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927章 阴谋
    第1927章 阴谋

    (21-)

    只见冲虚身前光圈一个未消,另一个再生,长剑虽使得极快,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足见剑劲之柔韧已达于化境。

    愚茶眉头一皱,已瞧不出对方剑法中的空隙,只觉似有千百柄长剑护住了他全身,心中暗暗感叹太极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他在剑法上造诣精神,明白对方存粹用守势没有破绽,但一旦进攻过来绝对会露出空隙,正打算以逸待劳,可对方剑锋所组成的堡垒仿佛能移动一般,千百个光圈犹如浪潮一般,缓缓涌来。

    冲虚并非一招一招的相攻,而是以数十招剑法混成的守势,同时化为攻势。

    愚茶大惊失色,无法抵御,只得退步相避。

    宋青书看得暗暗点头,上次泰山一别,冲虚的剑法又精进了不少。

    场中两人愚茶退一步,光圈便逼进一步,顷刻之间,他已连退了七八步。

    愚茶虽然一开始不怎么愿意比试,但连剑之人,皆有一股傲气,他以剑法闻名多年,又岂愿意大庭广众之下败给冲虚?

    心念一转,便想到了当年泰山一役,宋青书一招便破了冲虚的太极剑法,自己完全可以效仿。

    眼睛落在对方光圈中最亮眼的中心,他便提剑往里刺了过去。

    不过他刚刺到一半,忽然感觉到手臂隐隐有一种刺痛感,明白被对方的剑风侵入,心中顿时恍然:当年冲虚既然败于这一招之下,又岂会继续留着这个破绽让其他人有机可乘?

    当机立断,变刺为横削,双足忽然以一种古怪的步伐开始围着冲虚跑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轻功?”在场众人见他整个人奔腾如骏马一般,纷纷疑惑不已,只有宋青书看明白了,这是侠客岛上那些壁画上的轻功,虽然没有得到真正的神髓,却也是相当厉害的轻功了。

    就这样跑了不知道多少圈,忽然当的一声巨响,只见两柄剑已经插在附近柱子之上,剑身依然颤抖不已,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众人回头望去,发现愚茶和冲虚已经两手空空,知道刚刚肯定是双剑相交,最后被齐齐震飞。

    俞莲舟见差不多了,便上前打圆场道:“两位师兄剑术果然高明,让我

    们大开眼界。”

    冲虚和愚茶纷纷互相客套,宋青书却是眉头微皱,要知道太极剑最擅长卸力,冲虚却被对方劲力震得剑脱了手,可见愚茶的功力绝对在他之上。

    至于愚茶本身的剑也飞了出去,未必是被反震导致的,多半还是故意藏拙假装震飞的。

    往边上看了一眼,张三丰也往这边看了过来,两人眼神交流片刻,显然双方想到了同一处去了。

    不过事已至此,也不好继续再试探,只能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正好天色已晚,武当以准备好了晚宴招待各位客人。

    晚宴上全是清淡之菜,不过场中基本都是修道之人,倒也不是很在意,唯独苦了宋青书,心想等明日事了,自己得快点下山,不然天天吃这些,嘴里还不淡出鸟来了?

    晚宴期间,宋青书也见到了武当派其他支脉的客人,其中仙都派的黄木道人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原本想着仙都派这样的三流门派,门人武功也高不到哪里去,谁知道听这黄木道人的呼吸吐纳似乎练就了一身很高明的内功,绝非想象中的那种菜鸡。

    他将这发现告诉了一旁的宋远桥,打算找个机会去试探对方一下,宋远桥摇头道:“黄木道人毕竟远来是客,如今又没什么证据,仅凭猜测就去为难他,传扬出去实在有损武当派的威名。”

    顿了顿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有什么问题,我们师兄弟几人也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还有师父和你在这里,他们能翻的起什么大浪。”

    宋青书一想也是,武当七侠现如今虽然只剩下四人,但经过张三丰精心调教,再加上几十年的苦练,如今他们的武功拿到江湖上去当一大派掌门也绰绰有余。

    另外还有冲虚与马真道长在一旁照应,就算自己和张三丰不出手,对方也很难掀起大浪,毕竟这次武当并没有广邀各大门派,来的只有这么点人。

    这样一想,他终于也放松下来,用完饭过后,他便带着沈璧君去逛武当山各处的风景了。

    想到这里是情郎从小生活的地方,沈璧君心中很是欢喜,一路上神情雀跃,不过忽然想到什么,脸上多了几分忧色:“我们这样溜出

    来会不会不太好?”

    宋青书笑道:“放心吧,如今他们要准备明天的典礼,忙得不可开交,太师父担心冷落了你,所以特意派我来当导游,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太师父真是个好人,”沈璧君感慨万千,“原本我还以为他是那种高高在上很有威严的呢,没想到看着如此慈祥……我又想起我爷爷奶奶了……”

    见她泫然欲涕的模样,宋青书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太师父就是你爷爷,我爹也就是你爹。”

    沈璧君嗯了一声,很快转忧为喜。

    两人接下来逛了一阵,沈璧君忽然说道:“带我去看看你以前住的房间吧。”

    “好。”宋青书点了点头,其实穿越后他也没来过,不过继承了身体的记忆,他自然是知道位置的。

    很快找到了他以前的居所,发现里面窗明几净,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没有一点蛛丝和灰尘,想到自己明明几年都没回来过了还能这般干净,显然是宋远桥时常在打扫,他心中一暖,对这个世界越来越有了归属的感觉。

    且说另一边武当山给客人准备的厢房,白云观众人所在之地,那两个古怪的小道士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查到宋……他的下落了么?”年轻那位问道。

    年长那位哼了一声:“他离席过后便带着那位漂亮姑娘到处游山玩水,如今回了房,两人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些什么,真是不知羞耻。”

    年轻那位眉头轻轻蹙了一下,很快转移了话题:“这次有他在,我们的任务恐怕没法完成。”

    年长那位摇头道:“那倒未必,我们计划周详,那种情况下他武功再高也没用。”

    “可是万一到时候不小心伤到他怎么办?”年轻的道士忍不住问道。

    年长道士一愣,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他武功那么高,应该不会被伤到吧。”

    年轻道士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刚刚你还说在那种情况下武功没什么用呢。”

    年长道士呼吸一窒,沉默片刻后说道:“那到时候我们先把他引走,免得他在这里多了几分变数。”

    5/5606/20021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