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花开无叶 > 章节目录 72-76完结
    72-76完结

    章节72

    “嗯?”白旭显得多少怔了一下。

    谢维微笑着道:“谢谢你把我弄到A市来。”

    除了N市之外,A市是最能让他产生感觉的城市。在N市有太多的回忆,在那里呆久了他去寻死是早晚的事,弄不好会是得了抑郁症自杀。而再去其他城市,他实在没有心力再重新来过一回。只是回到这里,谢维才有一种很微妙的协调感。

    白旭停了一下才道:“这是查理先生的建议。”

    “是吗?”谢维倒是怔了一下,有些没想到白旭会去找查理,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同时也越发的理解不了白旭的思维。

    白旭看向谢维又道:“在这里你能生活的很好,我也很放心。”

    “呃……”谢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干脆就等着白旭开口,反正是白旭约的,他要是有事会自己开口。

    白旭却比他更沉默,两人就这样默坐着半晌,白旭突然道:“想吃点什么?”

    谢维这才意识到,两个人约了来吃饭,结果到现在了连菜还没有点。一会服务生把菜单送上来,一人一份,谢维却只是翻着菜单,他对于吃什么向来不是很讲究。来A市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动过火,大半夜哪怕饿死他都不会起来下个面。

    天天在餐馆里吃,菜色也就是这么多,无论再怎么样换也翻不了天去。想了一下谢维把单菜合上,只是向服务生道:“中餐里面有没有招牌菜?”

    服务生迅速报上一串菜名,谢维也没有细听,只是道:“我不怎么吃辣,看着上吧。”

    “好的。”服务生接过菜单应着。

    也在看菜单的白旭却只是看着谢维道:“如此随意吗?”

    谢维只是笑道:“反正是为了吃饱不饿,不想太麻烦了。”

    白旭看谢维的神情有几分说不出的凝重,却还是对服务生说了几个菜名,服务生收了菜单迅速退了下去。

    一直到菜上来,白旭才又开口,道:“听说你想要扩张诊所的规模?”

    “有这个想法。”谢维笑着说着,看向白旭道:“又是陈俊那个嘴快的跟你说的?”这事他也只在陈俊面前随口提起过,陈俊现在是有事没事常过来逛逛,想不熟都难。相处久了,谢维倒是真有点欣赏陈俊的生活方式。

    白旭点头。

    “病人慢慢多了,虽然地方很够用,但既然打算当生意做,自然要想着扩大营业。”谢维说着,说起来他的诊所是一点都不忙,完全没有扩大营业的必要。但谢维的想法是,再扩大营业,这次就要好好宣传一下,把自己的名气打的再响一点,这样反而生意会好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做做看吧。

    “也不错。”白旭淡淡说着。

    菜上齐,谢维看着满满一大桌也挺是无语的,看来自己那句看着上,让服务生直接把他当冤大头宰了。不过今天是白旭请客,这样的冤大头再宰宰也不要紧,钱多少对于白旭也就是个数字。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是无话,白旭吃的并不多,一般而言约时间吃饭,目的并不是吃饭,大多数都是为了谈事情。但谢维没想这么多,既然是吃饭那就要好好的吃,当然这么多菜,吃成风卷残云太不容易,不过等谢维放下筷子的时候是真吃撑了。

    “出去走走吧。”白旭突然说着。

    “呃……好的。”谢维怔了一下,但也跟着白旭起身。同时也有点奇怪白旭打算往哪里走走,回想起来,在美国的时候好像他跟白旭真有过一次饭后散步的经历,不过很快的下起了大雨。

    这次白旭没选步行,而选了开车,问司机要了钥匙,白旭坐到了驾驶坐,谢维也打开副驾驶坐的门上去。不过谢维注意到小京还是带着车队跟在后面,也是,白旭这样的身份所谓的完全自由根本就不可能有。

    白旭车开的不快,很有大家在车上聊聊天的架式,只是他没开口,谢维更不会主动开口。两人就这样干坐着,直到白旭把车子停了下来。

    谢维下车的时候才注意到,白旭带他来的竟然是一间酒吧。门不大,无论从招牌还是门前环境来看,这是完全不上档次的地方,最少不是白旭这样的身份的人该来的地方。

    “还记得这里吗?”白旭把车停好,走到谢维面门说着。

    谢维迷茫的摇摇头,不过白旭这样一说,谢维再仔细看看,好像真有几分眼熟了。

    “我们在这里喝过酒。”白旭说着。

    “啊?”谢维完全怔住了,谢维几乎不喝酒,再者以白旭的身份也根本不会到这种地方来。

    白旭却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只是向门口走去,谢维也迅速跟了上去。里面的摆设就更显得平凡无奇,就是一再普通不过的酒吧,要说哪里不一样,那就是客人大部分都是GAY。

    白旭一直往里面走着,直到一个专属区域面前才停了下来,完全圈出来的位置。无论是桌子还是沙发都是完全不同的,白旭指指这里道:“有印象了吗?”

    谢维脸色沉了沉,到这里他倒是完全记了起来。这是他15岁生日时,谢辰与柯隐带他过来的地方,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到GAY吧。在厕所里听到了谢辰与柯隐的……然后出来就遇上了白旭,说是一起喝过酒倒也没错。

    “喝一杯?”白旭看着谢维用一种询问的口气说着。

    谢维脸色倒是没了一直以来的轻松,停了一下却还是道:“也好。”

    白旭微笑的在以前自己的位子上坐了起来,谢维也在白旭对面的位子上坐了下来。白旭对跟过来的服务生道:“45年的彼德绿堡……”

    “……”

    “喜欢吗?”白旭转头看向谢维问着。

    “不喜欢。”谢维回答得斩钉截铁。

    “喜欢什么就点。”白旭只是淡淡说着。

    谢维却是长长吁了口气,调节一下心情,才对服务生道:“给我一杯果汁,谢谢……”

    一会酒和果汁都送了上来,谢维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的杯子,只是这份平静对于现在的谢维来说很不自然。楚生还在的时候,A市他最不想靠近也不想接近的地方,哪怕只是旁边的城市他都不愿意过来。这里是他的恶梦,记忆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坏的,想正常生活绝对不能靠近这里。

    这次被白旭逼着来了A市,可以说从回来那一天,谢维都是用一种很游戏很胡闹的心态活着,大有恶搞剧里的我胡汉三又回来的气魄。无论对于生活的态度也好,还是对于这样城市的态度也好,他都有一种无所谓,该发生什么就发生吧,万一不小心死了,那就去死之类的想法。

