对她产生了兴趣,倒在情理之中,可是她……她不想跟他再有瓜葛呀,怎么能够让他没事就动手动脚地调戏呢?她又不喜欢他,要是再不小心让宇文宪知道了他们的那件窘事,她……还怎么喜欢宪哥呀?可是她想跑路回江南了,却又舍不得宇文宪,矛盾重重中,才会拖了这么多天没有走!

    “霜,有人找你哟!”云若霜正于走神时,兰琚讨人厌的俊脸忽然出现,还毫不客气地进了她的房。

    “喂,你有没有规矩,半夜三更进我的闺房,也不敲门?”云若霜没好气地道,幸好她此时还穿戴整齐,不然不是又要让他占便宜了吗?

    “是你没关门,我就直接进来了?你怎么能怪我没敲门呢?”兰琚得着机会,马上眼中闪着紫光地走上前,毫不客气地去拉她的手,烛光下的美少女更是漂亮得让人心痒难耐,兰琚看着她,馋得口水差点流出来。

    “讨厌……谁找我,也用不着你通报吧?”云若霜赶紧想甩开他的手,但是兰琚却说什么也不放,拉得死紧,她也没办法,知道他就是想乘机占她点便宜,齐王府有的是仆人,难道还需要他一个客人来找她传话?分明是他得着机会找个借口,晚上可以来她的房里乘机逗弄她,真是个脸皮超级厚的无赖!

    “可我不想别人半夜进你的房间!”他拉着她的手,仿佛两人是一对情侣一样,乘机撒娇使媚地用慵懒的调调同她说话,眼睛还向她抛着媚眼,但是她看也不想多看他一眼。

    “云姑娘,皇后娘娘堕胎失血过多,需要补血,宫里的御医治不了,皇上派属下即刻请姑娘进宫救皇后娘娘一命!”风漠尘,宇文毓的第一护卫显然在外面等不及他们两人又吵又**迟迟不肯出去了,已然单膝跪地,朗声地道,打断了兰琚还想再调戏调戏云若霜的蠢蠢欲动!

    云若霜震惊得半晌没反过神,再也顾不上兰琚拉着她不放吃她豆腐,反而急急地拽着他往外跑,“怎么可能,皇后娘娘怀孕为什么要堕胎?”

    094救人不能等!

    风漠尘马上道:“这个属下不知道,但是请云姑娘即刻进宫救人,娘娘命在旦夕!”

    云若霜急得无法,马上同兰琚对视一眼,此时此刻她忘记了讨厌他纠缠的事情,反而信赖而依恃他的感觉,虽然他吊尔郎当花花公子的模样,但是云若霜就是挺相信他大事一定做得了主的,她当然想要救人,可是一想到回到宫中那个是非之地,她就有种怕怕的感觉,今天是月圆之夜,正好是六月十五,宇文宪带着那个女子去山里别墅斋戒去了,云若霜知道他是想真的试试她所说的摄魂之吻,想要唤醒那个姑娘,虽然她心里不好受,可是……她也并不想阻止宇文宪的真情,感情是随缘的东西,谁妄想强迫谁都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让她独自一人去宫中……“宪哥不在,我……兰琚你跟我一起去宫里好不好?”

    “这……当然……”兰琚心下一沉『吟』,他当然想跟在云若霜身边,他的身份……若是去了宫中,那么云若霜不是就要知道了吗?不过他也的确不放心她一个女子跟着宫中人独自进宫,因此心下咬咬牙,就算她因为知道了他身份要赖着他,那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他这么喜欢她,她却一直不肯回应他,如果因为他的身份非要和他在一起,那就说明她也是他想要的那种女子,得了手还不好,她又不是他不敢睡的那种女子!

