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乔先生的黑月光 > 章节目录 300 再次审讯
    池月在医院躺了一天,接到申城警方的电话。

    他们很客气地要求她,去申城的刑侦队报道,关于朱青一案,他们需要找她了解情况。

    津门警方已经询问过无数次的问题,档案也已经移交到了申城,但是那边还是需要过一遍流程,亲自讯问。朱青案,池月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次日上午,池月拖着病体飞往申城。

    王雪芽、侯助理陪同,郑西元和他们同机抵达申城,但是在申城机场就与他们分道扬镳。

    他去了公司。

    临行前,他走到王雪芽的身边。

    “对不起。”

    声音很轻。

    除了王雪芽,连池月都没有听见。

    王雪芽默默看他一眼,轻轻牵唇,给了他一个勉强的笑。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笑泯恩仇,但是那天在津门的一餐饭,让他对郑西元确实有重新的认识——他对她好,不是那种好。是她拎不清,一厢情愿。他对她没有义务和承诺,那么,他想睡哪个女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小女生的痴心妄想和不谙世事,不该由他买单。

    她悟了。

    也看开了。

    那个深渊里,照见了光。

    ……

    郑西元有司机来接,池月也有。

    是董珊自己。

    她和乔正崇已经回到申城,但是乔正崇身体不太好,董珊没让知道池月回申城作证的事。在这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同室操戈的战斗力,乔正崇暴躁抓狂,情绪很不稳定。对董珊而言,这些日子,则是风声鹤唳般恐怖。

    去警局为乔瑞安作证的人,有两个都是乔正崇身边的亲信。

    他们证实,当年乔东阳犯案,乔正崇私底下做了很多“功课”,比如给某某送礼,打通关节,比如指使某某做假证,并且用死来威胁乔老太太,让她给乔正元施压,逼迫他含泪签下“刑事谅解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瞎眼、残废,痴傻,陷入痛苦……

    这简直被描述成了一出苦情剧。

    令董珊感到害怕的是,那两个曾经都是可以在他们家里自由出入的“自己人”。

    多年来,乔正崇把他们当亲信,当兄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谁能想到……他们会在临阵倒戈,推他们一把。

    “我连司机都不敢相信了。”董珊柔软的肩膀,绷得笔直,她过来帮王雪芽拖行李,并不认识她,但给了她一个温和的微笑,“你真是个好姑娘,谢谢你陪着我们家月月,共度难关。”

    池月的眼眶,突地一红。

    差一点,泪都掉下来了。

    王雪芽也有点哭腔,很感动,“我什么也没有做,阿姨。你们对月月好,对月月认可,比我比她好,更重要。”

    她知道,池月心里希望得到乔东阳父母的认可。

    董珊吸吸鼻子,轻轻揽住池月,“经了这件事,他爸爸也想开了。孩子的安全和幸福最重要。以后,他不会再管东子……只是辛苦你了,孩子。要陪他吃苦。而且,这情形……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池月的憔悴和病态,显而易见。

    董珊比起她来,也好不了多少。

    想必这些日子,在池月看不见的地方,乔正崇夫妻两人也并不好受。

    乔正崇不是一个脾气好的男人,儿子出事,兄弟反目,股市波动,公司里人心惶惶,他要承受的压力很大,在外面不敢发的火,不敢宣泄的怒气,全部只能回家在自己女人面前吐……

    董珊……经受的,比她更多。

    池月对这个柔软的女人,突然刮目相看。

    “阿姨,你最辛苦。”

    董珊勾勾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我们同心协力,只要东子不坐牢,会好起来的。”

    “嗯。”

    事情的糟糕程度,池月是到了申城才发现的。

    在津门,她从网上了解的小道消息,真真假假无法辨别,还可以心存幻想,可是到了申城,什么都一清二楚。乔家长房的战略计划,暗地里进行了数年,每一个步骤都想好了,包括在乔正崇身边安插“卧底”,根本就是要弄死他们的节奏。

    反之,乔正崇多年来虽然和老大、老三明争暗斗,但思想意识上还是差了很多,总认为是亲兄弟之间,再大的仇恨,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只要不太过分,总是手下留情……

    他累得心力交瘁,久病不愈。

    平常那些巴结着乔家二房的人,人人自危。

    “我也能理解他们。”董珊开着车,不停叹息,“都是拖家带口的人。他大伯下手狠,东子一旦坐牢,按爷爷的遗嘱,他就失去了继承权。奶奶是偏心长房的,到时候,我们可能什么都没有。在这个时候站错了队,可能就翻不了身……”

    池月恹恹的咳嗽两声。

    “乔奶奶现在什么情况?”

    “疗养院。”董珊神情倦怠,“那天摔了一跤,他大伯把...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