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恐怖网文 > 第一卷 恐怖降临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女人的戏台
    “这里没其他人,你可以叫我……晴子。”

    晴太后目光微凝,故意散去了自己身上的气势,她之前虽然没有身披凤袍,但是那种母仪天下的气场,绝对是能够震慑所有人,甚至,那种凤临天下的气质,比之前的天界君主更为强盛,毕竟,当今的天界君主,只是一个太平时代的帝王,大时代时期,是靠着晴太后以及北院大王两尊大人物亲手度过去的。

    兴许,是庄周梦蝶,晴子自己还没有从虚拟世界里的身份中脱离出来,可能,还怀念那个身份吧,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

    毕竟,这种顾盼怜惜和回忆,也就只有大人物才有资格拥有。

    mg造神计划可以想见,应该是有着人类和天界共同参与的成分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后期是否是出了什么意外,导致这个计划出现了变数,晴太后虽然能够借助着一些优势和辅助进入虚拟世界,却也不能太过于随心所欲,而人类都因为大时代的出现导致了政权的更迭,那所影响的,就更大更大了,至少gn是没有真正掌握这个技术,或者说远远没有掌握这个切入口,一切还只停留在资料搜集阶段,从梵蒂冈的信息库就能够看出来了。

    司阙也没有要套近乎的意思,如果真把面前的女人当作当初那个在赵哥面前百依百顺的日本女人,这会让自己显得很是幼稚,他只是很是自然地斜靠在湖心亭的柱子上,既然晴子说可以随便一点,自己就稍微随便一点喽,反震,他也是不懂规矩不懂约束习惯了。

    “说实话吧,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继续留在这里,一开始,我是看见赵哥还在这里,我就想着,自己再忍忍吧,忍住一些求知欲,忍住对自己的探知欲,留在这里,才有一些机会可以帮到他,不过是稍微忍一忍痛苦而已,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以前什么苦没吃过,什么痛没熬过。

    然后,赵哥又回去了,我那时候也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回去了,和他们在一起,然后我就慢慢开始对自己的思维开始解锁,开始逐渐思考自己,思考过去,以及,思考未来,妈的,现在都快思考成一个哲学家了。

    有一件事,希望你你能告诉我,老朱当初是因为重新认知了自我,所以湮灭了在现实世界里的身体回到了虚拟世界,但是为什么我现在想一些东西后,自己的头居然没疼,什么事儿也没有了,这是为什么?”

    晴子微微一笑,叹了口气,“因为当你想要回去的时候,她,已经没办法让你再回去了,她曾经短暂地来到过这个现实世界,然后被盛怒之下的朱建平追杀过,后来,她也和赵君……呵呵,赵铸,一起回到了虚拟世界,对现实世界,她已经彻底撇下了。所以,哪怕你再主动去触动什么禁制,也都没什么效果了。”

    司阙有些玩味地伸手指了指湖心之中的这扇门,问道;“那么,借着这个,我能回去么?”

    晴子没有什么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但是,回去,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因为虚拟世界的崩盘,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而且,真的很快很快了。”

    “所以,您才会回来?”司阙问道。

    晴子点了点头。

    “知道赵哥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你呢?”司阙耸了耸肩,“当然,我觉得那个晴子,应该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吧?”

    “不知道。”晴子肯定道。

    那个晴子,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还是很纯粹的,和赵铸的那段感情,也的确是自然而然,和陈雨馨不一样,赵铸和陈雨馨那段似是而非的恋爱后面,有着明显的苟泥土的影子,而晴子,则是没有。

    说起来,的确是有点可笑,赵大少在虚拟世界里有瓜葛的几个女子,似乎真正较为纯粹的,也就是和晴子的这一段了,只是到最后,也是因为各种原因而无疾而终了。

    不过,这里面,其实也是有着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真正的高屋建瓴的存在,她擅长用大局用大势来做事情,晴子和赵铸之间的命运联系,是否真的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自然,就不得而知了。

    要知道,赵铸当初之所以去日本,之所以去了徐家结界,是因为自己得到了徐福的传承,而徐福的来历,明显类似于是晴太后自己给自己的身份设置的一个光环属性。

    当然,至少当时,晴子还是认为自己是晴子,和赵铸的感情,也的确是从一个少女角度出产生的,哪怕周围有着很多因素在推动,但是不能否认二人当初感情的真挚。

    “你在一些事情的选择上,真的很……恶心。”

