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冰封岁月 > 章节目录 楔子+第一章
    楔子+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br><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size=3>本文是旧坑新填,商战HE,欢迎各位阅读O(∩_∩)O</font><hr size=1 />  楔子

    “你确定他能行?”

    李菲微微侧过头,偷偷向旁边的会客室里扫了一眼,很快收回目光,压低了嗓音问对面的人。一墙之隔的会客室里坐着的那个男人表情严肃呆板,相貌看上去实在太普通,连清秀都勉强,英俊不消说肯定是算不上,年纪也似乎太大了点,而且从他的衣着神态来看生活肯定比较困苦,与那人未必会有共同语言,综合评定下来,只能打个及格分数,能让那人另眼相看的可能性非常悬乎。

    “不用这么小心,那边窗上装的是单面透视玻璃,他看不到这边情形的。”文宣笑了笑,伸出食指将眼镜往上推了推,才从办公桌上放着的文件堆里翻了几下,抽出一份文件递给她,“你看看这个就会明白,这个计划要想成功,执行者非他莫属。”

    文件并不厚,只有薄薄几页纸,李菲稍微花了几分钟就翻遍了,看完后她不得不承认,他应该是最合适的人。

    “到时候就要拜托你了。”文宣见她不再对人选有意见,开始详细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李菲明知道这个计划充满了阴谋与背叛,却依然参与其中,因为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这段冰封的岁月能够早日解冻,唯有这样,所有的人才能从往事中解脱。

    第一章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坏的开始呢

    秦晓峰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客户,几次接触下来,那位客户某天突然对他说手里有个赚大钱的机会,问他有没有兴趣。赚大钱的机会秦晓峰当然有兴趣,当下就和客户约定了时间见面详谈。他以为他的人生终于时来运转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祸不单行,不过等他知道所有的真相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那天,客户约见他后,谈了很长的时间,等他回到住处的时候时间接近午夜。

    他住的那个地方很偏僻,物业管理混乱,小区里的路灯坏了都没人管,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也看不到星星,除了远处偶尔有一两个窗口亮着晕黄的灯光外,他所在的整片住宅区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到了住宅楼里面更是没有一丝亮光,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秦晓峰只能拖着疲惫的步伐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摸上楼梯。

    这一带都是很老旧的居民楼,大概是八十年代的建筑,他住的那幢也是。外墙陈旧不堪,到处都是斑斑驳驳的痕迹,里面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墙面脱落不说,楼梯间的灯也总是坏,坏了也没人管,所以秦晓峰每次回来晚了都得这么摸上去。

    秦晓峰住在六楼,也就是顶楼。

    说起那间房间,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典型的冬冷夏暖,努力与这个城市的天气状况保持一致。冬天冷得晚上睡不着,夏天又热得像蒸笼。偏偏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这个城市的气候也是越来越变态。冬天越来越长越来越冷,夏天越来越长越来越热,秦晓峰的日子也是越来越难捱。

    幸好这里只是用来睡觉的地方,幸好这里千不好万不好还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地方,那就是——房租非常便宜。一间能够摆张单人床和小书桌的房间,一间勉强能转个身的厨房,卫生间与旁边人家合用,只要400块钱的房租。虽然处在非常偏僻的城乡结合处,虽然交通不便出行不易,但是在这个城市房价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已经很难租到了。当时还是他和房东死磨硬泡了半天,房东可能对他的死皮赖脸实在没辙,才勉强租到的。放到现在,别说400块,就算是600块也租不到。所以秦晓峰嘴上抱怨归抱怨,心里却从来没有动过换一个地方住的念头。

    好不容易摸到了顶楼,秦晓峰摸索着开了门再打开灯,把手里拎的东西都放到书桌上。

    下了点面条填饱肚子,收拾好碗筷,秦晓峰坐到书桌旁,就着昏暗的灯光,打开刚刚带回来的文件夹,开始认真阅读里面的资料。

    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要去做的事情实在太危险,事前当然需要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多了解一点对手的喜好,到时候他就可能多一份胜算。

