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与野兽 >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13
    不可ai!

    黑诺鲁斯转头望着旁边和自己一样开心激动地儿子,金眸闪过一丝宠溺,也只有着臭小子敢抢他的N吃,小时候都是他抢米斯和欧斯的。

    唉!还是儿子现在幸福,可以尽情地吃N,不像他小时候兄弟太多,想吃N还要排队。尤其父王还是一个老馋鬼,经常霸者母后的ru头不放,只让他们三兄弟吃一个ru头,弄得他们三个经常打架!等到小的J个弟弟出生,他们就完全没有机会吃N了!

    哈哈,不过小美美现在有N了,他终于可以尽情地大吃特吃了,反正小美美有两个ru头,他和儿子两个人刚刚够分!不用像小时候那样,经常为了吃N而打架!

    ”啊啊……你们两个坏家伙,求你们别x1了……啊啊……可恶……唔……啊啊……Si野兽,你怎么也学儿子咬我……唔啊……啊啊……Si野兽,别扯ru环……嗯啊……”安狄美奥被Ga0得哇哇叫,可怜地哀嚎道,两个ru头被x1得像石头一样Y,快被x1破了。同时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无数电流源源不断地从X部传入大脑,快感流遍全身,整个身T都火热了起来。

    野兽父子两完全无视他的叫骂,x1得”啧啧”作响,吃得超级美味的母ru,品尝世上含有的绝美味道,空中全是他们YHui的x1N声。

    ”啊唔……好野兽,好宝宝,求你们放过我吧,真的别再x1了……羞Si了……啊啊……我受不了……啊啊……哦啊……”安狄美奥羞赧地娇Y连连。全身都S软了,再也没有力气反抗,无力地躺在床上乖乖让丈夫和儿子尽情地x1N,把两个红珍珠x1得b原来足足大乐乐两倍。

    黑诺鲁斯当然知道他被自己和儿子x1得Yu火高涨,又F情了,金眸闪过一丝邪笑。不仅没有停下,反而x1得更加用力,还下流地r0Ucu0敏感柔软的X部,嘴唇更颇有技巧地Tx1敏感的ru头,舌尖不停地围着ru头打转,大玩”邪龙戏珠”,偶尔还拉扯玩弄ru环。

    ”哦哦哦……Si野兽,你好坏,别这么玩我……啊唔……求你老实点……噢啊啊……好爽……X部好爽……啊啊啊……臭野兽,求你别弄了,X部涨Si了……啊啊……唔啊……”安狄美奥张大红唇,放声尖叫,X部疯狂地乱摆,想躲开黑诺鲁斯的Se嘴和魔手。

    ”小美美,拜托你别叫得这么夸张好不好!你只是喂我和宝宝吃N,不是被我和宝宝G,用得着像在J床一样吗!真是SSi了!”牙齿叼着染滴ru水的ru头,黑诺鲁斯抬眸望着他调侃道,笑得好不邪恶。

    ”……SiY兽,你……你胡说什么!你这个Si变T,你再敢乱说,我撕了你的嘴!”安狄美奥又羞又气,破口大骂。

    SiY兽、Si变T、Si混蛋,他怎么能说这么下流无耻的花,什么又不是他和宝宝一起G他……啊--他真是要被他气疯了,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小美美,你这么生气G什么?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小美美,你真是个禽兽啊!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想让自己的亲儿子G你!我还不能满足你吗!”黑诺鲁斯笑得更加Y猥,讲的话更是Y猥一万倍。

    ”你……你……”安狄美奥差点一口血喷在男人脸上,紫眸狠狠瞪着他,气得全身发抖。

    小野兽完全不理会父母的争吵,只知道吃N,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东西,让他恨不得把ru头里的ru汁全部x1出来吃光。