    如此的随意,如此的无谓,也就造成了他现在这样的生活,某方面来说很轻松,但也真的很颓废。好处就是心态变得游戏了,在N市那种压在心底的痛苦好像用一种方式发泄了出来,心态也许没有办法再回到原来那样,但是至少他不会去寻死,也不会得抑郁症。

    现在白旭如此突然的把他带到这个地方,真让他怔了一下。这里好像在提醒着他,十五岁以前他是正常生活的,关于A市的记忆也不全是坏的,以前还发生过很多很多的好事。最重的是他曾过有过的理想和报负。

    “我是18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白旭突然开口。

    谢维倒是怔了一下,这才从神游中回到现实,但是白旭的话又让他怔了一下。就现在这个社会开放度来说,性向觉醒还是相当早的。不像以前五、六十年代那样,不到结婚就没有性生活,对于伴侣该是怎么样的完全不知道。

    白旭又道:“我母亲在这方面对我管的很严。”

    谢维却只是看着白旭,这些事情他以前就知道,只是不明白白旭突然讲这个意思。

    “我母亲去世时最大的遗憾的是我没结婚,连孩子都没有。”白旭说着停了一下又道:“不过我也幸庆她并不知道我是纯GAY。”

    谢维脸上神情仍然显得有几分疑惑,终于道:“白先生突然说这些……”

    “那时候我是喜欢你的……”白旭突然出声,声音里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后悔与冷然,然后不等谢维有反应,又道:“只是当年错的太多,很多事情我也是在很久以后才明白过来的。”

    谢维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想白先生还不了解我的心态,当年的种种,我己经不想再提起来了。”

    宽恕或者原谅都是谢维很难做到的,他的人生是从这里开始扭曲的。要是楚生还在,他人生还能幸福美满,对于当年的种种也许他有释怀的一天。但是楚生不在了,他生活里的希望也随之而去,在痛苦与绝望的环境里,他己经很难理解宽恕的意义。

    忘记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哪天猛然提起来了,也用恍然大悟的口吻说,是啊,原来还有这些事情。谢维虽然还不至于给自己下暗示让自己在面对白旭的时候不去想这些,但是他确实一直在努力。要是白旭的今天目的是想再向他道歉,真的不需要了,只要这个人离他远一点就好了。

    “我喜欢你。”白旭很认真的说着。

    “我不可能喜欢你。”谢维回的也很认真,道:“无论接下来的人生里我会被谁再次打动,但绝对不会是你”

    “无论我做什么?”

    “除非你能让时间倒转,当年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做不到。”白旭淡淡说着,话语里却有一种重重的无力感,随即又道:“但我还是喜欢你。”

    “……”

    白旭缓缓的又道:“查理先生己经提醒过我,以你的心态也许能再次重新开始生活,但是己经不可能接受我了。成长期受到的巨大伤害,可以完全治好,但是受害者对伤害人的阴影却是永远存在的。”

    谢维没接话,只是看着白旭,看来白旭找查理不是一次两次。

    白旭接着又道:“我曾经跟查理先生谈过关于补偿之类的事情,查理先生却只是摇头,他说,有些事情补偿得了,有些补偿不了。就好比杀了人,除非能让死人复活,不然再怎么样的补偿他的亲人还是一样的伤心。”

    “我真觉得白先生太偏执了。”谢维淡淡说着,白旭该找查理医一下自己的偏执症。

    “我喜欢你。”白旭再次说着。

    谢维转过脸去。

    白旭最后道:“没有办法打消自己的念想,所以我还是决定喜欢你。”

    章节73

    清明节的时候,谢辰打电话给谢维,谢维知道谢辰的意思,不过还是过去了。谢军的坟在A市最好的墓区里,当年是白旭下葬的,就是现在也是打点的非常好。谢辰后来说,那不是他做的,以前还以为是他父亲后悔当年那么对自己的弟弟,现在看来不是。谢维只是听没接话。

    上坟的时候,谢辰一家三口都来了,小谢林也是规矩的站着。谢维是空手来的,谢辰的花放上,谢维只是站在旁边抽烟。

    谢辰只是看看谢维也没说话,到回去的时候,谢辰才道:“有时间去看看你母亲吧。”

    “我们早就说清楚了,己经断绝母子关系。”谢维淡淡说着。

    谢辰只是看着谢维,看神情是想说教谢维两句,只是不等谢辰开口,谢维就道:“你还是少操点心吧,你看起来己经很老了。”

    谢辰只能叹口气,也说不出什么来。他总想着事事都能好,但是世上事情哪能都圆满。

    谢维说了诊所要扩大门面,从小型扩张到中型,其实也真不难。谢维的诊所虽然是在市区位置,但是地点还是相对的偏僻幽静,旁边两间门面房一直是空着的,谢维说是扩大营业面积,也只是把旁边的门面租下来,然后中间打通,重新装修而己。

    咨询师又请了两个,一生手一个熟手,其他打杂人员也一应配备。这次宣传造势做的很足,开业那天谢维还真请了不少人来,白旭是不请自来,不过谢维本来就没算着他,谢维主请的是欧东扬。以欧东扬在A市的声名,绝对够有面子的。

    想到以前的时候,欧东扬路过N市时还去看过他,所以谢维来A市落下脚之后,也同样回防过欧东扬。谢维过去的时候,欧东扬看看他,只是笑道:“看来你活的挺不错。”

    “还行。”谢维只是笑着。

    “这里也许挺合适你的,好好过吧,有事可以找我。”欧东扬只是说着。

    “谢了。”谢维微笑的说着。

    白旭来的很早,谢维并不意外,最近白旭做的奇怪事情真是不少。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决定还要是喜欢了,相应的他这个被喜欢的人事情也就多了起来。谢维管不了也没法管,所以也就听之任之了,看到白旭来了,谢维也客套招呼两句,随即让小助理去接待了。

    等到欧东扬过来看到白旭也在的时候就多少怔了一下,不过都是A市场面上的人,欧东扬很客套跟白旭打招呼。到开业剪彩的时候,两人更是一人一把剪刀,据说欧东扬事后说,当时拿剪刀的手都有点抽,要不是他意志力够坚定,弄好直接左手剪右手。

    “你跟白旭还有纠葛?”找了一个空档欧东扬用不可思议的口吻跟谢维说着,欧东扬本身并不八卦,对于谢维,他的印象就是楚生生前的情人,但也不会多事到去关心谢维现在的感情生活如何。

