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画满田园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五章 再次去上房
    河湾村本就不算太大,里正和族长家里离得也不远,这没一会,两人就都被冯氏请来了,还有几个村里有头有脸的也跟着进了院子。【..】

    这些人一进院子,马氏就赶紧跑出去,往地上一坐,拍着大腿就开始哭:“你们这能说话的给我们评评理,这老大要害死兄弟啊,这给兄弟送了毒参汤,现在那两口子都折腾的没了半条命了。”

    这里正和族长多少有些偏着玄文涛这边的,因为这马氏以前怎么对玄文涛他们家的,村里也都知道,还有一个也是因为这玄文涛是以后要带领村子富裕的人。

    所以里正先开口:“这啥事都得有证据,没有证据之前这话不能乱说,至少要等着两边当事人都在时候,摊开了说理。”

    马氏这才想起来,这五郎去喊玄文涛了,怎么还没来?不是做了坏事躲起来了吧:“里正你看,这老大保证是做了坏事躲起来了,我让五郎去叫他,到现在还没来呢。”

    族长看了看周围,对着墙外路过的一个半大小子道:“你脚快,去趟玄文涛他们家,让他们过来。”

    那小子应下出去了,腿脚确实快,一溜烟就出了院子。

    玄文涛他们家还真的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知道玄文信两口子是保证要遭罪的,不过这偷吃的事,也不光荣,他们未必能说,再说就算说了也没事,那就是补药,都说了这参汤今天熬得浓,让他们少喝一点,剩的扔了,可是他们都喝了怪谁?

    没想着这时候有个半大小子进来,对着玄文涛道:“玄大伯,你爹娘让你和伯娘一起去一趟。”

    玄安旭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是干啥的,刚开始想等会说,可是等着等着,吃着吃着,就忘了,他赶紧站起来:“糟了,我祖母让我来找大伯和大伯娘的,我忘了。”

    玄文涛看着这个侄子也是头疼,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单纯还是缺点心眼,反正干啥都干不明白。

    他对着那个报信的小伙点点头:“知道了,我们这就去,麻烦小子跑一趟了。”

    那小子也是上了私塾的,很有礼貌的施了一礼:“玄伯父不用客气。”

    刘氏听着声音也出来了,问玄文涛:“这是咋的了?不会有啥事吧?”

    “有啥事咱们也得去,估计是老四两口子受点罪,有人心疼闹腾了,走吧。”玄文涛想着这几天没别的事。

    玄妙儿听声也赶紧出来,对着报信来的那个小子点点头,微微一笑问:“这位公子,素昧问一句,你知道我祖父家出了什么事么?”

    那小子本来事路过玄家老宅那边的,并不知道什么事,这时候被玄妙儿这样一个漂亮女孩子问话,脸刷的就红了:“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我只是路过,不过我看族长和里正都在,应该不是小事。”

    玄妙儿对着那小子赶紧道谢:“谢谢这位公子。”

    “不用客气,你们快去看看吧。”那小子也是知道这玄家以前事的,有些担心。

    这时候玄安睿也闻声出来了,玄文涛两口子带着一双儿女去了老宅,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他们没啥担心的。

    玄妙儿怕有事,把千落她们三个都带着了。

    到了老宅院子里就看见马氏还在哭天喊地:“我这命苦啊,这养了一群白眼狼,这分家了挣钱了,就看不起我们了,看不起也就罢了,这心眼小的,不过是小时候兄弟间打闹老四皮了点,让他们受了点屈,现在这事想法子要了老四的命啊。”

    玄老爷子在边上一直拉着马氏:“你进屋说,你不怕丢人么?”

    “我怕啥,他们做了坏事还怕我说么?一会等着老五把大夫找回来,验出这老四中毒,就把他们都送进大牢去,现在大夫没来呢,说啥都没用,一会让你们想给老大狡辩都不行。”马氏是一口咬定了玄文信是中毒了。

    玄文涛知道玄妙儿和刘氏没有下毒,这事怎么查都没事,自己自然不怕,带头走进了院子,对着里正和族长打了招呼。又对着玄老爷子和马氏道:“爹娘,有什么好好说,这么闹有什么用?”

    里正和族长都站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因为还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呢,就听马氏一直说玄老大给老四送了参鸡汤,参鸡汤是下了毒的,现在玄老四就剩半条命了,再多问也不说,说等着大夫来再说,但是玄文涛的为人他们知道,所以他们也得等着一会一起说这事。

    马氏一看见刘氏和玄妙儿,这像是发疯了一样,从地上抓起来石头就往玄妙儿身上招呼:“你们这些黑心尖子的,给我儿子汤里下毒,我打死你们。”

    千落手疾眼快,一脚把石头踢回,正中马氏的肩膀,这是不想给玄妙儿惹事,要不然直接踢她脑门子上。

    本来马氏以为怎么也能让玄妙儿也受点苦,哪想到自己这么隐蔽的动作都被发现了,并且现在自己的肩膀像是掉了一样疼,想伸手指着玄妙儿骂都抬不起胳膊。

    玄文涛怕马氏再和玄妙儿起了冲突,赶紧往前一步:“娘既然说老四是中毒,那么还是让人把老四抬到上屋去好,东厢房小,这么多人进不去,这事还是让大家看着公正。”

    里正也是这么想的,因为这要是涉及下毒就是大事了:“都去上屋,让人把玄老四抬到上房去。”

    族长找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去了东厢房抬玄文信。

    这边所有人都进了上房,当然还有些看热闹的不让进屋,他们也不散去,都扒在墙头往里看。

    没一会玄文信就被抬着进来了,下边特意盖了一个小褥子遮丑。

    而王氏因为一直要给鼻子止血,这往鼻子里赛布条子,塞得两个鼻子肿的跟猪鼻子似的,现在终于不出血了,只是布条子还赛在里边,因为失血多,现在眼眶子都发青了。

    玄文信被抬进来就放到了大炕上,此时脸上还是很红,这火也没全泄出去。

    王氏也是有人搀扶着,坐在炕边,也没了以往的精神,嘴里直哼哼:“哎呦,我这是要死了,这血淌干了,我这要不行了啊。”(未完待续。)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