    “嗯,好,我们马上走,救人不能等!”云若霜非常善良,当真是非常地想要救陈茜,别管兰琚风不风流,有了他和她在一起,她就是有种放心而安全的感觉。她马上就将她的神医工具包带好,穿上披风,利落地接过马僮送过来的马,跃上马背,兰琚丝毫也不矫情,也飞身上了马,直接坐在了云若霜的身后,双臂紧紧地环着她的纤腰,乘机搂着她不放,还把下巴顶在她的头上,嗅着她芳香的发丝,『迷』醉地闭了闭眼睛。

    “讨厌!你能不能老实一点?”云若霜生气地双腿一夹马背,狠狠地打马追着风漠尘他们一行人一起趁着夜『色』进宫,她心急救人,一路上却让兰琚又搂又『摸』又抱,好不容易得着机会可以这样地戏弄她,他可是高兴死了呢。

    “我很老实呀,都没有亲你的嘴……”兰琚死不要脸地暧昧地在她的耳边低语,偷偷地伸出舌头含吻着她的耳垂,要不是因为风漠尘他们好几个人就在身边,他一定要乘机狠狠地亲她两口,自从住进齐王府,他一次都没有偷到嘴,不是他不想,是云若霜千方百计地躲着他,而且他又不得不规矩些,毕竟……宇文宪是他未来的妹夫,还非常向着云若霜,想要保护她远离他的调戏,他总不能不管不顾地在他的跟前也那么放肆地对云若霜连搂带亲的,最是让他郁闷。

    095要是你,我就肯……

    “讨厌!”云若霜气恼地扭头想闪开他亲她的耳垂,却不想回头的一瞬,让他抓到了空档,即迅速地含住她的樱唇,狠狠地亲了一口,差点没把她气死,又无法地羞得满脸通红地看了看前面跑着的那几个人有没有看到他亲她的事情,不过还好风漠尘他们都跑在前面,而且非常着急,没有看到。

    “呵呵,我都想亲你好几天了,真甜呀,从进齐王府,你天天躲着我,我都要想你想疯了……霜……”他见她不敢声张,一副脸红心跳,又不是很讨厌的样子,顿时得了鼻子想上脸,手也不规矩地伸进她的衣领想『摸』她的身子……

    “再动,就把你手剁下来!”一把闪着寒光的形如柳叶的刀子突然『逼』在了他邪恶要伸进她衣领的手跟前,离他的手指尖不到一根头发的距离,登时让兰琚一怔,真的没敢再往前动一丝一毫,“喂,我们可是在骑马呢,你……你竟然拿这种东西吓唬我?一失手再挑了我的筋,我废了,谁能在宫中保护你呀?”

    “怕了,就给我老实点!”云若霜得意地笑,但是还是小心地收回了柳叶刀,兰琚果然规矩了很多,只是双臂拥着她,再不敢『乱』『摸』『乱』『揉』了。

    “喂,你真的能补血呀?这种医术我都没听过……”他转移话题,不管能不能占着便宜,搂着自己喜欢的姑娘馨香诱人的身躯,也是一种相当的享受而满足的事情。

    云若霜却沉默了片刻,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

    “霜,你治不了,不要勉强,陈茜命在旦夕,宇文毓这么地把你急忙叫出,一定是很在意自己的老婆了,如果你治不好,那不是要触了他的霉头,他会牵怒于你的……”兰琚以为她没有把握救陈茜,马上一扫平日吊尔郎当的没正调的德行,凝着剑眉道。

    “不是我治不了,就看他想不想他老婆活了!”云若霜只是沉着声音凝重地道。

    “他……想不想?你是说……”兰琚何等的聪明,马上就明白了云若霜的话,云若霜也冲他点点头。

    “要是你,我就肯……”兰琚双臂忽然紧紧地搂住了她娇柔的身子,将头埋在她颈后的秀发当中,非常认真而真诚,是他从来没有过的郑重态度,然而云若霜却只顾着想她的心事,似乎并没有听清他所说的话。

    云若霜一到皇宫,马上就被带到了陈茜的寑宫,此时寑宫门外已经跪了一地的人了,有宫女,有太监,还有御医,云若霜一见就明白,宇文毓真的震怒了,也真的说明陈茜已命在旦夕了!

    “云姑娘!别行礼了,快来看看她!”宇文毓一见云若霜进来,已然颓败不已的脸马上现出了一线希望,握着陈茜的手才松开,急忙地阻止她行礼,请她直接看陈茜是最重要的!他也看到她身后跟着的人,愣愣地叫出了声,“你……”

    096谁敢要皇上的血

    “皇上,别太着急,看若霜的!”兰琚马上偷偷地给他施了个眼『色』,并且用食指在自己的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宇文毓也就不再作声,此时此刻,他没心思跟他说什么,也没心情大惊小怪,现在陈茜……比什么事都来得重要!

