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章节目录 第0863章 龙之子
    李云霄瞳孔骤缩,双剑如翅膀一样张开,澎湃的力量猛然灌入其中,两股寒气凝的空气中一片片的雪花结晶,飘洒开来,很快就呈现出白茫茫一片。

    “怎么回事?他要硬抗这一枪?”

    众人大惊,那神枪的枪芒已刺到胸前,李云霄却依然视而不见,依然在酝酿双剑之中的剑气。

    祥子也是瞳孔微缩,一股被轻视的感觉涌上心头,冷然道:“找死”

    “咝”

    枪芒瞬间穿透李云霄的胸膛,好像毫无阻力,从他后背震出,破空而去。

    祥子脸色大变,猛然惊道:“不好”

    李云霄的身躯在了枪芒破体的刹那,虚化成青色的雷电之体,迎着枪势飞袭而来,两柄北天寒星剑上的刺骨寒意好似绞肉的剪刀,剑气未至,寒气先行逼人,让祥子浑身如坠冰窟。

    “三千业障,罗候一击”

    祥子在惊乱之下,身体连番向后闪退,给自己争取一线时间,手中的长枪旋出道道青芒,将那附体寒气破去,酝酿出一势枪威,横在身前挡了上去。

    “铮”

    两柄北天寒星剑倏然斩在罗候长枪上,强劲的能量以三柄兵器的撞击点为中心迅扩散开来,青色和雪白的光芒相互交织在一起,透过珐琅盘上的五色之光望去,显得异常的绚丽,两人的身影淹没在强光之中。

    身临其境的李云霄和祥子两人,可没有外面旁观者看的那么舒心,两股力量直接冲击着他们的身体,李云霄在身化雷霆的状态下无法斩动长剑,只能凝出实体来,一道道的白色的光芒在身上射出,明月之光不断的消弱着青白两色力量的冲击。

    祥子更是浑身青筋暴起,几乎达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他原本就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被动防御,那冷彻骨髓的冰冷之意渗入他体内,大肆破坏着身体机能。

    “啊该死”

    祥子忍不住大吼起来,李云霄双剑之上源源不断的力量压下,似乎想要凭借这一击就彻底了结比赛。

    “狂妄,我岂会让你的算盘如意”

    祥子脸孔上扭曲起来,身体中出“噗噗噗”的连串爆响,肌肉节节攀高起来,神色变得十分异常。

    李云霄瞳孔一缩,只觉得对方的长枪上传来的力量不断增强,从最初的苦苦防御到现在竟然逆转颓势,反击过来,一股力量震入他体内

    “这是……妖化?不对,不像是妖化啊,可是……”

    李云霄凝视着祥子的模样,内说不出的怪异和震惊,甚至感受到一股来自内心的恐惧在上身蔓延。

    “不好,是血脉之力,绝强的威压,此人也是龙之后裔,而且血脉强度极浓”

    灵魂之中传来妖龙的惊骇之声,声音中带着一种颤抖之意,“怎么可能……如此强烈的龙之血脉感,天啊他不会是上古真龙的第一代直系后裔吧”

    李云霄的大惊,竟然是龙之威压,难怪如此熟悉,和那枚龙骨珠上传出来的感觉十分相近,只是相差甚远。

    难怪他对术塔之上的东西如此感兴趣,原来他本身就是龙之后裔,得到龙骨珠的话收益极大。

    李云霄心念电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让他思考了,手中传来的反震之力越来越大,终于出了他的抗衡极限,巨力爆出来,“轰”的一声将他震开,两柄长剑更是直接脱手飞掉。

    一股伟力压在他身上,震的身躯无法化雷而遁,只能不断的运转肉身之力抗衡起来,魔天铠也凝化出实体,只可惜魔气驱散后,这件铠甲几乎毫无灵性,只能抗住一些简单的攻击。

    “噗”

    终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李云霄惊骇的望着前方,他的肉身已经运转到了至强霸体,依然无法抗衡那滔天之力,被震出心血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不灭金身之力根本不敢用,若是传出一点风声,怕是立即引来杀身之祸。

    “云少”

    天元商会席位上,众人都是一惊,脸色微变,惊骇不已的看着珐琅盘内。能够一击反震回去,将李云霄震出心血来,可见那力量有多么强悍。

    祥子此刻握着枪头,枪尖点在地上,身上一股难言的煞气不断冲出体内,脸孔还在扭曲着变化,一条淡淡的妖影在他周身浮现,仅仅是望上一眼,就觉得灵魂之中传来一股震颤

    这一下不仅是李云霄大惊,就是所有商盟之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竟然不敢直视那条淡若虚无的影子

    天啊,那是什么东西?仅仅是虚影都让人无法直视,若是直接显化出真身来,那岂非众人都要当场拜服下去?