    谢维觉得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他要是跟欧东扬说,是白旭纠结他,不知道欧东扬会是什么反应了。

    欧东扬也没就这个问题纠结下去,像他这样的大忙人是没时间留下来喝茶叙旧的,转了一圈之后就走了。倒是白旭好像很轻闲,一直在大厅里坐着,让人其他宾客们都看的莫名,谢维相信不用多久,他以前跟白旭的关系就会被翻出来。

    “白先生很闲啊……”送走所有的客人,谢维一脸微笑的走向白旭。

    “还有时间来看你。”白旭淡淡说着。

    谢维在白旭对面的沙发上坐了起来,那天在酒吧里的会谈结束之后,谢维先走的,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白旭沟通。要是换个谁,以他的专业知识好歹会说点什么,但白旭不行,想淡定的面对这个人很不容易。

    后来倒是经常撞上白旭,甚至于有次本来小助理说是预约的病人,结果进门来的就是白旭。谢维无语之后,还真当他是病人来询问,结果白旭却是一言不发。弄得谢维也没办法了,最后只能干坐着到时间结束。

    “给白先生泡杯茶……”谢维坐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吩咐小助理。

    “累吗?”白旭问。

    “怎么会,谢谢白先生关心。”谢维微笑的说着,两人只是这样面对面坐着,他明显感觉到白旭的烦燥情绪。只是他也只能说很抱歉了,毕竟看到白旭他也很烦燥,明明就是两见相厌,何必呢,有什么好折腾的。

    一会小助理把茶端上来,只是都没等白旭喝,那边小京神色匆忙的走过来,在白旭跟前说了些什么。谢维只是低着头,装做对桌子很有研究的模样,果然,没一会白旭起身了,只是却看向谢维道:“你母亲住院了,要不要去看看?”

    谢维淡然的抬头,道:“我想白先生弄错了,我是孤儿,父母早死了。”

    白旭脸阴了下来,谢维仍然是一脸淡然的面对。半晌,白旭嘴角动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看着谢维的脸他真是一字说不出来,最后只是转身离去。倒是小京的走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道:“医生说很危险,要是可以的话谢先生还是去看看吧。”

    谢维微笑道:“我不知道您说的谁,医院每天进出这么多病人,我要是都去看,那这一天到头真是什么都不用做了。”

    小京也说不出话来,低头走了。

    大概一个月后,谢维收到一份死亡通知,李君心脏病突发,抢救不及去世。谢维看报告的时候手都有点颤,大约半小时后,谢维直接把报告揉成团扔到垃圾桶里。给自己点了根烟,谢维只是静静的抽着。

    A大下午没课,诊所也没有预约的客人,谢维就一直在屋子里抽烟。也许最近工作太累,抽着抽着谢维倚在沙发上睡了上去,只是刚有点迷乎时,谢维就觉得有一种什么东西烤糊了的味道,因为厨房没有开过火,也没太往心里去。

    迷迷乎乎的睡了过去,直到一盆水对着他的头直泼过来。阳春三月,天气己经暖和了,但那样一盘水,也让谢维打了一个冷颤。

    “就是想死也别这样……”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低声吼着,而且说话间把一直躺在沙发上的谢维拉了起来。

    这样猛得一拉,还在怔忡中的谢维也有点反应了。下意识的攀着白旭的手站好,只是看到白旭时谢维还是一会才反应过来,转头看看糊了一大块的沙发,心里多少有点明白发生什么。

    竟然是在沙发上点着烟睡着了,沙发上都烧糊了,自己竟然还没有感觉。有点惊讶,但真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脸上神情更显得淡定,只是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珠道:“不,我没有想死的意思,只是看书看的太累睡着了。非常感谢相救之恩。”

    白旭只是阴着脸看着他。

    谢维也是懒得理会白旭,只是道:“请容我先去换件衣服。”

    一身全打湿了,那盆水应该是照着他头浇的,现在弄的上半身几乎湿透。不管白旭突然过来是为了什么事,这样接着聊天,下午时他估计就要进医院。

    白旭让开路让他回房间,只是看谢维的神情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无力。其实李君重病那几天他打过电话给谢维,只是谢维没接。让小京去找过,只是谢维还是没来。直到今天……白旭犹豫了一下,但这个结果是谢维该知道的。

    一会功夫谢维从房间里出来,一身衣服己经换过,走出来的时候正拿着毛巾擦着头发。白旭在没烧到的一张沙发上坐了起来,也幸好他来的够快。看样子谢维当时就是靠着沙发睡着了,然后烟落到了沙发上。火灾不至于,但是以谢维的一直以来的处事,不可能迷糊到这种程度。

    “葬礼我会全权处理,想参加就来吧。”白旭叹口气说着。

    谢维没接话,擦头发的手只是顿了一下,随之又继续,头发差不多干了,直接把毛巾扔到旁边。白旭早注注意到屋子非常凌乱,一个单身男人住虽然不能指望多干净,但是谢维房间的凌乱程度还是远远超过了白旭的标准。

    “没请保姆吗?”白旭说着,以谢维的经济实力就是换房子都没问题。

    “太麻烦了。”谢维说着,房间看起来是有点乱,但住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不舒服。

    “还打算在这里住下去。”白旭说着,眼睛瞄向被烧糊一大块的沙发。

    谢维笑着道:“反正就我一个人,沙发根本就坐不完,就是再糊一个也没有问题。”

    “你是不是就打算这样生活下去?”白旭的声音很是阴沉,随意,看似自由,实则颓废,据他所知,他对待病人是很认真的态度,但是对于自己的生活却是完全承随意。说他在浪费生命好像有点过,但他没有认真活下去的意思。

    谢维抬头看向白旭道:“白先生,你真是太有心了。”

    白旭却好像没有理会他话里的讽刺,只是起身道:“收拾一下,跟我走……”

    章节74

    白旭说了跟他走,那谢维走就成了必然,甚至于连眉都没皱一下。东西都是小京帮着收拾的,小京还试着问过谢维哪些该哪拿,哪些不要,谢维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笑笑摇摇头。最后留下小京收拾,谢维坐上白旭的车先走了。

    白旭早不住原来那里,他现在是住在白家,他母亲去世后,他退休的父亲早找美女伴游出去玩了。白朗是长驻S市,在A市有房,极少极少回去,至于白睿根本就是在LA安了家,一年回国的次数都有限。

    刚进大门就是警卫,然后一重门一重门往里进,谢维一边抽烟一边笑道:“这里进出还真是不方便。”不过确实是身份的代表,现在的白旭可不是想住哪就住哪了。

    “你可以自由活动。”白旭看向谢维,有些无力的解释着:“我没有限制你意思,更不打算强迫你。”

    谢维微笑眨着眼看向白旭道:“难道您觉得我是求着您来这的?”