    ”小美美,对不起!原谅我无法满足你的愿望,我不能和儿子一起C你!因为你的小洞只属于我一个人,绝不准别的人cha,就算是我们的儿子也不行……你别这么瞪我嘛!大不了等下我C狠点,就像两个人C你一样!”黑诺鲁斯继续激怒安狄美奥,Y笑着说道,似乎真想把他活活气Si。

    他最喜欢看小美美被他气得咬牙切齿的表情了,生气的小美美是最可ai的,就像一只母老虎一样,哈哈哈……

    ”啊--闭嘴!SiY兽,我要打Si你!”安狄美奥气炸了,刚要动手打Si男人,空中已经响起黑诺鲁斯的叫痛声。

    ”哎哟……”已经有人帮安狄美奥打黑诺鲁斯了,那个人正是他们新出生的儿子。

    ”臭小子,你竟然敢打我?!”黑诺鲁斯难以置信地瞪着被儿子的爪子抓伤的手,怒火冲天地吼道。

    ”宝宝,你怎么可以打爸爸!”安狄美奥也惊呆了,没想到儿子竟然敢打丈夫。

    面对父母惊愕生气的眼神,小野兽不以为然,一点也不害怕,傲慢地指了指嘴下的雪X,又指了指自己,表示那里是自己的,不准被人碰。

    原来刚才黑诺鲁斯无意中把手放到了儿子正在吃N的那半X部,让小野兽感觉被人侵犯了自己的领土,非常生气,所以伸手狠狠打开了父亲的手。霸道的小野兽,认为他的东西不准任何人碰。即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允许。

    ”臭小子,什么是你的,不准我碰!如果不是我,你能吃你妈的N吗?你早被你妈扔去吃兽N了!你真是忘恩负义!”黑诺鲁斯被儿子的态度气得火冒三丈,真的发怒了。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过,他真是白疼这Si小子了,亏他把小美美的N粉他一半,他不但不知感恩,还抓伤他,气Si他了!

    ”野兽,你没事吧?”安狄美奥担忧地问,拉过黑诺鲁斯的手,发现伤口并不深也没有出血,才松了口气。

    ”宝宝,你这么可以抓伤爸爸呢!他可是你爸爸!”安狄美奥低头望着儿子,生气地斥责道。

    小野兽懒洋洋地抬起金眸看了他们一眼,随即低下头继续吃N,一副懒得理他们的表情。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

    见状,黑诺鲁斯差点没被儿子的态度活活气晕,这臭小子真是胆大包天,敢这么对他这个老子!b他小时候还嚣张!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不是想被老子揍啊!Si小子,老子告诉你,你妈的N全部是我一个人的,老子现在不准你吃了,快给我滚开!”黑诺鲁斯想把儿子从安狄美奥身上提走,但没想到儿子Si赖在安狄美奥X前不肯揍,紧紧抱着安狄美奥不放,还转头冷冷瞪着他,摆明完全不怕他这个父亲。

    ”看来你真的要老子狠揍一顿,才知道老子的厉害,知道谁是老子,谁是儿子!”黑诺鲁斯暴跳如雷,凶恶地举起拳头就要打儿子了,却被安狄美奥阻止了。

    ”野兽,你G嘛?不准你打儿子!”ai子心切的安狄美奥,见丈夫真的要打儿子吓坏了,伸手紧紧抱住儿子把他护在X前。

    ”你要袒护这小子?”黑诺鲁斯怒上加,微微眯起金眸,冷厉Y狠的声音令人mao骨悚然。

    ”我不是要袒护宝宝!虽然宝宝抓伤你是他不对,但是你也不能打他啊!他还这么小,你的拳头那么大,要是打伤他怎么办!”安狄美奥虽然很害怕,但为了儿子仍旧大胆地说道。

    ”你只关心儿子,你就不关心我嘛!”黑诺鲁斯又妒又怒,快气炸了。”好,你这么喜欢这小子,以后你SX痒了,你就自己想办法吧!别来求我!”