    “咕噜”

    崔博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惊骇道:“闵长老,此人到底是何来历?他身边显化出来的虚影又是什么?”

    闵长老也是一脸的呆滞,喃喃自语道:“那股深不可测,让我也觉得胆寒的力量便是这道虚影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众人听得一阵晕,原来他也不知道。

    此刻,一直昏迷不醒的唐劫猛然间睁开双目来,如电芒闪烁在眸子开合之间,望珐琅盘上望去,顿时脸色大变。

    罗婴一直在给他治疗,现了他的苏醒和异常,皱眉道:“唐劫,怎么?

    唐劫口中让人听不懂的低声说了几句,似乎是抱怨和不满,随后让罗婴大惊失色的是,他竟然二话不说就临空腾起,化作一道光芒朝远处飞去。

    “唐劫”

    罗婴不明所以的大叫了一声,却丝毫换不来唐劫的回应,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天际,正是四极门驻地的方向。

    唐劫之事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但此刻更多的心思和精力都在祥子身边的那道虚影之上,众人也只是分了下神而已。

    唐心脸上露出凝色,淡淡哼道:“估计他是被吓到了,所以逃掉了吧。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半妖半人的存在了,也许那祥子身上的虚影让他更为恐惧也说不定。”

    这番话唐心自己也是不信的,只不过说出来讥讽几句唐劫而已,听得罗婴直皱眉头,但祥子身边的那虚影着实太过恐怖了,不知是为何物,就连他也看的一阵心惊。

    别说那些参赛的武者,就是所有的武帝强者也是心神巨震,骇然而望。

    在珐琅盘内的李云霄就更是当其冲,若非他魂力极强,怕早已扛不住那威压之力。

    “龙之后裔?那罗青云也算是龙裔子孙吧?怎么相差如此之大?”

    李云霄冷汗淋漓而下,开始运转大衍神诀,才稍稍让自己的灵魂安定下来,驱散全身恐惧。

    随着大衍神诀的运转,妖龙也缓缓平复下心境,沉声道:“血脉程度相差太大了,岂可同日而语这人身边的那虚影似乎是龙之子,虽非上古真龙,在上古时期也是十阶神境的存在,此人应该就是那龙子后裔”

    李云霄骂道:“见鬼了,一场的普通的术决,竟然出现了如此强大的龙威,这还怎么打啊”

    妖龙沉声道:“他的血脉之力虽强,似乎无法驾驭,所以仅仅能释放出龙威来,对你并不能造成实质伤害。”

    “明白了,只是对一条龙之子出手,内心有点毛”

    李云霄一咬牙,双手掐诀,地上的两柄北天寒星剑飞了起来,在他指诀的控制之下,临空竖立而起,挂在空中,散出道道寒气来,反而让他觉得十分温暖。

    祥子的脸孔变得十分丑陋,额头上凸起两个透明的小包来,里面似乎有角要破顶而出,却始终不得,那龙之子的虚影在浮现闪烁之后便回到他体内,威压才逐渐消失。

    祥子提着长枪,盯着李云霄,冷冷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让我显露出了这副状态,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不过,这也是这场武决的终点了”

    他用力一握枪头,一股劲风爆开,震得珐琅盘上泛起一阵防御之光来,李云霄竟然感到一股巨力扑面,有些站不稳起来。

    台下众人一个个大惊失色,这未免也太过骇人了,仅仅是一道劲风之力,就能让珐琅盘震起防御之光,此刻祥子身上的力量该有多强?

    就连历飞雨和尘风都是一脸的惊骇,内心掀起滔天巨浪,扪心自问,换做自己上场能否不败?两人一点信心也没有,答案未知。

    “三千业障尘不染,罗候一点紫金枪”

    祥子口中轻喝,长枪在地上化起道道火花,枪尖上黑色的龙影骤然浮现,枪身合一,破空而起,一点厉芒刺出却笼罩一方天地,珐琅盘上尽数全在攻击范围内

    李云霄脸色万分凝重,祥子此刻的状态即便没有武尊巅峰,怕也是离得不远了。他双手捏诀,两柄挂立的长剑倏然闪动,一柄剑势如虹,上面星光泯灭,一柄气惯长空,其内朝阳出现,仿佛晨曦破晓

    两柄长剑在他的驱动下,剑气仿若有灵,要破开剑体凝形而出,其上的力量震开来,将那一点枪芒所镇压的空间尽数撕开,冲破一切压制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