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包网 > 肉文辣文 > 画满田园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秦苗苗又来
    玄妙儿也没接着玄文宝这个话道:“五叔五婶还是养好身子,以后总会好的,你看以前也没想到四叔能做生意,这不也撑起个铺子了。【无弹窗..】”

    说到玄文信,玄文宝的眼里带着凶光:“这世事难料,不到最后谁也说不清。”

    “也是,,五叔五婶,我就过来看看你们,这时辰不早了,我们也回去了,免得我爹娘担心。”玄妙儿领着弟弟起身告辞。

    玄文宝和冯氏也都要下炕想送。

    玄妙儿没让他们下来:“五叔五婶身体不好,留步吧,你们,还得折腾你们,那我不是罪过了。”

    玄妙儿姐弟两再次告辞,出了玄文宝那屋,又去了玄老爷子那屋道了别,玄妙儿和玄安浩才回家了。

    到了家,玄文涛还有点着急呢:”你们怎么就在那吃饭了。”因为他们家除了年节都不回去,这就两孩子在那吃,他还真的不放心,可又不能过去,那是自己爹的家,孩子在祖父家吃饭,要是还不放心,这让别人怎么说。

    玄妙儿笑着看向玄文涛:“爹,就是一顿饭,你担心啥,我不是让千落回来告诉你们放心么,这帮他们这么大事,吃只鸡不应该的。”

    刘氏在边上惊讶的道:“你们吃了一只鸡?那你祖母让了?”

    玄安浩抢着道:“我祖母开始是不愿意,可是我姐一忽悠我祖父,这事就成了,本来祖父只是想要炖肉,最后弄成了杀鸡,我祖母脸都紫了。”

    刘氏哭笑不得看着这姐弟两:“你们两啊,平时都是个小大人,就是一遇见那边的事,就不冷静。”

    “娘,其实这就是我们去帮着三郎温书,祖父谢我们杀了一只鸡,这不是正常的事么,哪有那么复杂了,对了,给木大哥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么?”玄妙儿换了话题道。

    玄文涛点头道:“收拾好了,本想着没多少,这一装起来也不少。”

    “东西不在多少,咱们的心意到了就行了。“玄妙儿自己也准备了礼物,之前自己画的几幅画,自己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画了,所以必须有这个。

    东西都包装好了,玄妙儿回了房间给木天佑写信,其实也就是把自己的近况说一下,太深的不能说,多是说家里的这些事,不过说起来也不少。

    写好了玄妙儿又看一遍,满意了,才装进了信封里。

    第二天早上,她带着这些东西回了镇上,中午时候,木天佑的那个下人又来了,玄妙儿把东西交给他,那人就告辞了。

    下午玄妙儿又去了一趟年画坊,这次没有带秦苗苗,她想自己安静的再看看烧毁的那些地方。

    本以为是第二次来了,应该是看淡了的,可是没想到看了之后,心里还是很难受。

    好在年画的进度很快,这边真是日夜的赶工,做好的,库房放不下,直接运到了千府的外院去装裱,这样一个是安全了,并且运送时候怎么也是要跟着千府的车队,这样也方便了。

    玄妙儿回了家,正好在门口遇见了来找她的秦苗苗。

    秦苗苗高兴的上前:“表姐,你回来了?还好我来的是时候,要是在早点怕是碰不见了。”

    “可不是呢,我去年画坊那边又看了看,进屋坐着说。”玄妙儿请秦苗苗进了屋。

    秦苗苗看着玄妙儿:“表姐,还是心疼那边被烧了。”

    “怎么可能不心疼呢,只是之前一直忙着补救,现在闲下来了,去看了,怎么也是不舒服。”玄妙儿跟秦苗苗也没什么隐瞒的道。

    秦苗苗理解的看着玄妙儿:“就是我去了这些回也有感情的,表姐已经算是心胸开阔的了,换成我不知道要哭几次了。”

    这话倒是把玄妙儿逗笑了:“其实我还真的想哭。”

    “要是在很得想哭就哭出来,要不心里难受。”秦苗苗很贴心的安慰。

    玄妙儿摇摇头,自己就算是哭也不是现在啊,她换了话题:“表妹,你来找我有事么?”

    “没事,就是闲着来看看,年下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不?”秦苗苗道。

    “没啥了,我这铺子账目清晰,基本每个月核对都没有差错,所以年下了也是轻松,你也要记住了,这帐不能年底一起拢,一定要平时就计算的清楚,这样不容易出错。”玄妙儿顺便的还是要教秦苗苗几句。

    秦苗苗点头应下:“我记住了表姐,对了,那年画坊那边的年画,仓库能放下么?是不是还得找个地方暂存?”

    玄妙儿点点头:“还真是放不下,不过都拿到千府去装裱了,放在那边也安全,并且怎么都要千府的车队送到京城,这直接在千府倒是方便了。”

    “在千府?千府那么神秘的地方,这要是让坏人混进去了怎么办?”秦苗苗一脸担心的问。

    玄妙儿笑着摇摇头:“那是什么地方,能让一般人混进去么?再说千府的内院,私自闯进去的,有活着出来的么?外院的安全也是不次于一般王府的,绝对安全。”

    这个都知道,所以秦苗苗点点头:“这倒是,那我也放心了。”

    “我也是,所以我也不用经常去看了,这段时间我也就是办办年货什么的,你没事跟我一起吧。”玄妙儿不说年画坊了,脸上也轻松了不少。

    秦苗苗高兴的道:“好啊,要不我娘还不让我自己出去,要是能跟表姐一起,我娘就不说我了。”

    “秋风表哥那甜的那些画都临摹下来了么?”玄妙儿想起前几天秦秋风那些东西问了一句。

    “我哥说多亏你帮着画了一幅最难的,要不保证画不完,他是一夜一眼没合,好算是画完了。”秦苗苗说起这事还挺有兴致的又加了一句:“我哥是真心的喜欢这些东西,他这几天除去了温书就是看那几幅临摹下来的画了。”

    “人有个这样的爱好是幸福的,就像我喜欢画画,无论遇见了什么难事,给我衣服喜欢的画,我就能心情好很多。”玄妙儿从心里理解秦秋风这个爱好。
中国福彩快三官方下载