    哼,小美美这么Y荡怎么能没有他的安W,这下小美美一定会吓到,哭着求他原谅的!黑诺鲁斯刚得意地这么想,却看到儿子突然变出一根巨大的胡萝卜递给安狄美奥。

    ”宝宝,你给我胡萝卜做什么?”看着儿子手中的胡萝卜,安狄美奥满脸狐疑,抬眸看了眼旁边的丈夫,却发现黑诺鲁斯俊脸乌黑,金眸赤红,快要喷火了。

    ”SiS货,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黑诺鲁斯咬牙切齿地骂道,表情恐怖无b,他似乎明白儿子的意思。

    ”什么意思?”安狄美奥越听越糊涂,完全一头雾水。

    ”意思就是你的好儿子怕你F情,我不安W你,所以孝顺的送你胡萝卜,让你自W!”黑诺鲁斯真恨不得马上掐Si儿子,这臭小子快要把他气疯了。

    ”什……什么?你胡说!宝宝……这么小,怎么会……”安狄美奥闻言,羞耻至极,结巴地骂道。宝宝刚刚出生,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送他胡萝卜让他自W,野兽这混蛋就知道乱讲。

    ”那还不是多亏你这个YF,怀Y的时候天天cha胡萝卜玩自W,让这Si小子在你肚子里,就知道你喜欢'吃'胡萝卜!”黑诺鲁斯冷笑。

    ”你别说了!”安狄美奥羞得快哭了,恨不得赶紧找个洞钻进去,一辈子不出来见人。

    他不要活了,一切都是Si野兽的错,如果不是他以前天天B他用胡萝卜chaX,怎么可能会弄得连宝宝都知道他ai”吃”胡萝卜!

    小野兽抬眸望着母亲,满脸迷H不解,不明白他送给母亲最喜欢的胡萝卜,让他不用被老家伙威胁了,他为什么还不高兴。难道是因为一根胡萝卜不够?

    小家伙在心里点头,肯定是这样!妈妈还不高兴,肯定是因为一根胡萝卜不够,再多送他一些胡萝卜,他一定会高兴的!

    小野兽虽然刚刚出生,但已经有一定的法力,只见他金眸一眨,整张床上立刻堆满了胡萝卜。

    小野兽T了一下安狄美奥的脸,邀功地对母亲微笑,他这么孝顺,妈妈一定会开心,把所有的N都给他吃!

    ”宝宝,你……”安狄美奥看着满床的胡萝卜羞疯了,怯生生地偷看了眼坐在对面已经气得青筋暴跳的男人,在心里大叫完了,这下他一定会被宝宝害Si的。

    男人现在最恨的就是胡萝卜,男人一定会狠狠修理他和宝宝的,Ga0不好还会把他们母子杀了!

    ”S货,看来你们母子俩真的是要Za0F了!”黑诺鲁斯气得全身发抖,恨不得立刻把儿子宰了。

    ”野兽,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宝宝,求你别闹了……”安狄美奥想要解释,但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野兽打断了。小野兽拿着一根胡萝卜放到他嘴边让他吃,继续刺激黑诺鲁斯,完全不知Si活。

    ”J人!孽子!你们Si定了!”黑诺鲁斯彻底爆炸了,凶狠无b地抓过儿子,用力狠狠拍打他的PG。

    ”啪啪啪--”

    ”吼吼……”可怜的小野兽用力挣扎,PG快被打开花了,金眸里全是眼泪,老头子下手好重,痛Si他了!