    云若霜马上让已经醒来哭得满脸是泪水的香儿将陈茜的手臂拉过来,她看了眼脸『色』苍白至极,气若游丝的陈茜,长长地叹了口气,仔细地把了脉。

    “云姑娘,怎么样?快救救她……”宇文毓已经急不可耐了,冲上来,焦急得不得了。

    “她……身体太过虚弱,失血过多……”云若霜看着他,只是平静地道。

    “不是可以补血吗?要多少都可以的……”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要多少都可以吗?”云若霜看了他一眼,美丽的杏目如桃花般娇艳,却也含着一丝嘲弄,对于宇文毓她了解的并不多,但是此时他是真的想让陈茜活下去,关键是看他的真心有多真了!

    “当然,这宫里这么多人呢……”他马上道,他是皇上,他要救他的皇后,别说只是想要谁的血,就是要他们的命,谁敢不给?

    “皇上,陈公主身体过于虚弱,别人的血一旦跟她的血有排斥反应,她就必死无疑了……”

    “那就用不能排斥的人的血呀……”这还不容易吗?

    “是的,如果这个人曾经和她关系异常亲密,曾经相濡以沫,水*『乳』*交融过,那么他的血就一定可以给皇后娘娘……”云若霜冷静地道,说出的话却让宇文毓惊讶得半晌合不拢嘴。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你是说……让朕……”

    “没错,你是她最亲的人,你们是夫妻,只有你的血,她才一定不会排斥的……”云若霜静静地道,但是心却在下沉,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她马上看到了他的犹豫,如果他不肯……

    “这怎么可以?皇上的血是龙血,是北周宇文皇室最高贵的血『液』,谁敢要皇上的血,那就是欺君之罪,那就是罪无可赦!云若霜,你这个妖言『惑』众的低贱平民汉女,竟然敢乘机谋害我大周天子,你是不想活了!”突然而来的严厉的冷冷的女音,慕容太妃在宫女的搀扶下一身宫装,端庄而威严地走了出来,那双凌厉的凤眼喷『射』出的火焰仿佛瞬间就能把云若霜烧成了灰一般。

    云若霜在她的凤眼中看到了威胁和恨意,她心中一动,她恨她,想要杀了她一般?为什么呢?她与她无怨无仇……她『迷』『惑』中带了一丝惶然,一双温暖的手臂却在此时不动声『色』地将她娇柔瘦弱的身子给拥住,云若霜于『迷』『惑』中回过了神,惊讶地发现兰琚竟然一副保护她的姿态将她圈在了怀中。

    明天上架,一次性完结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这文的读者,还有青衫的责编古都燕悠;

    明天上架,一次『性』完结,全文不会超过五块钱;

    上架后精彩看点:

    1、陈茜真的会被救活吗,救活后会变成什么样?

    2、萧濋能否醒过来,醒来后她将情归何处?

    3、宇文毓的真情有几分,虐够了陈茜,他能够得到真情吗?

    4、宇文宪纯情真恋,能否与心爱的人终成眷属?

    5、韩子高再度出现于陈茜意味着什么?

    6、萧濋前未婚夫以特殊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将掀起何种波澜?

    7、兰琚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对云若霜是出于什么感情?

    本文不是悲剧,另类演说南陈北周这段野史,呈现不一样的古代帝王人生,周文帝,周景帝,周武帝,宇文宪,宇文护,陈文帝,男皇后,陈茜,萧濋,『乱』世奇情,帝王皇室的血肉之躯,有情也有泪,有恨也有爱,看青衫如何演绎历史人物另类真情实感!?

