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恐怖网文 > 第一卷 恐怖降临 第一百三十二章 别动,那是我的狗
    一顿聚餐,对于有的人来说,是一次见世面的难得机会,有点像是一介草民忽然走入了内阁和里面的大佬们见面喝茶;

    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就是一种如坐针毡的折磨了。

    王红是第一个告辞的,说是自己的男友会在这时候来接自己,所以跟大家伙先请罪了。

    王红知道这个借口是瞒不住苟泥土的,但是她更清楚,自己现在所想和所现的东西,本来就肯定被苟泥土现了,他在自己灵魂深处设置和埋藏下来的东西已经随着那一夜疯狂青年的一指给彻底地崩断掉了,苟泥土这个当事人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察觉?

    但是,双方似乎都约定俗成的没有撕破脸皮,只是心照不宣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因为点破这件事,对于双方来说都没有好处。

    利益先行,一直是群里大部分人的行为准则;

    离开了这座小区,王红忽然感觉自己心头的阴霾被驱散了一些。

    苟泥土没有出来,也没有来问自己,更没有来警告自己,这让她有些觉得意外,又不觉得多少意外。

    那是一个如此骄傲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的手段被现了呢,又怎么可能在事之后站出来喋喋不休着?那不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当然,王红并不知道,那个男人,两年前刚刚机关算尽太聪明,现在,过去,未来的布局一朝崩盘。

    王红抱着自己的双肩,高跟鞋踏在夜色下的马路上,显得格外的清脆,又显得很是寂冷,于这个世界来说,她们,是孤独的,因为能懂她的,在这个世界上数十亿人口之中,也就只有十几个吧,他们没办法去倾诉,也没人配他们去倾诉,他们,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忽然间,王红对进门,产生了一种极大的恐惧,那是一种莫名地恐惧,因为本来以为进门是面对一个新世界的挑战,是一个追求自我的升华,再多的艰难和险阻都能够预想到,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如果危险,还包括来自己身后的,那感觉,那味道,就截然不同了。

    默默地,王红蹲了下来,她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真的站在这条马路的十字路口一样,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道该去放弃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前方,会去面对什么。

    群里的人,其实没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尤其是站得越高,越是迷茫,越是高处不胜寒。

    猛然间,王红想到了那个黑夜里的疯狂青年。

    他,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吧,他,应该懂得一些什么吧。

    “现实世界任务:灭杀北京广渠门附近的怨魂。”

    群主的声音此时在王红脑海之中响起,王红刚刚从那种任务布时的窒息痛楚感觉之中恢复过来,随即一只手,抓住了地面,手指直接捏碎了坚硬的马路地面。

    “会,这么巧?”

    王红的呼吸,猛地沉重了起来。

    …………

    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内,走出了一个身穿着红色风衣的女人,女人没有带行礼,也没有跟其他下机的乘客一样按照出门通道去打车坐地铁,而是在缓步几下之后,在原地消失。

    北京,有其他管理员,也有其他的强者,但是在此时,王红不想让其他人现自己的到来,因为群主给自己颁布了现实世界任务,所以禁足令被解除,当然,两年前她还是一个管理员,现在,已经是一名顶尖存在了,到了她这个级别,稍微践踏一下禁足令,只要不是做什么太过坏规矩的事情,那一点点的因果,承受也就承受了吧,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当然,能够获得群主现实世界任务的方便,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隐藏了自己的气息,隐藏了自己的行踪,甚至,在去北京的前一晚,王红还在自己家里布置了一些手段,她不知道这些手段到底能否逃过苟泥土的注意,逃过那就是幸事儿,逃不过,也无所谓了。

    广渠门的那只怨魂,其实是一个被一群男的侮辱致死于厕所里的可怜女孩所化,王红几乎是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她,并且将其戾气化去送她去投胎了,让一个顶尖存在千里迢迢跑过来抓一只鬼,确实是有点大炮打蚊子了。

    结局了群主颁布的任务,还有一段时间的自由空余时间,王红几乎是毫不耽搁地直接去了地坛。

    地坛今天的游人挺多,王红穿梭在人群之中,身形显得有些飘渺和捉摸不定。

    骨环自王红手中飞出,无头人出一声嘶吼,地坛内在王红附近的数百游人在此时都陷入了昏迷状态,浑浑噩噩的站着,王红在此时气机牵引出来,以自己顶尖存在的力量强行催动地坛阵法的展开。

    “咔嚓!咔嚓!咔嚓!”

