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卷二 第二十五章 自由与小丑
    维克多大约是日出之前,还在郊区的度假屋里面搂着妻子享受着一个好梦的时候,就硬生生地被一通电话叫醒。

    来自警署的电话。

    正在休假当中的他在接到了电话之后,不得不提前结束自己的假期,火一般地赶往了位于市区中心的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咖啡?牛奶?”

    与自己搭档的后生在维克多下车的时候,就举着两杯饮料小跑了过来,维克多却伸手一推,径直地走向了警戒线,穿过了人群。

    这位年轻的警长叶尔戈只能够习以为常地耸了耸肩,随手地揭开了一杯牛奶,飞快地喝光之后,打了个饱嗝后才又喝了一口咖啡,一边跟着上去。

    不能浪费食物啊,自己喝光好了。

    前面工作的维克多已经风风火火地一边拍着手掌一边大声地喊道:“我要半个小时之之内见到这家美术馆的负责人以及安保负责人,另外让警署那边给我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些保释出来的,出狱没多久的惯犯,现在都在做什么!还有,不要让任何一个记者混进来!快快快!!”

    说完,维克多才接连朝着后头走来的叶尔戈打了好几个的响指。

    叶尔戈不得不快走了几步,来到了维克多的面前,他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维克多已经一手抓过了他手上的那杯开了盖子的咖啡,喝了一口,便朝着美术馆的里面也就是案的现场走去。

    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的叶尔戈……叶尔戈打算还是不说了吧。

    快步地跟上了维克多的脚步,叶尔戈飞快地道:“失窃的事情,是早上五点的时候保安巡逻现的,而加班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已经初步问过,没有听到什么可疑的声音,也没有现可以的踪影,很平静。”

    “三点到五点之间吗。”维克多点了点头:“没有现……想要躲开美术馆的监视镜头是不可能的。现场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没有,连一个鞋印都找不到。”叶尔戈皱着眉头道:“我看了四周一圈,美术馆的窗都是从内锁死的,外边也有没有特别走动过的痕迹。这画,简直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凭空消失?”维克多停下了脚步,冷哼道:“你以为是魔术师的表演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真的让人百思不解。”

    二人很快地来到了被盗的《无名的女郎》所摆放的位置。维克多带上了手套还有鞋套之后,便靠近到了墙壁上,眯着眼仔细地察看起来。

    这现场叶尔戈已经看了不少于半个小时,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心情,只是在想着到底能够用什么方法,把一副面盗走。

    并且,盗走的仅仅只是画框里面的画……这画框,还好好地留在这里!

    “维克多先生,你觉得这次会不会也是fc这家伙做的?”叶尔戈忽然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维克多一怔,难看地皱起了眉头。

    ……

    ……

    “freednet?”

    洛老板的心情从早上醒来之后就很不错。

    为了贯彻这次来莫斯科是游玩的主题,早上游览了好几个景点之后,洛邱就在优夜的介绍下在一家露天茶座坐了下来,说是这家茶座的点心还可以。

    洛老板已经知道女仆小姐是不需要进食的,那么问题来了女仆小姐是根据什么来判断一家出品的点心还可以的呢?

    答案是,外观……大概。

    同坐的优夜为了让蛋糕更好地入口,这会儿正在用小叉子仔细地把蛋糕切割成一小份适合入口的大小,而洛邱……嗯,实在太闲了,俱乐部的老板这会儿在看着报纸。

    理论上应该对莫斯科十分熟悉的女仆小姐这次却没有马上就给出答案,她从洛邱的手上结果报纸,扫了一眼之后便轻声道:“看来是最近才出名的小盗贼。”

    如果是在俱乐部离开之后才冒出来的,没有听过相关自然也不奇怪。

    洛邱却颇为有趣地道:“不过,‘自由与小丑’,用这样的名字来当作自己的外号,也是有趣。”

    洛老板甚至有趣地想道:“你说这位大盗先生,会不会在作案的时候,也是带着一张小丑面具的?”

    优夜重新看着手头上的报纸,想着道:“报道说,这时间,fc已经成功作案了过十次,每次都是从容离开……嗯,有几次是出了盗窃的预告才去偷东西的,其它的都是直接偷走,过后才出声明,所以几乎找不到它作案的规律,也没有人知道它的性别。这次《无名的女郎失窃》,有可能也是它的做,或许不用多久,就会看见它的申明。”

    刚刚在优夜的教导下,申请了一个vk帐号的洛老板这会儿索性打开,现这个社交网站这时候都已经在讨论着这次名画失窃的事情。

    “这位‘自由与小丑’,原来还有挺多粉丝的。”洛邱开始浏览着这位大盗的事迹,“……嗯,每次作案之后对会以自己的名义向慈善机构捐款?这社会里头,还真有人会去当劫富济贫的怪盗。哦……已经表声明了。”

    这是一段上传在vk的视频。

    在纯白色的背景面前,只能够看见一个带着小丑面具和黑色礼帽的头像,连声音也是经过处理的,确实是无法分别这人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

    “我是fc,昨晚在美术馆失踪了的《无名的女郎》现在就在我的手上。”

    只有一句话,短短几秒的视频,眨眼之间就已经播放完毕,但是下面的评论已经炸开。

    有人质疑这并不是fc本人,因为这次的声明来得太快。

    也有人反驳这就是fc也说不定,因为fc从来都是没有规律的,往往都能够让你大吃一惊。

    但是更多的则是讨论这次fc将会向那个慈善机构捐款甚至已经在开盘,以《无名的女郎》无可估量的价值,这次捐款的数量会是多少。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我有荣幸能够为你表演一次魔术吗?”

    茶座座位的前面,听到了声音的洛邱和优夜同时抬起了头来,先看见的是一双手指修长,十分白净的手掌。(未完待续。)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