    注:看我的文,不要看这段历史真事,历史是残酷的,而我写文是为了让人快乐美满,权当娱乐,以我演说为准,你会觉得人生爱情都是美好的!!!:)

    097用我的血吧

    “如果周皇上的血那么珍贵,云姑娘断然不敢要,她只是在征求皇上的意见而已,就是她要了,也是给陈公主,也不是她要骗皇上的血来害他,这个决定权在皇上的身上,怎么却成了云姑娘的错了呢?”兰琚难得不吊尔郎当,还一点也不惧怕慕容太妃,只是沉着嗓音道,挑衅的意味十足!

    “你……你堂堂的柔然王,是要娶我北周三公主为王后的人,竟然也被这个小妖精的美『色』所诱,是不是太不把我大周放在眼中了?”慕容太妃怒极却不敢真的对兰琚说什么难听话,然而她爆出的料也是让云若霜吃了一惊,她马上『迷』『惑』而意外地看了兰琚一眼,与他俊得过分,但着实讨人的脸相对,她是有些想过兰琚身份地位不会太低,这个身份还是吓了她一跳,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怔愣后,云若霜已经不着痕迹地挣开了他的手臂,原来这个『色』*『迷』*『迷』,不务正业,成天流连花丛的家伙竟然是柔然王,怪不得他那副天生尊贵,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臭德行呢?帝王哪有不风流的,哪有不喜欢拈花惹草的?想及此,云若霜反而释然地笑了笑,终于明白了兰琚为什么那么讨人厌,那么花心,还那么地让宇文宪礼遇了,原来他是柔然王!

    “哼哼,我柔然王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北周先皇的没地位的太妃来教训!”他全不当慕容贵妃是回事,而且说的也一点错也没有,知道他想极力掩饰他的身份,宇文宪宇文毓他们会帮他保密,但是不包括这个无脑的先皇遗孀,其实在他站出来一副护着云若霜的样子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只是云若霜平淡的表现却出乎他的意料,而且还甚有些失望,这个臭丫头……竟然……竟然一点也不当他的身份尊贵是回事?

    “兰琚,别说了,云姑娘……朕……朕……可不可以不给皇后补血,可不可以在这么多人当中找一个呢?”宇文毓看着云若霜,他也警告地看了一眼慕容太妃,此时此地不适合争论这些事情,救陈茜要紧,不过他身为皇上,的确是不能随便就让人动刀取血,那……怎么可以呢?

    “这……当然可以……不过要是又要逐一验血又要观察一段时间,会耽误太久的……”云若霜皱紧了眉头,当真替陈茜悲哀,同床共枕的夫妻感情薄弱至此……

    “那……那就用我的血吧……”宇文毓急了,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陈茜死,不然……他不可想象真的没有了她,他会怎么样?

    “皇上,请三思,你是我大周的皇帝,这龙血怎么是可以随便给的呢?”威严的声音不容置疑,竟然是皇叔宇文护发了话,他一双虎目生光,相当不赞同地看着宇文毓,开什么玩笑,就算陈茜是皇后,可是为了一个南朝女子,竟然要动皇上的龙血?

    “可是……朕不能见死不救……”宇文毓真的急了。

    “皇上的血没问题,那皇上的近亲是不是也可以……”宇文护倒是想个折中的办法。

    “这……这个不知道行不行,按理说只有皇上的血才最适合……他的兄弟……试验后如果不排斥,应该也行……”云若霜只好硬着头皮道,但是想见得她说出这话,也不过是白说,她还真不相信宇文毓那些兄弟还有谁会那么在乎陈茜的生死或是出于善良而真的舍得献血,但是如果宇文宪在,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就肯,只是今晚赶得不巧,宇文宪一大早就带着萧濋上山里了,现在想赶回来都不可能……

    “朕的皇弟……”宇文毓嘴中呢喃,顿时也一阵失落,他的皇弟也都是大周皇子,是宇文泰的亲子,他的血舍不得给老婆,别的皇子的血谁愿意救他的皇后呢?