    ”野兽,你别打儿子,你都把他打哭了!”安狄美奥心疼Si了,想要救儿子,却让野兽更加生气。

    ”J人,你就这么等不及想被我修理吗!好,我马上就来收拾你这个ai吃胡萝卜的臭B1a0子!”黑诺鲁斯抓着安狄美奥,气愤地挥手,把小野兽囚禁到空中。

    ”吼吼……”小野兽可怜地向母亲吼叫救命,想要离开父亲制造的牢笼,但他刚刚出生,法力b黑诺鲁斯差远了,根本出不来。

    ”宝宝,你别怕,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安狄美奥对儿子安W道,快要急Si了。

    ”J人,你有时间关心臭小子,还不如关心你自己吧!这次我非让你真正知道惹火我的下场,让你一辈子也不敢再想起胡萝卜!”黑诺鲁斯弹了下手指,安狄美奥的双手立刻被一条黑Se光绳绑在床头。

    ”你要G嘛?你放开我……”安狄美奥看着b地狱恶儿还凶狠万倍的黑暗之神,害怕极了,吓得眼泪直流,同时又担心被黑诺鲁斯困住,一直怒吼的儿子。

    ”SiS货,你不是很喜欢胡萝卜吗!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吃个够的!”黑诺鲁斯拿起儿子变出来的胡萝卜,扬起一抹暴戾危险的笑容,直吓得人全身发抖。

    ”野兽哥哥,我冤枉啊!我不喜欢吃胡萝卜,我真的不喜欢……求你快放开我……”安狄美奥哭着哀求道,真是冤Si了,胡萝卜是儿子变出来的,又不是他变的,关他什么事!

    黑诺鲁斯冷笑,挥手把他的衣F瞬间变成碎P,让他彻底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面前,嘴角的笑容更恐怖危险了,手上的两根胡萝卜突然向安狄美奥的两个ru头用力一刺。

    ”啊--”安狄美奥马上放声尖叫,两Gru白Se的N水 迅速飞S出来,恐怖的剧痛和刺激的快感同时向他扑来,让他又痛又爽,下面的小玉B竟然被刺激得站了起来。

    ”好啊!SiS货,竟然只被胡萝卜刺下ru头,你就Y了!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被你的胡萝卜J夫G,好,我就让你的J夫GSi你!”黑诺鲁斯发现他B起了,更加怒不可遏,拿起两根胡萝卜疯狂地戳G滴着N水的ru头,一时间N水潺潺直流,四处飞溅,喷得到处都是,Y乱下流至极。

    ”啊啊啊--野兽哥哥,求你停下……啊啊……别G了……啊噢啊噢……我的ru头要破了……啊啊……ru头好痛……哦哦哦……啊啊啊……”安狄美奥尖叫不断,泪流满面,肿胀的ru头被坚Y的胡萝卜尖不停地攻击,随时都会破掉出血。

    ”SiS货,你叫得好爽!听你叫得这么S,你下面肯定痒了吧!要不要我让你J夫,安W你的下面!”黑诺鲁斯嘲讽道,不等他回答,就突然停下把两根胡萝卜一起强cha进他下面的小X。

    ”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立刻响彻整个g0ng殿,虽然安狄美奥的小X已经生过孩子,但仍像处子一样狭窄紧致。没有任何温柔的前戏,就被黑诺鲁斯粗暴地cha进两个胡萝卜,娇柔贵气的小X根本受不了,立刻流出一些血丝。

    看见安狄美奥出血,怒火攻心,完全丧失理智的黑诺鲁斯,并没有马上住手。红Se的血激发了他T内的兽X,让他更加暴戾嗜血,他无视小X已经受伤,抓着两根胡萝卜就用力T0NgG起来,使劲cha进小X里,道G小X深处。

    ”啊呜……快停下……痛Si我了……啊啊……不准G了,快停下……真的好痛……我流血了……呜呜呜……不要G了……啊啊哦哦……好哥哥,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快把胡萝卜拿出来……呜呜呜……痛Si我了……呜呜……”

    安狄美奥痛得玉脸发表,快叫不出声了。但即使育得要Si,奇怪的是被轻微撕裂的小X,竟然还是有快感,只被胡萝卜T0Ng了J下,竟然就爽得流水了。Y乱的身T已经习惯被野兽粗暴的对待,学会在痛苦中也能找到快感。