    文件夹里的资料很详细,那个人的出身履历,做事手法,习惯喜好都完整地一页页罗列了出来,需要他注意的重点部分更是以加黑加粗的字体表示,偶尔还会有一行血淋淋的红字夹杂在期间。显然,他的那位客户对这件事也是花了很多的心思。

    秦晓峰看完一遍,又认真复习了一遍,确定把所有该知道的东西都记在了脑子里,才重新翻到资料的扉页。扉页上有那个人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没有笑容,冷冷的眼神注视着前方,如鹰隼般的眼中看不出一丝人类的感情。

    秦晓峰慢慢闭上眼睛,将佝偻的背摊平,靠到椅背上,把所有得到的信息从头到尾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

    在这个城市工作这些年,商界□□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对这个男人的事却略有所闻。不是特意去了解,只是谈论的人太多,没法当作听不见。

    在S市,这个男人及他的家族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坊间八卦的题材。S市的历史很短,拥有百八十年历史的家族就能被称作名门世家了。因为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在这个城市里,在经济迅猛发展的十多年,发家致富的经济弄潮儿很多,可以被称作世家的却屈指可数。而这个男人就出生于那样一个稍有点年代的家庭。家世好,相貌佳,工作能力也不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难怪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八卦的最好对象。

    不过,秦晓峰接触到的信息大多是在商界流传的流言蜚语。

    传说,那个男人是工作狂,压榨员工的虐待狂;传说,那个男人冷酷无情,做起事来心狠手辣;传说,跟那个男人做对的人都已经全部躺进太平洋。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云亦云,未必是真。

    只是,空穴来风,岂会无因?

    想到自己要去太岁头上动土,秦晓峰心里忍不住有点发怵;转念间想到事成之后的报酬,又禁不住勇气倍长。

    一千万,是那个男人今天找他谈的时候许下的报酬。

    那个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男人,他的那位很特别的客户,带着最温和的笑容对他说:“事成之后,按照国际惯例,我会付给你整个标的的1%作为报酬。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我先付五十万作为头款供你行动时用,尾款等事成之后计算清楚具体款项再一次性支付。”

    据秦晓峰粗略估计,那位客户的目标标的价值十数亿,只多不少,那么所谓的1%足有一千万之多。

    一千万,整整一千万,有了这一千万,所有的梦想都不再是梦想,长久以来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他有命回来的前提下。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试一下,怎么就知道真的没人能在太岁头上动土呢?

    再不济——

    再不济——

    还有最后一条路可走吧。

    资料上是怎么说的?资料上是怎么说那个男人的性向的?生冷不忌,男女不拘。呵呵,好一个生冷不忌,男女不拘。

    今天商量这件交易时,他最后问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为什么会找上他?那个男人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竟然说:“因为你是他喜欢的类型。”

    秦晓峰仔细回忆今天见面时所有的细节。如果他没有记错,那位客户就是这么说的,一个字都不差。他对自己的记忆力有足够的自信。

    能够利用的所有一切都应该好好利用,如果他想要梦想成真就必须学会这一点。

    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在昏暗的灯光下,秦晓峰这样告诉自己,一遍又一遍,直到神经麻木。

    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才是真实的东西。自尊算什么,原则算什么,只要为了钱,什么都可以放到一边去。

    是的,为了赚到这一大笔钱,他愿意做任何事,就算为此下地狱也不会后悔。

    齐明推开时光咖啡馆的玻璃门。

    周末的午后,咖啡馆里都是一对对的情侣,要找个座位很难。

    招待小姐迎上来,问他几位。

    “和李小姐约好的,她到了吗?”