    司阙一步一步走入了湖中,身体开始被湖水浸没。

    “爱情里,没有对与错,但如果没有一方去付出去包容去献身的话,注定走不远。”

    晴子伸手,一杯水酒落入掌心之中,她轻轻抿了一口,“我记得,你在爱情上面,并没有什么成就,和你的那个赵哥,差远了,他才是真的厉害,身边真正有瓜葛的女人,没一个是简单的。”

    “没吃过猪肉,但并不意味着没见过猪跑,知道么?”司阙一副我很鄙视你的样子。

    晴子笑了,笑容和煦,她不会因为熊志奇对自己的不敬而生气,事实上,她很喜欢熊志奇对自己的这种态度,一些记忆,一些经历,哪怕是对于她来说,也是刻骨铭心,也是极为珍视的,然而,虚拟的终究是虚拟的,自己到头来,还是会选择现实,或许,这就是一种妥协吧。

    “送我回去吧,当我求你了。”站在了湖心门边上的熊志奇看着晴子,“就看在以前的情面上,ok?”

    晴子喝了酒,脸上出现了一抹迷人的腮红,玉指轻弹。

    “准了。”

    门,开始出现了裂纹,但还是启动了。

    晴太后站起身,目光严肃。

    “这是这扇门最后一次的启动,人类那里,没有门了,小蛮子也建造过一个仿制的门,那也是因为她在虚拟世界主动想要和现实世界进行联系才建立起来的。

    现在,她不再把目光放在现实世界,也没能力继续向外看,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寻求和现实世界里的合作,所以,想要再建立门,除非是当初的第一代设计师们复生,否则根本就没有可能了。”

    熊志奇有些无语地挠了挠头,指了指面前已经开始龟裂的门,道:“意思就是,从此以后,虚拟归虚拟,现实归现实?”

    “是的。”

    “但是虚拟和现实的分界线,不是一扇门就能够解开的。”熊志奇说道。

    “除非,她能够继续保存下来,但是,她当初的心痛和不忍,她当初的妇人之仁,最后,已经把自己的结局给钉死了,她会死在自己喜爱的男子所造成的因果之下,因爱他而生,因爱他而死,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她,但毕竟彼此相抗衡很多年了,我有点替她觉得不值得。”

    “你说的她,是我哪个嫂子?”熊志奇咽了口唾沫,问道,没办法,谁让和赵大少有瓜葛的女人那么多呢。

    晴太后微微一笑,双手负于身后,正色道:“她是高贵的存在,是一个世界的规则主宰,她如果打算爱上一个男人,一定会是明媒正娶的那位正房。”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时,晴子的眼角,有一抹泪痕滑落,或许,当时的自己,也不是没打算要在那个虚拟世界里,放手一把,寻求一场真正的爱恋,事实上,当初作为面具女人的她,就站在河的对面,看着河上大船上的自己在做着选择。

    那是宿命,是一种对抗;

    晴子知道她一直深爱着那个男人,而当苟泥土这种惊才艳艳的人物打算复活自己的老婆而布局企图扰乱规则和未来做出改变时,晴子也顺势而为。

    她能够感受到,大船上的自己在做出那个自己弟弟和爱人之间的抉择时的那种心痛,但是却无可奈何。

    什么希特勒,什么西方圈子的卷入,什么各种那种的一切一切,其实,都能够被一只手在后面把控住。

    无论是晴太后还是那个女人,他们在布局和对命运的把控上,其实都比苟泥土和圣西安这种身在局中的人要有着天然的优势,不是因为苟泥土和圣西安不够优秀,而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池塘里的鱼儿,而她们,是钓鱼的人。

    自己,终究还是没争得过她,到最后,真正和他一起进洞房夫妻对拜的,还是她,她比自己傻,比自己天真,比自己,更不顾一切。

    熊志奇听到了这个答案,咧开嘴笑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

    “我说的嘛,论起赵哥身边的女人里,还是我家恬恬嫂子最适合当老婆了,赵哥当初,没选错。”

    作为兄弟,他不会在意秦恬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他只需要知道,那是自己兄弟的女人,是自己的嫂子,那就足够了。

    “那就再见了,小嫂子。”熊志奇在进门前,揶揄了一下晴太后。

    “嗯。”

    晴太后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未完待续。)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