    ”你不是很ai你的胡萝卜J夫吗。你被它G应该很幸福才对,怎么可能会痛!”黑诺鲁斯嫉妒地挖苦道,语气酸溜溜的,T0Ng得越来越狠。他还低头咬住刚才被胡萝卜玩得伤痕累累的ru头,又咬又啃,粗暴地蹂躏可怜的红Seru花。

    ”啊啊呜呜……胡萝卜不是我的J夫,求你别……生气了……啊呜……哦啊……别让胡萝卜G我了……啊啊……噢呜……”安狄美奥拼命哭叫求饶,眼睛都哭肿了,抬头看着被黑诺鲁斯囚禁在空中,不再吼叫却好奇地盯着他看的儿子,羞窘至极,哭得更厉害了。

    世上再也找不出b他更丢脸的妈妈了。竟然当着儿子的面被胡萝卜G,而且还觉得爽!他以后要怎么面对儿子?

    不行,他得赶紧想办法让野兽把胡萝卜拿掉,他绝不能再被胡萝卜G了,如果等下让儿子看到他被胡萝卜G得高C,还不糗Si了!

    ”你不要胡萝卜G,那你想要什么G?”黑诺鲁斯g起唇角,悠闲地问。

    ”我要你G……嗯啊……好野兽哥哥,我要你的超级大RBG……啊啊……求你快来G我……快用你的RBG我……唔啊啊……我最ai你了……啊啊啊……我最ai你的大RBG了……啊啊……哦哦……啊啊啊……”安狄美奥赶紧撒娇,用下T努力摩擦男人的腹部,Y起来的小玉B还去顶男人的大Y具,意外地发现原来男人也早已经Y了。

    这个发现让安狄美奥十分惊喜,更加G引挑逗男人,主动抬起双腿夹住男人的腿,叫得更S更L了。

    安狄美奥相信自己这个样子,绝对没有男人能受得了,能抵抗得住他的诱H,黑诺鲁斯也不例外。

    果然黑诺鲁斯被他”叫”Yu火高涨,下面Y得生痛,感觉快要爆炸了一样。他激动无b地拔出胡萝卜扔掉,焦急地撕掉自已的衣F,把胯下巨大无b的大火Bcha进了Y乱的小X里。

    ”啊啊……野兽哥哥,你终于进来了……唔嗯……还是你的大RB好……快点CSi我……让我为你疯狂……啊啊啊……”安狄美奥舒爽地大叫,小X紧紧夹住男人的大RB,S媚的肠壁忍住痛,轻轻蠕动x1ShUn壮硕的火物,拼命讨好男人。他要赶紧让男人爽了S出来,然后求他把儿子给放了!

    虽然知道安狄美奥打的是什么小算盘,但黑诺鲁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熟悉的小RX伺候得他爽Si了,让他根本舍不得离开。对自己总是受不了安

    狄美奥的诱H。他感觉非常的无力又恼火。

    他说过他要惩罚小美美,绝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不然以后他和儿子一定会变得无法无天,真的Za0F的。

    ”SiS货,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了吗!我告诉你,休想!我不会中你的计的,我要狠狠的惩罚你,让更多的胡萝卜GSi你!”黑诺鲁斯疯狂地CG着身下Y媚迷人的身T,突然伸手一挥,小野兽变出来堆在床上的胡萝卜立刻全部飞起来,朝安狄美奥冲去,一起刺G他全向身的敏感点。

    ”啊啊啊啊啊……野兽哥哥,你想做什么……求你快让它们停下……啊啊啊……太恐怖了……好可怕……救命啊……噢啊啊啊……”

    成百上千的”胡萝卜大军”,就像一大堆RB和黑诺鲁斯同时CG他的全身,全身每一个地方好像都变成了小X,被G得快感连连。难以想像的快感像无数道雷电不断劈打他,让他全身chou搐,又怕又爽,一下子就S了出来!

