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外交官大人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穷玩车富玩表
    三辆华贵轿车依次排列行驶在路上,季明辙目光放在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在开车的司机看了看他,忽然说道:“用那种口吻对他说话,会不会让那个人起逆反的心思........毕竟虽然杜启堂这类人虽然不得北目董事会的喜欢,但说实话张启宇还是十分袒护他们的。”

    “袒护是相对的,要说态度.....我只不过就是直白了一些而已。”

    季明辙把目光收回,看着司机说道:“你收集的资料肯定也看过,说实在的,张启宇怎么在利用他们,又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其实跟狗也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是相b较北目董事会的人来说,张启宇对杜启堂算是b较温和的而已。”

    “我没有居高临下又或者盛气凌人。”季明辙解释道,“我只是在用事实阐述一个道理而已,再者来说,司伏本来就不需要合作伙伴,他需要一条好狗来帮他咬人而已。”

    听完季明辙的话,司机选择保持了沉默。

    这个中年男人自年轻时候开始便在司伏父亲手下做事,被归为司家心腹,自然有机会经常到司家大宅出入做事,司伏和季明辙从小玩到大,中年男人对于季明辙当然也很了解。

    对季家那帮脑子无b清晰,情绪异常冷静的人们十几年JiNg心培育的季明辙。

    中年男人知道季明辙的温和与冷静都是真的。

    但刚才在餐馆对杜启堂说话时候那种淡然和冷漠也是真的。

    现在完全没有任何感情只是纯粹从司伏的角度考虑问题,然后得出一个无b正确的思路和答案,至于杜启堂的下场,不是季明辙需要考虑的因素。

    从来都不是。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稍稍松了一些,季明辙从开始帮助司伏治理集团开始没多久,区区几个方案和策略便已经让原本腐朽老套的管理层和对外行事焕然一新,这只是季明辙工作之余的闲暇。

    那如果让季明辙全身心的投入到集团的治理呢?

    想到这,中年男人摇头笑了笑........京城的那位帝师呕心沥血这么多年,把自己的独孙变成了外交史上最年轻的正职参赞,可不是为了他将来去打理一家企业的。

    那位老人当然有更大的野望。

    “杜启堂是没有办法从张启宇手里拿到关于前任董事和北目走私的账本的。”季明辙开口说道,“但他一定会努力,尽量的让张启宇对他刮目相看并且在私底下越发的宠信,这对我们来说就足够了。”

    “至于新先珏.....没了北目,司伏就能站稳脚跟,他也就没有了蹦跶的机会。”

    等季明辙说完之后,司机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您一直都没有想过要对付新先珏,只不过是想把他赶回东南?”

    “对。”

    见司机面露疑惑,季明辙笑着说道:“如今司伏的父亲就在东南,等我把新先珏赶回去,还愁伯父没有法子对付他?”

    “司家既然敢把自己的副董事长派到东南,只能说明情况已经逐渐在了掌握,不然不可能赌上伯父几十年商场不败的威名,所以......我和司伏任务其实特别简单,就是个过渡。”

    中年男人终于明白了季明辙的企图,沉默一会之后才说道:“您是因为发现最近集团的压力骤然轻松了不少,才有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

    季明辙笑了起来:“我也很想知道谁会在这种时候帮司家。”

    “雷先生。”

    中年男人坦言道:“是雷启云先生,他给了我们十分巨大的帮助......但我们还不清楚,是不是季老先生的意思。”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季明辙有些意外却不惊讶,京城里能出手又或者有资格的人就那么几个,换成谁,都在季明辙的想象之中,却也侧重。

    早些时候季明辙听说雷启云接下了国外几个科技通信集团的外包业务,一时间获得了狂暴的利润,并且把注意力几乎全部转移到了境外。

    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就能cH0U出手来蹚盛世万朝这个浑水。

    粗滤的能明白事情的经过就好,其余的没有什么必要去了解细节,今天重要的事情已经完了,季明辙下意识的m0了m0怀里的钱包掏了出来。

    那张门票还很好的摆在里面,季明辙看了看之后微笑了一下。

    既然都答应了,那就去看看。

    说实话季明辙跟林允儿认识的时间不算久也不算短了,相处更是每星期必定会碰面呆上那么几个小时,确实按道理来说,林允儿的场,季明辙是怎么着也得捧一次的。

    这还只是道义上的。

    更何况,这个曾经挨过揍还P颠儿P颠儿给人家小姑娘烤红薯请吃饭的人,从小男孩长成了大男人,却依然喜欢那个瘦瘦小小却无b清丽的nV孩。

    季明辙从小没被人知道过自己的喜好。

    喜欢人这么重要的事情,司伏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看了看时间,季明辙对司机说道:“这周六我有点私事,你替我跟司伏说一声那天晚上的酒会我没有办法参加了。”

    司机点了点头,想起早些时候林允儿的经纪人过来送票时候季明辙的反应,有些好笑的同时便开口说道:“决定要去了?”

    “是啊。”

    季明辙笑着说道:“我还没看过演唱会呢。”

    想了想觉得去看人家的演唱会空手去总归不太合适,季明辙b较容易想得多,如果能去后台呢,别人都带礼物就自己空手去,这说出去不得堕了堂堂文化参赞的外交官身份?

    这可不行。

    于是季明辙挥手让车子在百货大厦停了下来,自己下了车。

    送礼这种事季明辙以往很少做,念书时候自然不需要,也没那个必要,工作以后说实话刚开始时候心高气傲的季衙内看谁都觉得不是个东西,哪会想着给人送礼。

    所以崔秀英的那条项链或许可以算是第一份礼物。

    挑礼物是门学问,季明辙先前没有学过,偌大一座大厦漫无目的的闲逛,站在橱窗面前看着那些模特们,他觉得送衣服肯定不合适。

    因为她不知道林允儿穿什么尺码。

    鞋子更不合适了。

    听说送鞋的意思就是分手?

    这可不行,都还没g搭上怎么就得分手了?

    所以鞋子也PASS。

    “那该买什么?”

    季明辙忽然发现这种时候应该有个参谋,于是就给司伏打去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司伏有些不耐烦的问道:“g什么?”

    “你在g什么?”季明辙反问道。

    “办公室。”司伏回答道,“和我的秘书,有事快说,我很忙的。”

    季明辙明白了过来,司伏有很多秘书,行政的,生活的,行政的自然都是专业秘书,从国内打来的很有能力的职员。

    而生活秘书。

    生活秘书司伏已经换了三个了。

    最新的据说是个美韩混血,季明辙还没见过,可看样子司伏已经开始品尝了。

    “是这样的......林允儿亲我去看她的演唱会,我不想空着手去,可也没不知道买什么礼物,你帮我想想?”

    “就这个?”

    “恩,就这个。”

    司伏叹了口气:“这有什么好难的,穷玩车富玩表,你送块nV士表不就好了,这玩意儿又能用得着又能当首饰,做礼物送nV孩最合适不过的了,真Ga0不懂这种入门级的问题你为什么还要来烦我?”

    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季明辙站在橱窗前有些萧索。

    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立刻就出来了。

    然后他转过身想询问一下哪儿卖表。

    一个带着口罩的nV孩站在他的面前,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他。

    “季参赞,好久不见呐。”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