    “皇兄,用我的血吧,我们俩是同胞兄弟,一定可以救得了陈茜的!” 人群中忽然响起了焦急而嘹亮的男音,宇文邕从众人群中跑了进来,英俊不凡的脸上是十足十的关心和担忧,他是司空大人,是大将军,是宇文毓的同胞亲弟弟,朝中重臣,皇后要归西这样的大事,早有人急急报告给他了,他听闻宫中太监传报,顿时心急如焚地赶来,因为不光他职责所在,他是真心地喜欢陈茜的人,虽然她现在是他的大嫂,他不敢去想,可是不敢并不等于这想法不存在,陈茜出了事,他的心是真的痛彻心扉的,此时他及时赶来,并且主动要给陈茜血,虽出人意料,却也是他的心中所想!”

    “邕弟……”宇文毓瞬间脑中出现的想法绝不是松了一口气,而是被酸味和难堪给取代,宇文邕喜欢陈茜,他是知道的,他是从他的手中硬把陈茜抢来的,现在陈茜危在旦夕,他不肯给她血,而他却……

    “当然可以了,我的血和大哥的应该是一样的,大哥是皇上,不能有闪失,我没事的,她有了血,活了,我就救了皇嫂,我身强力壮,大不了躺两天就没事了,云姑娘,快点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宇文邕急步上前,顾不得什么礼数,拉着云若霜的手,急不可待地要救陈茜,也让他近距离地看到了陈茜苍白如纸的脸,微弱的生命气息,随时就会没命的,他的心都痛死了,她是他真心爱的人呀,可是有缘让他们相遇相爱,却无分让他们相恋相守,他不难过才怪呢?她嫁了他大哥,可是她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呀?堂堂的皇后娘娘竟然……竟然怀了皇子还要被『逼』打掉,甚至因此命不将保,他……能够救她一命,他当然要去做了!

    “鲁王爷,谢谢您!谢谢您肯救公主!”香儿泪水如泉涌“扑通”地跪倒在地,磕头有声,公主……公主还是没有喜欢错人,这个鲁王爷是真心地对她好呢,她要是早知道,生命中就不会那么地只是绝望了,即使不能相守,可是却有这样一个人倾心地把她念在心上,那……还不足够吗?

    098朕的皇后,定然要由朕来救!

    “好,好,若霜也代皇后娘娘谢谢鲁王爷!”云若霜嘴角泛了丝笑意,眼角却流出泪花,谁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帝王家也有宇文邕宇文宪这样的真心善良的热血青年呢!只有那个冷血的宇文毓,虽然在此时表明了心态,可陈茜是他的老婆呀,如果不是他在此时救她而是宇文邕……合该着陈茜有救,也是命运在冥冥之中特意地安排,她和宇文邕……

    “朕的皇后,定然要由朕来救!”宇文毓忽然沉声地开口,竟然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皇上三思!”宇文护和慕容贵妃惊讶地同时开口,但是宇文毓这次却无比坚定了他的信念,一摆手,不想再听任何劝阻的话,他是皇上,连怎么救自己的皇后都做不了主吗?

    众人再不言语,虽然宇文护和慕容贵妃仍然不甘心,但是宇文毓救陈茜心切,他是有自主权的皇帝,他要救他的皇后也是应当的,云若霜此时一心要把人救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马上将众人遣走,只留下宇文毓,香儿,她,兰琚死赖着不肯走,云若霜也就不赶他,因为觉得他武功奇高,留着他还是有用的,万一宇文毓给陈茜输血时内力不足了,他可是很有用的。

    云若霜马上令香儿将陈茜扶坐起来,但是此时她已经坐不稳了,都是靠香儿扶着她,香儿泪水又止不住地流下来。

    “香儿不能哭,你哭,扶不住她,你家公主就更危险了!”云若霜利落地将手中的柳叶刀消毒,好听沉稳的声音却异常有震慑力,香儿马上就止住了哭,认真地扶着陈茜,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云若霜,动也不敢动一下。

    “皇上,我说怎么样就怎么做,一旦你撑不住了,一定要开口,让兰琚帮你输内力给陈茜,现在我要动刀了,你要忍忍!”云若霜美丽如仙的脸,此时在点燃的无数的烛光中更加美丽动人,让兰琚被她天仙般的样子『迷』得紫黑的眼眸闪闪发光,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她,此时她是可以『操』纵人间生死的天仙,纯粹的天仙,她正要以她神奇的魔力挽救一个生命,这个女子……太『迷』人了!