    “我只是不希望你突然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白旭突然低声吼着,情绪里有一种控制不住的烦燥。

    “呃……”谢维倒显得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道:“白先生真是多虑了,我这个人也许没其他长处,但是唯一比较强的,就是不会随意去寻死的。”

    白旭只能瞪着谢维。

    谢维却还是笑着道:“我也是现在才明白,其实生活真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严肃认真是活着,随意自在也是活着。就像刚才你也许看不惯我屋里乱成一团,我也一样看不惯你这里的三步一岗。”

    “……”

    谢维语气多少有点自嘲了,道:“我好不容易活到了现在,怎么也不会去寻死的,弄不好比你命都长。”

    “我也是这样希望。”白旭说着。

    说话间车子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门,谢维跟着白旭下车。进屋的时候,白旭吩咐保姆道:“家里多了一位常住的贵客,把房间准备好了。”

    保姆们马上去收拾了,谢维却完全不认生的己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抽烟一边环顾房间内部,看向白旭有几分打趣的道:“这里的房租我还是真是交不起。”

    白旭在谢维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道:“在这里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随意,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只是不想你在这样颓废下去。”

    谢维只是笑,话都懒得多说,只是把烟捻灭,道:“我有点累,想洗澡睡一下。”

    白旭没说话,只是召来保姆。保姆连忙带着谢维上楼,谢维一边跟着一边微笑着道:“我八点的时候有一个病人,麻烦您7点20的时候把我叫醒。我还不知道这边的吃饭的时间,不过要是不太麻烦的话,7点半时我希望能吃到晚餐。还要麻烦你安排好司机,我7点40要出门一趟。”

    “请您放心。”保姆很专业的说着。

    果然,白旭家的专业保姆一点都没让谢维失望,八点整的时候谢维准时到了地方。今天约的这个病人还是一个星期前预约好的,不是谢维忙,而是病人忙。好像还是官场上的大人物,谢维是直接上门服务。

    谢维看过小助理整理的资料,问题不大,只是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一些小问题,属于高层人士都有的毛病。

    两个小时的治疗,不过那位大人物的烦恼好像还没有倾诉完,不过按小时收费,只是当当垃极桶而己,谢维也是完全不介意。只是谢维正收钱收的欢快时,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大人物被打断的很是气恼。

    门外站的是自己的助理,只听他有点着急的道:“罗先生突然来了,问谢先生还在不在?”

    谢维有些莫名,谢先生应该是指他,但罗先生是哪位?

    直到看到小京,谢维才恍然,他还真不知道小京姓罗。小京走向他低头道道:“白少担心你有事,让我来看看。”

    谢维没言语了,再看看自己同样没言语的病人,最后只能道:“没事……”估计心里头忐忑不安的是他那个倒霉病人吧,本来叫他来是为解开心解的,结果又添事了。想着还是不收他费用合适些,只是转念一想,不收他估计更怕。

    虽然小京又说,他只是看看,没事就请他们继续,自己走人。但是哪里能继续下去,病人立即拍着胸口说着,经过谢神医的治疗,他己经神奇般的完全康复。到送客的时候,病人马屁拍得更响,把谢维的医术夸得天上地下唯他独尊。

    谢维无比淡定的听着,上了车,小京低着头道:“白少真的很担心你。”

    谢维只是淡定的看着小京,小京也有点说不下去,只是叹口气,好一会低声道:“白少担心您担心到了是坐立不安的地步。”不然他也不会过来,只是出门诊而己,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时候小京都觉得白旭的担心到了病态的地步。

    谢维还是没说话,因为无话可说。

    进屋的时候,白旭正在厅里坐着,不知道是在看资料还是等谢维。谢维倒是走了过去,笑着道:“让您担心了。”

    白旭抬头看看他,谢维笑着又道:“我先回房间了,有任何事请敲门。”

    白旭没接话,谢维却不想理会白旭的沉默,只是转身上楼。白旭突然道:“葬礼在七天后。”

    谢维脚步顿了一下,声音却是异常淡漠道:“与我无关。”

    葬礼那天白旭还是叫了谢维,谢维只是笑道:“这要是白先生的意愿,我会去。”

    白旭只能怔怔看着谢维,半晌道:“走吧。”

    “好的,请容我准备一下。”谢维说着转身进房间,换了一身黑色西装才跟白旭出门。

    李君的墓跟谢军的是一起的,虽然不是合葬,但却是紧挨着的。客人不多,李君本身就没什么朋友,白旭更没有张扬。现在来的这些,都是旁门小道得来的消息,为了白旭马屁来的。

    白旭以主人的姿态主持的葬礼,谢维一副淡然严肃的神情,没有任何地方体现出对死者的不尊重,只是完全一副客人模样。

    没几天功夫,A市上层差不多都知道了,A大心理学教授谢维以前就是白旭的小宠,现在又获宠爱,两人正打的火热中。本来像这种官场上传出来的消息谢维也不该知道,就是有人议义也不可能在他面前议论。

    但偏偏在谢维认识的人中就有这么一号八卦人物,大早上诊所刚开门,陈俊就杀过来了,很有狗仔队发现无敌绝密新闻的劲头,进门就道:“你跟白旭在一起了?”

    谢维吐了个烟圈,笑道:“是啊。”

    陈俊看着谢维的神情说不出话来,虽然陈俊也觉得谢维和白旭在一起比较不错,但是看谢维的神情完全不是那回事。

    两人正说着,只见小助理敲敲门进来,手里捧着大把白山茶过来,看到陈俊打了声呼,陈俊是常客,早熟了。然后笑眯眯的看向谢维道:“老板,您的花……”

    谢维看了一眼,随即道:“我早说过了,以后收到花就分掉给各个房间做插瓶。”

    “那也要你看过呀。”小助理笑着,从诊所开业开始总是每天早上一束花,以前还不知道谁送的,现在才多少有点晓得。虽然听起来好像不是好事,不过对于刚毕业20几岁的小助理来说,两个帅哥的爱恋,充满着各式各样的禁忌幻想,只是兴奋就来不及。

    “好了,我己看过,拿出去吧。”谢维淡淡说着。

    小助理欢乐的找谢维办公室里的花瓶,谢维却道:“我办公室不要花。”