    “请这边来。”

    招待小姐带着他向幽静的角落走去,拐个弯,就看到李菲靠墙坐着。

    和她打了个招呼,齐明在她对面坐下来,开始和她闲聊。

    “陈大少还好吗,齐大哥?”这些年,每次见面,李菲总是以这句话做开场白,从来没有变过。

    齐明苦笑起来。三十岁还没到的女子,却给他一种强烈的沧桑感。眼前的她,还有她刚才提到的陈大少,也就是他现在的老板陈竣仁,加上另外一个人。每次只要想到他们这几个人,就让他的心中充斥着无力感。试图帮他们解开那个死结,却无从下手。他们这样的紧紧纠缠,让局外人看着都心痛。原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所有的恩怨情仇随着时间的流逝终能够被淡忘。可惜,这样美好的愿望只能是奢望。无论她,他还是他,都始终不愿意从过去走出来。自然,连带着其他人也只能继续和过去纠缠。

    “还是老样子,正常得很,看不出哪里不好。”虽然对李菲那样说,其实齐明心里很清楚,就是因为太正常了,反而才变得不正常。

    齐明原来跟陈大少在一家投资所共事,后来陈大少回家族的公司上班,把他也带过去了,现在他是陈大少的高级助手。这些年来,一直待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不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那么简单了。

    齐明清楚地知道,一个人,在经历了那些事后,如果还能保持正常,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偏偏陈大少比谁都正常,没有哭泣,没有崩溃,没有借酒浇愁,没有一蹶不振。这样的正常,让所有准备好安慰他的人都无计可施。

    只不过在人前消失了三天,回来后马上就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中。正常的工作,正常的休息,正常的娱乐,仿佛那个人从来不曾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

    原本也是,除了他们曾经共住的那两幢房子的空气里还留着那人的气息外,那个人什么都没有留下。

    本来以为陈大少怎么样也会留下这点最后的纪念,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陈大少很快就搬出了那里。近年来,这个城市快速向郊区扩张,基础设施建设进行得如荼如火,那里早就被拆掉重建了。

    “生意怎么样?”走神间,听到李菲又开口了。

    “蒸蒸日上。陈大少的能力你是清楚的,在他的领导下,还怕生意不好?”

    “说得也是。齐大哥,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开玩笑,小菲,你我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要帮什么忙你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去办。”

    “说出来很不好意思。”李菲顿一顿,喝了口咖啡,才继续刚才的话题,“有个朋友,是在陈氏跑业务的,最近他身体不大好,大热天的在外面很辛苦,你能不能帮他在总公司安排一个行政方面的职位?”

    齐明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说实话,他万万没有想到李菲会让他帮这种忙。

    李菲是个温柔优雅的女子,总给人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现在,竟然要他帮这么俗气的忙,也不能怪他一时没想到。

    “怎么,齐大哥,不行吗?”见他不回答,李菲还以为他是为难呢。

    “怎么会?一点小事而已。他叫什么名字?”

    “秦晓峰,在承平实业做业务员。”

    承平实业是陈氏集团下属的一个子公司,齐明忙不迭地点头,表示他记住了。

    “能让你出面,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

    “是啊,我和他很有缘。”

    “好,我星期一就帮你办。对了,小杰怎么样?”

    “很乖呢,九月份就要上幼儿园了。”

    两个人又东拉西扯了一堆家常,齐明才告辞离去。

    齐明离去后,李菲又独自坐了一会儿。

    一个人静坐时,总是忍不住想到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几个男人,可爱的儿子,温柔的丈夫,还有那几个人,以及本来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秦晓峰。

    拜托了齐明后,李菲又忍不住开始疑惑今天这样做是对是错,不知道这件事最后会怎样收场,从那天见面后她就隐隐约约明白文宣那里肯定会有别的布置,不会像他对她说得那么简单。只是,她也很清楚,如果那个人继续这样正常下去,意味着没有人可以从当年那件事情中解脱,谁也不能。

    不管是对是错,只是希望他能幸福,哪怕是些微的幸福,想来他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不会怪她吧,李菲再一次说服自己。

    早上六点钟,秦晓峰像往常一样准时醒了。多年来的忙碌生活让他养成了这个习惯,生物钟准确无比,每天六点准时醒来,连闹钟都不用准备。

    起床,刷牙,拿出昨晚的剩饭,泡点热水就着榨菜吃了。拎起昨天晚上准备好的包,秦晓峰匆匆出了门。走到小区门口时,又在路边的摊头上买了两个白馒头放到包里才继续赶路。

    两个月前秦晓峰通过正常的应聘程序成了陈氏集团外围子公司承平实业的业务员。按照事前的计划,正常地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就会在某个重要人物的帮助下顺利进入总公司。昨天,他如期接到人事主管的电话,要他今天去总公司报到。秦晓峰有点疑惑既然能够这么轻易达到目的,那还要他来干什么?不过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很快被他忽略了过去。