    ”SiS货,你看我多疼你,竟然让这么多的J夫C你,让你爽上天!你要怎么谢我?”黑诺鲁斯见他S了,并没有马上停下放过他,而是让”胡萝卜大军”更加凶猛地继续CG他全身,就连他的嘴和脚底也没放过。

    那绝对是世上最骇人又YHui的一幕,一个长相美YAn无b的超级美少年,被绑在床上,被无数根粗大吓人的胡萝卜,用力CG着玉脸、小嘴、雪X、ru头、肚子、纤腰,还有大腿、小腿、脚底,就连肚脐眼和腹下的小RB也被胡萝卜邪恶地戳G。而全身最敏感的小X则被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用b胡萝卜粗长数倍的大Y具狂G。

    ”唔……啊啊……嗯唔……”狂风暴雨般的快感直击脑髓,安狄美奥爽得快发疯了,疯狂地摇动着头,全身都快乐地剧烈扭动着。

    他快要承受不住这么强烈的快感了,他想要大声的尖叫,但他的嘴被粗大的胡萝卜C着,根本没有办法L叫,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呻Y声。

    好爽!真的好爽!全身都爽得快变形了!外面被无数的胡萝卜G着,身T里则cha着野兽火热的大RB,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被东西cha。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X,一个专门只知道被RBchaG的X。

    看着安狄美奥刚S完又再次挺起的小RB,和他越夹越紧的后X,黑诺鲁斯知道身下的ai人已经被他玩得Yu仙YuSi,彻底成了Yu望的化身。

    黑诺鲁斯满意地Y邪一笑,用力一挺,顶刺到了小X深处的J心。

    ”啊……”已经敏感Y乱到极点的安狄美奥,再次高C,这次不仅前面的玉jSJiNg,就连上面的ru头和下面的JX也同时喷S出大量的YT,美丽的身T被弄得一P狼籍,到处都是白Se的浊Y,完全分不清到底哪个是ruY,哪个又是TY,还有哪个是JY。

    ”SiS货,你这次b以前还Y荡,竟然连ru头都跟着高C了!”黑诺鲁斯吹了个口哨,捏着他的下巴羞辱道,大RB狠狠顶GJ下J心,随即也高CSJiNg了,一直疯狂攻击安狄美奥的”胡萝卜大军”终于停下。

    大量的热Y喷入身T里,累得气喘吁吁,已经完全没力了的安狄美奥,脸上闪过一丝喜悦。太好了,野兽终于S了,他应该消气,会放过他和宝宝了吧!

    身心都到达极限的安狄美奥,再也撑不住,累得晕了过去,不过在晕厥的前一刻,他仍旧用力对黑诺鲁斯大叫道:”野兽,我ai你!”

    看着被自己G得昏厥的ai人,黑诺鲁斯微微皱了皱剑眉。旋即g起唇角笑了笑。”我也ai你,我Y荡的水仙花国王!”

    原来还有些生气的心,也因为小美美晕倒前的那句我ai你,完全不气了。

    ”Si小子,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敢这样,老子一定不会轻饶你!”怒气全消的黑诺鲁斯终于想起儿子,抬头望着被他关在空中的儿子,哼了一声骂道,挥手把儿子放了下来。

    小野兽看了看父亲,不敢再像刚才那么造次了,赶紧跑到父亲的怀里蹭了蹭,伸舌T了T他的脸,可ai地撒娇,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不敢再犯了。

    黑诺鲁斯轻轻扯了一下儿子的耳朵,无奈的笑道:”和你妈一样,就会撒娇!”

    小野兽对黑诺鲁斯微笑,又T了他的脸一下,转过身爬到累晕的安狄美奥身上,找到已经伤痕累累却仍旧x1引人的ru头,低头hAnzHU再次x1ShUn起来,他还没有吃够呢!

    不过小野兽似乎知道母亲很累,不再像刚才x1得那么用力,这次x1得很小心,很温柔。

    ”小馋鬼!”黑诺鲁斯笑骂道,看着被自己弄得肿大无b,Y乱肮脏的另一只ru头  -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