    “呃……”小助理怔了一下。

    谢维神情更显得淡漠道:“出去吧……”

    小助理在怔忡中推门出去,陈俊倒是看的怔怔的。谢维倒是笑了,道:“见笑了。”

    陈俊却是笑不出来,道:“这是……”花可以肯定是白旭送,整个A市除了白旭谁还敢谢维花,但是怎么这么不对劲啊。

    “花啊。”谢维笑着,又道:“一天一束,诊所里的小姑娘喜欢着呢。”

    陈俊更是说不出话来。

    谢维的第五本书大概是两年后出世的,同样在LA发行,连出版社都是头一家。依然火暴的销量,谢维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响。不过谢维还是没亲去美国,稿子E过去,那边全权代理,谢维只需要看卡里的钱就好了。

    名声在外,谢维诊所生意也是越来越火暴。不管是为了什么,反正A市的媒体向来把谢维夸的花一样。谢维书在A市发行的时候,出版社还开了大型记者召待会,谢维还亲去签名售书。

    “有时候真觉得挺浪费时间的。”签名售书回来的路上,谢维一边抽烟一边笑着跟白旭说着,白旭当然不可能跟他一起售书,白旭只是来接他。

    白旭只是看他一眼,谢维笑着又道:“其实啊,人生很美好,偶尔的时候也许会被片叶子蒙住眼睛,把叶子拿开了,就觉得外面的世界好迷人,好男人和好女人真能堆成堆。”

    偏执是一种病症,谢维现在真的很怀疑白旭的脑子被什么东西夹过,他到底哪个地方好,值得白旭如此,完全是不可思议事件。其实这年头真没有哪个重要非谁不可,这世界本就是如此,离了谁都能活。

    白旭却没有理会他,只是道:“晚饭哪里去吃。”

    “听你的。”谢维微微笑着,谢维现在的笑脸很学术,甚至于还有一个学术的名字叫:蒙姐之笑,很能蒙人。他从来没有对于白旭的任何问题做出过正面回答,几乎全都是这样的答应,听你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白旭也没有再问,没有回答的回答他己经习惯了,又道:“打算扩大经营吗?”以谢维现在的名气把中型诊所扩展成大型的完全没有问题。

    谢维摇摇头,他所追求的事业在成,就以目前来说真的算是很有成功了。虽然成功分很多档,就他目前到达的档次己经差不多了。

    随着第五本书的出世,谢维好像越来越少出门,他当然不会在白旭那里呆着,只是大部分时间呆在诊所里。在顶楼处谢维收拾了一个房间,本来是中午休息用的,后来还改晚上睡觉了。不过时候并不多,因为白旭会上来找人。

    “走了……”白旭拍着门,从很早以前他就有了谢维诊所的钥匙,当然不是谢维给的。

    里面一般不会有应答,但只要灯还亮着,白旭就会在外门等,基本上没一会谢维就会自己出来。

    就在谢维在A市这样混着过日子的时候,谢维突然接到了查理主治医生的电话。查理的身体出了严重问题,活不了太久了,要是能的话希望谢维能过来一趟。谢维拿着话筒都有些失神,一直以来谢维与查理有联络,查理从来没有说过他的身体有问题。

    谢维几乎立即飞的美国,只是谢维到的时候,查理己经在医院昏迷了。按照医生的说法,时日不多了,不止谢维一个,查理其他弟子也到了,苏煜是一直在身边。

    谢维在医院旁边的酒店里住下的,没几天白旭也来了,谢维不太会有心情理会他。查理身边越来越离不开人,查理的弟子的不少,但是就是陪在身边的人在多,谢维也时时守在查理身边,他欠查理的太多了,查理当时有意收他为弟子,就是想着他能陪到身边,结果自己还是没办到。

    查理去世在一个晚上,所有弟子都在身边的时候,谢维只能在无声中抹去泪水。葬礼之类的查理早有准备,是苏煜主持的,只是到最后公布遗嘱的时候,谢维惊讶了。查理所有财产成立了基金会,唯独查理在LA的一间诊所留给了谢维。

    “你一直跟我和老师说你过的很好,我们也就真的相信了,直到见到你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苏煜叹气说着,又道:“老师也是临时改的遗嘱,想的你就是国内呆不下去,好歹国外还有一个去处。”谢维现在所有的财产都在国内,他要是离开白旭,估摸着会一无所有。虽然查理并没有让谢维离开的意思,但谢维那样的精神状态真能一直持续下去吗?

    “谢谢……”谢维轻声说着,却悄悄的抹掉眼泪。苏煜和查理给他的恩,他这辈子都难报完。

    苏烛叹口气又道:“你是老师最小的弟子,他也最担心你,结果你还是……”

    谢维低头默然,轻声说着:“真的很抱歉……”

    “有时候,人不原谅其实也是不放过自己。”苏煜低声说着,看一眼谢维又道:“你还不到30,这一辈还太长,好好生活吧。”

    谢维点点头,又道:“我会好好打理老师的诊所。”

    以前的时候他真不喜欢异国他乡,谢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恋家,即使家庭再冷漠,但是同样的黄皮肤黑眼睛更能让他有感觉是真的。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像真的无感了。细说也说不出哪里不同了,只能说是年龄增长了阅历增加了,年少那种春花秋悲变成了现实的冷漠。

    等查理葬礼全部结束,谢维却没有开始打包收拾行李,只是对白旭道:“我打算留LA打理老师的诊所。”宣读遗嘱的时候,白旭也在旁边,他听得很清楚。

    “所以呢。”白旭只是看着谢维轻声说着,一双黑眸里只有一股云淡风清。

    “我先去诊所看看,过些天回国办理证件。”谢维只说着,又补充道:“我打算移民。”

    白旭猛然起身,走到谢维面,以居高临下之姿,轻轻摸着谢维的脸,却是咬牙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想一把掐死你。”

    谢维眉毛都没动一下,只是看着白旭。死亡威胁对于他从来都不是威胁,要是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他真觉得哪天死了也不错。

    “我做了那么多,你都没看到吗?”白旭手都在发颤。

    “你做了我就要去回报吗?”谢维笑着,停了一下又道:“你真的很自以为是,你老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是,我是说过感激你当年把我从N市弄到A市来之类的话,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一件事是我想你做的。当然,要是一个陌生人能这样对我,我早就感激涕零,以身相许了,但天下间谁都行,唯独你不行。”

    是真不行,己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年了,就是再回A市也有几年了。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但是有些真的改变不了。