    这里离市区很远,在小区门口坐车的话,要换一趟车才能到达。要是走到三站路远的地方乘车的话,只要一辆车就可以到了。乘两辆非空调车两块钱,走过去乘的那辆高峰车却只要一块五毛钱。秦晓峰每天早早出门,花二十分钟走过去,风雨无阻,仅仅是为了省五毛钱。当然如果不是今天要去的总公司离这里大概二十五公里远的话,秦晓峰极有可能会走着去上班。

    这辆车名为高峰车,只意味一件事——车里面很挤。这个时段车厢里挤满了要去上学的学生,秦晓峰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更是小心翼翼地护着手里的包。

    好死不死,车子竟然会在路上抛锚。秦晓峰一边在路旁等着下一辆车的到来一边鼓励自己——万事开头难。

    这个城市的夏天气温是越来越可怕了,刚刚进入七月,已经连续十几天高温天气,今天早上出门前,秦晓峰听到天气预报员说今天的气温会达到38℃。后面那辆车本来就挤,再加上他们这些人,很快就把人挤成一张纸了,还是一张扭曲的纸。等到下车的时候,秦晓峰已经浑身是汗,他一边诅咒这见鬼的天气,一边随着上班的人流,匆匆向公司门口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公司门口,却被门口的警卫拦住了。

    秦晓峰来总公司的次数寥寥无几,公司警卫不认识他是很正常的。不过,四下里看看,秦晓峰就知道警卫拦下他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觉得他面生,而是因为他今天穿得太休闲了。周围的男男女女个个衣着光鲜,装扮入时。也不知道这么热的天,他们怎么受得了的?反观他自己,普普通通洗得有点旧领口有些破破烂烂的体恤衫,难怪要受到这种待遇了。

    秦晓峰在心里偷偷骂了句狗眼看人低,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一点不悦,手忙脚乱地掏出工作证来给对方看,另外暗暗祈祷老天帮点忙,不要让他第一天就迟到。

    警卫看一眼工作证,看一眼秦晓峰,再看一眼工作证,再看一眼秦晓峰,就是不发话让他进去。没有其他原因,仅仅因为眼前的他只穿了一件普通到过分的体恤来上班,而且是那种最便宜的地摊上买的只要十块钱的劣质体恤衫。

    夏天的时候公司的着装要求并没有那么严格,一般人都是到了公司才换工作装的。只是这个男人穿的这么随便就来上班,如果他真的是公司的员工,他肯定是故意这么穿来破坏公司形象的,盘查他的警卫已经在那边私下里下了结论。

    看着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在八点五十分,秦晓峰几乎要崩溃了。

    “各位大哥,帮帮忙好不好,我真的要迟到了。”

    “好了好了,让他进去吧。”

    有位年长的警卫大概觉得不忍心,总算帮他说了句话。也是亏得他,秦晓峰才顺利地进了公司大门。

    一进门,秦晓峰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卫生间,小心翼翼地拿出昨晚准备好的衬衫西服,用小时候在幼儿园比赛看谁穿得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找到人事部。

    敲门进去,只听里面的男人冷冷地说道:“秦先生,你迟到了10分钟。我希望你会有个比较有创意的理由。”

    到这时,秦晓峰总算知道这是一个糟糕的开始了。有时候,任何巧合都是狡辩,所以他调进总公司的第一天以睡过头迟到而告终。

    秦晓峰那时候并不知道,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而坏的开始则意味着磨难的开始。

    不过,那时他就算知道,也不会掉头就走的。

    钱的魔力实在太大,而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

    ~~~~~~~~~~~~~~~~~~~~~~~~~~~~~~~~~~~~~~~~~~

    文章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586816

    专栏地址: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237140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