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乔先生的黑月光 > 章节目录 322 闹离婚
    董珊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坚持出院。

    她没有再回到她与乔正崇那个家,而是拖着病本去了她的那个小房子。

    池月在医院陪了她两天,出院时,又陪她回了家。

    在“亚洲五A级美人区”那个群里,小伙伴们都笑着调侃池月,说她聪慧,早早把未来婆婆搞掂,将来嫁入乔家,可以少吃亏。

    池月笑着看她们欢乐,不反驳,心里清楚地知道,她对董珊的关心和照顾,只是出于本意,看到董珊今天困钝的处境,从某种意义上,她像看到了池雁,在照顾董珊的时候,有一部分情感,也是与池雁类似的。

    她们都是乔瑞安事件的受害者,池月有同理心。

    而且,董珊有什么需要讨好的呢?

    乔正崇那天离开走后,再没有来过医院,乔东阳也一样。

    在乔家,董珊现在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池月内心同情,但脸上并不会表现出来,她有照顾池雁的经验,非常清楚她们需要发自内心的尊重。而尊重的本质就是不要把她们当成受害者,不要去同情和围观她们的伤口——

    池月在董珊这个婚前的小房子居住过一段时间,熟悉这里的环境,回来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很温暖。她把董珊扶坐在沙发上,自己就去翻冰箱,“董姨,咱们今天吃点什么呢?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没医生管你,我帮你做。”

    她回头,朝董珊眨了个眼。

    在医院洗过胃,董珊休息了三天,但还需要养胃。

    出院时,她被严格医嘱过。

    没料到池月会这么说,董珊愣了下,突然笑了起来。

    “月月,你如果是我女儿就好了。”

    池月牵了牵唇角,笑得像朵盛开的向日葵,“那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啊?”

    董珊温柔地看着她,眼角都笑出来了皱纹,“不用折腾了。我没什么胃口,你想吃点什么,就弄点什么吧。你是年轻人,生活就该恣意一点,不用照顾我这个老年人的情绪。”

    “董姨你开什么玩笑?你哪里老了?”池月瞪大眼睛,像听了个笑话似的,笑吟吟道:“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个年纪还保养得这么好的阿姨。不要说丧气话,咱漂亮着呢,不许说老。”

    池月认真哄人的时候,也是可以俏皮可爱的。

    董珊被她逗得乐不可支,继而又严肃起来,眉头皱起,“你晚上不用陪东子吗?”

    “他?”池月笑了笑,摇头,“他忙得很,不需要我陪。”

    “瞎说。”董珊嗔怪地瞪她一眼。

    她知道自己在乔东阳那里是不受欢迎的人,不愿意池月因为过来陪她而影响和乔东阳的感情,苦口婆心地说:“月月,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但是董姨真的已经没事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不用你陪……听话!回去陪东子吧,男人有时候心眼小得很,你给他做点好吃的,陪他说说话。这孩子面冷心热,好哄得很。”

    池月抿住嘴儿,“哪儿好哄了?”

    董珊笑着,目色沉沉,“东子是个孤独的孩子,你在他心里分量很重。这个节骨眼上,他比我这把老骨头,更需要人陪。”

    “乔东阳皮厚着呢……”

    话未说完,董珊的电话响起。

    池月适时闭嘴,董珊笑着看她一眼,把茶几上的手机拿起来。

    她低头看一眼,皱起眉头,笑颜一秒散去,满眼阴霾“喂!”

    “董珊——”乔正崇声音很大,大嗓门很夸张,池月坐在旁边也能听见,“你怎么出院也不告诉我?”

    董珊眉头又沉了沉,“你不是忙嘛?”

    乔正崇哼了声,语气不好,似乎很不高兴,“我忙也不能忙得这点时间都没有吧?你哪儿去了?现在在哪儿?”

    他习惯了站在自己的角度说话,也习惯了对她使用祈使句,从来没有审视过自己的语气是否不够尊重。但是董珊是个人,是能体表温度的人类,在乔正崇咄咄逼人的质问里,她表情愈发难看。

    “我在家里。”

    “家?哪个家?”乔正崇语气很冲,显然已经知道她不在他们那个家了。

    “我自己的家里。”董珊说得很慢,吐字清楚,说到“自己”的时候,语气犹为沉重。

    乔正崇好一会没说话。

    哪怕是再迟钝的人,这时也能听出她的意思了。

    乔正崇对董珊的做法有些意外,但他习惯了董珊单方面地付出与讨好,当一切变得理所当然,他情感上的意识早已麻木,很难再去重新认识自己,审视彼此的定位。

    他的骄傲没有得到满足,既无面子又觉气恨,声音愈发拔高。

    “你是什么意思?”

    董珊沉默。

    乔正崇的声音像低声炮似的,沉重,骇人,她有刹那的紧绷,条件反射地害怕他,不敢反驳——

    好一会,在近乎凝固的时间里,她叹息。

    “正崇,我有点累了。我想休息。”

    “我在问...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