    “你还是在记恨以前。”白旭手松了下来,要说他今生最后悔,也就是年少时这段轻狂。

    谢维却是摇摇头,道:“很多年了,正常情况下我会忘了,但是现在天天面对当年的施暴者,我的记忆力真得很难变差。”

    “……”

    谢维接着又道:“对于你来说,你认识到当年错了,后悔了,道歉了,事情也就完了。但是对于我来说,你这个错误,让我终身难忘。加害人与被害人承担的东西永远不一样,对你产生感情我需要过自尊这一关,花了几年时间我都没过去,我想我辈子都过不去了。”

    “……”

    “不好意思,我己经买了票去LA,不能给你送行了。”谢维说着,也不会再会白旭的反应,只是径自转头离开。

    下午谢维提着简单的行李和苏煜一起去的LA,苏煜本来有想过跟白旭谈谈,只是打算行动的时候又觉得没必要了。这可以算是心理疾病的一种,但有一个重点是病人要同意去治。白旭不是知道不是自己的状况,但他情愿这样下去。

    苏煜对于这样的孽缘只能叹口气,回头看一眼谢维,谢维竟然在副驾驶坐上睡着了。苏煜倒是显得有点惊讶,不过随即想想也觉得真不错,睡吧睡吧,一觉醒来新的人生在等待他了。

    ―――――――――――开放式结局的分割线―――――――――――――

    LA的手续很好办,麻烦的是A市的,谢维己经有绿卡了,虽然相对容易些,但是A市谢维还一定要回的。谢维也没一个人回去,他叫上了苏彻,当然不是白叫的,他付钱了。更重要的是苏煜也嘱咐苏彻了。

    偷偷来的,本来想着把手续办好就走了,只是还没有走掉,在机场的时候被堵住了。

    白旭只是缓缓走近道:“我说过,你就是死,也要死在我身边。”

    谢维没吭声,却只是看着苏彻,他请的保镖就是为了这个时候……

    章节75

    好好的休假变成这样谢维很郁闷,一般心理医生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就会给自己放个长假把心里存着的垃圾倾倒出来。他本来也是在愉快的休假,只是却被李君一个电话召了回来,她说自己心脏不好,又住院了,谢维不能不能回来。

    只是回来才知道,原来是谢家老爷子,他血缘上爷爷的生日。谢维也算是谢家小一辈子里出色的了,23岁就修完心理学博士学位,跟在苏煜身边也有两年了,现在就等苏煜那边人手找齐了,就打算回国自行开诊所。

    也因为这个谢军特意让李君跟谢维一起过来,李君接了电话就非常兴奋,连忙把儿子骗了回来。20几小时飞机就这么一件破事,谢维虽然没跟李君发脾气,但脸色着实不好看。

    “去给你爷爷拜寿去。”李君拉着谢维说着,虽然这不是头一次进谢家门,但是却是在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

    谢维只是闭着眼在沙发上坐着,压根没理会她。他今天会过来,己经把做儿子的孝道尽足,其他的就恕难从命了。

    李君也只能无奈了,只是在谢维旁边坐了下来,唠叨着说了一车话。谢维听得正烦想走的时候,谢辰的声音传了来:“怎么在这里,要不是听叔叔说,都不知道你过来。”

    谢维虽然对于谢家人没什么好感,不过谢辰是个例外,谢辰人很不错,当年高中的时候还同校过一年,对他也是颇为照顾。随即起身笑道:“我是刚下飞机就过来了,头还有点晕,怕在客人面前失了礼数。”

    谢辰看看谢维脸色是有些难看,笑道:“那先去洗把脸,今天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你也打算回国,有些人也该认识认识了。”

    “好的。”谢维笑着应着,知道谢辰这样说是真为了他。在LA的时间不短了,他是有回国自己发展的打算,拜拜山头也是应该的。

    只是等谢维洗了脸过来,谢辰己经在应酬了,谢维也打起精神走过去,只是看清正跟谢辰说话的人谢维心里稍稍怔了一下。是白旭,虽然很多年没见过了,但白旭的气势想让人忘了也不容易。

    谢辰注意到谢维的到来,连忙笑着介绍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这位校友。”

    谢维笑了起来,看向白旭道:“白旭先生,好久不见了。”

    白旭一双黑眼看向他,眸子里有一丝疑惑,倒是谢辰迅速介绍道:“这是谢维,当年在十六中念一年级。”

    白旭有几分恍然的神情,不自觉得上下打量着谢维,谢维也只是笑。他少年的模样与现在实在相差太远,认不出再正常不过。

    “听说你出国了?”白旭突然开口,问的自然是谢维。

    “是啊,高二那年走的。”谢维笑着回答,他在SU读的大学,一口气读到了博士毕业,这些年来回国的次数很有限。

    随口又说两句,白旭就离开了,像这样的宴会他能露个脸就是给面子,别指望他能陪全程。走的时候,谢家几乎全家相送了,白旭临上车的时候却突然对谢维来了句:“有事可以与我联络。”

    不明不白的话,别说谢维听得怔了,谢家人也听得怔了。不过谢维也没太往心里去,因为第二天的时候他就飞LA了。虽然国内也可以度假,但为了避开李君,谢维情愿跑远点。

    只是飞机的时候谢维才想起来当年跟白旭还真一段故事,现在回想起来倒也真是好笑了,不过白旭确实很讲信用。当年说了放过就是放过了,好像一直到他出国两人都没再见过面。不过对于白旭来说,估摸对他也早是一段过眼云烟了,自己还能想起,白旭估摸着早忘得干干净净。

    休假结局谢维再上工的时候,苏煜那边的人手也终于齐了,谢维刚回国转了一圈一时间倒是不想立即回去。想到回国回又是要一阵忙乱,干脆又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差不多到快过年时才回去。

    在LA呆久了,突然回来还真是有点适应不了A市的冬天。虽然雪花看起来很美,但是雪花落身上就真是冷了。但即使再冷谢维还是决定出来找房子,以后每月他定时给李君钱就好了,当然也会定期来看,他真有点受不了李君现在天天在他面前说让他多去谢家走动。

    虽然谢维这些年一直在念书,但是他在LA己经出了几本书了,稿费拿的非常爽。对自己母亲谢维更是不小气,不靠谢家也己经过得很好了,谢维现在是完全搞不懂李君到底是怎么想的。

    出门的时候只是有点阴天,但到地方雪花竟然飘了起来。谢维在A市并没什么朋友,没办法只得给谢辰打了个电话,倒没说要搬出来住的事情,只说年后有打算开诊所,正瞅地方,问问他有没有比较相熟的经济。

