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界门打开之后 > 章节目录 第27章 气人不?
    眼看着天色将晚,看了一圈又没有找到指路牌,一家子正着急呢!听到这人主动搭话,颜海成乐坏了!连忙主动伸手过去,热情招呼:

    “嗨!哥们儿!晚上好啊!鄙人颜海成!这是我老婆还有我闺女!幸会幸会!”

    那人看起来三十来岁,很是疏朗大方,见颜海成很热情,也连忙伸手回应,自我介绍姓曹,名叫曹大海,来自哈尔滨。

    双方通了姓名,就是个友好的开始。

    见此,颜海成连忙招手让颜朱安上前来:“快叫曹叔叔!”

    颜朱安见他实在年轻,有点叫不出口,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叫声曹大哥,曹大海以为她害羞,忙开口岔开话题:

    “我闺女和你差不多大哩!小姑娘多少岁啦?”

    颜朱安这才不好意思的抓抓下巴下的帽子扣,回答道:“叔叔好!我今年23了!”

    “那比我闺女还小一岁!”

    “真的假的啊?您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我刚还犹豫着,要是叫叔,把你叫老了可咋整?”

    颜朱安没忍住,惊叹出声!

    别看她爸长了张不显老的娃娃脸,明明岁数差不多,跟这曹大海站一块儿,愣是显得年纪大了许多!

    “哈哈哈!我今年都四十八了!只不过是异能者刚出现没多久就觉醒了,修炼十几年下来,异能等级高,不显老罢了!”

    曹大海爽朗一笑,很是开怀!

    一家子生活中从未接触过觉醒得这么早的异能者,还以为网上那些传言是假的,一时不免惊奇。

    谁要是四十八还长这样,怕是睡着了都要笑醒了吧!

    颜朱安长得软萌萌的,让人见了就心生欢喜,尤其是自家有闺女的,见了她更是好感度嗖嗖的往上涨。

    曹大海见她走得满头大汗,热得脸蛋儿红扑扑的,这会儿满脸惊讶萌死个人,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一冲动,就解下身上背着的双肩包,拉开拉链摸出来个莹白色的果子,伸手递过来:

    “喏,我刚从隔壁摘回来的!这果子别看它长在火焰山,却天生凉凉的,跟冰激凌似的,我闺女爱的不行!头回见面,没什么好给你的,尝尝?”

    从小到大,很多第一次见面的人都对她很友善,颜朱安小时候没戒心,有一次差点被拐子给拐了,从那以后,有陌生人给她东西,她都不敢伸手。

    朱玉翠一直看着呢!见女儿犹豫,就知道什么缘故。

    见那果子市场上根本没有,且曹大海只摸了一个出来给孩子,一看就是稀罕货,忙笑着摆手拒绝:

    “哪能夺人所好!这么远带回来的,我们哪好意思要?”

    “没事儿没事儿!”

    曹大海看看天色,不容拒绝的把果子塞给颜朱安,指指前头一条下坡的小道:“天色已晚,要不我们先去酒店?吃个饭洗个澡,再慢慢聊?”

    自封山之后,这山上就只剩下一家酒店,专供来往异能者住宿,这一家子头回来,也不可能立刻过界门,所以曹大海不怕他们要去别处。

    “那敢情好!我们正愁找不到路呢!也不知怎么回事,连个引路牌都没有!”

    颜海成与他搭话,本就是想着问问路的,寒暄几句完了,还没开口就听他先说起,自是连忙应下。

    “就在前头,哪需要什么引路牌?哈哈!跟我来吧!”

    三人跟着曹大海沿着小路下了个坡,再从前头一块大石头边上转过去,就见几栋山间小屋窝在那山坳里头!

    没想到那酒店竟是这般近!

    要不是草木茂盛,又有山石遮挡,怕是站在山顶就能看得到!

    “哎?老曹,你咋知道我们是头回来啊?”

    眼见着酒店就在前方不远,颜海成实在忍不住好奇!

