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乔先生的黑月光 > 章节目录 264 修复自我的开始
    王父睡了一觉,火消了,又恢复成那个知书达理的老教授样子。在乔东阳亲口承诺,一定会把幕后的人揪出来,为王雪芽讨回公道之后,他算是彻底宽了心。

    他清楚,在转椅室没有监控的情况下,当时发生的事,恐怕不好弄清的,如果节目组一心脱责,咬定是王雪芽操作不规范导致的事故,他真的很难去核实。

    事到如今,他只能选择相信乔东阳。

    也是相信自己曾经的眼光……

    ~

    吃晚饭的时候,郑西元过来了。

    他找到王父,意思是要代表节目组,给王雪芽一部分额外补偿,让王父提一个心里的理想价位。

    王父一听就气笑了,“该我们拿的,一分不能少。不该我们拿的,我们一分不要。郑总你搞清楚,我不是卖女儿的人。”

    郑西元:“……”

    他不是那个意思啊!

    为什么在老先生面前,就是言词不当,自掘坟墓?

    郑西元的难堪,王父无视,只是不冷不热的说:“以后这个事,我还是和乔先生谈吧。他是个磊落君子,我信他。”

    乔东阳是磊落君子,他郑西元就是个无耻小人呗?

    郑西元哭笑不得,无奈离去。

    王父看着池月,又一次确定,“我认真的。”

    池月微笑,“我懂。”

    王雪芽是八强选手,三号种子,有档位奖金和排名奖金,这部分笔钱也是价值不菲的,王父认为这是女儿流血流汗换来的钱,他必须一分不少地带走。但是,在节目组还没有给出转椅问题的最终结果之前,他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补偿。

    池月明白他,也明白这中间的差别。

    如果接受了节目组的补偿,就好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和解,放弃追责,以及对节目组的妥协。

    ~

    晚上王父被安排在客房。

    池月安顿好老人,去了王雪芽的宿舍,帮她收拾东西。

    汤萍一个人坐在床沿,戴着耳塞在听歌,房间里空荡荡的,冷清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池月敲了几下,没有人应声,她发现门虚掩着,轻轻推开,与刚好转头的汤萍目光碰个正着。

    汤萍一直是个沉默的人,以前住一个宿舍,她也是最少说话的。可是这一瞬间看到池月出现,她眼圈突然一热,摘掉耳麦就站起来,“你回来了?”

    回来了?池月一愣,笑了。

    “我来帮小乌鸦打包行李。”

    “哦。”汤萍的目光里流露出几分失望。

    她默默地坐了回去,看池月把王雪芽的书一本本归拢,看她把王雪芽的随身物品装入箱子,抿了抿唇,指着上铺的一叠衣服,“那也是王雪芽的,她晒出去没有来得及收。我帮她收回来,叠在那里的。”

    池月手一顿。

    汤萍的话,有几分不舍,或说寂寞。

    想当初,他们四个人住在一起。

    然后她、韩甜甜,相继淘汰,现在王雪芽也走了——

    宿舍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明天还有一天四分之一决赛,她内心的压抑达到了极点,可汤萍为人太内敛沉默,不是一个喜欢和朋友倾诉的人。这样的性子,有压力自己背负,会比普通人承受更多。

    池月把衣服托下来放好,回头朝她一笑。

    “今天晚上,我在这里睡吧?”

    汤萍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会不会打扰你休息?”

    “不会不会,真的,不会。”

    汤萍的急切,逗乐了池月。她抿了抿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有时候想想,还是很怀念那段比赛的日子呢。”

    汤萍手指一动。

    “谢谢!”

    谢谢?池月一怔,“你安心睡觉,明天好好比赛。今天晚上,我陪你。”

    “嗯……”

    池月不完全是在安慰她。

    实际上,离开《星空行者》节目组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难受而不适应的。为了这个比赛,她付出过极大的心力。走过沙漠,吃过野果,在各类器械上流血、流汗,挥洒灵魂……

    一个正常人,越是付出的多,越是不舍。

    离开后,她不怎么去想《星空行者》,也不提。

    可她明白自己——内心有一个地方,是因为《星空行者》受的伤,现在还没有治愈。

    池月快速把王雪芽的行李打包好,拖着箱子去了一趟客房,把行李箱和王雪芽的私人物品,一并交给王父。看他一把年纪抹眼泪,又唏嘘一声,陪他坐了一会,与他分享了一些王雪芽的比赛照片和比赛趣事,直到他脸上露出了笑,她才慢慢出来。

    乔东阳就等在外面。

    手插在兜里,身体斜斜倚墙,很有几分风流少年郎的肆意潇洒。

    池月嘴角一抽,看看时间,“你怎么还没睡?”

    乔东阳说得理所当然:“等你呀,没你...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