    谢辰倒是真给他介绍了一个,那边动作也快,只是一天功夫就打来电话让谢维去看看房子。房子确实不错,虽然市中心的位置,但并不是闹市区,地方也算是宽敞,做诊所是再合适不过。谢维看看合同也没问题,就直接签了,还麻烦经济给自己在附近找套住房。

    签好了其他人走了谢维却没走,只是站在空房子里四处看着,马上就要过年,工程队是不会开工,不过房间怎么装修却是要自己来。这样想着谢维心里又有几分感慨欣慰,这此年在异国他乡受的苦,似乎也有所值了,虽然跟成功人士相比他还说不上成功,但确实己经看到苗头了。

    空房子里也没有暖气,谢维连打了两个喷嚏也就打算走了。他刚回来了,再者手上积蓄也不是很多,诊所先开着,车子慢慢来。快步往外走着,到路口时因为红灯的关系停了下来。

    突然一辆车停在自己面前,谢维怔了一下,车窗随即开了,露出白旭的脸孔,只听他道:“去哪,我送你一程。”

    谢维吓了一大跳,在A市遇上白旭并不奇怪,但是白旭会如此主动的帮忙就显得很奇怪了。不过现在雪下如此紧,人家是如此好意思,拒绝?那真是不打算在A市混了。谢维心里再奇怪,也是笑着道:“那真是麻烦白先生了。”

    白旭没说话,只是把车门打开,谢维连忙上去。里厢里暧和,如此一冷一热的,谢维没忍住又打起了喷嚏。打完了谢维还非常抱歉,只连忙道:“真是对不起了……”

    “感冒了?”白旭只是说着。

    “还好。”谢维说着,只是一时间冷着了,他身体向来不错,应该没事。

    “去哪?”白旭问谢维。

    “呃……”谢维有点犹豫,停了一下道:“到X街口把我放下来就好了。”那是A市装潢一条街。

    现在正是中饭时间,他本来是打算吃了饭去工作室那边看看,最少先了解一下市场。本来他就没想叫车,就是打算走到前面餐馆,先吃一顿再说。只是没想到白旭赶那么巧。

    车子很快发动,谢维规规矩矩的坐着,这里离X街并不远,一会就到了,相信自己不会有任何失礼之处。正微笑端着着,白旭开口:“装修房子?打算回国?”

    “嗯,在国外太多年了,打算回来定居。”谢维说着,又道:“是门面,我打算年后把诊所开张。”

    “是吗?”白旭显得有些意外,突然又道:“这些年在国外好吗?”

    “还行吧。”谢维笑着说,在国外再好也有一个限度,不过谢维最初出国的费用是谢家出的,虽然后来谢家那边没怎么给钱,但是打工的钱也够用了。偶尔的时候还能收到谢家一笔汇款,再者苏煜对他很是照顾,日子倒是真不难过。

    车子很快停了下来,只是谢维要开门下车的时候,白旭突然道:“这边的工作室太差。”说话间白旭向前伸手,几乎立即的一张名片放到手上。前排副驾驶座上坐着的是小京,白旭的万能助理,人型电脑,可以说只要白旭伸手,从来没有失望过。

    白旭把名片递给谢维道:“找他就可以了。”

    谢维只能怔怔看着白旭,名片完全不敢接,虽然说白旭会突然送他己经很让人跌破眼镜了。但是如此热情的介绍设计师,虽然谢维觉得有些自恋,但是他不能不YY,这白旭不会又看上他了吧。

    章节76

    诊所开业的时候白旭也来了,谢维本身在A市没什么能撑住场面的朋友,这下子场子是完全撑起来了。一直折腾到中午谢维把其他客人都送走,白旭却在他办公室里坐着。谢维走到门口时脚步不自觉得顿了一下,诊所能开张的那么顺利,白旭是帮了大忙的,也许对于他来说,只是抬抬手的事情,但是问题的重点是他对着谢维抬这个手了。

    众所周知白旭喜欢男人,以前他母亲在世的时候还会掩示一下,现在基本上是正大光明了。现在向谢维献这些殷勤,谢维要是再天真纯洁的说:“白先生真是大好人,那么乐于助人……”他自己就会抽风倒地的。

    推门进去的时候,白旭正端坐着似乎在等他,谢维把门关好,却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谢维不算是同,他是双,同性与同性他并不陌生。只是面对白旭,谢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当然这种压力不止他一个人,面对白旭的人都会有。

    “忙完了吗?”白旭终于开口。

    “嗯……”

    “去吃饭。”白旭说着,己经起身。

    “白先生……”谢维不得不叫住他。

    白旭只是看向他。

    谢维张嘴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来了一句让他自己抽风的:“白先生这是打算做什么?”

    白旭似乎也怔了一下,主要是他一时间没有想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自己做的事情,半晌才道:“追你……”

    谢维再次无言了,白旭很淡定的表白完之后仍然是很淡定的看着谢维,僵了一会后白旭显得有些没耐性,道:“去吃饭……”

    “呃……”

    白旭好像无论掺和什么事情总是要把绝对主动权拿到手里,就比如现在谢维也老实跟他一起去吃饭,只是车上的时候谢维忍不住想白旭刚才追你那个字的意思。按字面解释很好理解,白旭做的事情也是清楚的表达了。

    客观来说,白旭条件真不错,就是把他的背景去掉,只看长相也是相当的极品,放到圈子里保证抢手。面对这样一个同性的追求,谢维心里还是有点自豪感的,但是接爱不接受是个大问题,A市不是LA,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随便公开自己性向的。反正他本来就是双,犯不着把自己弄到尴尬的处境中。

    跟着白旭去吃饭,自然不可能去一般地方,其实今天白旭突然现身很多人都愣了。谢维觉得自己再跟着白旭转两圈,估计A市上下也都知道,到时候自己就是再长几张嘴也说不清楚。还是衬着吃饭功夫说说这事吧,谈好了也利于他以后生活。

    谢维心里这样盘算着,只是很突然的猛得一个急刹车,就是白旭车子性能再好,车里几位也不可能完全不感觉。尤其是在走神中的谢维,直往前面裁,眼见都与前座相亲相爱了,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直把谢维抱住。

    突如其来的变故谢维怔了一下,等车子停稳时,谢维己经被白旭抱到怀里了。谢维足足178CM的身长被白旭抱着竟然不是很是得突兀,白旭自己也是一点没有放手的意思,谢维也是怔怔的好像没反应过来。