    “哈哈!我第一次来也这样!什么锅碗瓢盆啦!帐篷防潮垫啦,一样不落!原还想着,去了隔壁世界,什么都没有,得准备齐全,到了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原来是行李暴露了一切,颜海成无奈摊手:

    “哦?隔壁到底什么情况啊?网上真是一点靠谱的建议都没有,我们也是想着有备无患!光帐篷就各带了一个,更别说其他!就怕发生意外,我们一家子分开了,会不方便!”

    要不是因为各自都得背着各自的行李,有朱玉翠这个大力士在,他们父女俩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哈哈!那就太复杂了,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改明儿你们去跨界海关那里申请出界,就会有人给你们培训,别着急!该让你们知道的事情,都会有人给你们说清楚的!还真以为来了就能立马出发啊?”

    “啥?培训?”

    一家三口都没听说过这事,乍一听到,不由惊疑的停下脚步!

    在家耽搁了大半月了,到地儿了还不能出发,心里猫挠似的,该多难熬啊!

    “出个国还得注意入乡随俗,怕犯了人忌讳引起国际纷争呢!这跨界的事情更不可能是小事,当然得培训一下,了解一下那边的大体情形才能放人过去啊!”

    已经经历过这些,曹大海觉得这个培训理所当然。

    “放心啦颜老哥!这培训只是第一次去之前需要,以后就不需要了,培训的时候只要认真听,完了考试也不难……”

    “啥?还有考试?”

    颜海成听了这话,如遭雷劈,感觉包都更沉了!

    都从学校出来多少年了,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如小年轻好使了,要是一直考不过,可咋整?

    闺女倒是很可能早早就考过了,可他们两口子咋整?

    难道一家子就在这地儿住着啃书本?

    “放心啦!考试不难的!”

    说话间,四人就到了酒店前的小院子。

    因为不再对外开放,这山上的旅店全都整合起来,组成了专供异能者住宿的酒店,由异能者管理局下的佣兵工会统一管理,入住需要登记异能证,前台就在这山坳处,从山下上来,最先到的就是这儿。

    待到登过记,自有工作人员引路安排住宿。

    来到这里才发现未知的事那么多,一家三口心里直打鼓,有心想多问些,想想这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说得清楚的,只得闭嘴。

    颜朱安手里拿着那颗鸡蛋大小,表皮圆润沁凉的果子,感觉就像大冬天手里揣了个暖炉,一路走到这山坳里,竟浑身凉爽再不见汗,不由对曹大海印象大好!

    见气氛沉闷,曹大海也挺为难,一副不知要不要细细给他们说一说那复杂的培训内容,就随口找了个话题:

    “曹叔叔,您不热啊?穿这么厚?”

    八月的天,竟然穿这种厚厚的羽绒服?

    难道是刚从很冷的地方跨界回来,所以来不及换?

    颜海成两口子早就看到曹大海这身打扮,担心这是他异能的后遗症,就像朱玉翠觉醒后易怒一样,就没好意思打听,没想到女儿却是直接开口问了。

    哪知曹大海听了,却一副“你们怎么才问”的表情,一脸嘚瑟道:

    “这天儿穿这个多拉风!对吧?我穿着这么一件儿,不需要啥奢侈大牌子,就是人群里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你、你不热啊?”

    颜朱安没想到,原因竟是这个!心说这大叔还有点中二期没过的意思?

    “热?我这辈子都不要热!”

    只见他话音刚落,就是一个响指,随即一股淡蓝色的风,就从他衣领里钻出来,绕着他转了一圈。

    见颜朱安感到好奇,曹大海又是一个帅气的响指,那风就飞到颜朱安身上,绕着她也转了一圈。

    那风靠近了,颜朱安才发现,里面竟掺着细碎的冰沙!

    那温度大概是受到曹大海控制,哪怕她衣衫单薄,也不觉得冷!

    天色暗下,路灯突然亮了起来,那一粒粒细小的冰沙在灯光下折射出五彩光芒,卷着冰沙的风,好似湿润冰凉的丝带,从她脸上滑过——如梦似幻!

    好半晌,颜朱安才回过神,就见曹大海双手叉腰,大笑道:

    “哈哈!我就是行走的空调、冰箱、洗衣机!你们全都热得要命,我还能穿羽绒服,气人不?”

    颜家三口目瞪口呆!

    岂止是气人啊!还想揍你一顿信不信?</P>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