    宇文毓无惧地点点头,急不可待地等待她的吩咐,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救陈茜,就是要他的命,他其实也在所不惜的,因为他不是不想要他的亲生孩子,只是慕容婉如擅自做主既害了他和陈茜的孩子,也几乎要断送了陈茜,如果他再舍不得自己的血来救她,他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陈茜利落地将宇文毓的拉到陈茜的跟前,和她对坐,将他和陈茜的掌心都用烧酒消了毒,然后命令他摊开手掌,让香儿也摊开陈茜已然无力的手掌,手中柳叶刀突然出手,奇快地在两人的掌心分别割开了一条血痕,然后将宇文毓和陈茜的掌心伤口相对,“闭上眼睛,气出丹田,输内力『逼』出血给陈茜,我不说停不间断,挺不住马上张开眼睛示意我,我立刻让兰琚助你!”

    室中立即变得安静无声,宇文毓聚精会神地给除茜输血,一股股的热血在相连的掌心传递进陈茜逐渐变冷的身体,这血在他们的身体里交流,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宇文毓的脸颊脖子,手臂滑落,湿了脸,湿了衣服,湿了他的心……香儿用力地扶住陈茜,云若霜看着他们俩个,不断地观察着陈茜的脸『色』变化,她也紧张不已,她也不知道多少血能救活陈茜,生怕宇文毓会撑不住,但是陈茜渐渐开始泛红的脸『色』已经开始昭示着一步步的成功……

    兰琚的目光在云若霜的身上不曾稍离,宇文毓虽然闭着眼睛专注而耗费真气和鲜血在救陈茜,但是他在此时突然感觉眼睛竟然湿润了,开始心口在狠狠地纠痛着,他坐在陈茜对面,用自己的鲜血救她,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情平静,就算他不是真心地爱她,他也是她的男人呀,他也喜欢她,离不开她,喜欢她的身体,她竟然因为他爱的人而被害得失去了他们的孩子,并且因此生命垂危!他……在心疼她,甚至于在此时勇敢地涉险在救她!

    宇文毓终是条硬汉,终于承受到了云若霜叫停,此时陈茜的脸已经泛起了红晕,呼吸也平稳了,而宇文毓却脸『色』苍白了很多,甚至于累得汗水湿透了他的锦服龙纹衣服,他在疲惫至极的松开陈茜时,还是努力地张开双眼看了云若霜一眼,询问陈茜的情况。

    “皇上,你放心吧,她得救了,你可以睡了!”云若霜没有让他失望,一句话宽慰了他悬着的心,他疲惫至极地闭上了双眼,松懈了担忧情绪,瞬间疲累至极地倒在了床上!

    *

    宇文宪一大早就离开了齐王府,坐着马车将萧濋拥在怀中,目标是他的山中一处隐蔽的别墅,因为今天是六月十五,晚上月圆午夜十分,他要完成一个特别的任务——他想用他的摄魂之吻唤醒这个沉睡了六个月的女子,她昏倒在他门口冰天雪地中,甚至没有张开双眼,开口同他讲过一句话,他却已经将一颗关爱之心毫不保留地投注在她的身上。

    山路崎岖,马车如飞,所以坐在车里有些颠簸,宇文宪怕她不舒服,所以索『性』将被子叠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将她抱坐在自己的双腿上,又用披风裹住,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

    时近下午,他们才到达山中别墅,这座别墅是几年前他从一个富商那里买下来的,买之后,他又做过简单的修葺,宇文宪虽然贵为皇子,但是他生『性』恬适,不喜欢宫中的争斗,向往宁静隐蔽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皇子身份,他早想跟他的亲娘和继父隐居在洞庭湖,过闲云野鹤,钻研草『药』的生活,之所以买下这个别墅也是想当心情烦燥的时候,可以到这里清心寡欲地与世隔绝生活几天,而今天……是因为他要在这里将这个姑娘唤醒,云若霜说过,只有在安静清雅的环境中,人的情绪才能达到最纯净最无邪的境界,而他正是需要这里的安静和宁谧,他要摒弃心中所有的杂念,真诚专一地用他的摄魂之吻唤醒这个睡美人!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