    本来司机要道个歉,但看后面这个架式没人敢吭声,一会等乱闯马路的小朋友过去了,才缓缓发动车子。车子一动谢维也动了,刚才是紧急对待,虽然白旭有吃他豆腐的嫌疑,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不过谢维倒是下意识的离白旭远了一点,道:“真是谢谢。”

    白旭没说话,不过看起来一副心情还不错的样子。谢维只是沉默的坐着,其实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还是有一点点心动,跟这样的男人交往一下好像真的很不错,倒不是说只是一瞬间谢维就产生了过一辈子的想法。只是别说同性恋情,就是异性恋情在最初开始的时候也很少会产生过一辈子的想法。大家感觉好像都不错,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吃亏不吃亏的。

    谢维点的菜,白旭向他示意了他做主,谢维也就没客气。只是翻着菜单的时候,谢维心思却飘到白旭身上。谢维没有客意打听过,但也是隐隐知道,白旭有过好几任情人了,幼齿居多,倒不是变态的恋童,大部分是都17、8岁左右,正值青春年少时。可以想像一下,自己要是真跟白旭一起了,多少人能吓掉下巴。

    心思飘走了,菜也就点的乱了,菜上来的时候谢维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白旭倒只是笑笑。非常安静的用餐,吃的七七八八之后,谢维觉得他有必要开口说些什么。白旭己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自己没有表示就是默认。其实要是一般的人,谢维真不会这样犹豫,但白旭不一样,不慎重对待会出麻烦的。

    “有话就说。”白旭看着谢维神情说着,谢维做为了一个心理医生己经很会隐藏心思,只是白旭太善于看人心思。谢维并没有很直接的拒绝他的帮助,谢维要是拒绝的很彻底,白旭绝对不会沾着他不放。

    谢维抬头看看白旭,停了一下先是很官面话的道:“真是谢谢白先生对我的厚爱。”

    确实是厚爱啊,十年前白旭看上正太模样的他,十年后还能看上青年模样的他,长相差了这么多,还能被再次看上。

    “然后呢……”白旭等他下文,要是说马上的表白让人答复有点困难,但是从年前谢维的诊所装修开始,他不相信谢维不知道他想干嘛。

    谢维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好半晌道:“其实,我不知道白先生当我是什么人?”这是一个很关健性问题,谢维并不是很清楚白旭跟他以前的情人是怎么样的关系,不过就现在的谢维来说,给人家当玩物,他情愿把所有结束掉立即回LA。

    “你没谈过恋爱吗?”白旭突然一句。

    “呃……”谢维更无语了,他当然谈过恋爱,但那天跟女孩子,他虽然是双,但确实没有认真跟男性交往过。男人与男人谈性的时候好像更多些,最多也就是固定床伴。但是白旭会这样说,谢维不能不问:“白先生的意思是打算跟我谈恋爱吗?”

    “什么是谈恋爱。”白旭突然神色很认真的问,只是与其说他疑惑这些,不说他在点醒谢维。

    果然这句一出谢维又是怔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又被绕进去了。什么是谈恋爱,两个男人要怎么样谈恋爱,最后还要谈出个什么结果……真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谢维觉得不能就这个话题跟白旭扯下去了,不过他大概也能明白白旭的意思。找宠物不会找他这样的,浪漫一点说是找情人,现实点就是想换个玩法。谢维再次打量着白旭,跟这样的男人交往一下完全不吃亏,但是……

    “其实我对于白先生也很有意思,但是有两条,我想与白先生先谈一下。”谢维说着,他倒不是与白旭谈条件,这两条是必须的,有过一次前车之鉴,他倒是很相信白旭的信用。

    “说。”白旭一副接招的架式。

    “第一,我希我们的关系没有太多人知道;第二,无论谁出分手之后就不要再纠葛了。”谢维说着。

    白旭脸上有几分不解,第二条好理解,问题是第一条,跟他白旭在一起很丢面子还要需要隐蔽关系吗?

    谢维笑着道:“我并不想别人就你们关系指指点点,会让人很不舒服。”

    他现在得来一切,全是自己挣来的,他不想因为一个情人关系,让自己的名声有问题。当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就是议论谢维也不想别人议论的太难听。

    白旭脸上有几分明白,只是他突然问谢维:“你为什么会同意?”

    谢维笑着反问白旭:“那白先生又为什么会看上我呢?”

    要是两者对比一下,明显反者更让人惊讶,白旭可以选择的人太多了。他选了谢维,谢维又为什么不能同意。看似是辩证关系,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只能说大家看对眼了,所以就玩玩。

    白旭轻轻笑了起来,看来想多的不止是谢维一个。白旭轻笑道:“下午有事吗?”

    “呃……”谢维对于这个进展速度显得有些惊讶,诊所刚开业事情确实很不少,但是谢维还是道:“两个小时还是能抽出来的。”

    “不够。”白旭说很直接。

    谢维稍稍怔了一下,随即笑着道:“但是我晚上的时候我真有事情。”

    “好吧。”白旭答应的有点勉强。

    跟白旭在一起的感觉似乎还不错,这是交往一个月后谢维的感觉。要说爱的死去活来说不上,早过那种年龄段,再者跟白旭一起,所谓未来也就是分手。这是谁都明白一个小游戏,虽然谢维觉得以后自己损失也许会大一点,不过既然自己点头了,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倒是谢辰明示暗示的跟谢维提过这事,谢维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对着谢辰笑笑。谢辰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走了。谢维给自己点根烟,他知道谢辰是为他好,跟白旭谈情那实在太搞笑,连谢维都没有这个念头。而谈性,可以侯选的人又太多了,为什么会找白旭呢,有时候谢维自己也不明白。更多小说:www.hebao.la

    “想什么呢?”黑暗中白旭突然出声,从后面搂住谢维。

    “你还没睡?”谢维也有点意外。

    “觉得你醒了。”白旭淡淡说着。

    “呵呵……”谢维忍不住笑了,翻个身看面对白旭,晚上半夜并没有开灯,窗帘也拉很严实,但谢维却还是在看着白旭,笑道:“我在想为什么我要跟你在一起?”

    “有答案吗?”

    谢维摇摇头,却又问白旭:“那你呢,你看上我什么了?”

    “不知道……”白旭只是说着,很多事情确实不知道。

    “哈哈……”谢维笑,搂住白旭道:“睡吧睡吧,想不通就不要想。”日子本来就是这么过,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end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