    摩擦声不断响起,地坛内本来泾渭分明的阵法开始变得错乱起来,但阵法总归是被王红开启成功了,地坛中央的高台上,一道绿色的旋窝出现,一只无比洁白的手探了出来,直接抓向了王红。

    王红身形主动上前,周身气机环绕,当那只手想要抓她时,她直接出了一声呵斥:

    “敢!”

    那只手当即缩了回去,旋窝也开始缩小,但王红还是在旋窝消失前,进入了地坛。

    …………

    脚下,是尸骨堆积起来的小山,王红不清楚这些尸体是从哪里来的,也对他们的年代和身份不感兴趣,她来这里,就是来找人的,找那个被苟泥土镇压在这里的人。

    “你可千万,别真的已经死了啊。”

    王红走下了尸骨山,前方,是一条沟壑,沟壑呈现出一种大龙匍匐的姿态,但是里面的龙脉气息已经很是微弱了,微弱得,几乎可以宣告它的彻底死亡。

    感知到这一切的王红心底有一种愤怒感产生,自己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你居然已经死了么!

    两年前那一夜的你是多么的狂傲,一个人大战整个东方圈子,现在,居然就真的已经死了么?

    本来以为,还会有一点奇迹的,本来以为,你应该有一些奇迹的。

    其实,王红来之前,也不抱有多少期望,两年前的那一夜,苟泥土一个人聚集了整个东方圈子强者的力量一举镇压了那个青年,再以大手段用时间换取结果的方式去灭杀他,他能存活下去的可能,几乎已经是不存在了,那几乎是一种无法匹敌也无法想象的力量,被这种力量给镇压灭杀,并不算是一种耻辱。

    少顷,王红走入了那个沟壑之中,确实,里面死气之浓郁,几乎是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指的地步,龙脉已经凋零,这意味着那个本来被苟泥土卡在生气和死气交界处的灵魂,也被天地大势给碾压成了粉尘,他没能扛得住,也没能挡得住,更没能坚守得住,那个在两年前的黑夜之中高喊着“我思故我在”以一种桀骜疯狂姿态出现的年轻人,最终,还是尘归尘土归土了。

    真的,没有侥幸了么?一点点,都没了么?

    王红的目光眺望,在那两座尸山之中,其实不乏有一些初步具备灵智的尸体,但都是低等的存在,而且显得太过于不堪,无非是蝼蚁爬虫一样的存在,甚至阳光,都能够很是轻易地把它们杀死。

    重新走出了沟壑,王红准备离开了,既然在这里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么继续留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该面对的,该如何面对,还需要自己回去慢慢思量。

    这时,一个肉球从半山腰上滚落了下来,连续砸中了好几个尖锐的断裂兵器,出了一声声的呜咽,显然,是很痛。

    终于,那个肉球在距离王红两米处停了下来,因为那里有一个小坑,肉球被卡在了里面,然后,肉球开始动了起来,原来,并不是一个肉瘤一样的存在,而是一只……狗。

    这只狗身上没有毛,只有血红色的血肉裸露在外,连完整的皮都没有。

    四条小腿里有三条腿只剩下了了骨头架子,一张嘴有半张只是一个骷髅,显得很是狰狞和难看。

    王红深吸一口气,本来来到这里的一所所获就已经让这位如今东方圈子里的顶尖存在很是恼火了,这样一个肮脏东西居然也滚到自己眼前碍眼,真是不知死活!

    王红身上的气机几乎是不用刻意操控就直接扫向了那只狗,毫无疑问,一旦被这气机扫中,那么这只本就奄奄一息,甚至本就不算是活物的狗,绝对是必死无疑,不说是这种类似于亡灵生物的生命存在无法继续了,尸骨都不会留下丝毫。

    顶尖存在的力量,就是这么可怕,移山填海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夸张的修辞手法,他们真的有这种能力,所以,似乎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到达了这样子的一种级别,群主才会定期开门,几乎是半强制性质的把这一批人给弄出去。

    然而,就在王红的气机即将扫到那只狗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别动,那是我的狗。”(~^~)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